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那些不常提起的时刻,才是我啊。

我接受全部的自己。

有人因为爱情来到一座城市,又因为温饱而放弃,人们挖空心思寻找着存在于此的意义,大多却只是出于习惯,索性就留了下来。每当夜幕中川流不息的灯火亮起,总有人正独自收拾行李离开。我们旁观一座城市的伟大,却可能永远不会真正属于它。

在人群里,在聚会中,她总感觉置身事外,只有独处时,创作给了她内心真正的养分。她喜欢诗,但也谈不上热爱,她只是享受那种抽离现实的松动感。仿佛钥匙终于握在了自己手里,而她并不急于去打开某扇藏有谜底的大门。

她在梵蒂冈的教堂欣赏壮丽的天顶画,在佛罗伦萨的塔顶浏览城市古老的风景,在威尼斯的人群里驻足迷人的叹息桥,但都不及某天日落在骤降的气温里撞进一家中餐厅,喝到的那碗热腾腾的西红柿鸡蛋汤让人难忘。她很少想家,她想要走得更远,但当肠胃开始替代大脑思考时,她明白了自己从哪里来。

在本该开心的场合,她越来越难感到快乐。不想被人发现平庸的样子,所以只要看起来过得不错就够了吧?只要拥有赞美就能愉快生活下去吧?真正的幸福,大概本来就不存在吧?

除了上班时间,他尽量避免与人相处。虽然也有不算讨厌的同事和偶尔闲聊的朋友
,但其实跟任何人都没有实质的交集。他像被真空包装隔离起来的无菌体,躲避细菌似的远离一切麻烦,依靠距离和空间才得以生存。不再渴望彼此理解,只要互不相厌就已够幸运。

他有时会非常在意某些根本不重要的细节,显示器一定要对准视线正中央,左右鞋带务必扎得一样紧,变灯前到不了马路对面就会倒霉一整天……这类无聊的琐事常常搞得他心力交瘁,但又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我们渴望安定,却总是被不安全感的漩涡包围,然后轻易地沦为了自己的手下败将。

或早或晚,人总要离开天真的梦想,那些赤脚在田野里奔走的日子,后来都成了饭桌上不好意思开口的话题。我们不再关心蝴蝶和高山,我们慢慢变老,慢慢体会谎言和恶意,终于成为满身铠甲的大人。有一天当你发现世界真实的样子,但愿你还记得,那个能看见星星的自己。

他们吃饭散步睡觉,然后逛街购物看电影,不但体谅对方,还能互相鼓励,害怕拖累彼此,努力争取上进。他们很有默契,甚至太过熟悉,火花燃尽换来柴米油盐,枕边亲人何时重生爱意?

下班后她会绕道去附近的商场吃饭,那里明亮宽敞,仿佛能包容她的乏味冷漠。曾以为世界很大,慢慢发现每座城市其实并无多少不同,于是她不再寻找什么天空海阔,甘愿追逐一厅两房。当我们忙着捡起六便士忘了月亮,是否还能闻到草地的芬芳?

4468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7/12/19

相关作品 收录收藏夹 TA的主页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