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没有文字的金奖书籍作品——站酷专访靳埭强设计奖金奖获得者 谭璜

2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平面 网页 插画
靳埭强设计奖,禁止转载-禁止商业用途-禁止个人用途

站酷专访2018年靳埭强设计奖专业组「金奖」获奖者 谭璜


嘉宾简介


谭璜,1979年出生,四川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四川美术学院公共艺术学院副院长、重庆市美术家协会设计艺委会委员、三驾马车文化创意设计创始人。

长期致力于书籍装帧、视觉传达、交互设计、展览展示设计等领域的探索与实践。

 

作品参展、获奖:《人体解剖与素描》书籍装帧获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邵常毅木刻原作画辑》书籍装帧入选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手藏》藏书票入选第四届广州国际藏书票暨小版画双年展;《庞茂琨:朋友圈的100张面孔》书籍设计获2018年中国最美的书、第九届全国书籍设计艺术展银奖、2018靳埭强设计奖金奖。

 

近三年策展及展览设计:《手工为本—中国书籍设计艺术展》策展人;《中国美术馆—四川美术学院作品展》整体视觉设计;《艺术长沙》展览视觉设计;《手绘之谜—庞茂琨手稿研究展》整体视觉设计;《1963-2017罗中立手稿展》整体视觉设计;《回向—大足石刻图像与历史文献展》整体视觉设计;《十面埋伏—另一种社会视觉的介入》展览视觉设计;《符号、象征与实在—悦来公共艺术展》整体视觉设计;《2019年“开放的六月”》整体视觉设计;《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整体视觉设计。



站酷网:请简单介绍一下自己,你是怎样与设计结缘的?你的设计学习和教学经历是怎样的?

 

谭璜:1997年,我考上了广州美术学院的印刷设计专业,这个专业所在的系科是版画系,对于设计专业来说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本科前两年的学习是围绕着造型学习展开的,画石膏、画人体、画风景,通过系内选修学习铜版、木版、石版和丝网版画,进入到了三年级才开始接触正式的设计类课程。我把这个阶段的学习理解为即培养了艺术审美和动手(画)的能力,又训练了设计审美和创作能力。之后我继续在广州美院就书籍装帧进行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师从黄建成老师。

2004年10月我受邵常毅老师邀请到四川美术学院版画系做了一门关于书籍装帧的课程,那一个月的时间里我感觉四川美院的氛围很好,次年2月就作为教师到四川美院开始工作了。我把之前的学习与设计经历带到了四川美院,在这儿建立了版画与印刷艺术专业方向,直到2017年学院因为教育部教学评估的需求,把专业方向拿掉,做成了版画与印刷艺术工作室。2019年我调到了四川美院公共艺术学院当副院长,值得开心的是,之前被拿掉的印刷艺术专业方向在公共艺术学院得以延续,现在叫做印刷与出版媒介专业方向,让我能够继续在书籍设计和印刷出版这个领域内做些事情。

《庞茂琨:朋友圈的100张面孔》书籍设计
获2018年中国最美的书/第九届全国书籍设计艺术展银奖/2018靳埭强设计奖金奖



站酷网:作为2018年靳埭强设计奖专业组金奖的获奖者,你怎么看待靳埭强设计奖?这次获奖经历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

 

谭璜:前面说到了1997年我到了广美开始专业学习,那会儿的学生是没有互联网可用的,当时获取知识的途径比较起现在来要单一很多,主要是依靠图书馆和自己买书。靳埭强先生的作品和书就是那时候我的主要学习内容之一,这些书现在还在我工作室的书架上。在四川美院工作的十几年中,每年我都会辅导自己的学生去参加靳埭强设计大赛,其中有些还获得了优秀奖。2018年,我突然萌发了自己也参加一次的想法,我的成长是有靳埭强先生的设计伴随着的,向大赛投稿除了是想和设计同仁们交流,同时也是想借此检验下自己的“设计成果”,不想留有遗憾、认为至少应该参加一次。收到去领奖的短信通知后,我还很紧张的向吴勇老师打听我到底得了什么奖。直到当场宣布时才知道自己拿的是金奖,真的非常开心。我的脸皮也是挺厚的。

