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天野喜孝:画画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30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多领域 / 专访
设计师专访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设计师专访联系,谢谢配合。

时隔两年,站酷再次采访天野喜孝,和他谈了谈他的中国巡展以及他“唯一一个为了自己,想要完成的系列作品”——CANDY GIRLS。


 

天野喜孝,画家,插画师,角色设计师,众多画师心中的偶像级人物。在国内最广为人熟知的是他为著名的电子游戏作品《最终幻想》系列前六部所作的人设、插画,其次是为日本知名的幻想文学作家田中芳树的《亚尔斯兰战记》《创龙传》所作的插图。

天野喜孝还是一位擅长跨界的艺术大师,不仅在动画、插画、游戏界三个领域大放异彩,还活跃于各种艺术创作领域中,包括舞蹈、戏剧、电影的场景设计和服装设计等。

 

站酷有幸于两年前对天野喜孝进行了一次专访( 传送门:《天野喜孝:保持入门者的心态》),在那一次的采访中,天野喜孝老师得知站酷上有很多年轻画师,说了很多发自肺腑的话,让天野喜孝这个本来被捧上“神坛”的名字真实了起来。


天野喜孝作品《最终幻想》插画

 

通过那次采访,我们认识了一个知遇图报的天才少年天野喜孝。

15岁就进入日本动画届始祖级制作公司“龙之子”,由于受到创始人吉田龙夫的赏识,这位经常迟到旷工的漫画新人,担当起为龙之子原创动画角色设计的重任。为了不辜负信任,天野喜孝将自己才能和努力奉献给龙之子长达15年之久,参与制作了《科学小飞侠》等重要作品。他说,直到那个让他为之努力的人——吉田龙夫先生因为癌症去世了,他才开始考虑从事别的工作的可能性,考虑自己想做的事情,让自己的画直面观众,证明自己的价值。

 

我们认识了一个在学习与模仿中融汇中西的绘画新人天野喜孝。

天野喜孝的绘画作品华丽、梦幻、古典、意境飘渺、融汇东西,而其鲜明的个人风格也非一蹴而就。事实上最开始做人物设计,画插画的时候,他也遇到寻找原创性和独特画风的困境,他开始关注欧洲绘画,包括维也纳分离派等。在对欧洲绘画学习模仿的漫长过程中产生了自己的风格,不断学习西洋,又回过头来再看东洋的画,逐渐把中西文化融合到了自己的创作之中。

 

天野喜孝作品《吸血鬼猎人D》插画


我们认识了一个为了让自己进步,不断将自己归零的入门者天野喜孝。

在他看来,名气是一把双刃剑,成名之后收到周围的赞美太多,就容易走下坡路。为了防止这一点,他一直在尝试不同的新领域,从动画到做游戏,之后再做插画,服装设计。每到新的领域他就会发现自己的不足,转变回入门者的心情。像爬山一样,爬到山顶看到风景,再换一个山头重新攀登,看新的风景。

 

我们还认识了一个拒绝目光交流,聊创作则滔滔不绝的“低头族”天野喜孝。

关于突破,他说作画的时候要忠实于自己的内心,忠实于脑子里最先出现的东西就好。同时基础知识的储备很重要,画画并不是完全凭想象画出来的,要对现实存在的东西进行深入研究。

 

关于跨界,他说认清自己的定位非常重要,他始终认为自己只是一位作画人,出发点就是画画,无论做电影、动漫还是舞台设计,都是从画画这儿延伸出来的。

 

关于努力,他说努力非常重要的同时,能否去努力更为重要。因为爱上了绘画,他不觉得学画或者画画是在努力。找到画画的乐趣才能持久下去。

 

