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靳埭强:在任何时代创新都最重要

2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平面 / 专访
设计师专访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设计师专访联系,谢谢配合。

靳埭强,1942年生于广东番禺,国际平面设计大师、靳埭强设计奖创办人、国际平面设计联盟AGI会员,靳氏的作品在本地及海外获奖无数,他是首位设计师获选香港十大杰出青年、首位华人名列世界平面设计师名人录,业内人亲切地称呼他为“靳叔”。



站酷网:您创建靳埭强设计奖的初衷是什么?现在您的这个初衷实现了吗?


靳叔:40多年前,我从改革开放之后就在中国内地进行学术交流活动,我在学校演讲,传播设计知识,看到了中国设计教育的进步。我也受邀担任很多学生比赛专业比赛的评委,在评选的过程中我发现,受到中国内地固有文化的影响,评奖的标准很单一。我觉得应该有一个比赛是按照国际的惯例,用公平公正公开的态度去评选好的作品,让学生理解什么是好的设计。所以我们的比赛一直宁缺毋滥,非常公平,除了重视作品的水平和创意,杜绝抄袭,抄袭的作品经过调查就会被取消资格。这种宁缺毋滥和按照国际惯例评选的好比赛在当年是很少的。所以我觉得我做这个奖项是有意义的,这一做做了十几年。


我对现在的结果非常满意。我的比赛已经成为年轻人在心中非常有意义的奖项,非常重视的比赛品牌。拿奖是真正的光荣,但大家参与比赛也不一定是为拿奖,参赛的过程也能学到东西。



靳埭强为靳埭强设计奖十周年创作



站酷网:大赛的筹办和发展过程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这十六年间有什么让你感动的瞬间吗?


靳叔:还记得第一届刚开始大赛的知名度不高,参赛作品也并不理想,所以第一年是没有颁全场大奖,是空缺的。但是第二届开始已经能选出非常好的大奖作品。这个奖最初创立在无锡轻工大学(现江南大学),后来我有机会在汕头大学做设计学院院长,我就把这个奖项带回汕大,这个奖好像在这里生根了。现在每一年都做得很好,作为一个非政府主办的奖项,每年都有6000多件参赛作品,并且作品已经达到很高水平,这是不简单的一件事情,这是我自己也想不到的。

这个奖项最初只是面向中国大学生,后来也成为全球华人大学生的比赛,让华人留学生也可以参加。再后来,我觉得学生毕业之后也应该得到鼓励,所以我们成立了专业组,现在40岁及40岁以下的年轻设计师都可以参加。这么多年也有很多朋友和评委来帮助我,我们的终评评委大部分是AGI会员,包括国际上的前辈大师,拥有国际声望的国内评委。这些都是让我非常难忘的事情。



站酷网:纵观历届大赛,从年轻设计师的作品中你发现了哪些惊喜,又有哪些地方有所不足?


靳叔:我们希望鼓励创意,历年获奖作品都是原创和创作水平很高的,拿到优秀奖以上都是很难得的,我希望看到更多这种水平的作品。

虽然我也做过很多跨界的东西,可能我的本行是平面设计,加上这个比赛一开始是平面设计类,所以大部分参赛作品都是平面设计作品。其实什么类型的设计我们都是欢迎的,历届获奖作品也包括数字媒体,产品,包装,环艺,公共艺术等不同类别,所以我希望以后能够收到更多非平面类的优秀作品。

我们的奖项是不设分类的,只因为想鼓励包装设计的水平,每年有一个最佳包装奖。只要有创意的好的东西,无论什么类型的设计都可以拿大奖。我也希望将来像环艺,产品,动漫,新媒体……都可以设置特别奖,但是目前这些类别的作品还没有达到我期望看到的水平。


2014靳埭强设计评选现场


2014靳埭强设计颁奖现场



站酷网:我们也发现历届获奖优秀作品在站酷网展出的时候,很多人表示有些作品太前卫,看不懂。


靳叔:这是因为我们的目标就是鼓励创新和试验性。创新和试验性强的东西,不是每个人都能看懂,这个不重要。当然我们对设计的可行性,生产和市场也会有些考虑,但这些都是次要的。因为中国必须要用创意产业来主导将来国家的发展,而推动发展最重要的人才就是有创意的人才。有原创的追求,有试验性的精神,这对设计很重要,所以我们的奖项也是奖励这种人才。



站酷网:有没有哪一届的大赛主题或者作品给你深刻印象?


