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型还是跨界型,未来,什么样的设计思维更重要?

173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多领域 / 专访
站酷奖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站酷奖联系,谢谢配合。

CG是一种创作手段,更是一种新思维。

undefined



不断更新迭代的绘画技术,已经改变了我们创作的方式,而唯一不变的,是我们共同的创造力。


站酷奖创立于2017年,是一个关注设计价值的综合性商业设计奖项。2019年11月27日,第三届站酷奖开幕式在北京751D·PARK时尚回廊·艺文空间盛大开幕,组委会将5位站酷奖评审和数十位站酷推荐设计师从全国各地请到北京,进行了2场专业分享和2大巅峰论坛,围绕设计价值、营造设计幸福感展开多维度思考与探讨。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站酷奖新增了概念设计奖,致力于发现和挖掘更多有潜力的CG作品和CG人才,探索CG在行业应用中的价值。而我们很荣幸的邀请到了国际著名CG艺术家杨雪果担任本届站酷奖的评审。二十余年来他一直致力于CG绘画、3D动画、VR/AR等学科的教育与研究,是绘画实力派与数字技术派的代表人物。虽然在大学任教,但他学习的东西比学生都多,当我们还膜拜他暗黑怪诞的超现实主义二维绘画作品,他又钻进了三维艺术、分形艺术的世界去探索CG艺术的未来形态,而在研究和创作的过程中,他自主开发并坚持免费分享了让国内外超百万名CG艺术家使用的绘画笔刷Blur’s good brush,除了CG艺术,他还跨界玩音乐,摇滚、金属、Funk、电子、雷鬼、迷幻、爵士等实验音乐形式如同他的CG作品一样,充满艺术张力和个性表达。可以这样说,他是不拘一格的硬核跨界艺术家,是投身于CG领域的资深研究者、学术先行者和无私分享者。


音乐专辑封面  左图:Sudden  右图:Philosophy of Rebel

《Sudden》http://music.163.com/album/35637552/?userid=246193176 

《Philosophy of Rebel》http://music.163.com/album/37358100/?userid=246193176


在开幕式期间,我们与他就CG的价值和未来设计思维进行了探讨,而这也是由惠普Z系列冠名的第三届(2020)站酷奖评审系列专访的第四期,以下是我们的对话。




CG是一种创作手段,更是一种新思维


站酷网:CG行业在国内发展的20年,给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杨雪果:CG的真正概念是计算机图形图像,不管是二维还是三维,运用到多行业多领域的这样一个概念。大部分是平面设计、建筑空间设计、游戏设计、动画设计,到现在广泛用于影视设计,CG二十年来的发展大概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国内引入CG这一概念,要从1995年开始。90年代是整个中国动漫产业逐步发展的阶段,但是我们经常会搞不清楚这么几个概念,比如说动漫、游戏、电影和CG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其实从各行业的发展初期来说,并不是特别专业化来解读CG这个概念。大家比较熟悉的还是传统的漫画、插画,一般的商业设计,比较带领它往前冲的最大一个领域就是游戏。国内游戏产业的萌芽阶段大概在1999年到2000年,2000年以后,韩国游戏、美国游戏进来,CG这个词才被广泛的关注。


另外比较重要的一个转折点就是2002年,国内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CDV,它是专业的CG网站,给全国的CG人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后期像火星时代也是逐步起来了。有了这个平台以后,才真正意义上有了CG这个概念。



站酷网:站酷奖的核心价值是发现与提升设计的价值,您觉得CG带来了什么样的价值?


杨雪果:CG有两方面的价值,一个是创作方式,创作手段的价值,另一个是新思维。很多传统设计群体对CG技术非常不敏感,甚至不感兴趣,或者他意识不到这个东西对我有什么用,当然,跟客户群体的诉求也有很大的关系。比如说设计一个logo要什么新技术呢?没有必要,PS就可以搞定,数字技术没有充分的发挥。但是现在全国的各大城市都在做数字化发展,数字经济、数字产业、数字旅游、数字文创,全数字化的形势下你就不得不去考虑。


设计师必须跨一个平台,跨一个台阶,必须掌握很多现代化的技术手段,也就是CG。把我们未来的设计内容放到这些技术上去广泛的应用。未来经济形势和整个社会的发展,跨界人才很重要,所以传统的设计思维一定要往数字化、CG化思维去攀升,这个特别关键。传统设计其实已经很好,多考虑一下未来设计是怎样的,这个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回望过去发现个人一路的创作有局限性,总是在单个领域做实践。最近在做很多跨界项目,包括将音乐、舞蹈、视觉艺术、交互艺术交融在一起,在音乐节、演唱会现场、互动媒体的设计上做过一些尝试。这几年跨界的领域比较多,要拓宽视觉艺术适用面,需要学的东西就非常多,一直在思考这些东西怎么和CG结合。不像以前只是单纯画插画,做一个平面设计或三维模型,都是比较单一的,没有其他领域的延展。



站酷网:CG要做学术研究的话,会有哪些研究方向是您觉得非常有价值的?


