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如人生

1年前发布

原创作品 / 纯艺术 / 绘画
杜溪,禁止转载-禁止商业用途-禁止个人用途

(文:汤海涛)
从某种意义而言,杜溪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怀旧分子。
我和杜溪共同居住的城市里,还留有极少的老旧房子。
高原的阳光从斑驳的墙面上反射而来,到了黄昏仍然感觉到有些刺眼。
路人偶尔会停住脚步,在停顿的那一瞬间若有所思。
古人所谓的“偷得浮生半日闲”是一个相对漫长的停顿,而现代生活中,这样的停顿变得异常短暂。
我总是内心谶言般地预言这些老旧房子的命运。
在单一的价值取向中,新总是比旧的好,这样的判断简洁而且实用,但这仅仅是局限在物质当中,而精神文化往往是反其道而行之的。
遗憾的是,我们越来越重视经济和物质,而精神和思想沦落到可有可无的境地。
我们不能要求别人为我们保有这样的物质存在,但其他人也不可以剥夺我们思考和表达观点的权利。
即使我用文字,而杜溪用的是画笔,但是我们表达的观点无疑是相同的。
尚未和杜溪谋面,就在一篇短小的评论文章中提到了他的作品:“而杜溪用熟练的绘画技法,用分镜头的方式,表现了极限运动中滑板的某个跳跃技巧。在令人惬意的灰蓝的色调中,一个人跳跃、滑行,并且远去,让人怅惘。”
这件作品的意义在于,杜溪用联画的方式占有的是时间,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空间。
通常我们会说:时间加上空间,就是历史。
所以,这样的作品哪怕表现了极为短暂的动态过程,也是意义重大。
而真正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关于这个城市中老旧房子的油画作品。
我可以确信的是,在杜溪的画笔下,并没有刻意地渲染自我的情绪,而是复述着自己关于过往的回忆。

收藏

印象中,杜溪就应该这样画——画画老旧的房子,画一切与之有关的怀旧情绪。
而那些幅宽突破一般意义(尤其是商业意义)的油画作品,总是恰如其分地容纳了这些怀旧的思绪。
应当这样说,杜溪关于城市角落、关于老旧房子的作品,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风景,而带有了强烈的个人意识。
所以,当视线停留在老建筑抑或停留在杜溪的画面上,总会体会到在表象之下涌动着的精神力量。

收藏

与杜溪始终是缘悭一面,他开始画京剧刀马人物消息是我们共同的朋友转告的。
在我看来,他画京剧刀马人物我不惊讶,因为有家学底子的人,通常会不可救药地爱上某一类型的“国粹”。
在多数情况下,我们的画家为了某种符号的凸显,而牺牲了艺术表述的准确。
换句话说,就是符号运用的不纯熟导致画面的生硬——这样的生硬感不仅仅作用于视觉。
杜溪转换了京剧这样的中国文化符号,并且画得如此轻松自如,实属难能可贵。
杜溪画的无论是老旧房子,还是“Q版”刀马人物,都有着以一贯之的审美价值取向。

收藏

无论是心理方面还是视觉方面,都需要相应的适应过程,才能够真正明白杜溪的意图。
“Q版”并不意味着杜溪要消解特定的文化形态,去迎合某种审美趣味。
这样的判断方式,往往会让我们失去解读作品的能力。

收藏

即使杜溪使用了当前的流行文化元素,也并不意味着他颠覆了以往的审美价值观。
杜溪的“Q版”刀马人物找到了艺术语汇的表述与受众接纳的最佳契合点。
缺乏广泛的并且是约定俗成的释读体系,过于个人化的艺术语汇往往导致画家的自言自语。
现当代绘画艺术在中国的特定语境中,并没有直面现实的勇气。
往往通过含沙射影、指桑骂槐的方式,来触及固有文化容纳的某种底线。
而容易引起西方文化关注的东西,往往又是带有政治意味的暧昧表达。
中国符号,抑或说中国政治符号是画家最乐于表现的东西。
这当然需要智慧。

收藏

有意思的是,“国粹”(不仅仅囿于京剧)具有更为强烈的中国符号的特征,却让画家们多少有点蚊子叮铁蛋,下不得口的感觉。
这并不是文化价值判断的问题,而是借用中国文化符号的途径问题。
我想,杜溪的“Q版”刀马人物的作品解决了途径问题。

收藏

20世纪80、90年代,我们一度认为自己需要的是经济的强大,而不是文化的强大。
凡是与经济相冲突的固有文化观念,被我们急不可耐地抛到了脑后。



收藏

由此造成的文化断层,已经横亘在进入新世纪的中国人面前。

收藏

即使我身边有很多杜溪平辈的年轻人,手机铃声用的是《夜深沉》的曲牌,聚会时可以有模有样地唱一段须生,但并不意味着京剧最终的命运会乐观一点。
杜溪的“Q版”刀马人物,从视觉上有着广泛的开放性,但在审美价值上,却有着明确的指向性。

收藏

也就是说,作为“新新人类”完全可以把杜溪的作品看成制作精美的漫画;而对京剧保有或多或少认识的人,又可以从中看出一脉相承的文化底蕴。

收藏

一张老旧的桌子,盆景般的景物,几个穿着戏装的“Q版”人物,演绎着中国历史中的一个个精彩瞬间。
杜溪以他对京剧情节以及人物的熟稔,这些东西表现起来可谓驾轻就熟。
而且作为一个年轻(在我看来是非常年轻)的画家而言,现代社会中的视觉语汇也是信手拈来。
或许有人会惊讶于桌子的寓意,这种安排给人以黑色幽默的感受。一个过于自我的人,无疑会感到某种不快。
如果上升到哲学的高度来审视人生,我们不就是在某个“桌面”上,在自觉和不自觉的当口,演绎着各自角色的“龙套”?
从这个角度而言,即使是现实主义的绘画也不能够改变历史的荒诞性。
而且,即使我们面对生活缺乏典型性,也并不意味着生活没有意义,起码我们可以看到杜溪的典型性的“Q版”刀马人物。

388
- 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一下给作者疯狂打call吧!
(推荐 + 收藏 + 关注作者)
+1 +1 +1

声明:站酷(ZCOOL)内网友所发表的所有内容及言论仅代表其本人,并不反映任何站酷(ZCOOL)之意见及观点。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20/04/07

收录收藏夹 查看更多
插画 30
插画 581
喜欢TA的作品吗?喜欢就快来夸夸TA吧!
夸夸

夸夸

添加表情
没有新消息
已收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