靳叔:有很多作品都给我留下很深印象。每一年拿大奖的作品都非常优秀。比如去年拿全场大奖的那个用黑色的塑料袋,传播关怀清洁工工人的概念。还有2005年香港有一个拿全场大奖的学生,做了一组很简单的海报,用很大块的黑色产生一个压力,表现人和人、人与社会的隔阂,是一种真情流露,很强烈的表达。



站酷网:今年的主题很有意思,您如何解读食`色这个主题?每年确定大赛主题会有哪些考虑?


靳叔:自从我的比赛在汕大举办,我自己能更多参与进来,每年的主题我们都会定一个和中国文化有关的题材,今年的题材也是这样。孔孟提出了“饮食男女”,“食色性也”的思想,吃和性都与人的生命延续和传递有关,是人们生活态度的表现,这和中国文化息息相关,也和设计息息相关。我们每年设定不同主题,是希望每年能够有更多些有中国文化内涵的作品。



2008 北京奥运(2006)


大女人.四城记之一“活京”(2003)


北京国际商标节(2000)




站酷网:和靳叔对话的机会难得,除了大赛的话题,我们也想代替300万设计师会员发问,与您更多地聊聊设计。



站酷网:上世纪七十年代,您在香港中文大学的夜间课程班里开始了设计的学习,由此走上设计的道路,而当时已做了十年裁缝的您有想过日后成为一名设计师吗?您设计的启蒙是从那时开始的吗?


靳叔:我当年并没有想过当设计师,我从小受爷爷影响很喜欢画画,觉得当裁缝不太理想,我想当艺术家就确定去学艺术。1967年在香港中文大学夜间进修班学艺术课程,机缘巧合遇到了王无邪老师教设计的基础课程,他当时教的是平面构成,立体构成,色彩学三大课程,那是我设计的启蒙,我从那时就喜欢上了设计。同时他看我功课做得好,就介绍设计师的工作给我。学了三个月的课程,后来一边做设计师一边晚上继续学又学了两三年,当时也不知道这个行业好不好就转行了。因为设计跟艺术接近,跟我的兴趣比较相符,我就当了设计师。



站酷网:那时候香港的设计行业是不是也刚刚起步?


靳叔:香港当年还没有先进的设计行业,大的广告公司只有一家,大多是比较落后的商业美术室,而美术画师的工作我并不喜欢。那时我另外一个老师从德国学设计回香港开平面设计公司,他看我作品好,就邀请我去他的公司。所以我正式发展我的平面设计事业,是1968年开始在我老师的公司做了8年平面设计,直到1976年他离开香港我才创办了我自己的公司。所以我的公司已经快40年了。




第三届亚洲艺术节(1978)



站酷网:您觉得您是受惠于时代的那个人吗?


靳叔:我觉得是。如果我不是在那个年代去学设计,哪怕是早于那个时代,一开始没有去做裁缝而是做广告做商业美术,我可能就没有新的思维,也没有那个环境让我发挥现代设计。在时代发展刚刚需要设计的时候,我学习了设计并参与了整体的发展。如果不是刚刚改革开放,我在香港已经有十来年的经验,已经达到国际水平,有一点国际地位,也没有可能参与到很多推广和教育工作,在国内传播我的设计思想。如果没有中国现代设计和经济蓬勃发展,我没有可能在90年代中期开始参与中国企业的品牌设计。我2002年开深圳分公司,现在分公司已经是公司的主要力量,我们的团队也启用了很多内地年轻的设计师。这些都是机遇和环境带来的。可以说我是见证了中国现代设计的发展的人。我相信将来中国的设计市场还有很大发展空间,还有很多人才可以长成。70年代我在国际比赛拿奖的时候,只有一两个中国人可以在国际拿奖,现在国际设计比赛获奖的设计师大中华区已经达到二三十人,这是不简单的力量,我觉得21世纪中国不论是设计人才还是设计动力,发展空间都是很好的。




靳埭强设计展(1996)



站酷网:那么现在这个时代,对于设计师来说,是个更好的时代吗?中国设计的未来如何可以更好?


