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之无愧的国漫宗师,水墨神技震撼日本漫坛,成名作简体中文版正式引进!

Recommanded by editor
2年前Publish
郑问的笔和刺客的剑,刻画出人世间最热血的澎湃

熟悉漫画圈的朋友可能都知道,「日本漫画家协会奖」是漫画界至高无上的奖项,藤子不二雄、手冢治虫、大友克洋等诸多日本顶级漫画家都曾是该大奖的座上宾。


1991 年,协会将「优秀赏」颁与了年仅 33 岁的中国台湾漫画家郑问,使他成为该奖项二十年来第一位非日籍的得奖者,震撼日本漫坛。


△ 图片来源于网络


『之所以把奖颁给郑问,原因一是他的画是日本人喜爱的;二是,他画的是日本人做不到的。』时任日本漫画家协会会长石之森章太郎(《假面超人》)如此评价道。


当晚,职业漫画家云集而来,都想亲眼见一面大家口中的「亚洲至宝」。《朝日新闻》更赞叹他是漫界二十年内无人能出其右的「天才、鬼才、异才」。


那一年,《灌篮高手》《幽游白书》刚刚起步,《龙珠》连载也已经过半。而郑问凭一己之力,融合传统水墨技法,借重中国历史典故,创作出前所未有的高水准作品,开创出漫画的新纪元。


△ 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这位读者心中将东方水墨漫画推向世界的造物神、令日本漫画界为之折服的「漫画宗师」,究竟是何方神圣?


郑问,本名郑进文,1958 年出生于台湾地区桃园县,早年曾任职于室内设计公司。1983 年,年仅 25 岁的郑问发表了第一部作品《战士黑豹》,漫画生涯就此开启。



1986 年,郑问首次尝试水墨画法,在自己的第一部全彩手绘漫画《刺客列传》中,水墨风格的飘逸神韵取代了当时漫画普遍采用的硬朗线条,作品一发表便轰动了整个亚洲漫画界。《刺客列传》被认为郑问的「成名之作」,宗师之路就此启程。



此后,俯首笔墨画纸间三十余年,郑问始终耕耘在自己的一番天地。《刺客列传》后仅过 3 年,《阿鼻剑》横空出世,他将独特的写意水墨运用至登峰造极。



《无间道》导演刘伟强,从 2008 年起就一直推进着《阿鼻剑》影视化的进程,在个人微博中写满了脚本以及概念设定。


△ 图片截取自刘伟强个人博客


1990 年,受日本讲谈社的邀请,以「东周」为朝代背景的漫画作品《东周英雄传》应运而生,郑问成为首个在日本漫画杂志上连载的非日籍漫画家。



进入 21 世纪,继续创作漫画之外,郑问受世嘉游戏的委托,为电子游戏大作《郑问之三国志》绘制了一百多幅三国人物的肖像以及场景插画。《郑问之三国志》成为日本第一款以中国漫画家命名的电子游戏。



2017 年 3 月 26 日,郑问因心肌梗塞逝世,享年 58 岁。一代漫画宗师用画笔打造出的武林世界戛然而止。


一年后,「千年一问—郑问故宫大展」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举办,这次展览是历史上首次将漫画家的艺术作品搬进故宫的殿堂,凭此来纪念这位「千年一遇」的漫画大师为整个漫画界做出的卓越贡献。



为向偶像致敬,五月天主唱阿信特别制作了展览宣传短片。众多亚洲知名漫画家以及文化界人士也纷纷前往,以表达对郑问的敬意与怀念。


△ 视频来源于大辣出版社 youtube 官方频道



郑问的离世令我们叹惋,他心中的那些传奇还有很多没来得及画给我们看。然而,让郑问踏进故宫不是终点,是起点。我们深信,他为漫坛留下的那些神话将留给我们永远追忆。


可惜的是,在大陆漫画市场,郑问作品寥寥。要么出版年代久远一本难求,要么盗版印刷质量堪忧。



今年 4 月,后浪图书隆重推出《刺客列传》,这本郑问如刺客般提笔为刀的成名之作,更是首次以简体中文版和各位读者见面。



回顾郑问的宗师之路,《刺客列传》有如一颗爆发的超新星,成为照亮漫画宗师之路的第一盏灯。是何原因,让这部作品成为郑问的立名之作,使漫画界造成轰动的呢?


