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自东莞

3年前发布

原创作品 / 插画 / 其他插画
作品版权由佳仙人Jan 解释, 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临摹作品,同人作品原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近期老失眠,于是脑袋不断在运转,把那些久远又真实的部分拿出来重温了一遍又一遍。
嗯,我挂念我的家乡了。
在这个东莞的农田小镇,我度过了无忧的童年时期,与这里曾经洁净的环境一样,让人轻松自如。
这算得上是珠三角最后一批经历了泥土味的孩子,见证了乡村走向城市化最粗暴的一段。
每次回去都会逐渐陌生,那些熟悉的老面孔一个个地不见了,楼房推到盖新的,地不够就填了鱼塘改窄了河道,然后再盖新的楼房,新出生的孩子都没有乡音。
画些画吧,把记忆留下,证明自己存在过,与那些人事物一起存在过。

东莞,名字来源广州东边长满莞草(裹粽子用的草绳)的那片地方。我的乡下在东莞最左边的水乡,河涌纵横,以前两岸长满麻,于是叫麻涌。旧时先人爱梅花,古称古梅乡,是一个港口小镇,现在变化很大了,不是很认得了。

近期的端午节,让离家十多年的我感触万千,除了因为家里的香蕉芒果木瓜火龙果番石榴都成熟了外,最重要的是广州的粽子又贵又不好吃。

水乡的童年都是河鲜,什么白鳝皖鱼生鱼青蟹河虾水蛇都是常见,最不济的非洲鲫与螃骐,下个河涌就能捞得(非洲鲫是用来喂猫的,家里人是不屑吃这鱼;螃蜞是用来玩弄的,泥腥味过重,除了煲粥很少食用),哪有现在这么精贵。

村子里卖鱼的大叔是老爸的朋友,性情中人,喜好喝酒,每次见面都会用高分贝的烟嗓打招呼。后来喝酒坏事进了医院,再也没有见过了。

于是河鲜没有了,人也没有了。

二年级想拥有的树,每晚在睡觉前都会出现。集合着这边土地所能长出的所有水果,尤其是我爱吃的那些,一年四季都能开花结果,取之不尽。可以像孙悟空在蟠桃园内那么放肆,咬一口不喜欢直接扔,摘下一个再吃。
树上的是雌雄禾花雀,一种差不多在家乡绝迹的小鸟,因为广东佬太喜欢吃野味了。禾花雀是美味一绝。
记得上初中的周一路上,沿途都是给禾花雀拔毛的阿姨,旁边的脸盆一堆堆光秃秃的小鸟尸体,供应给各大酒家。

小学的假山
小学搬迁了合并了,老校区被拆了改建成老人活动中心,从此没有了小学母校,我想念你们的载体就少了一大截了。
小地方没有什么景点,然而这个假山喷泉做得尚且精致,让我上下课都流连左右。当然每季开学大扫除都会分配到清洗这个水池,妈呀能多脏有多脏。
小学近河边,夏季涨大水的时候学校操场会被淹没...可以游泳的那种...于是学校就会放假...于是就会在操场打水仗。

我的小学被改建成为老人活动中心了,公社时期的建筑基本上都被拆建,大的格局尤在,依稀能辨认这就是收藏我大部分童年的地方,

学校最突出的会堂大舞台拆了,在舞台右边的那颗很香很香的树也不见了。

那是常年四季都会散发幽香的树,它的后面就是高高的垃圾堆,幸好被一墙溃败的砖头挡住,左边是会堂舞台,右边是高绿化地,形成一个独立的小院。每次我值日倒垃圾都会从树旁的楼梯经过,也许是树木不让垃圾的恶臭熏染到我,经过的时候总会散发两倍的香味。在这个没有小朋友想来的小院里,我每次都能感受到些许安静,每次都会过去水泥围栏那里坐一下,在落叶堆里还能找到干的叶脉。

去年经过一个老人家门口闻到熟悉的花香,询问之下,这种花名叫“含笑”。

这张画是2014年的吧,画着画着源文件就坏了,停在这里了,就像很多事情,措不及防,也只好接受。

642
- 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声明:站酷(ZCOOL)内网友所发表的所有内容及言论仅代表其本人,并不反映任何站酷(ZCOOL)之意见及观点。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6/08/17

我来自东莞
佳仙人Jan 关注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