靳叔:应该是一个更好的时代。当然它还有很多缺点,中国这么大,环境有点混乱,连食品也不安全,我们的行业还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如果设计师不能用设计伦理精神去分辨什么应该做什么不能做,这是很危险的。设计师是不是真的热爱珍惜自己的行业,是不是存在不规范的竞争,用不正常的手段抢生意?企业是不是用不正当的方法请设计师,是不是不尊重我们的行业而是做伤害我们行业的事?设计伦理太重要了。但总体来说,我们有这么大的市场,经济发展这么强大,国家在推动文化创意发展,这些都是机遇和有利的环境,所以我们在这个环境下,更要做从来没有人做的创新的设计。

如果多一些中国的设计师像追求梦想一样坚持理想,懂得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做到廉洁创新追求原创追求中国文化,未来我们还可以更强大。



站酷网:我们常说艺术没有标准,那么设计呢?您认为设计是个可测量的,有科学方法可循的吗?


靳叔:是的,起码有普世标准。审美,什么好什么不好,是每个时代都有的普世标准。什么是原创什么是抄袭什么是侵犯版权,这些在世界上也都有标准。还有实际功能的标准,你的产品能不能令用户用得好用得舒服用得美,也有普世标准。只是当你到达一个标准一个更高层次的时候,你喜欢一种创意,喜欢一种风格,喜欢一种创作取向或表现方法,这才有见仁见智。好比每个比赛都有一个普通标准,达不到这个标准你就不可能颁奖给他,但是我们的比赛评出大奖是因为我们有取向,我们偏向鼓励创新,鼓励原创和试验性而不是市场性。而另外有些比赛可能对市场,实用性比较推崇。所以每个比赛都有它的取向,这是见仁见智,但它不偏离普世标准。




一画会会展(1983)





香港著名水墨画家十三人展在名古屋(1989)



站酷网:您创作了出融合中西的大量佳作,在思考和实践东方风格和现代设计的融合的过程中,您也走过曲折的路,最终是什么让你找到了传达东方文化之魂的方法?


靳叔:这是一个长期探索。我1967年开始做设计师,最初5年追求用最新的西方观念做设计,后来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总是跟着人家跑,我看着自己的东西和别人相比好像是一个水平,但其实人家有自己的文化。美国有美国文化,法国很浪漫,德国很精准,英国很绅士,全世界的设计师都在用自己国家的文化背景去思考,他们做出来的东西有不同的风格。而我好像看不到自己有什么特点,我这才醒了,开始回归看看中国文化。从民间艺术开始慢慢到80年代水墨成为我的探索。我开始追求设计的内涵,不只是中国元素。龙啊凤啊,拿一个图腾改一改,这是很表面的。最重要的是思想,儒家道家佛家这些中国人做人的思想,是中国人的生活态度,伦理精神。我很喜欢道家和儒家的精神。



站酷网:很多人都知道靳叔的水墨情节,您将水墨揉合在设计中,创作了许多代表作品。在你自己的水墨作品中,您最喜欢哪一个?


