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画中的喵与狗:艺术大咖一旦吸起“主子”,铲屎官们简直不能淡定了Homepage recommendation
2年前Publish
猫是落入凡间的精灵,狗狗却为爱甘愿放弃了自由。再忙,也不能错过温暖好故事~

▲ 封面图,《头顶有只猫》(Un gat en el cap),玛蒂尔德·奥比埃(Mathilde Aubier),2016年。



今天我们一起读一点轻松的。

小Z从11月最新出版的《名画中的猫》、《名画中的狗》新书中,摘取了极具代表性的精彩画作与详尽的文字说明,

足不出户欣赏全球美术大作。

享誉世界的艺术家们,如何为这些陪伴人类的可爱精灵,献上他们的才艺与真挚的温情?

再忙,也不能错过的温暖好故事~



我相信猫是落入凡间的精灵。我敢肯定,猫能漫步云端,却不留下一个爪印。——儒勒·凡尔纳(Jules Verne)



人们总说,猫是自我驯化的动物——当人类定居下来,过上储存粮食的生活,这种会抓害虫和老鼠的动物也跟着安定下来,住进家家户户。


家,是猫和人类共同活动的区域。所有家养动物里,猫最为特别,只有它们能在家中自由来去。


远离了主人家,它们也许还拥有另一种完全秘密的生活,我们却对此一无所知。等它们回来,要么是饿了,要么是想找个地方歇息,如果你有幸受到猫的青睐,你的膝盖也能是它们舒适的港湾。



在享乐方面,猫咪可算是行家。——吉米·哈利(James Herriot)

▲ 《折毯上的猫》(Cat on a Pile of Balankets),爱德华·鲍登(Edward Bawden),1985年。



▲ 《猫蝶图》(Cat and Butter_y),虚谷(Xu Gu),19 世纪末。

中国清朝太平天国运动期间,朱怀仁曾任清军参将。在与太平军交战过程中,他为战事所累,备受困扰,终是如梦方醒,后因同情农民军、不愿残杀而出家为僧,并易名为虚谷,作画写字,云游四方。虚谷以卖画为生,常往来于上海、扬州、苏州一带。

正因有这般人生经历,虚谷在留给后世的画作中,内容均未涉及惨烈的战事,而是着笔于山水花卉、蔬果禽虫,以寄怀旧之情。

本作便是一例证:盛放的菊花,翩翩飞舞的蝴蝶,以及一只抬头瞪眼、姿态如蛙的猫咪。



▲ 《例尽之内》(Cats Illustrating Various Proverbs)(局部),歌川国芳(Utagawa Kuniyoshi),1852 年。

日本民族向来为猫痴迷。从江户时期各种精美的浮世绘,到如今随处可见的卡通形象Hello Kitty,猫在日本文化中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

有说法认为,歌川国芳是日本浮世绘猫画题材第一人。他的猫画充满趣味,展现出的猫咪姿态万千—有打扮成歌舞伎的,有扮演著名人物角色的,有身体扭成假名形状的。在这幅作品中,猫咪演绎起日本的各类俗语。

在画面左上方,有一只猫咪摆出面壁的动作,许多养猫的人对此一定不陌生。这个动作在这里表示俗语“猫を被る”(to wear a cat),直译过来就是“把猫穿在身上”——这可不是鼓励人们穿猫皮大衣,而是警告人们切勿暴露自己的本性。

▲ 《猫饲好五十三匹》(Fifty-five Cats Representing the Fifty-three Stations of the Tokaido)(局部),歌川国芳(Utagawa Kuniyoshi),约1850年。



猫可不愚蠢,它们高傲得就像简·奥斯丁小说的女主角,要想讨它们的欢心可不容易。你得好好献一番殷勤,要是能准备好吃的就更好了。只有这样,猫才会在它们觉得适当的时候给你一点关注。


这狡猾的小家伙只付出一点点喜爱,长此以往,却完完全全地骗走了我们的心。人们总是说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但人类与猫的友谊也毫不逊色、同样深厚,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友谊。



▲ 《穿拉夫领的猫》(Cat in the Ruff),佚名,19 世纪末期。

马克·吐温(Mark Twain)——真名为塞缪尔·克莱门斯(Samuel Clemens)——享受被猫咪包围的感觉。他的一位朋友曾说,吐温每次在街上碰到猫的时候,几乎都要停下来摸摸它、逗逗它。他有一句爱猫名言:“如果一个人爱猫,他就是我的朋友和伙伴,无须多做介绍了。”

