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它有时是匮乏的,隐秘的,不匹配的;有时是自以为的,会蒸发的,败给金钱的;而更珍贵的则是初次的,无我的,永恒的。

它是爱,拥有一千张面孔。

孤独感向他袭来,狭小的房间再次被虚无填满,他重复着一句句“你好”,像落难的水手持续发出求救信号,却无人愿意将其打捞上岸。我们谈论爱的美好,却羞于承认爱也是匮乏,是挑拣,是不平衡的配置,是受煎熬的心。爱是午夜的病。

有些人过早地了解自己,但又不想给任何人带来麻烦,于是知趣地学会隐藏,试图融入大流,只有在无人的时候,才敢表露真实的样子。他们知道自己是谁,既不感觉骄傲,也不自卑,只是生来如此。即使不被阳光祝福,请用黑暗保管心中磊落。

他们礼貌地聊着月收入,迂回地套问购房计划,体面地交换父母背景,谈话氛围如此亲切,终于换来彼此默契地下落不明。谁能知道,浏览多少友好的眼神,经历几轮陌生的战场,才能找到那个人,把眉毛细数。

多年以后,他的父亲当然不会承认,曾经极力阻拦过他学画画。面对质问,要么说:“谁知道你以后能不能画出个名堂?”要么说:“你自己当时也没有很坚决嘛。”是啊,事情过去这么久,只有不合时宜的人才耿耿于怀。人的不快乐,大多因为恨遮住了爱的眼睛,或是爱长成了恨的模样。

由于从小对父母关系的耳濡目染,他逐渐失去组建自己家庭的信心。有些人或许并不适合朝夕相处,但又不假思索地贸然投身此列,结果无非勉强着把不安的基因延续下去。人们苦心建造爱的空壳,却想念着遥远而自由的呼吸,像落水的鸟,像上岸的鱼。

她喜欢家具店里整齐摆放的玻璃杯,喜欢贴合皮肤的柔软被套,喜欢洁白光滑的厨房瓷砖,喜欢成套出现的木质桌椅。眼前井井有条的一切,能让她暂时忘掉自己乏味拥挤的房间。蓬莱幻境近在眼前远在天边,家的美梦还要多少汗水兑现?

“2001年9月27日,星期四,阴转小雨。上周你送给我那幅漫画像,把我画得有点胖,不过我很爱惜地把它夹在了本子里。想来想去决定送你一块手表,这样当你低头的时候,你就知道我在想你,我们共有这同一分钟。”

你有没有认真灌溉过一朵花?默默等待一片叶子的舒展,静静观赏一张笑脸的绽放,投入地做一件事,专注地对一个人。然后一株小树长成绿荫,你看到爱的人在下面散步歇息。城市没有你的庄园,用心耕种的每寸土地,却都如牧场般辽阔。

什么时候开始,生活成为艰难的事?智慧,勇气,信任,尊严,一个个词显得陌生又奢侈。我们在时代里辗转沉浮,当星星逐渐黯淡,变得不值一提,那些夜空里美丽的名字,请不要丢弃。

3950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8/10/08

相关作品 收录收藏夹 TA的主页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