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跟我说:“你的作品主题是闹心。”让我哭笑不得,给人增添无谓的烦恼真是罪大恶极。
老实说,我觉得面对亲密的朋友,和贴近的爱人,有些东西是无法和盘托出的,跟陌生人提起反而没有顾虑。
如果真有所谓主题的话,那大概是“遗憾”,遗憾那些没做到的事,没得到的爱,没去到的地方,没成为的人。

人是难以持久愉悦的,即使手里握有幸福,不久便开始厌倦。然后继续出发找寻,再次被瞬间燃烧的火花吸引,一边捡拾,一边丢弃。但还是想要为谁停留吧?从某句试探的对白中获得笃定,在某个短暂的拥抱里找到不朽。

友谊并非恒定不变,它伴随人们的生活而流动,来到某地认识新的朋友,离开时再挥手告别。而更让人遗憾的,是出于某些难以启齿的原因,曾经亲密的伙伴慢慢疏远。虽然再无关联,感谢那些漫长无聊的日子有你陪伴。

收敛情绪,上司的指责不去辩解,满腹质疑,情人的谎言不想拆穿。为了满足旁人的期待,我们渐渐习惯隐藏真实的想法,披上一件件得体的外衣,学着扮演好各种角色,一不小心就忘掉了本来的自己。

外公走的时候,我正在大学返校的路上,外婆在床上躺了三年,然后也静悄悄地走了。现在我很少想起他们,却能记得那些父母有事的傍晚,总有个地方让我不会饿着肚子。所有日子都是这样一去不复返,假如心里还有算是愿望的东西,就让时间过得再慢些吧。

不知不觉,时间溜走一半,想要实现的目标,似乎依然遥远。总在忙碌之后,忽然迎来一阵空虚,发现今天只是重复的昨天,这感觉让人厌倦。并非害怕贫穷与衰老,总把离开挂在嘴边,是因为不喜欢原地踏步的样子吧?

我和母亲很少联系,大概因为我们都不善于表露感情。但小时候,我却偶尔陷入一种荒唐的情绪,脑子里毫无征兆地冒出一个念头:“妈妈不会长命百岁,总有一天她要离开。”想着想着就趴在床上大哭起来。长大后我开始讨厌家乡,就这样头也不回地去了外地读书,工作,不再跟父母有太多交集,也不再为那些想不明白的问题多愁善感。当种子去往远方生根发芽,是否还记得自己从哪里出发?

朋友的婚礼,亲戚的聚餐,隔壁邻居的嘘寒问暖,在这些理应温馨的场合,尽管他一向努力配合,却仍感到格格不入。随着对话的进展,他开始觉得脚下空空荡荡,身体离人群越来越远,仿佛被一双不知从何而来的大手,毫不费力地挂在了墙上。

在自己的岗位上,她一直尽心尽力,工作待遇不错,能给她相对体面的生活,这也是她继续下去的唯一理由。但她心里明白,自己随时能被替换掉,无论是谁取代她的位置,系统依然照常运转。她有时想要头也不回地离开,却又觉得一切工作都大同小异。或许只是运气不好吧,因为幸运有时就像一朵向日葵,它们只是本能地追逐着心里的太阳。

在学生时代,我们都有过喜欢的人吧?因为很多原因,对方甚至没有察觉这份感情。然后匆匆毕业,各奔东西,各自投入火热的生活。都说时间淡化一切,可梦里过于真实的拥抱,偏偏那么温暖。所以你永远不会知道,那些没有发送的留言,都是我说不出口的想念。

4432
- 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声明:站酷(ZCOOL)内网友所发表的所有内容及言论仅代表其本人,并不反映任何站酷(ZCOOL)之意见及观点。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9/08/20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