500 幅彩绘 1500 小时心血之作 手绘跨越 2000 年的山河岁月


漫画《刺客列传》的故事脱胎于司马迁的《史记》,郑问集合了春秋战国时期,曹沫、豫让、专诸、聂政和荆轲五位刺客,将他们的英雄史诗改编成漫画。



尽管我们对这些人物耳熟能详,但两千多年的岁月多少模糊了现今读者的想象力。郑问则以漫画的形式,重新演绎原著中的一切。


从历史考据到故事大纲,美术风格到人物设定,动作设计与对话旁白,全部由郑问一人完成。在那个没有电脑辅助的年代,繁琐的画面只得在宣纸上一笔一笔勾勒、上色,而且必须一气呵成,若任何一幅发生差错,便前功尽弃。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就这样,原本只能想象的“易水送别”、“秦王绕柱走”的名场面,在《刺客列传》中被尽情挥洒、水墨淋漓地画出。司马迁以文字定型了“刺客”二字的精气神,两千年后则要倚靠郑问,以笔作骨,以墨作血,赋予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人物和事件以面相。



为了让我们与两千年前的故人有一面之交,郑问用了 1500 小时,在大大小小 500 余幅彩绘上,倾注了他最为澎湃的心血。他直言:『若说以前的作品是我用「耐力」完成的,那么《刺客列传》则是我用「心」来画的作品。』


在《刺客列传》的每篇传奇结束后,附上了《史记》中的原文,参照古今别有一番情趣的同时,更令我们赞叹郑问究竟是如何把寥寥百字演绎得如此生动。




此外,除了完整表现了五篇刺客的故事,《刺客列传》的首次简体中文版发行特别收录了《最后的决斗》《剑仙传奇》《刽子手》三篇郑问早期短篇作品,均取材于民间故事。这三篇漫画标志着郑问及台湾漫画的第二个黄金时代的开始。




首次融入水墨魂魄 开创中国漫画新可能

《刺客列传》是郑问对于水墨画法的首次尝试。在创作时,他发觉以往的表现技法,都不适合表现想要的意境。这是一部传统的中国故事,『用沾水笔来画则太硬,用水彩则又有点像中国乐曲中用交响乐来伴奏的不伦不类。』



众多技法尝试未果后,郑问灵感迸发:为什么不以中国技法来表现中国人的故事?到挥毫作画的那一刻,水墨与毛笔所呈现的空灵神韵便再也无法用其他画风取代了。


郑问的水墨实验从开始便运用得炉火纯青,用毛笔在宣纸上制造水墨自然的巡路或流泄的形状,以传统国画笔触融为漫画里写意的线条,细腻而大胆的晕染充满着豪情侠义。



在水墨技法的基础上,郑问又将多种绘画方式融合。黑白不能表达的颜色,他就用厚重的油画颜料在蝉翼般宣纸上漫涂;毛笔所不能呈现的笔触,他便拿起手边的材料,牙刷、毛线、砂纸甚至一块破布,蘸得墨汁后肆意挥洒。


这种前无古人的创作方法,让我们的传统国画画法,在漫画这一艺术形式上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可塑性。他坚定地相信:


『不久的将来,水墨将成为中国连环漫画的主流之一。』



《荆轲传》中,在制作荆轲上面的画面时,郑问用水墨展现出荆轲的衣袖与旌旗的飘逸,用油画颜料给旗帜涂色,以展现厚重的质感。


90 年代,几经辉煌的日本漫画有了模式化的倾向,从骨格上看,漫画人物可以分为男性女性、老人小孩等几个模式。夸张一点说,许多漫画人物只要加上一些皱纹,看起来就像老人,拿掉就变成了年轻人。


