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何文通每日一画】七天第四十六辑

27天前发布

原创作品 / 插画 / 其他插画
作品版权由何文通 解释, 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临摹作品,同人作品原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文章略有删减
字数太多发不出来
要看原文进站酷我的主页
大家多交流
留言说出您对我的画看法和指点

《镜中鱼》
霍金去世以后,我又拿出早几年他写的《大设计》翻了起来,其中关于何谓实在一章,现在读起来又感触颇深,里面这样描述:
“几年前,意大利蒙札市议会禁止宠物的主人把金鱼养在弯曲的鱼缸里。提案的负责人解释此提案的部分理由是,因为金鱼向外凝视时会得到实在的歪曲景色,将金鱼养在弯曲的缸里是残酷的。然而,我们何以得知我们拥有真正的没被歪曲的实在图像?难道我们自己不也可能处于某个大鱼缸之内,一个巨大的透镜扭曲我们的美景?金鱼的实在的图像和我们的不同,然而我们能肯定它比我们的更不真实吗?”由此这一条条我们信以为真的科学定理,也许只是按照我们的“弯曲视角”定义的,我们真的能认识宇宙吗?


《镜中鱼》

或许是
天空不再沉默
灵魂索要属于他的颜色
我看到了自己
是另一幅模样
收拾行装
却不知道身在何方
这个世界开始变的可笑
每个人拖着梦的尾巴
眼角撕开一个口子
淌着对未来的恐慌

《爱的小船》
青春期的时候,和父母吵架,可能有不少孩子会向父母歇斯底里的叫喊:“你们不把我生出来,我就不会受这份罪了,都是你们的错。”这成了孩子在家里作威作福的正当理由之一。

我的高中同学,母亲因病去世,走前把她叫到身边,说出一个惊天秘密,她并非亲生,是从福利院领养的,母亲详细讲述着经过,她却早已泪流满面,母亲之后说的话一句也听不清了,她说一夜之间自己忽然长大了,是啊,当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走在一起,你能安全栖身在本属于这对陌生人的世界里,一定是感受到“爱之花”散发着芬芳,也许现在养你的人并非是生母,但又有什么关系呢?把爱的种子播撒下去,生生不息,这就够了

《文化懦夫》
昨天参加表妹的生日聚会,吃喝告一段落坐下聊天,我在看电视,隐约听到她们在谈论一个女生,如何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我赶紧搭上话茬:“这不是绿茶婊吗?”她们听后笑出声来,表妹略带埋冤的说:“哥,这种人是白莲花”,我正琢磨着什么意思,她们早就换了话题,什么小奶狗、杠精、猪猪女孩......完全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原来我说的词儿早就过时了。

哲学家维特根斯坦说过:“语言的界限,就是思想的界限”。这些网络热词,粗鄙、肤浅、低幼,毫无生命力,犹如精神鸦片,不断蚕食着瘾君子们网络词汇,新陈代谢速度之快,波及范围之广,始作俑者,是一群精神空虚又急于想被认同的人,他们说着彼此才能听懂的“黑话”,寻求久违的存在感,只要被接纳,不论身处何种境地,我称之为“文化懦夫”。语言是思想的外衣,思想是语言的灵魂,如果我们读的每一本书,看的每一个播报,结尾都附上一句:“老铁,扣一波666”,那么,这个时代终将被未来遗忘

《白莲花》

最后一片花瓣坠落
一定会在湖面激起一波涟漪
这事,我昨天就知道
或者是前天

死一般的沉寂
这一刻,我看到时光倒流的孩子
又塞回母亲的子宫
一切从未发生
不要问枯萎的莲蓬
她或许明天才会知道

《忙成好人》
年前看到朋友圈的新年计划,几乎人人都打了鸡血一般,一年要读一百本书、减肥二十斤、每天锻炼等等,现在有多少人继续这些计划呢,不得不说年初才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到下一个年初,又能做回“最好的自己”,不禁感慨“时间都去哪了”。

也许是我身边都是成家立业的朋友居多,这些年也见证了不少“浪子回头”,成为有责任心的好丈夫好爸爸的故事,他们把时间分给了父母、孩子、爱人、糊口的工作,唯独忘了留给自己,日子久了,时间会颁给你一张“好人卡”,表彰他们的健忘,年底回顾似乎一年都很忙,似乎一年什么都没做,忙着遵守规则,忙着赢得美誉,忙着把自己搞得太像好人一样。