左:靳埭强,右:谭璜  / 2018靳埭强设计奖颁奖典礼

 

站酷网:《庞茂琨:朋友圈的100张面孔》书籍设计除了斩获2018靳埭强设计奖金奖,还获得2018年“中国最美的书”、第九届全国书籍设计艺术展银奖两项殊荣,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本书吧。通过与作者的沟通,你对庞茂琨先生朋友圈的这100张面孔有怎样的解读?作为书籍设计师,你是如何通过设计将作者的思想传达给大众?

 

谭璜:《庞茂琨:朋友圈的100张面孔》是中国著名油画家庞茂琨先生的书,庞先生的素描、写实油画功底是非常厉害的。有天庞先生发布了一个消息,想要征集大家的手机自拍照,类似大家经常发在微信朋友圈里的那种。极短的时间之内,就征集到了100多张自拍照,其中有庞先生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庞先生把这些照片以素描手法画了出来,挑选了其中的100件作品,出版交给了重庆出版社,设计工作交给了我。

说实话,一开始拿到这100张画时,我是很有点头疼的。人的上肢尺寸在那儿,手机镜头离着脸的距离相对一致,自拍时大家又特别愿意让人看到自己的3/4侧面,如果按往常的作品集的做法一张作品接一张作品的排版,能够想象最终的成书效果是什么样子。非常幸运的是,庞先生允许我按自己的想法来做,只要我觉得做好了就行。那么,读者如何解读艺术家和作品、作品之间如何做出变化、作品中哪些内容是我所喜欢的或者说是我揣测着庞先生期待读者读到的,就是我要做的内容了。


《庞茂琨:朋友圈的100张面孔》内页设计节选

 

 

站酷网:《庞茂琨:朋友圈的100张面孔》从构思到完成,耗时多久?你认为它之所以能从众多书籍设计作品中脱颖而出,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谭璜:我是一个“速度”比较快的人,《100张面孔》从构思到印刷文件完成,按一天工作10小时算,估计加起来用了五天时间吧。我认为这本书能够从众多书籍设计作品中脱颖而出,先是合了眼缘吧。大家愿意把它拿起来,掂量一下它的分量,触摸一下它的封面质感然后打开阅读,我就开心了。实在谈不出什么优势,如果真要说优势,我觉得形式上尽量的合理和成书效果不做作算是吧。

在这儿放一段投稿时我写的设计文字:

在现代资讯时代,众多软件承担了人与人之间交际的桥梁,微信朋友圈即是其一。出于对艺术与对纸张的喜爱,庞茂琨先生征集了他朋友圈中的100张自拍照片,基于纸本进行艺术创作,编辑成了本书。全书无内页文字。封面装裱艺术家亲手制作底纹的素描纸,利用UV工艺淡化书名等信息;切口位打孔,还原艺术创作现场;内页分为两个开度,一为32开,呈现100个面孔,一为拍立得胶片尺寸,提供给读者进行互动。在设计上,图片采用镜像效果、并利用蒙太奇手法多角度体现主体,增加了阅读乐趣。筒子装具有视觉连贯性。


《庞茂琨:朋友圈的100张面孔》封面封底设计



站酷网:《庞茂琨:朋友圈的100张面孔》是一个纯图片、几乎无文本信息的书籍设计作品,在设计纯图片的书籍时,你会用哪些方式/手法构建整本书的逻辑?在图片的先后排序、大小空间设置上有哪些有趣的构思可以与大家分享?