在马克·吐温位于康涅狄格州的祖宅里,他的书房壁炉上就挂着这样一幅油画。这幅画年代久远,出处现已不详。

当年,吐温的两个小女儿会要求作家爸爸编故事给她们听——即兴编造的故事里会包括壁炉上的各类物品,但每次都从“穿拉夫领的猫”讲起,最后以小女孩艾米琳的水彩画像结束。

吐温对猫和人类一视同仁(如果说猫没有高于人类的话)。他的女儿克拉拉曾谈到,每当她不得不打断父亲工作的时候,“带上猫一起过去就好了”。



▲ 《唐·曼努埃尔·奥索里奥·德·苏尼加》(Manuel Osorio Manrique de Zuniga)(局部),弗朗西斯科·戈雅(Francisco Goya),约1790年。

戈雅的画充满象征主义元素,这幅画的主角出身于西班牙一个赫赫有名的书香门第,却在八岁时不幸夭折。猫出现在戈雅的很多画中,但往往代表着狰狞好斗、极具野性的掠食动物。

第一眼看画时,你会发现有两只猫;但再仔细一瞧,其实在两猫身后的黑暗中,还潜伏着第三只猫。三只猫能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仅仅是因为在它们面前的不远处,正有一只鸟招摇过市。

你如果了解短语“放猫”(herding cats,意指很难管理一群各方面不同的人。),再看看这个奇妙的画面,肯定会会心一笑。

画家的黑色幽默还不止于此。再看看最左边的猫,两眼瞪大,简直快要从眼窝里弹出来了,一副动画《猫和老鼠》里才有的夸张模样。

这幅画现藏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也许目的是想让现在的孩子们看看,不管是拴着的喜鹊、笼中的小鸟还是三只瞪眼的猫咪,如今他们想得到什么样的宠物都不难,不必再像画中的小男孩那样穿着蕾丝领边红天鹅绒紧身衣,真是怪难受的。



▲ 《静物与猫》(Still Life with Cat),塞巴蒂亚诺·拉泽里(Sebastiano Lazzari),约1770年。

不熟悉猫的思维方式的人看到这幅画会产生误解,以为这只猫是在“偷”一片熏肉。瞧瞧,这位来自威尼斯的主人在桌上摆了多么丰盛的食物。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猫根本不懂“主人的东西”这种概念,正如猫无法理解门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它们看来,门不过是一种挡路的障碍物罢了)。

主人的东西就是它们的东西,它们想吃就吃、想玩就玩、想捣乱就捣乱、想霸占就霸占,才不会管主人乐不乐意。

一旦遭到主人的训斥,狗狗心里清楚自己惹主人生气了,只好规规矩矩的,做出反省的模样。但是猫就完全不同,你若是训它,它只会给你一个嫌弃的表情,然后大摇大摆地离开,就好像是在嘀咕:哟嚯,都怪你自己不好,把一盘好吃的香肠随手放在桌上,难道还指望我一动不动吗?



▲《孩子与猫,习作》(Study of a Child with a Cat),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1478―1481 年。

有什么是文艺复兴巨匠画不了的?呃,坚决的孩子和冷漠的猫咪放在一起也许是个挑战。达·芬奇即便画技如此高超,怕是也会犯难。这幅画的中间部分显示,达·芬奇应该开了个好头,可再看画面上下部分,情况明显不太对劲,特别是画到孩子费力抱猫的地方,达·芬奇笔下的线条变得越来越乱。

这些速写是达·芬奇为了画《圣母子与猫》(The Virgin and Christ Child with a Cat )准备的,包括本作在内的一批素描习作现藏于大英博物馆。可《圣母子与猫》的正式作品似乎未有记载,所以达·芬奇最后应该是放弃了这个点子,觉得让圣婴抱着猫并非上策,毕竟在《圣经》里确实也没有提到,对吧?