《刺客列传》被引进到日本时动摇了日本漫坛对于漫画的理解。负责郑问在日本出版的讲谈社编辑说道:『而郑问先生笔下的人物,每个人的头盖骨都长得不一样。他真的把每个人都当作不同人物来描绘。每一张图片都是漫画家美学意识下的产物,这篇漫画里所画的中国人的模样都很美。


郑问的笔与刺客的剑 刻画出人世间最热血的澎湃


《刺客列传》是一个独特的历史文本,《史记》列传第二十六卷,寥寥五千字,司马迁不仅写活了五位春秋战国时代的刺客,并在属于正史的严肃叙事里,“立一家之言”,为这些本应藉藉无名的暗杀者和反叛者开辟了一个独立篇章,试图厘清从曹沫到荆轲的历史传承脉络。


五名刺客,五个平凡人,五种匹夫之勇,五名“士为知己者死”的独行者;五种以一己之力,试图撬动不可撼动的历史的孤勇。


郑问以自身的胸怀,将司马迁在《史记》中现在看来晦涩难懂的文言叙述,以不协调的张力,给予这些故事新时代共鸣。


他并不排斥热血和武功,一方面打斗场面为漫画增加视觉冲击力,另一方面,藉肃杀的气氛来烘托出这些中国史上最悲壮的英雄慷慨悲歌的血性。



他也没有淡化原著中的悲剧色彩,而是用气势如虹的画面还原那些身处乱世,在狂风暴雨中仍坚持自己信念的侠客。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知己者容。』——《豫让传》


在书中,豫让为报智伯的知遇之恩,立誓要杀死仇人赵襄子。为完成刺杀计划,豫让不惜「入宫涂厕」、「漆身为厉」、「吞炭为哑」,妻子和朋友遇见都不认得他。而郑问将豫让刻画成英俊又稍显柔弱的中性面孔,以此衬出豫让为了报仇不惜毁容的牺牲和勇气。


典藏级装帧 赋予经典最完美的呈现


多年以后,我们再次荣幸地将郑问介绍给大陆读者。准备郑问成名作《刺客列传》的首次简体中文版发表,我们在制作上做足了功夫。精装 + 护封的封面设计,只为了唤醒你心中的刺客形象。




外封大面积留白,只留一幅荆轲刀背藏身刺向秦王的充满动势的背影;点滴墨迹运用烫金工艺洒向封面,给整本书带来一种厚重感,收藏价值满满。


相比于外封,内封狂放外露。封面选用了《豫让传》的辑封,无数条红布将豫让和敌人分离,杀机四伏;封底正是干将莫邪剑,来源于特别收录的《最后的决斗》的故事。



经过多次选纸与印刷的打样实验, 我们做到了使最终的实体书能够再现水墨的浸润感,无论是细腻的笔触,亦或大面积的晕染,力求精准还原。


此外,在书脊上,我们采用了锁线工艺,页与页之间可做到 180 度平摊,即使面对跨页,每一个细节也丝毫必现。



此外,《刺客列传》的首次简体中文版发行将随书附赠典藏版海报,海报图样来源于80 年代首次出版时的图书封面,在正文中并没有出现,以此纪念宗师曾经的光荣岁月。



《刺客列传》是郑问震撼亚洲漫坛的成名作,也让世界看到了中国漫画应该有的挺拔姿态。书中的刀光剑影、万丈动豪情成为他撬读者的支点,我们是如此的幸运,能够观赏到用超一流水准的呈现的漫画。



曾经有那些人,让我们见识到生命的取舍,可以举重若轻的孑然与宁静。


感谢司马迁,把这些壮丽、孤独、自在纳进收进文字,加载永恒。


感谢郑问


从永恒中重新释放那些


疾若闪电的剑光、不动如山的身影


满座衣冠胜雪的场面、雷霆万钧的时刻


我们只能屏息,一起进入






65
Statement: all the content and comments made by netizens in ZCOOL only represent themselves, and do not reflect any opinions and opinions of ZCOOL.
Report
Share
Collect
in to comment
Add emoji
喜欢TA的作品吗?喜欢就快来夸夸TA吧!
All Comments0
北京 | 设计爱好者
收录收藏夹
更多收录此文章的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