 

谭璜:面对这样一本纯图片的书,逻辑就只能从作品画面自身来找了。我认为设计师不应当只会设计、只注重设计,还得关注自身的艺术审美,能动手画点画、做点东西就更好了。这本书,除了前五件作品的排列顺序征求了庞先生的意见之外,其他都是按照我对每幅作品的理解来排序的。这个对作品的理解,既可能是我想在版面中不停的去重复同一件作品或者上下出血、左右出血,也可能是因为前一页我选择的作品局部和下一页我选择的作品局部之间是有关联的,这样描述可能有点不清不楚,说简单点就是我认为这样读起来舒服吧。

说到作品顺序,有个有点意思的事。作品页的第一页,我原本打算放书里那个光头的。光头是我一哥们,挺有意思的一个人。我把他头顶那条曲线放大做了一个跨页。光头的老婆人也特好,在书的后半部分有出现。

《庞茂琨:朋友圈的100张面孔》书套设计

 


站酷网:为什么选择把书做成32开大小?切口处打孔的用意何在?你为这本书“画”了怎样一段前言?这段“画”的创作思路是怎样的?

 

谭璜:按照往常的理解,庞先生这样的大艺术家,匹配的书籍应当是大部头、大开本、作品高度还原、精美印刷等。有好几个国内著名的书籍设计师都跟我聊过这本书的开本,他们非常的羡慕我。我觉得庞先生不是一个“端着”的人,需要做大部头、作品高度还原的时候,我会为他做出一本精美的书;而这本书明显不需要去“端着”,应该是庞先生日常中的样子,平易近人。庞先生有很多个手稿本子,这100张作品是从那些本子里撕下来的,那么我就在切口打孔了,够幸运的话,大家都应该去看看那些手稿本,而不是看我打的孔。作品承印纸张也是用的常见的书籍纸,很轻。

庞先生给了我100张作品图片,再给了个书名,然后就没有其他了。这也是我设计时苦恼了一会儿的事。平时做书籍设计,或多或少总有点文字来配合图片来做版式,这本书是连作品图注都没有的。真要封面打开就看作品吗?想起常见的艺术评论、作者自述,我干脆麻着胆子也来“画”一把前言了。期待着读者翻开书一看,诶,有点意思。

 

《庞茂琨:朋友圈的100张面孔》开本



站酷网:2014年,你创作的《邵常毅木刻原作画辑》书籍装帧入选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这是一本怎样的书?你为这本传统画辑做设计时,保留了哪些传统装帧形式,又增加了哪些新的装帧形式?

 

谭璜:几年前我设计了《邵常毅木刻原作画辑》一书。入选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的那个版本,严格意义上不叫设计,应当叫“装订”。《邵常毅木刻原作画辑》由67张邵老师的木刻作品和王林老师的评论文字组成。这本书为两个版本,其一由江西美术出版社出版,设计师是我搭档;其二为邵常毅老师提供了书中的67张木刻版画原作给我、让我手工为他做书。我当时提了两个要求,第一个是要求邵老师在印制这批木刻作品时,得在承印纸张的左边给我留出足够的装订位置,第二个是麻烦王林老师手写评论文字,然后我再拿去用丝网版画的方式把文字印出来。得到原作和丝网印刷的文字之后,我用一块小木板和一块锌版把作品和文字页夹到了一起,打孔后用一根麻绳装订,压在封面上的那一段麻绳在木板两端绕了一圈,用点力的话是可以随时拆下来的,锌版上腐蚀文字做底。版画作品有个大特点,即版画的复数性,可以印多次,这本手工书挺贵的,书里全都是邵老师的木刻版画原作。哪怕是按500元一张去计算邵老师的木刻版画作品,这本书也值好几万块。买回去后把麻绳拆开,挑出几张自己喜欢的装裱了挂在墙上,也是赚了的。

 

《邵常毅木刻原作画辑》

 

站酷网:作为教育工作者,您比较推崇的教育方式是什么?对在校的专业大学生,您会要求他们掌握哪些能力?作为经验丰富的设计前辈,想对年轻的设计师们说些什么?