▲ 《小女孩与猫》(A Small Girl with a Cat),泰奥菲尔·亚历山大·斯坦伦(Theophile Alexandre Steinlen),1889年。

这只猫的表情真是神了。此刻请大家忍住不要笑。



猫总喜欢叫人捉摸不透,这反倒让它们的魅力有增无减。哈泽尔·尼尔森(Hazel Nicholson)有一句话形容得很精辟:“猫是没有答案的迷。”


一个人被猫无视过,他才算真正体会了被拒绝是什么滋味。——佚名

▲ 《观鸟》(Birdwatching),乔奈儿·莎莫菲尔,2014年。



查尔斯·狄更斯:世间最好的礼物,莫过于猫咪的爱。




如果你也有过在猫那里同样吃过闭门羹感受的话,现在来让我们看看狗狗与主人吧!


那些将人类特征加诸动物身上的人发现,狗显然最合他们的心意。我们给它们穿上连体裤,以有图案的壁纸削弱它们的狼性,改变它们原本的颜色。我们就是这样刻画我们好朋友的形象的。


《名画中的狗》探讨了狗“入乡随俗”的方式:与人类生活在一起。


我们的付出相当简单,仅仅是食物与陪伴。从此以后,狗的命运一目了然。

正如美国作家詹姆斯·瑟伯(James Thurber)所言:“狗狗们被幸福包围了。”


狗当然会回报人们以它们忠贞不渝的爱。然而,野性的呼唤也总是潜伏存在着。



唯有爱,才能让狗狗放弃野外的自由,甘愿成为人类的奴仆。——D.H.劳伦斯

▲ 米夏埃尔·佐瓦(Michael Sowa),为电影《天使爱美丽》而画,2001年。



在所有犬种中,灵缇犬为满是华贵的象征符号的画面增添了几分优雅。一直以来,作为人类狩猎的伙伴与艺术家的模特,灵缇犬或许拥有最经典的犬类身型。

▲ 《高地的黛安娜》(Diana of the Uplands),查尔斯·威灵顿·弗斯(Charles Wellington Furse),1903 年4 月。

画中被紧紧拽着的灵缇犬是弗斯专门“聘请”来的,因为不满意它们原本的毛色(纯白和纯黑),他为它们加上花色的皮毛。“查尔斯将两只狗的特征组合在了一起。”他的妻子凯瑟琳回忆说道。她在画中摆好姿势,仿佛是现代的狩猎女神黛安娜。查尔斯的继母也被请来帮忙拉动风箱,吹起凯瑟琳的裙摆。

弗斯深受约翰·辛格尔·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和惠斯勒(J. M. Whistler)的影响,然而,这幅画被认为是盖恩斯伯勒(Gainsborough)再生。这幅画在1906 年被泰特美术馆买入,为他赢得巨大的声望。尽管这幅画现已不对外展出,但一度被教育委员会列为“每个孩子都必须熟知的绘画作品”之一。与病魔斗争数年后,查尔斯·威灵顿·弗斯死于肺结核,正是他完成这幅画的那一年。



“你瞅啥?”

沃尔特·斯各特爵士(Sir Walter Scott)宣称:“牛头梗是世上最聪明的狗,领悟英语的能力十分突出。”

▲ 《梅布尔》(Mabel),德德·戈尔德(Dede Gold),2011年。



▲ 《威尔士亲王陛下肖像》(Portrait of HRH the Prince of Wales),约翰·圣‐埃利耶·兰德(John Saint-Helier Lander),1925 年。

在两次世界大战的间隔期间,只要是威尔士亲王的穿戴都会流行。在这幅画中,他头戴花呢帽,身穿费尔岛产的毛衣,“配饰”是一只凯恩梗犬。在这个盛产花花公子钟爱的格纹与菱形图案衣服的地方,这种毛茸茸、发育不完全的高地犬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20 世纪20 年代,为支持当地针织羊毛衫产业的发展,亲王的“背书”引发了一阵国际流行风潮。

尽管凯恩梗犬是一种最古老的苏格兰猎犬,热衷于在高地颇具特色的石堆间追逐老鼠或狐狸,但直到1910 年,凯恩梗犬才被正式认定为一个犬种。与费尔岛的地位一样,凯恩梗虽是古老的犬种,却是亲王的新朋友。发表在《伦敦新闻画报》上的图片的说明是:“皇家好友,威尔士亲王陛下与他的爱犬。”



▲ 《菲利克斯·萨玛洛科夫- 埃尔生伯爵画像》(Portrait of Count Felix Sumarokov-Elston),瓦伦丁·谢洛夫(Valentin Serov),1903 年。

画中,坐着的人的全名是菲利克斯·菲力克维奇·尤苏波夫亲王、萨玛洛科夫-埃尔生伯爵(Prince Felix Felixovich Yusupov, Count Sumarokov-Elston)。他的富有一目了然——精致的仪容、领带与袖口,以及怀抱着宠物狗的悠闲态度。

斗牛犬警觉地竖起耳朵,但画中人的表情神秘,看起来十分无害,一副正经模样——但真是这样吗?

