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四年前我们结婚时,用一本名叫《一人一半》的画册代替了结婚相册。
画册中的那个环游世界的梦想还在继续,我们自由行的脚步走过了伊朗、斯里兰卡、秘鲁、玻利维亚还有以色列,直到去年宝宝出生,才稍稍停歇了一下。

这里是我们的南美系列。
画稿攒了许多,却一直没能集合成册,姑且这样给你们看吧。我在每张图后面附上一小段文字,分享旅行中的见闻和一点那时的感触。特约文字编辑是老婆大人 @青屋子


去南美的行程最初并不顺利,出发便碰上飞机晚点,转机碰上达拉斯的暴雨,机票一路改签改签再改签,最后到手十几张机票,还在迈阿密机场滞留一宿,解锁了背包客睡机场的技能包。辗转抵达利马,双腿肿胀地迈下飞机,又发现一个行李不知流落何方……

秘鲁-利马。

利马入夜以后大约是十分不安全的,打从我们走过青旅的前台要开门出去,就不断收到来自青旅老板、路边警察、饭馆老板娘等人关切的询(quan)问(zu)。所以只在富人社区附近灯火通明的大街溜达了一会儿,路过一家精致的咖啡馆灯火通亮,里面站着保镖预留着雅座,也许是哪位霸道总裁的约会吧。

秘鲁-利马。

利马海滨悬崖绝壁,直面太平洋,没有峡湾,没有沙滩,没有岛屿,太平洋上海雾升腾,高楼也被隐没。停落在电线杆上信天翁张开翅膀好似巨鹏。大海凶猛嘶吼,听着,心情畅快了很多。

秘鲁-利马。

太平洋上上波涛翻滚,一条条的白线接连向岸上涌来,载着驯服它的冲浪人。

秘鲁-库斯科。

坐落于安第斯山脉上的高原之城库斯科,是曾经辉煌的印加帝国之都,是十六世纪西班牙征服者的重镇,也是当今旅行者的朝圣之所。 身着传统服饰的妇女打扮得像个圆锥,兜售着羊驼毛编织成的披肩围巾。巴洛克风格的教堂高高耸立,里面传来唱诗的声音。上个世纪的老甲壳虫车在石板路上突突作响,艰难地爬着陡坡。远离故土的背包客在街巷中满头大汗,磕磕巴巴地问着一家难找的旅社。身穿褐色校服孩子们一路小跑地赶去上学。擦鞋匠们蹲在路边,望眼欲穿着下一单生意…… 历史的每一次变迁都没能将它毁灭,而只是留下了深深地痕迹,这些痕迹叠在一起,把它塑造成了今天的模样。

秘鲁-库斯科 。

我们的旅社在武器广场旁的小街巷里。厚厚的木板门后面是西班牙式的庭院—廊柱环绕爬满花草。那天下起小雨,我们靠在廊下的懒人沙发上,手捧一杯古柯茶,身边便是满簇鲜花。有人在廊下悠悠地弹起尤克里里,轻松的小调略略缓解了我们的高原反应。

秘鲁-库斯科。

坐在青旅里吃早餐,门窗外西班牙风格的街巷被映的通亮——不用出门,我们就已经在旅行了。

秘鲁-库斯科。

早上还晴空万里,傍晚一片乌云飘来,就飘起了雨。转着转着,我们就迷路在这雨里……

秘鲁-库斯科。

入夜了,山城中点起灯火,天空中亮起繁星。

秘鲁-圣谷。

巨大的龙舌兰生长在延伸无尽的路边,山峦上泼洒的是各种各样的绿。 偶尔有三两点褐色,那是在吃草的羊驼~

秘鲁-欧雁台。

印加人把巨大的石块打磨规整,雕凿出榫卯拼在一起,石墙严丝合缝,刀插不进

5063
1 2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8/06/26

相关作品 收录收藏夹 TA的主页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