忙碌使我们心安理得,却无法帮我们对抗平庸


《逃避时间》

鸟儿降生在树洞
她的头顶
有一汪湖水
在黎明时候
会分给迷途的人
小溪从脚下流过
你会看到水中的自己
和倒映着鸟儿的尸体

你的泪水
或许把她唤醒

《独眼聋》
人长两只眼,一直以来,我都认为眼睛是对焦成像用的,在北京生活久了,慢慢才发现,北京人的眼睛,一只用来看真的东西,另一只眼用来看认为是真的东西,但绝大多数人更愿意自己是“独眼聋”,还逼迫自己尽早丧失那只能看见真东西眼睛的视力。

昨天,路过一家名气颇大的翡翠店,进去后闲逛到一个柜台,里面端放着一只翠绿翠绿的手镯,精致的托盘上赫然镌刻着两行字“镇店之宝,售价2000万”,我当时大为震惊,一只两三方寸的石块,竟然如此昂贵,自古及今,细数这样的“宝贝”,多如牛毛,层出不穷,众人更是趋之若鹜,怪不得哲学家尼采要站出来高呼:要重估一切价值。现存的价值都使人无法成为真正的自己,人们看这块石头有价值,它就成了“宝贝”,人们看到这个“宝贝”没有价值,它就成了石头,人们所拥有的幸福,取决于我们更愿意用哪只眼睛看这个世界。

《左眼》

夜深了
月亮占了她的床
我张开手臂迎她入怀
她却跳进了我的左眼框
睡吧,他们都太累了

《杠精》
"抬杠"一词,已经逐渐成为网络生活里的亚文化,而“杠精”更是成为这个亚文化群体里的风向标,他们所到之处必会“生灵涂炭,寸草不生”,只有深陷泥潭才能感受这股洪荒之力。

前不久,老婆过生日,买蛋糕时故意要了一支16岁的蜡烛,为了我们之间多点幽默,也为了青春永驻的美好;生日开始后,我把许愿照和祝福语“希望老婆永远16岁”,一同发到朋友圈,留言区顿时炸了锅,“那永远当不成你老婆”“你俩不可能在一起”“未成年构成犯罪”......这些留言我俩看了哭笑不得,也有平常我发什么,他们一定要怼两句才舒服的常客。

这些看似有道理的回复,真是怼到你哑口无言,无力反驳,说到底还是逻辑训练的缺失,“杠精们”根本不在乎说话人的语境和当时的状态,想当然的断章取义,只为了反驳而反驳,寻找存在感,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至少证明我比你高瞻远瞩,如果有一天“杠精”的女儿怼他说:“爸爸,我想学跳舞!”“你咋不学跳六呢?”,这种杠不止坑害的是自己。


《晨雾》

我要走了
离开孕育着光的夜
背包里的窸窸窣窣
吵不醒袖口里的百合花
你会在哪里等我
一条没有路的路
还是没有夜的夜
我寄希望时间交给时间
最后留下的
只是没有你的我

《匠人精神》
一篇文章《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急功近利的恐慌出现的越发持久和频繁,似乎现金的回报率才是正确做事的选择。

有数据显示,日本的百年企业有两万多家,而中国的百年企业却不足两百家,中国人很聪明,特别会见机行事,又特别怕错失良机,怎能忍受做一件不赚钱的工作,这正是现代人共同深陷的泥潭:身份焦虑。如今,央视主持人辞职后成了ceo,草根创业更是屡见不鲜,“铁饭碗”“一亩三分地”“匠人精神”早已不能困住欲望膨胀的灵魂,在这个汹涌的机会浪潮中,如果你仍然穷,那一定是你不够努力、不够有胆识、不够有敏锐的眼光.....在社会意义上,你已经死了,因为你是一个失败者。

复兴匠人精神,是缓解身份焦虑的良方,一生很短,也许只能做好一件事,想起《庄子》里写着:“子祀问身患残疾的子舆,你讨厌现在的自己吗,子舆答,不会,如果上天逐渐把我的左臂变成公鸡,我便用它报晓;逐渐把我的右臂变成弹弓,我便用它来打斑鸠吃。”造物主是公平的,一生很长,足够做好一件事。

《影》

我变成了公鸡
只在午夜打鸣
叫醒即将入睡的人
扮成你的模样
出现在你的梦里
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不说也没有关系
每个人都知道你的心思
全部的
你已经演过10950遍了

825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8/05/25

相关作品 收录收藏夹 TA的主页
Hello PM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