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读者·校园版》2017年插画合集

345天前发布

原创作品 / 插画 / 商业插画
作品版权由狐狸狐狸鱼 解释, 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临摹作品,同人作品原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时间过的好快,不知不觉已经给《读者·校园版》供稿一整年了。
我一直不太接儿童类的插画稿子,大概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可爱的人,画那种偏可爱清新校园风格让我感到很困难,也很痛苦。刚开始收到《读者·校园版》的约稿时我挺忐忑的,不知道会不会都是这类让我难以下手的文章。
实际上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校园版面对的读者大部分是初、高中生,这类人群已经进入青春期,开始慢慢摆脱稚气,形成自己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所以编辑的选稿的题材是十分丰富的,并不囿于校园里的青春故事,亦不乏许多哲思类、科普类和趣味性的文章,小而精的插画是与文字相得益彰的。不必画的太幼稚,同时也可以锻炼画者的思维,将文章的主旨简练而准确地用图画表达出来,有文章的支撑,这些简单的小插图也不会陷入一个单调枯燥的境地,这样的图文转化游戏,让我感到十分有意思,间或读到一些校园故事,联想起曾经的少年时光,不觉莞尔。
限于篇幅,对文章只做部分节选,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移步个人订阅号“狐狸狐狸鱼”查阅~

“像是遇到不知道读音的字,或是在报纸上看到不懂的字词,“‘视为有效利息之债务清偿’,那是什么意思?”,我便会一一记下问题,把小纸条放进那个叫作“不明所以”的盒中。
然后,一个月大约一次,等工作告一段落时,再定定心心地把盒子打开。如果一天一张,一个月大约也有三十张左右,数量很可观。
不必用到潘多拉的盒子,通过“不知道”的盒子便可明了自己哪些事不清楚,什么是自己不擅长的领域。”
——《“不知道”的箱子》
【日】松浦弥太郎,张富玲译

“我们无论是对自己的判断,还是对事物的认知,都习惯性地去别人那里找根据。而我们如此信赖的外界参考,其实是靠不住的。人很多的恐惧与心理障碍,都是自己给自己的,亦或是早年间被别人在脑海里围起来的篱笆。
一方面,你经历得越多,知道得越多,就有可能发现:很多自己以前觉得是问题的地方,其实都不是问题。
而另一方面,可能这世界上从来就不存在什么篱笆,在终极结论浮出水面之前,脚下的阻拦仅仅是一排娇弱的花。”
——《小时候的许多问题,长大后都不是》韩大爷的杂货铺

“我们做事之所以常常半途而废,往往不是因为困难太多、阻力太大,而是因为我们觉得成功距离自己太远。换言之,我们不是因为放弃而失败,而是因为倦怠而失败。
走一步看一步,没有人能把自己未来的路看得一清二楚、明明白白,几乎每个人都在不断地碰壁,然后渐渐地清晰自己人生的方向和未来要走的路。”
——《别让自己看得太远》李愚

“我的第一个吻从此以后,就具象化了。我的灵魂从此就有所依傍了。
如果要写一个人的纪传体通史,那个下午,绝对是里程碑的一刻。对我来说,意义实在是太重大了。
多年以后,同学聚会,她已嫁作人妇,成了漂亮的妈妈,我看到她,又想起了那对蝴蝶的翅膀。我突然想,我忘了对她道声谢谢。谢谢她给了我意义,给了我启蒙,给了我一个少年所能想象到的最美好的一切。
那个下午,她给我炒了三个菜。个失败了,另一个勉强能吃,但已经分辨不出来究竟是什么食材。但我还是吃的风生水起。下午六点,她爸妈就要回家了,我们依依不舍地告别。她送我到楼下,我偷偷捏了她的小拇指,像是要把一个秘密按进她手心里。她用很小的力量回应我。我走出去,回头跟她挥手。
她站在夕阳底下,像一朵花。”
——《初吻就像给你的灵魂盖个戳》宋小君