杨雪果:CG首先是一种手段,它在行业应用、设计应用上已经比较成熟了,现有的技术可以解决设计大部分的问题。


但是,国内对CG研究,图形图像开发,包括图形图像的整个艺术表达以及它的更新迭代,研究的人还比较少。而且国内并没有太多的学校能够开设真正CG意义上的学科,几乎是没有的,要是有,可能也是在一些理工学科下,有一些计算机、图形图像的开发者,但是很少真正把它运用到艺术的表达上来。


这几年好一些,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AR/VR、3D打印、三维扫描等技术的不断成熟,很多艺术创作者突然意识到这些技术可以作为艺术发展的很好的基础。但这些技术如何综合地去运用、表达和呈现呢?我觉得还是一个尚在开发的巨大的库,需要更多年轻人参与到这样一个领域里面来,不仅仅是应用它,而是解读和发展它,未来的艺术创作形式才能够更加多样化。



《虚无造物》系列作品




让关注技术新动向成为一种习惯


站酷网:您一直对技术保持着敏锐的嗅觉,您是如何获取新技术,并把新技术运用到您的创作当中的呢?


杨雪果:其实就是习惯,你要养成每天去看专业网站的习惯。这些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可能每周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改变。我经常跟同学开玩笑,艺术家未来可能不是人了,都有自动的控制系统,你只需要提供构思和创意,一切工作让机器完成。


如果你能关注到这些领域,这些技术可以让你摆脱很多繁杂的锻炼的过程,你就专心表达就够了。不是说每一种技术都要去学,你有条件去学更好。现在国内大学生群体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搞二维的人不想搞三维,觉得特别累,或者说我是这个领域的,你是那个领域的,设计就产生了阵营,相互之间有一种“抵触”的心态。搞三维的人忽视二维,他就觉得二维不重要,或者我就很喜欢这种很写实的、很立体的东西。但是二维和三维都掌握的很好的人,他搞出来的东西就很不一样。所以,我们可以利用更综合的手段去实现创意,解决问题。



站酷网:嗯,大家都需要学习新的技术。


杨雪果:其实我兴趣比较广泛,什么领域都想尝试一下,包括音乐领域也做过尝试。从中我也发现中国未来的设计,急需的人才有两种,一种是行业应用型,非常专业化的人才,而且是专业到一定的国际化标准,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种是跨界型人才,专业化程度可以不用特别的高,但是它的应用领域一定要特别广,他能把不同行业融会贯通在一起,运用CG技术引领其他行业的发展,这也特别重要。


这就意味着在大学阶段你要学习的话,你要明确目标,我要把我自己培养成一个非常专业化的行业应用型人才,还是应对未来多行业发展的综合性跨界人才?这一点需要好好思考一下。


into void系列作品




与其追求东方审美,不如追求个性化表达


站酷网:CG行业近年来一直存在人才短缺的现象,人才短缺问题是什么造成的?


杨雪果:这个可能跟大的市场环境有关。中国的CG产业起步是国外加工,构建在国外所规定好的体系下,而国内自主研发的技术,相对国外要少一些,这几年相对好一点。所以,目前大家学的都是国外的标准和模式。


出现这种情况跟高校的教育有一定的关系。大学培养人才的方式还是基于传统思考下的人才需要,并没有针对国外所制定的一套工业化生产标准进行专业化培养。这是我们经常说的高校培养的是高校觉得需要培养的人,不是社会或者行业需要的人,我觉得很多院校都面临这样的问题。


第二个是职业培训,它针对的技术相对比较具体。但这个行业需要的人才是多层次的,比较综合性的,多元化的。如果只是学某一种技术,如果只是做一颗螺丝钉的话,没有问题,但是想进一步往下发展,需要你具备综合性的专业知识以及经验、视野、对整个行业的掌控等。


中国CG的发展没有传承性,都是点对点,片面化的发展教育和行业的应用,可能会出现一大波人都去学某一个东西的现象,导致很多东西摆在那里没有人去关注和研究。所以我们看到大多数作品,同质化非常严重,分不清谁是谁,艺术上也没有做太多的深入思考,这样就会导致个性的缺失,导致他的创作独特性和审美丢失。国外的艺术家拿出来的东西更多样化,个性化风格比较突出,这几年特别明显,这个和教育有很大的关系,这些都是目前看到的一些问题。



站酷网:您提到我们的产业发展学习了很多国外的模式,是不是在审美标准上也比较西方化?


杨雪果:是的,都是看着这些东西长大的,特别是年轻人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打游戏打多了,他就朝着游戏方向去了,他的审美会受到游戏的艺术价值体系影响。



站酷网:建立一套东方审美体系的标准是有必要的吗?或者有价值吗?


