一个设计师的摇滚巨星梦——新裤子乐队成员庞宽专访

18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平面 纯艺术 其他
站酷专访,禁止转载-禁止商业用途-禁止个人用途

今天,我们很荣幸邀请到了新裤子乐队成员庞宽老师,与我们聊聊设计、音乐、和一些感悟的分享。【文末有福利】

“那些昙花一现的灿烂,是爆炸的烟火,那一团耀眼的火焰,在燃烧着你和我。”

———新裤子乐队《生命因你而火热》 



其实,新裤子乐队一直都没有那么小众,也没有那么地下。只是直到《乐队的夏天》第一季的播出之后,新裤子乐队才真正走入到更多人的视野中。“我们一直觉得自己是大众里的小众,小众里的大众”。在新裤子乐队二十五年的音乐生涯中,积累了很多优秀的作品,也拥有着一群很铁杆的粉丝,他们对于自己的热爱以及不懈的坚持,影响了很多年轻人。


新裤子是一支老牌的摇滚乐队,但又不同于我们一般意义上理解的摇滚乐队,他们没有太多的“愤怒”,反而一直显得很“时髦”、“有趣”和“多变”,乐队的成员就像孩子一样充满着好奇心,他们总是在不断尝试各种新鲜的东西,永远都比自己的粉丝快上一步。从早期的新浪潮、Old School Punk、Synth-Pop、Disco风格到如今旋律为主的“忧伤三部曲”,新裤子的音乐风格逐渐演变融合,跳脱了固定类型的乐队印象。


除了音乐纬度,新裤子还拥有各自独立的艺术体系,通过绘画、装置、艺术、展览的多种方式,形成独树一帜的“新裤子”美学语言,也时刻透露着“少年贪玩”的心气。熟悉新裤子的朋友都知道主唱彭磊另外的身份是一个动画导演,却可能少有人知道另一位主要成员庞宽竟然还是一个特别优秀的设计师。他曾经设计过很多经典的唱片封面,是整个“摩登天空”体系经典作品的见证人。一直到今   天,庞宽都认为自己“设计师”的身份是要放在“音乐人”之前的,因为“音乐”只是他“设计创作”中的一部分。



今天,我们很荣幸邀请到了新裤子乐队成员庞宽老师,与我们聊聊设计、音乐、和一些感悟的分享。以下是庞宽自述。



“在我的心中一直都有一团火焰,虽然我看不清它模糊的样子,但我能感到它的热,指引着我穿过黑暗,不断的向前。后来我知道了,那团火焰的名字可能就叫—热爱”。

                                                                                                                        ———庞宽




玩乐队的艺术生


“我们学校有一个传统,就是大家虽然学画画,但却出了很多玩乐队的人,第一代代表人物是丁武,之后是沈黎晖,然后是超级市场和我们新裤子乐队,还有二手玫瑰。”


我跟彭磊其实都是学美术的,我们初中毕业那会儿就认识了,一起考的北京工艺美术学校,现在这个学校已经没有了。我们学校有一个传统,就是大家虽然学画画,但却出了很多玩乐队的人,第一代代表人物是丁武,之后是沈黎晖,然后是超级市场和我们新裤子乐队,还有二手玫瑰。

因为那个时候觉得玩乐队是一个特别酷的事情,特别容易追女孩。别的学校都在拼命学习,准备考大学,然后我们学校每天的活动就是组乐队,包括老师自己都在弹琴,听朋克音乐什么的。我们在那么好的氛围里,大家也没有刻意地去学什么乐理,就这样玩着玩着,最后组了乐队。所以这是一个很奇葩的学校,但却对于自己在设计和音乐方面的启蒙是至关重要的。 


我在学校学的专业是“装潢艺术”,其实就是现在的平面设计。那个时候没有电脑,也没有互联网,基本上所有的作业都是手工制作,而大部分的想法都是自己“硬生生”想出来的,有时候如果能够看到一本来自老师的外版设计书,就像得到了一件宝物,会看很久。不像现在,大家随便就能在网络上找到很多灵感,那个时候我们没有那么多的信息来源,就只能从老师手里借书看。外版设计书本来也很贵,我们自己也买不起,如果能借到就会看的特别认真,然后去模仿,甚至背下来。

  

那个时候,我对于未来自己要做什么事情是模糊的,也没有什么规划,虽然那时候就已经开始玩乐队了,但从来没想过自己能靠音乐养活自己。因为父母都是工艺美校的老师,跟彭磊一样都算是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有受到过艺术方面的熏陶,所以觉得可能未来也会从事这一行的工作吧,但具体会做什么是没有想过的。