“我的童年有一段时间扮演着孩子王的角色。
所谓的“孩子王”,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带头冲锋陷阵的本事,大家不敢做的事,你咬着牙也得做;大家敢做的事,你则要做得比别人好。还有,千万不可随便掉眼泪,即便受伤快痛晕过去了,那眼泪也要往肚里吞,唯一能往外流的体液是血,鼻涕眼泪尿液都属禁止之列。”
——《孩子王》朱天衣

“柳生独自跑到一荒山去见当时最 负盛名的剑手宫本武藏, 发 誓要成为一名伟大的剑手。
拜见了宫本武藏, 柳生 热切地问道:“假如我努力学 习, 需要多少年才能成为一 流的剑手?”
武藏说: “你全部的余年!”
“我不能等那么久,” 柳 生更急切地说,“只要你肯教 我, 我愿意下任何苦功去达 到目的, 甚至当你的仆人跟 随你, 那需要多久的时间?”
“那,也许需要十年。” 宫本武藏说。
柳生更着急了:“呀! 家 父年事已高, 我要他生前就

看见我成为一流的剑手, 十 年太久了, 如果我加倍努力 学习, 需时多久?”
“嗯,那也许要三十 年。” 武藏缓缓地说。
柳生急得都要哭出来了, 说:“如果我不惜任何苦功, 夜以继日地练剑, 需要多久 的时间?”
“嗯,那可能要七十 年。” 武藏说,“或者这辈子 再也没希望成为剑手了。”
柳生的心里纠结着一个大 的疑团:“这怎么说呀? 为什 么我愈努力, 成为第一流剑 手的时间就愈长呢?”
“你的两个眼睛都盯着第 一流的剑手, 哪里还有眼睛 看你自己呢?” 武藏平和地 说:“第一流剑手的先决条 件, 就是永远保留一只眼睛看自己。”
——《留一只眼睛看自己, 你试过吗》

“他个性直爽,说话常常不经大脑,很多次我都气得想用铅笔扎他,有一次没控制好自己的手,真的就在他胳膊上扎了一个针眼大的伤口,没流血。但看着也挺瘆人。他瞅了一眼那个小小的伤口,无奈地笑笑。然而我做过最过分的事,就是把他的书包丢在地上踩。高一最后一场考试的前一晚,他开了个略过火的玩笑,我扯过他的书包,扔在地上,狠狠踩了几下。他默默把书包拾起来,拍干净,背起,说:“我还是回家复习吧,不在这里影响你复习了。”旁边一个目睹了全程的男生问他是不是怕我,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回答那位男生:“我不是怕她,我是尊重她。”
他这一句话,让我对他所有的怨念都烟消云散,甚至很后悔踩了他的书包。后来,我再也没遇到一个像他那样包容我的男生。”
——《那些年,被我欺负过的同桌》庞娇莲

“回首走过的路,有一点体会让我受益匪浅:人的一生,是被一条又一条绳子捆住的,好多条条框框束缚着你,让你无法施展。
之所以你会觉得一个人比你强,是因为他比你先解开了一条绳子,抛开了一道束缚。
人的第一课到最后一课,都是学着解开身上的绳子的过程,也只有这样,你才能推开生命中一扇又一扇的窗户。”
——《解开你身上的绳子》窦文涛

“据说, 日本江户时代的 匠人建房子, 并不像现在这 样事前画好设计图纸, 而是 从日式推门的拉手这样微小的 零部件开始入手的: 拉手做 好之后做推门, 推门做好之 后做橱柜。 如此这般, 点点 滴滴, 倾尽心力布置出整个 一间房之后, 才会根据第一 间房的设计样式, 继续思考 第二间房该如何着手。
换言之, 日本传统的建 筑方式, 是从细节开始逐步
完善的, 是从部分到全局的 过程。 与欧美国家先计划整 体、 再完善细节的思维模式 正好相反。 这种传统的日本 思维方式, 乍一听可能会令 人感觉缺乏宏观布局, 但当 整体完成之后, 却发现并非 如此: 那些日式建筑不仅匠 心独具, 就连每个细节部分 的设计也各具特色, 无微不 至, 令人由衷赞叹。”
——《从细节开始》

80
1 2 3
标签: 插画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8/01/05

相关作品 收录收藏夹 TA的主页
《读者·校园版》2017年插画合集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