杨雪果:我觉得不要用地域限制他的创意,有没有中国特色或者东方文化这都不是重点。是你能否利用现在高速发展的科技做自己的东西,我觉得这一点比较重要。


人和人始终要有不同的点,你要找到属于你的东西。不是说所有人都要去做艺术家,但是重点你要跟别人不一样。每一位从事艺术工作的人都要思考,我和别人不一样的个性化表达的东西。第二个就是你能够利用整个行业资源去进行艺术创作,这些都会导致每一个人创作出来的东西肯定有所区别,这是未来非常重要的,特别是年轻的群体需要思考的问题。


into void系列作品




概念设计奖不是评价插画,更看重执行的可行性


站酷网:您对这次站酷奖有没有什么期待?


杨雪果:其实非常期待,一个是跟站酷奖相关的各领域专家和评审做一些交流,第二个非常期待在站酷奖的进行过程中看到更多人才的涌现,其实更期待的是能够看到真正意义上的数字化人才,数字化设计师,数字化艺术家,期待他们利用先进的技术,包括一些独特的手段,能够有一些不一样的表达,创作一些不太同质化的作品,我觉得这是我非常希望看到的。



站酷网:今年我们新增了概念设计奖项,好的概念设计在您看来有哪些评判标准?


杨雪果:我觉得概念设计的重点在于把概念和执行结合比较紧密,概念设计不仅仅是一张非常“高大上”的概念设计图,不仅仅是绘画能力的体现,或者说天马行空的设计思维。概念设计真正要求的是一种落地性的,可执行化的设计过程。概念设计师还要了解全流程化的开展过程,在设计过程中一定要避免带给后续团队制作的很多麻烦,保证这个东西能够充分的执行。所以你要了解的几乎是整个项目的所有技术点和执行点,包括成本的控制。


概念设计师不一定是一个画技顶尖的高手,它有点工程师的概念,需要的是这样的人。


我们看概念设计更多的是看它执行的可行性、合理性和成本的掌控等等,这些都是真正和设计执行相关的评价标准。所以,概念设计奖不是去评价一幅插画,哪怕是草图都没有关系,但是看到他可执行的点,这是评判一个好的概念设计非常重要的前提。


最近看过比较好的概念设计是《长安十二时辰》,概念设计做的真的是比较极致,团队很专业也很用心,上次站酷CG艺术双年展沙龙的时候北斗北团队也做过分享,就是要有科研精神。



站酷网:您最近有创作什么新作品吗?未来设计会是什么样的?


杨雪果:最近在尝试思考一些比较综合性的创作手段。以前做笔刷,大家都比较爱用,随着技术的发展,这几年其实总结了很多很好玩的技术,我想把数字技术逐步的改变,总结成行业可以去应用的东西。18年出了一本书叫《CG思维解锁》,也是跟站酷合作的,这本书是一个起点,告诉大家未来的艺术创作有很多方式和可能性,是通过综合性的手段来解决问题,抛出了这样一个概念,也通过前期的实践告诉大家一些方法。


在未来随着技术不断的更新迭代以后,可能我们整个的设计方式会发生很多重大的改变,充分的利用这些技术其实可以大大的减轻设计师在设计过程中对繁杂技术学习的负担,简化整个工作流程,可能未来要做的是这样一个工作。


into void系列作品



杨雪果(果乐园)站酷主页:https://www.zcool.com.cn/u/2301107

【站酷专访】杨雪果:黑暗系的分享者 https://www.zcool.com.cn/article/ZNzMxMjg=.html

Blur's PBR Brush1.0下载:https://www.zcool.com.cn/article/ZOTQ5MTI4.html

音乐专辑:《Sudden》http://music.163.com/album/35637552/?userid=246193176

音乐专辑:《Philosophy of Rebel》http://music.163.com/album/37358100/?userid=246193176 


专访主持:鬼马GM(站酷ID) 视觉设计:Chunfeng春风(站酷ID)



关于站酷奖


站酷奖是一个关注设计价值的综合性商业设计奖项,由中国人气设计师社区站酷网创办于2017年。以“发现与提升设计的价值”为宗旨,旨在颁发给各个设计领域中同时具有商业价值、美学价值、社会价值、人文价值的杰出作品,发现优秀的创意&设计,并依托互联网建立自由交流和沟通的机制,探讨设计在当下如何赋予生活和商业更多价值,如何改变未来生活的形态,提升设计在全行业中的价值占比。




第三届站酷奖征稿系统已启动,欢迎投稿

李永铨、大迫修三、杨明洁、辛向阳、毕学锋、颜小鹂、高少康、刘耕名等19位国内外超强评审阵容期待看到你的作品。

 

另,【惠普 Z Club】提供独家报奖优惠,扫码就有机会领取。



172
- 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声明:站酷(ZCOOL)内网友所发表的所有内容及言论仅代表其本人,并不反映任何站酷(ZCOOL)之意见及观点。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