 


在工艺美校毕业后,彭磊去了北影学习动画,我就去了师哥的设计公司工作。那个阶段我才开始使用电脑来做设计,之前我曾一度认为设计稿子只有手绘,直到去了设计公司才见到了最早的苹果电脑,感觉特别的神奇。在师哥的设计公司做过很多商业设计,什么类型都有,牛奶盒、台历挂历、别的公司的年会海报……现在想想那时候做的内容其实都很枯燥,但也算是一个在设计上打基础的过程,尤其是使用电脑和软件的技巧方面。对于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并没有排斥,觉得都是一个正常的过程,那个阶段自己还没有形成一个对于设计和音乐方面的成熟的认知,但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



新裤子,摩登天空与唱片设计


     “2000年左右开始有很多电子乐引进到中国,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全新的体系,包括更多的音乐风格、视觉、影像、设计都是全新的东西,完全打破了过去的很多认知。”


96年的时候,“新裤子”正式成立,我们就想取一个简单、轻松一点的名字,因为我们上一代乐队的名字都比较狠,但我们不太想那样。 此时,我个人也遇到了一个转折点,我以设计师的身份去了沈黎晖刚刚创立的“摩登天空”去做设计。早期的摩登天空很小,就几个人,挤在花园桥附近的一个地下室里。那时候我们主要做商业广告设计和印刷的工作,“要想发,做印刷”,是那个年代大家常常挂在嘴边的话。我自己独立完成的第一张唱片是《摩登天空1》,那时候公司订了很多国外的设计和视觉类的杂志,所有的内容对我来讲都是崭新的,甚至是颠覆性的,很多视觉形式都是全新的概念,特别的震撼。那时候每天就抱着那些国外的杂志不停的看,也会不断的进行模仿,逐渐的才有了自己的视觉认知。 



《摩登天空1》庞宽设计生涯的第一张唱片设计

           

  《摩登天空2》1998年 /《摩登天空3》1999年 /《摩登天空4》2002年



1997年之前,人们对于摇滚乐的认知还停留在“苦大仇深”的阶段,多数人认为摇滚乐就是对生活的反叛,摇滚乐手们都是在和生活“死磕”。当时摇滚乐坛的主流风格是重金属音乐,而摇滚明星也无非是这么几位:崔健、黑豹、唐朝以及“魔岩三杰”。这时,一帮时尚、简单的年轻人带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曲风横空出世,以轻松不沉重的态度告诉世人:摇滚乐并不沉重,而正像新裤子在《摩登天空1》里的单曲名字一样,大声宣布:这是《我们的时代》。那个时期被称为“北京新声”,以清醒乐队、新裤子、地下婴儿、麦田守望者等一批新乐队宣告新时代的到来。


《新裤子》首张同名专辑 1999年 


2000年左右开始有很多电子乐引进到中国,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全新的体系,包括更多的音乐风格、视觉、影像、设计都是全新的东西,完全打破了过去的很多认知。新裤子从第二张专辑中也开始大量的加入电子合成器以及尝试各种新的风格。毕竟与主流音乐不同,那时候更多考虑的还是好玩,所有才有机会不断的突破自我。从第二张专辑开始,我们感觉时髦的味道来了。我们当时的生活其实也还好,不像其他地下乐队那么苦,而我们的音乐表现的也更多是城市青年的一些内心的成长。我当时也是一边玩乐队一边做设计,彭磊也差不多,他当时一边玩乐队,一边做动画。 

 

  

新裤子《DISCO GIRL》2000年/新裤子《我们是自动的》2002年


木马《yellow star》2003年


跳房子《A Wishful Way》2002年


木马《果冻帝国》2004年  封面上这个人是庞宽自己(并且是自拍)


漂亮亲戚《隐藏的和谐》2003年 



废墟《Glide like a Leaf》2005年 


左边的照片是摄影师时小凡在海边拍的,庞宽在设计的时候,就把这张照片拉伸,在右侧填充了飞鱼的元素。这个设计灵感来源于庞宽小时候看过的一个电影。



  

刺猬《噪音袭击世界》 2007年/清醒乐队《明日的荣耀》2007年



CHILL OUT 春夏秋冬四季之选 2005-2006年



根源中国 2007年


  

彝族民歌の電子生活 2005年/新裤子《龙虎人丹》2006年


   