两年前,他还表示希望来中国办展,希望能在中国这样的大舞台来传达他的美学,两年后他如约来了。

11月,“交织の幻想——天野喜孝中国巡展在北京筑中美术馆首站开展。

12月,天野喜孝宣布与阿里鱼正式达成授权合作,作为阿里鱼首个艺术家IP,围绕天野喜孝的插画艺术作品全面开启在中国的商业化之路。


交织の幻想——天野喜孝中国巡展开幕 



《天野喜孝和他的108个女孩》发布会现场



时隔两年,再次采访,依然那个全程低头垂眼谈创作的天野喜孝,只是消瘦了许多。

这次,我们补上了上次采访没有提及但是不可忽略的作品,自2000年开始,天野喜孝在工作之余进行的个人创作——CANDY GIRLS系列。

 

当大家企图用“飘渺” “梦幻”“意识流” “古典”这些词来定义天野喜孝的时候,波普风格的插画CANDY GIRLS 横空出世,这些在金属铝板以及透明亚克力板材上创作出来的女孩,成为了天野喜孝“唯一一个为了自己,想要完成的系列作品”。将近十年的创作积累,CANDY GIRLS已经拥有了越来越丰富的形象和世界观,并且被天野喜孝带到全世界展出。作为天野喜孝的个人IP CANDY GIRLS也早已在日本开始商业化运作。近些年,CANDY GIRLS系列甚至在潮流时尚行业刮起旋风,曾作为东京流行购物地标银座三越的宣传主题,开辟衍生品售卖专区,产品一上线供不应求。另外,CANDY GIRLS系列在2017年的TGC(Tokyo Girls Collection)中不仅以KV出现让TGC风貌一新,还有京都匠人定制的和服也引爆了话题。


CANDY GIRLS系列在东京银座三越


 CANDY GIRLS京都匠人定制和服



由此,我们原本试图在采访中和他探讨一下艺术IP商业化的话题,而他只觉得画画是很快乐的一件事。终究还是那个一心扑在画画上,将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的天野喜孝。



现在让我们进入天野喜孝和他的108个CANDY GIRLS的创作世界。


站酷:老师又见面了。两年前央美CAFA游戏设计论坛结束后,站酷采访了您。当时您就说非常希望在中国办展,很开心上个月您的中国巡展在北京拉开帷幕。

天野喜孝:咱们之前聊的天实现了,我也很开心。本来计划去年办展的,但中间有很多周折,就调整到今年来了。

 

站酷:两年前的那次采访,您说了很多关于创作的肺腑直言,让粉丝们很感动。尤其是天野老师一直保持入门者的心态,去探索新的领域,不停跨界。不知道这两年天野老师又在忙些什么?

天野喜孝:其实我也没有好好捋一捋到底干了什么。最近来讲的话,今年10月在美国也办了一个个展,从暑期夏天那会儿开始做个展的准备,也做了一些新作品。今年主要的创作,就是为了个展而新做的作品。

 

站酷这次中国个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跟我们推荐的吗?

天野喜孝:这次的展览分为了两部分,因为最主要的作品卡在了海关的审查手续上,所以前半段的展览成了预热,是第一部分,而主要的作品都在第二部分。现在第二批作品都运过来了,所以,其实现在的展览才是真正正式的开始了。接下来去看的话,在二楼的展区里有一些铝合金材质创作的作品。还有一部分超大尺寸的作品,这两部分首次在中国公开,是一个比较大的看点。

 

天野喜孝北京展览现场


站酷是最近的作品吗?

天野喜孝:作品本身也是一个新的系列。这次最大的那幅是3*4.5米的作品,呈现的是CANDY GIRLS最新系列一个糖果女孩的世界观,是一个很大的概括图。还有一幅2*7米的大幅作品也在做展出,欢迎你们去看看。

 

站酷:如此巨幅的作品,是不是要花很多的时间完成?

天野喜孝:每幅大概一两个月的时间。



天野喜孝北京展览现场


站酷:据说天野老师也为中国的展览特别绘制了中国版的CANDY GIRLS,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中国女孩的形象?

