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我喜欢局部局部的画,这张画是个例外,把国画的勾皴点染都用上了 。

第一次登长城,我有一点点失望。因为那个长城太新了,后来有一年,我们开车经过一处未开发的野长城,才真的爱上长城。1997年去慕田峪长城,我们穿过景点来到传说中的箭扣长城,几个小时在灌木丛生的崇山峻岭中攀爬,衣服都划破了,到达顶峰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沉。我们坐在高高的烽火台上,极目远眺,重峦叠嶂,夕阳的光辉照亮了整个天际,万物笼罩在一片暖暖的紫红色里。当时的感觉胜过一万篇爱国教育的文章。后来我每次画长城都会想到那次的经历。箭扣长城也成了我最爱的长城。

画一张水彩画,往往老早就开始琢磨。我有一个朋友是个书法家,成年四季抱着本厚厚的字帖,傻愣愣的看,用他的话说叫读贴。我喜欢把一张画放心里来来回回的想,把那些山、云、树在心中掉过来,倒过去,等想得差不多了才动笔。铅笔稿打好后,对着画纸想怎么着色。大多数情况下,我喜欢局部局部的画。这张画是个例外。我先用阔笔把整个画面涂了一遍淡淡的灰色调,远处有一片片升腾的云雾留白。右下角的树丛也未着色,右上部的色彩渐暖。画到这时,虽说看起来画面上还什么都没有,但实际工作量已过半,下面的工作就容易了。

画面未干,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喝喝茶,休息休息。同时想想下面的工作。我把国画的勾皴点染都用上了,画远山时主要用枯笔,效果蛮不错。近景树丛先画出明暗和树枝的细部,待干后,把树干画出来 。

2866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7/09/19

相关作品 收录收藏夹 TA的主页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