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作战计划(22/60)

57天前发布

原创作品 / 插画 / 插画习作
作品版权由饭茄想要回笼觉 解释, 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临摹作品,同人作品原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比较好奇于大家父母家人,会否了解熟知大家职业和工作内容。
我父母时时见我画画,会说我画“颜公仔”(客家话里面的卡通),他们不知设计做什么,只见我画画,会说这手上涂写怎么传入电脑,即便我也解释不清楚,我又不熟计算机。当年念大学,选的服装,他们说我读大学怎么会学车衣做裁缝,这些应归厂业流水线,他们想我从医,我自知没多少底气和余力,心智不在学业上。
是的,我父母大抵是你们父母的父母那一辈的人。自小我就没见过他们出差加班没时间管我,相反,在占用我很长记忆容量,是每日下午两桌麻将。父亲在家打,母亲邻居一个吆喝,阿群阿群,她甩手家务去赴战,随手给我五毛零花。父母现今也最常讲,你能吃饱穿暖就好,无需荣华富贵,飞黄腾达。
上月月初,母亲手术,胃癌早期,切剩三分之一。手术当天从早上九点至下午五点,麻药醒来,只会喊疼。一直想自己印一出画集,给他们看看我会做些什么,饿不死自己,赶在他们还能看到。上一回返乡,翻了一摞旧相册。过去父亲五十出头的着装,自上而下,我都想买,未曾细看他如此会穿,那是二十五年前装扮。籍由自己书写故事,和父母讲讲,过去没有照面讲的话。

舅妈总说,抱回来的时候,我只有2.8斤。一只猫同大。以前总觉得养不活,你看现在都长大了。身世故事,讲过很多,自己也渐次不介怀。故事如技艺,多不压身。生母怀我至七个月,他们的父亲不愿他们一起,生母随父母到县城医院做引产。当时昏过去,并不息我是否存世。我知道她不会心想我不在,毕竟我美得不行。(大白眼哈哈哈哈哈)随后听说他们私奔到深圳。然后被现在的表哥捡到,他在医院做医生。随后问我现在父母要不要,开始父亲还犹豫,舅舅便说你不养我养。头两岁住在舅舅,他带我。他总爱说要生一个篝火哄我睡觉,半夜还是不睡,被他打屁股。他是一个小学校长,到现在八旬还一天一包香烟。舅妈会说我爸不敢来看我,毕竟超生很多,然后他总绕很远的路来看我,故作散步,实则怕人碰巧看到。

经历一次严重肺炎,乡里裹脚医生说他不敢治得送县城。母亲告诉我,当晚县城医生说,熬不过今晚,估计就没了。说我当时很能吃,大吃大喝,高烧退了,才没事。隔壁床,一位妇女也带着孩子在看病住院,最后他竟然是我小学同学。镇上一个班,他母亲来接他,遇到我母亲,总说当时我们一个病房。我家以前有一只黑色土狗,和三花土猫。我只记得黑狗,皮毛乌黑发亮,毛色与现在黑色拉布拉多犬无异。它很爱出去玩,身上沾满草球,我爱帮它摘。在某年短夏的一个下午,它出去便没有再回来,父亲说,估计是误食老鼠药,回不来了。14年底15年初,在北京两个月,当时认识一个六十多的孤寡老头,他讲话很犀利,他听了我叙事,说我,你是活一天赚一天,你本来不应该存在。醍醐灌顶。我挺羡慕能在北京工作生活,我不敢去,当时机场到公主坟的大巴上,听到北京的学生一直在聊自己刚参加完国际交流会还是什么地方的交换生。我一个小地方来的人听了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觉得北京随便抓一个人出来都是这样的。我这辈子第一场雪是在北京看的,当时我第二天飞机回南方,头一天是生日,起床出门看到下雪。最后要走的时候下的。窸窸窣窣。

家斜后方的人家,院里有棵杨桃。只要一开出粉色花蔟,远远看了就想摘。自己太矮够不着,会喊来别的小伙伴,他敢踩叠起凳子,探下一两把杨桃花。当时他探完以后,拿着花逃跑了,没有分给我。哭着回家,母亲出来给我重摘,但是我要的并不是花,只是那时的委屈感,无处依傍。小孩子之间的事,仅是小孩子之间的事。

广东最常喝的酸奶饮料,不是益力多,是一款叫津威的乳酸菌饮料。那时母亲哄我,一天下午只能喝一瓶,不然会蛀牙。将信将疑,反正也讨不来第二瓶。我有个深圳上班的表哥,他的女儿比我小半年。有一次他们返乡,估计是我第一次见她。看我手里还没打开的津威,竟然抢了起来,我记得我当时用力拽着,谁也没松手。

以前屋子这片地,是大部队的猪圈。后来分配给大家盖房子,所以门前有一个大水塘。水塘边是龙眼荔枝,还有一条条简易石凳。到过年最爱的事情,就是打冲天炮。随地挪来两三砖头,就可以玩上一天。每次点香,都要捂着耳朵,然后一只手抓不稳,摇摇晃晃。

冰棒有一种五毛钱单支,有一种五毛钱两支能分着吃,一边牛奶味,一边咖啡味。很讨厌买那种能分的。口味很诡异。以前我姐总爱给我买能分的,我很讨厌吃。我还是喜欢五毛钱一根的绿豆冰棒。

645
- 4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9/11/26

六十作战计划(22/60)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