天野喜孝:其实画是画好了,也是手续问题,这次没能带过来,有点小遗憾。明年在上海的那一场,最新的中国系列CANDY GIRLS都会到中国来,那时候再揭晓。

   

站酷: CANDY GIRLS是老师代表作之一,这个作品让大家看到了天野老师古典华丽的画风之外更可爱的风格。能否聊聊最初创作CANDY GIRLS的灵感来源,为什么要画这么多女孩?这些女孩都有原形吗?

天野喜孝:没有,都是完全凭想象画出来的女孩子。一开始就是想画一点可爱的女孩子。因为平时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命题作文,比如游戏公司会给我几个关键词,告诉我一个作品的世界观。但是CANDY GIRLS是唯一一个自己纯粹的原创,将自己脑子里的东西呈现出来的作品。

非追溯做这个系列的契机的话,江户时代有位画女性主题作品的画家叫喜多川歌麿,他的画是浮世绘风。我看了他的作品之后也想画一系列都是女性的作品,就开始一点一点的画。CANDY GIRLS的这些女孩的设定是从小孩子转变到成年人过渡的这么一个很短暂的期间里15-17岁的一群少女。在我看来,少女时期是女性非常美好的时期。CANDY GIRLS的世界就像是时间停滞了的宇宙,希望看到作品的观众们能够欣赏女孩们的神情、服装、发型、一举一动,去想象自己的CANDY GIRLS的世界。

这个系列画了10多年了,最初的作品发布是在德国,后来在台湾,美国也发布过,一直没有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契机把整个系列推出来,直到现在积累到一定的量了。


CANDY GIRLS

 

站酷:画了十几年了,这么长时间,笔下的这些女孩有没有一些变化?

天野喜孝:其实有很大的不同。明显的变化有两个,第一个早期画局部的多一点,比如面部的呈现,从侧脸的到现在有全身的,还有世界观里面的一些背景构造。这是一个变化,从零散的东西变得越来越宏观。另外一个变化是早期像拉丁人种的风格多一点,现在这些CANDY GIRLS肤色更多,能够融合更多的世界,更个性化的要素,是这样的一个世界观的感受。其实在我创作的时候,这个系列的变化也是自己内心情绪的反应,它是一点一点细微的转变过来的,并不是突然做出的改变。

 

站酷:CANDY GIRLS有显著的波谱艺术风格的作品,不知道为什么会用波普这样有别于以往作品的风格?

天野喜孝:波谱风是为了用看起来很潮,很时髦的东西和少女做一个形象叠加,也折射了现代年轻女孩的多样性。古典的源头是歌麿,融入了现代元素和波普,也是将古典现代融为一体的一个新呈现。


天野喜孝现场手绘CANDY GIRLS

 

站酷:波普艺术无疑更贴近大众,更容易和产品结合,CANDY GIRLS系列作品是否在探索之初,就考虑过后续衍生品?是不是带着把这个东西商品化,或希望您的作品触达更广阔的受众这样的野心?

天野喜孝:当十年前还有其他工作的时候,画CANDY GIRLS对我来讲是一种休闲,放松之余的动作。如果说价值,对我来讲也不是商业价值,不是说更多的将艺术与现代社会结合,而是作为我自己的一种创作体验。通过这个系列我有了更多尝试,比如,这次做CANDY GIRLS新系列的时候,我用铝合金板作为画板,用一些汽车用的工业性喷涂来定稿,有的作品里你还会看到bling bling(在日语里是kirakira)像金粉、珍珠粉的光折射。所以这些正是出于创作的原点,完全为了创作而做的作品。

   