新裤子《野人也有爱》2008年 



第一身份仍然是个设计师


 “生命很短暂,需要努力活下去的同时,也要尽力能够留下点什么


很长时间以来觉得自己的第一身份仍然是个设计师,只是现在已经不限于平面设计,而是有意识的去策划一些概念,去传达自己的一些想法。音乐对我来讲只是个人概念体系中的一部分,我希望能够通过不同的元素、不同的手法去表达想要表达的东西。 


艾瑞巴迪《电子网红》2021年


今年我与青年文化艺术机构AMA共同制造了一个虚拟艺术家叫艾瑞巴迪。艾瑞巴迪以接近自我为动机,以一切生活、网络的叙事来响应我们的时代。从观察人类,到具备同情心和同理心,他逐步拥有了自己的情绪调节器。最终我们希望通过音乐、视觉、影像、装置、展览、演出等把一切胡思乱想纳入到公域视野中来。 


庞宽+AMA 虚拟艺术家-艾瑞巴迪


之前还有很多计划,但随着疫情的到来全都搁置了,包括新裤子的全国巡演等。我们都觉得这两年发生的很多事情就像科幻灾难电影一样,有点丧。所以在今年的五一期间我与几个朋友发起了一个叫“囍”的电子音乐节,很快得到了很多音乐人的响应,基本上国内最好的电子乐制作人和DJ都来了。这次音乐节以电子乐派对的形式来进行,氛围是比较轻松的,有超过60组音乐人,持续5天4晚,其中除了我和机器人艾瑞巴迪会演出,还有超级市场的田鹏、坂本龙一展览的策展人有待、中国最著名的乐评人和电子乐制作人颜峻老师、以及说唱诗人小老虎、张守望的White+等一系列非常优秀的音乐人参加。这可能也是这两年来京城二环内唯一一场如此阵容的演出活动了,也是非常感谢北京市政府和隆福寺艺术区对于多元文化的支持。



“囍这个主题很中国,也很喜庆,我们希望在春天来临之际通过一场有趣的活动完成一次文化踏青,也能为所有人冲冲喜。活动地点我们选择在北京隆福寺大厦的顶层举办,我们觉得这里中西结合,很能代表中国的文化,而且可以看到整个北京城,也就是说五一期间你可以在京城二环内最高的地方看着夕阳落日,看着整个北京与朋友一起听着音乐、聚会和跳舞。同期,隆福寺的木木美术馆也在举办坂本龙一的展览,有兴趣的朋友都可以过来玩。    




这次的主题是“寻找中国灵感”,我们都觉得这几年中国本土的东西与符号开始回潮,越来越受到大家的喜欢,这也是一种民族自信心的体现。这次无论是参加活动的音乐人还是其他艺术家、机构都是我们精心挑选的具有一定“中国灵感”与“国际视野”的,无论他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有很多人称我为“国货教父”,因为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探索中国早期流行文化的根源,虽然国潮是在进化的,但根源是不变的,并且是在循环中得到发展的。  


 


经过《乐队的夏天》之后,确实新裤子以及我个人都成长了许多,增加了更多的人气,也接了很多商业广告和商业演出,有段时间感觉自己像个主流艺人,但毕竟我们做了这么多年乐队,大家心态都还保持的蛮好的,并没有因为人气的暴涨而膨胀。现实生活中也没有感觉自己是个“明星”,虽然在舞台上很高调,但生活中反而越来越低调,更希望能够下沉,未来仍然会把重心放到新的创作中去,给大家带来更多更好更立体的作品。


作为一个设计师,非常感谢站酷的邀请,能够有机会与各位设计师朋友们分享一下个人的心路历程。我认为只要你是真的热爱某件事情,不会因为年龄失去敏锐度,反而会越来越敏感,直到现在我仍然在尝试很多更加新鲜和富有挑战的创作。生命很短暂,需要努力活下去的同时,也要尽力能够留下点什么。


也祝站酷十五周年生日快乐!



文章来自新裤子乐队庞宽本人自述

撰稿与采访整理:王晨羽(UID+AMA联合创始人)

2011年4月26日


今日互动:你也是摇滚乐迷吗?听完庞宽聊设计、音乐的感悟,你有啥想说的?也来分享你的故事吧。评论留言抽5个乐迷,送五一期间【囍/隆福寺之春——电子音乐派对】单日门票(坐标:北京隆福寺)。(留言截止4月29日中午12:00,留言的朋友注意查收站酷私信的获奖通知)活动日程点击原文链接查看。

242
- 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声明:站酷(ZCOOL)内网友所发表的所有内容及言论仅代表其本人,并不反映任何站酷(ZCOOL)之意见及观点。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