几年后,在1916 年,菲利克斯伯爵参与了暗杀拉斯普京的行动。(格里高·叶菲莫维奇·拉斯普京,神父、神秘主义者,被认为是东正教中的佯狂者之流。他因丑闻百出而引起公愤,被尤苏波夫亲王、迪米特里大公、普利西克维奇议员等人合谋刺死。)

这幅肖像可能画于尤苏波夫家族在圣彼得堡的四座宫殿中的一座,这里也是画家瓦伦丁·谢洛夫成长、学习的地方。但这更可能画于莫斯科,画家曾在那儿教授绘画、雕像与建筑。在莫斯科,尤苏波夫家族有三座宫殿。在哥哥死于一场决斗之后,年轻的菲利克斯继承了家族财富。



在村庄的草坪上,我们的好伙伴英国斗牛犬去斗牛的可能性十分渺茫。

▲ 《敖犬的头像》,西奥多·杰利柯,19世纪。



▲ 《孩子与狗》(Child and Dog),亚历克斯·科尔维尔(Alex Colville),1952 年。

庞大的野兽与弱小的孩子形成了对比,然而,这幅画里没有一丝危险的气息。

女孩看上去放松自如;狗尽管戴着项圈,长着巨大的脑袋,它的表情却有些滑稽。狗狗似乎有些恼怒或困惑,但它没有像小女孩盯着它那样盯着她。局促的空间里,流淌着的更多是不安,而不是狗的姿势所带来的威胁性。它正看着她的身后。

加拿大艺术家亚历克斯·科尔维尔很喜欢动物,尤其是他的狗狗们。

画中的杂种犬是他养的宠物,旁边站着的是他的小女儿安。这幅画捕捉了一个短暂易逝的瞬间。

因为邻居的投诉,狗被安乐死了,这幅画就是为了纪念它。科尔维尔十分后悔当时的决定。



勤劳、亲近家人、又会游泳的永远是金童。或者说,是黄童。(拉布拉多犬的毛并非金色)

▲《暂缓》(Brief Respite),苏艾伦·罗斯,2012年。



边境牧羊犬坚定的眼神,可被人类与羊解读为:“别担心。”

▲ 《真诚于你》(True to You),凯·麦克多纳,2014年。



像大部分猎犬一样,魏玛猎犬已经没有更多大型动物可以追逐了。

▲ 《魏玛猎犬素描》(Weimaraner Drawing),劳拉·哈迪(Laura Hardie),2010年。



D.H.劳伦斯:唯有爱,才能让狗狗放弃野外的自由,甘愿成为人类的奴仆。




本篇图文由浦睿文化授权发布

策划编辑:张曦,视觉设计:Chunfeng春风



《名画中的猫》、《名画中的狗》、《名画中的鸟》

除了亲亲抱抱举高高,我们还能怎样表达对宠物的爱?

近600余年历史、300余幅名画、200余位艺术家“铲屎官”,萌宠画作与艺术赏析一网打尽。

浦睿文化,2019年10月出版


新书现已上架,一本包邮

购买链接:https://shop41256501.m.youzan.com/wscgoods/detail/3f45flmqfyrwt

或点击“阅读原文”快速下单

原文链接:https://shop41256501.m.youzan.com/wscgoods/detail/3f45flmqfyrwt
287
Statement: all the content and comments made by netizens in ZCOOL only represent themselves, and do not reflect any opinions and opinions of ZCOOL.
Report
Share
Collect
in to comment
Add emoji
喜欢TA的作品吗?喜欢就快来夸夸TA吧!
All Comments0
北京 | 艺术工作者
Article information
文章标签
收录收藏夹
更多收录此文章的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