谭璜:2005年我在四川美院搭建了版画与印刷设计专业,这么些年来,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教学。对于我们学校的教务处,我是属于“事儿多”的人,因为最近几年里,我大概每两年就调整一次教学大纲,给人感觉我一直在动。这里说的调整,不是大改,而是微调,对我来说就是如何合理的安排同学们在版画与印刷设计专业本科的四年时间,我认为课程的设置应该是动态设置。现在还有些老师教学生的内容,是他自己当学生那会儿学的内容,这在我看来是不可理解的。在课堂带上,我几乎不给作业内容的具体要求,只要是在课程范围内,大家想做什么题目都是可以的;同时我也经常要提醒我的学生们,我的意见只代表了我的理解,它不一定是对的,你们可以坚持自己的观点,尽量让我弄明白了就行。我对同学们的作业,要求得最多的是主题如何体现、创意点在哪里。

在校的专业大学生们,和年轻的设计师们,我期待你们多读、多看、多想,具备分析研究的能力。到了今天,我还能清晰的记得,1997年第一次在广州美院与老师见面时的场景,当时黄建成老师对我们提了个要求,期待我们首先成为“眼高手低”的人。这里的“眼高手低”不是通常意义上那个贬义词。这个场景贯穿了我二十多年的教学和设计经历。


《正在发生 罗中立手稿1963-2017》

作品备述:2018年,谭璜先生受邀为著名艺术家罗中立设计书籍。书籍名称为《正在发生 罗中立手稿 1963-2017》,书中包括罗中立从1963年其至2017年间的数百幅手稿作品,以及著名艺术家、策展人及艺术家本人文章。
谭璜先生将书籍设计为文件夹形式,想淡化“书”的概念,凸显手稿的价值吗,尤其是跨度六十余年的手稿大成。希望读者拿到这本书之时,体会到一种与艺术家直面对话的场域。

 


站酷网:靳埭强设计奖一直强调创新与多元,你怎么看待设计创新?你会在教学过程中如何启发学生的创新思维?

 

谭璜:我跟同学们的交流中,经常会提到一个话题:同一个主题,让10个人去做创意,我们通常会得到这样的结果,即其中大概有8个人做得类似,1个人做得特别好,1个人做得不好。我当然期待大家都是做得特别好的那个,但是如果你做不到特别好,那么我就期待你是做的不好的那个。换句话说,我不希望你们是8个人中的一个。哪怕是做得“不好”,至少你与众不同了。

最近一段时间,抄袭这个话题被提得很多,记得看过的关于抄袭的一个总结是这样表达的,抄袭情况分为三类,一是见得不够多,所以撞车了、抄袭了;二是想得不够多,过于简单了、直接了,所以撞车了、抄袭了;三是故意为之,也就是真抄袭。我觉得这段关于抄袭的总结,跟我对同学们的要求是类似的,我期待大家多看,时刻更新自己的知识,了解设计的动态,期待大家多思考,设计创意能多转几个弯,很多年前王绍强老师出过一本书,里面有八个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我觉得能做到这点,就是好的创新思维。


《开放的六月 BLOOMING JUNE》
四川美术学院毕业作品展

GRADUATION EXHIBITION OF SICHUAN FINE ARTS INSTITUTE



《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展览视觉设计




专访记者:姜雨雯     视觉设计:海边的卡夫卡



“靳埭强设计奖”专题传送门:https://www.zcool.com.cn/special/ktk2019/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靳埭强设计奖”的更多动态,以及大赛历届获奖作品、大师访谈等

【2019靳埭强设计奖】截稿延迟至11月5日,抓紧投稿哦~


 

390
- 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一下给作者疯狂打call吧!
(推荐 + 收藏 + 关注作者)
+1 +1 +1

声明:站酷(ZCOOL)内网友所发表的所有内容及言论仅代表其本人,并不反映任何站酷(ZCOOL)之意见及观点。

    喜欢TA的作品吗?喜欢就快来夸夸TA吧!
    夸夸

    夸夸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收录收藏夹
    2
    添加表情
    没有新消息
    已收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