靳叔:我的水墨作品包括我水墨相关的设计和水墨画。我先谈设计吧。第一个有水墨浓淡效果的作品,是我用红色碳笔和黑白水墨浓淡结合做的太极图,是在德国举办的中国艺术家年展的海报,因为香港的中国艺术家基本上有中国精神也受西方艺术影响,所以我用阴阳表现两种不同文化的混合。这是比较有代表性的有浓淡水墨应用的作品。





另外,我喜欢书法,我的书法作品很喜欢有浓淡墨的应用,《汉字》系列四个海报作品,有“山水风云”四个字,这个系列非常有水墨的玩味也有书法的精神。


《汉字》系列海报



再谈我的水墨画。从70年代初开始,我就用水墨创作,最初用西方观念创作水墨波普,后来我抛弃了西方前卫的观念,开始设计山水,用设计观念做山水作品,后来变成抽象动态的留白很多的纯水墨的山水,到了02年最近十几年才开始用书法和山水融合作为一种创新的表现方法。古人说书法同源,是用同一种工具笔墨创作,但是历史上山水画家都没有用书法和山水题材融合的水墨作品,而我的作品是书画同在一个作品里,书就是画,画就是书。


最近我在香港艺术中心刚刚开的一个展览,纪念我的老师吕寿琨逝世四十年。吕寿琨是在香港推动现代水墨的大师,是香港新水墨运动的推手。为了纪念他,我创作了一个很大的作品《水墨为上》,有2.7米高,3.5米宽,算是我这个风格里目前最好的作品。


《水墨为上》



站酷网:感觉平面设计中海报的设计是最难的,您觉得呢?如何在有限的空间里传情达意这样的功夫,设计师应该如何修炼?


靳叔:对。但其实海报面积不算小,海报的空间已经足够我们去发挥的了。海报的创作最重要的是创新的概念。首先要有振奋力,视觉冲击力,一看就吸引眼球,才能让观众慢慢看。冲击力还是比较容易做到,越看越有味道,越看越耐看,越让你想细看,就困难了。不只是一目了然,而是你越看越希望理解多一点,触动多一点,这就需要内涵,要有感情有要表达的思想。所以设计师要理解多一点不同的东西,要深入地思考人生。



站酷网:中国银行的标志是公认的行业典范,这个标志是如何诞生的?在您看来什么样的标志设计可以成为经典?


靳叔:我很幸运,他们找到我做设计也是一个机缘。当时中国的设计水平没有发展起来,比较保守,而中国银行是五大银行里唯一做外汇的,所以他们需要一个现代化,国际化,能和世界沟通的标志,我当年也已经比较有经验和能力,能大胆地运用最简练的手法,找到重点来发挥。他们其实并没有要求我怎么做,也没有要求我用古钱,最初这个标志只是在香港用,所以要表达中国人经营的银行,在这个主题下发挥。我的第一次提案里有5个不同的方案,一般我都会多方面地思考用什么题材去做,5个方案不全是古钱但都和货币有关。在这之前用古钱来做的商标也有,但是怎么做得现代,创新,与众不同,这就需要找到方法。好的标志让你一眼就看明白还会让你记住。


中国银行也发展得很快,大家能看到的机会很多,不单只是我的力量,也是它的力量才能让我的设计广泛传播。这个商标也为我拿了很多在外国很难得的奖,其中一个是美国评选的80年代最佳商标奖,在民间也比较受欢迎,这是很高的评价。



中国银行标志


人人重庆__公共标识



站酷网:以靳埭强的名字已经可以叫响一个品牌,为什么会选择合伙人的形式经营公司?从靳埭强设计公司到靳与刘设计顾问再到现在的靳刘高设计,靳刘高是否带有三代设计师不同的特质?


靳叔:我最开始建立公司的时候叫新思域设计公司,那时候已经有合伙人,是我的同学同辈。我喜欢有合伙人,设计是团队工作,我不喜欢单打独斗。直到我的合伙人离开香港去美国,我改组公司的时候叫刘小康做我的合伙人,那时候刘小康从第一份工作开始已经在我的公司工作八年了,所以改名“靳与刘”的时候刘已经和我做了十年合伙人。我很喜欢英国的一家公司是五角星,他的很多合伙人都是大师。我希望我的公司也是这样,我希望我的公司能有多于一个的大师,希望有一代又一代杰出的设计师能加入。现在是三代了,这在设计公司里是很难得的。


我觉得年轻的动力很重要,我也同意要建立设计师个人的思维。所以我有我的风格,刘小康有他的风格,高少康也会有自己的风格。但靳刘高追求的不是重视个人风格,而是注重企业的影响,是有大方向而多元的风格。我们的大方向,设计文化和观点是一样的,我们主张为人量身定做,做有中国文化底蕴而又有当代最新潮流最现代化的设计。



高少康,靳埭强,刘小康


靳刘高设计(KL&K Design)团队成员



站酷网:几年前您已经停止了商业设计,但是您并没有闲着,而是将自己的大量精力投身水墨创作和设计教育中,您享受现在的状态吗?


