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两个人的旅行画记-伊朗

22天前发布

原创作品 / 插画 / 插画习作
作品版权由莫矜 解释, 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临摹作品,同人作品原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四年前我们结婚时,用一本名叫《一人一半》的画册代替了结婚相册。
画册中的那个环游世界的梦想还在继续,我们自由行的脚步走过了伊朗、斯里兰卡、秘鲁、玻利维亚还有以色列,直到去年宝宝出生,才稍稍停歇了一下。

这里是我们的伊朗系列。
画稿攒了许多,却一直没能集合成册,姑且这样给你们看吧。我在每张图后面附上一小段文字,分享旅行中的见闻和一点那时的感触。


去伊朗旅行完全是一时冲动的决定。在买下机票之后发现伊朗签证难办,语言不灵,又想到这是我俩的第一次出国自由行,心里顿时没了底。
在国内听到有关伊朗的信息大多不是什么好事情——记忆中的两伊战争啦,伊朗核问题啦……哎呀呀,越想越觉得害怕。可是掏出去10000多打折机票已经不给退啦!!而且因为封锁,住宿网站统统看不到伊朗的信息。我们连一天的住宿都没能提前定下,包括第一天夜晚到达的德黑兰……

德黑兰。

然天无绝人之路。我们一个在伊朗驻外的学长热情地包办了接机和我们第一天的食宿,还带我们办了当地sim卡,第二天把我们送上去往下一个城市的大巴。
“烤爸爸”(Kebab)就是烤肉串的意思。铁签子上丧心病狂地穿着一块块油滋滋的大羊排,要搭配着烤西红柿、柠檬和大饼同食。一餐饭了解了伊朗人的食量,我们之后都是两人合点一份餐,以免浪费。
由于经济制裁,这家店当地有名的高级餐厅也不过人均70元消费……

德黑兰-卡尚。

我们特意坐通宵巴士去往卡尚,这样既节约了行程时间,又省下一晚的住宿费。
伊朗虽然闭塞,但旅游设施完善。出产的石油使得城际大巴的票价非常便宜。青旅大多有专人帮忙订车票,街上也很容易找到售票点——即使售票点的人不懂英语也没有关系,只需要在游客中心拜托工作人员把我们的需求用波斯语写成小字条,递给售票员就好。这样一来,出行中的语言问题似乎也就不是问题。

好心的伊朗乘客纷纷指点我们坐到宽敞舒适的第一排。大巴还提供餐饮。主食是伊朗最常见的藏红花米饭,饮料有时会是伊朗特色酸奶——一种配有酸黄瓜丁的咸味黑暗饮品——酸奶的基调、浓郁的酸黄瓜前调、咸盐的中调让人从舌尖抖到头发梢。

德黑兰-卡尚(夜班大巴)。
大巴在漆黑的夜幕下飞驰,繁星如钻石般闪耀,偶尔掠过身边的清真寺灯火通明。车厢中此起彼伏的是旅客们沉重的鼾声。那是我们第一次深入当地人的生活片段,奇妙的感觉让我不舍得闭眼,仿佛正做着一千零一夜的梦。

卡尚。

塔巴塔巴依庭院是有名的古波斯豪宅。也许是因为它和乔家大院遥遥相望又有丝路相连,中国游客都戏称它为“塔家大院”。
比起奢华的清真寺,塔家大院的美是内敛的。没有绚丽的马赛克拼花,通体牙白的建筑被夕阳映成金黄,精致繁复和雕花满布外墙,拱与柱的四壁环抱着一方清池。

卡尚。

对我们来讲,旅社不仅仅是个歇脚睡觉的地方。也许是被波斯人的外向性格感染,这里的游客们也都更愿意敞开心扉。后来我们又走过很多地方,却也再难有个地方能像这里一样容易交到朋友。
青旅中聚集着来至世界各地的行者。晚饭后随便找人攀谈几句,往往就会结识一个可爱的人,得知一段有趣的故事。了解不一样的文化,听闻另一种人生,旅行中一半以上的乐趣都在于此了。

卡尚。

这家Ehsan guest house并不要求旅客带好头巾,这可是旅途中难得的能让头发出来透气的机会。
伊朗的青旅大多是传统庭园改成的。院子中央有一方浅浅的蓝色水池,池边是满园的花草。我们盘腿坐在石榴树下的波斯大塌上,清亮的池水将阳光映照在脸上,是一种身处异乡的岁月静好。

当地的新潮年轻人们在夜里也愿意来这里,抽上一会儿水烟,喝几杯奶茶。有个姑娘摘下头巾,才发现原来黑布下藏着的是一头哥特系酷酷的短发。

卡尚。

青旅的早餐都是当地最常见最朴实的餐食自助,虽不精致,但却格外的丰盛。咖啡、红茶、牛奶、煎鸡蛋、煮鸡蛋、橘子、西红柿、黄瓜、奶酪、黄油、蜂蜜、面包、还有各种款式的大饼,也许每个形状的大饼也有他们自己不同的名字吧。我们几乎每天都吃到肚歪才出门。

卡尚。

伊朗人最爱去茶馆。在那里喝茶、聊天、吃饭、抽水烟是他们生活中不能少的项目。
我们上午在大巴扎中逛着逛着,不知觉间店面一家家都关了门,客人们也纷纷消失,才想起原来他们中午要歇业。巴扎大门上了锁,无奈的闲逛中意外寻到这家茶馆——布局挺怪,大门开在半地下,厅中一个很大的八角形凹陷贴满瓷砖,茶座都在四周高台上,一个个大靠垫放在地毯上,大家靠墙席地而坐。
老板说着蹩脚的英语跟我们炫耀:我们这儿一天可得工作8个小时呢!中午不休息的!从我高爷爷那时候起我们就这样——只是那时候我们这还是个浴室。

听老板推荐点了一道“配了蔬菜的煮羊肉”。汤里有些土豆和肉,上菜时还配了个大铁杵。老板主动来演示吃法,拿起铁杵一顿怼,怼成了土豆羊肉泥,然后绅士的比了一个“请”的手势。我用汤勺舀了一口,一股腥味涌上喉头——居然是白煮羊腰(可能放了点藏红花调色和一点盐)。骚腻的味道充满口腔,可是老板还站在我身边满怀欣喜地期待我的赞美。只要强行咽下,面带维笑地夸了一句delicious,之后狂喝两口红茶顺了下去。


奥比扬耐村。

这个卡尚郊外的古老村庄由于地处偏远保留着与其他地方不同的风俗。
年轻人外出讨生活,留下了老人——老人们的步子慢,这里的时间也就一起慢了下来。绿树影下红土墙,斑驳的木门还是几十年前的模样。路上胖胖的老奶奶穿戴着花布头巾和花衣裳,仿佛是伊朗的世外桃源,并不知世上已换了时装。

奥比扬耐村。

迎面走来的老伯牵着驴车,铃铛作响,驮包里熟透的杏子装得满满,见我们不是村里人,想与我们说说话却奈何语言不通,便塞给我们满满一把熟透的杏子。
夕阳从树叶的缝隙穿过,洒在土墙上。古旧又温暖,都是岁月的味道。

2967
1 2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8/08/27

相关作品 收录收藏夹 TA的主页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