站酷:所以您通过这个系列做试验,开始尝试利用不同的媒介来作画,这种探索精神很值得年轻的画师们学习。

天野喜孝:对我来讲,无论任何的表现手法,画画都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在什么上面画,用什么画,最后用什么定稿,我都想抱着好玩的心理试一试。不管是画在铝合金板,还是在画纸或者日本的宣纸上,也不管尺寸大小,只要是能画一画的,我都愿意去试一试。哪怕在某个盒子上,也能画一个CANDY GIRL。在日本表参道有一个画廊将展出CANDY GIRLS系列的部分新作品,有的作品的画材在央美都能买的。尺寸的话,小的有这么小(比划了一个小盒子的大小)。用不同的方式来完成这一个作品,对我来讲是很开心的一件事情。

     

站酷:CANDY GIRLS相当于是您自己的IP了,您对这个IP的商业化有什么样的想法?

天野喜孝:商业变现这一块的话,不是我做的事情。我就像田里的农民,我把菜种好,给你提供最好的蔬菜,最好的原材料,然后由别的人去售卖。商业化这块都是我的商业运作团队在做,我在日本有一个经纪团队,在中国有阿里鱼帮我们做商业化的变现。这些东西不是我擅长的,那就交给专业的团队。

  

站酷:所以你在创作的时候其实不太会考虑市场,消费者喜欢什么。

天野喜孝:我也没有过多想看的人是什么样子的想法,简单来讲,我觉得好看的,可能大家都觉得好看吧。其实就像咱们面前的这盘菜,我觉得它好吃应该大部分的人都能接受它。当然这道菜到底好还是不好,有食材的问题,有咱们料理人的问题,也有它的手法的问题。归根结底来讲我觉得它是好的,它就可以作为商品卖出去,也会有它的受众。


CANDY GIRLS周边产品


CANDY GIRLS山本耀司合作款手袋

   


站酷:那么您是否考虑过未来会让CANDY GIRLS更多元丰富,比如更多利用新媒体形式,进行更多的跨界,让它有更多的可能性?

天野喜孝:如果说后续的一些呈现形式的话,出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我想画一些绘本,将她的世界观展现得更完整一点。或者说尝试去做一些动画,不见得非得传统意义上的动画,包括视频在内,比如用投影技术让这个作品动起来,类似这样的一些尝试。我希望用别的方式让作品动起来,能够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作品。


2017 Tokyo Girls Collection上展示的CANDY GIRLS定制和服


站酷:上一次的采访,您给中国插画师提了一个建议,希望大家能从中国传统的文化里去吸收,不用一味看外国的东西。那么又有人问了,到底如何能在传承传统的同时做到创新,在创新的时候又能够保持传统的底蕴?什么才是正确的方式?

天野喜孝:在传统和创新的这个平衡上,不是向前看,是往回看。不是说前面的一两百年,而是追溯到一千年之前,看看那个时候流行的是什么,现在流行的什么,这样一比较可能更容易找到平衡点。就像我们并不知道一千年以后是什么样,但是我们现在的这个时间是一千年前发展而来的。拿我自己创作举例,我去莫高窟,去敦煌,去西安采风的时候,我会思考敦煌其实在日本算是大和年代,或者更早的年代,看两边的史料我会觉得一千年前可能国界的分别并没有那么清晰。一千年前敦煌壁画上面那些人的衣服、发式、发型其实和日本当年一样,所以追溯这个源头找到了共性,再去做创新的话可能会更有利一点。

另外一点,就是要找到未来,要去想象未来,我们自己想要一种什么样子的生活。从视觉上,从嗅觉上,从五官的感觉上去进行想象拓展,这样才会感受到一千年前的东西和我想要的今后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这时再来看的话可能更容易找到出口。

 

站酷:最后一个问题,不知道老师在艺术上还有什么样的目标,还想做哪些事情?

天野喜孝:现在一直还在坚持画的另外一个作品是一个神话系列,希望把这个系列继续再画下去。

 

站酷:非常期待新作品。感谢老师接受采访。

天野喜孝:谢谢你们。



专访主持:米饭殿下  翻译:府川(阿里) 视觉设计:海边的卡夫卡

409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