靳叔:对对,我很开心,精神状态也很好。年轻人做商业设计已经游刃有余,也可以把我的精神发扬光大,不需要我了,我已经可以很放心。所以我个人的工作转向了文化创意和水墨创作,最主要的是水墨创作。虽然我从来没有停笔,每年都有新的作品,但最近五年水墨作品的创作是比较多的,每年创作的作品相当可观。比如《水墨为上》,如果不是放下商业工作,我也没有时间创作这么大的作品。另外,我放不下教育工作,交流评奖活动也常常参与,我希望将我的心得传播给广大的年轻人,所以还在写书。



站酷网:不久前看到靳叔的一个采访视频,您说您在画画上面的追求还没有实现,现在不能浪费时间,要花时间画画,让我非常感动。你在画画这件事情上您还有什么梦想?


靳叔:我很努力地在创作我的水墨,我的梦想就是我的作品越来越精彩,我的艺术创作的成就可以名留青史,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做好作品,要创新。现在香港的美术史已经留下我的一点点印记,我希望在整个中国庞大的艺术史里能够受到认可。这是我的理想,虽然我离我的目标还有一点距离,我正在很努力地做好。



靳埭强绘画作品《香江》《如画》



站酷网:如果是现在从设计院校毕业,靳叔会设计一个怎样的职业路径?


靳叔:我觉得相比设计路径,更重要的是知道如何去学习。我在汕头大学做了8年院长,在汕头大学改革设计学院,就是我对学生培养的重要总结。我希望培养学生有创意的思维,坚持原创,这是最重要的。另外,现在的年轻人有电脑之后,不锻炼手了,其实动手是很重要的,然而只动手不动脑也不行。我希望学生们不只是动手,还要与思想和概念结合,所以我提倡心手合一。我们过去的教学是老师教学生学是由上而下单向的学习,我觉得学习应该是多向的,对等的,老师向同学也可以学习,同学向同学也可以学习,这是学习方法的培养。因为我们做设计要终身学习,在每一年每一段时间都要学习新的东西,提高你的内涵。另外,设计师要从设计伦理的思维出发做事情,要知道什么东西能做什么东西不能做,有权力,有义务,有分寸,有关怀,这也是我培养学生的一个重点。最后是跨界合作的能力,因为设计是有团队精神的工作。你做设计师什么都一个人做好像也行,但其实一个人的能力不是万能的,现在的设计越来越是整体的整合品牌,创意产业也是需要很多人才去推动的。设计人才应该有跨界和合作的能力,不是个人主义。创新是追求别人没有想过的东西是有点个人主义,但是就设计的事业来说是需要跨界的。做平面的不是只懂得平面,你应该也可以参与产品,包装,环境设计,插画,这些都是可以跨领域地工作和找不同的人才去合作。


元素时计系列:日,风,水,火(1994)




站酷网:您对站酷网是怎么看的?对年轻的设计师朋友有什么期望和建议?


靳叔:网络给了年轻人很多机会,你在网络发布作品就能被很多人看到。以前我们的作品想要让世界上很多人看到,就必须参加国际比赛,要出版在杂志上。希望更多设计师能通过网络受到关注。当然网络也有缺点,因为不需要用真名,任何人都可以发表观点,很多人不负责任地乱说话。但网络相对还是一个比较开放的空间。要尽量创新和尽量发布你创新的作品,保护你的知识产权,这是我对年轻人的意见。




2015靳埭强设计奖正在征集中,更多资讯请关注站酷网合作专题:

http://www.zcool.com.cn/special/ktk2015/


1094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