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隈研吾:向往动物巢穴般的家

47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多领域 / 观点
CHV探索家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CHV探索家联系,谢谢配合。

隈研吾,日本建筑界领军人物,他设计的建筑遍布全球二十几个国家,曾获得国际石造建筑奖、自然木造建筑精神奖等国际大奖。

嘉宾简介

隈研吾,日本著名建筑师,1954年出生,东京大学建筑系研究生院毕业,现任东京大学教授。1964年东京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时,幼年的隈研吾参观了丹下健三所建的代代木室内体育场深受该建筑物震撼,从那时起便怀抱了日后希望成为职业设计师的梦想。大学时代师从原广司,内田祥哉,研究生时曾穿越非洲的撒哈拉大沙漠,研究调查部落村庄,致力于学习这种原始美。之后,也曾出任过哥伦比亚大学的客座研究员,1990年建立隈研吾都市事务所。直至今日,隈研吾成为日本建筑界领军人物,他设计的建筑遍布全球二十几个国家,曾获得国际石造建筑奖、自然木造建筑精神奖等国际大奖,著有《十宅论》《负建筑》等作品。隈研吾一直致力于设计符合各国风土人情以及特有环境的温和建筑物。除此以外,还致力于研究在建筑物中运用除钢筋水泥外的新素材,追寻工业化社会后建筑物应有的理想形式。

 


站酷网:让您印象最为深刻的中国建筑是什么?为什么?

隈研吾:我是2000年左右第一次到中国工作的。令我没想到的是,我和中国人非常意气相投,我也感到非常开心。虽然日本总是只报道中国的超高层之类的建筑,但中国其实保留着很多历史悠久的建筑,我深受感动。在中国的古建筑中,我还是比较喜欢寺庙。有很多寺庙并不仅仅是宗教建筑,还反映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拜访这些寺庙时心情很舒畅。


《隈研吾建筑事务》,地处中国北京东华门附近采用聚乙烯空心砖将一个四合院打造成为温和禅意的私人会所,这个250平方米的四合院采用了四种尺寸的浅色聚乙烯空心砖,这种现代版的砖石具有良好的热工性能,却又能像纸一样通过光线。


站酷网:您倡导“让建筑消失”,怎么解读这句话?将这一建筑理念运用于设计实践后,您得到了哪些新的收获?

隈研吾:“负”的根本就是要尊重建筑物周围的环境。因为周围环境各不相同,所以在不同环境中所得出的答案也就各式各样。每一个项目我们设计的建筑都不同,这就是适应建筑周边环境的结果。

 

《普罗旺斯地区艾克斯音乐学院》该项目是音乐学校、音乐厅和各类其他设施的综合建筑。本区域内的地势存在很大差异,其相邻地区的地势也颇不平坦。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整个建筑选择铝材作为构成立面的单一材料,并对其进行了局部折叠。折叠之后的薄铝板为立面带来了微妙的阴影,由此产生的光影代替铝材成为了立面的主要元素。这个设计灵感来自该区域的伟大艺术家Paul Cézanne和折纸艺术。

其中,音乐厅也同样运用折叠元素形成了非对称的内部构造,与Darius Milhaud多彩而自由的音乐产生共鸣。



站酷网:2010年,12名亚洲杰出建筑师共同设计建造了 “长城脚下的公社”,作为其中一员的您完成了“竹屋”的设计,为什么要选择在长城脚下打造一座“竹屋”?

隈研吾:竹屋是我在中国的第一个项目。竹子在中国文化里具有重要地位,比如大家都知道的竹林七贤。我认为在中国文化里,一踏入竹林就代表进入了一个不同于城市的恬静世界。所以长城竹屋项目我也是想通过使用竹子,让大家一进去就能够体会到一种远离城市的安静。

 

 《竹屋》


站酷网:您受安藤广重版画作品《大桥骤雨》 中的空间层次启发,并将其转化为建筑语言,从而成就了声名显赫的广重美术馆。请问,您常在不同艺术形式之间找寻创作思路吗?

隈研吾:我在设计美术馆的时候遵从两个原则。一是重视美术馆的选址,必须和美术馆的主题相配。二是建筑物必须与美术馆中陈列的艺术品相得益彰。所以我们设计美术馆的时候都会以建筑和艺术品的协调共融为目标。其他的建筑家在设计美术馆的时候有很多只是单纯的做一个抽象的立方体设计,所以我们的做法可能还有些特殊。

 

 

站酷网:从广重美术馆的杉木格栅到2016CHV理想家的纯原木主场馆建筑,您钟情于木质材料的原因是什么?您认为它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隈研吾:亚洲建筑本就源于木质建筑,所以要想使建筑适应、融合于这多雨的亚洲,采用树木进行设计是非常有效的方法。虽然亚洲在二十世纪混凝土建筑十分风靡,导致木建筑几乎消声觅迹,但我想让木建筑再一次登上亚洲舞台,所以在HOUSE VISION的时候我才大量使用了树木来进行设计。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会在其他项目里采用。

 

《广重美术馆》

 

站酷网:HOUSE VISION 2 2016 TOKYO EXHIBITION的主题为“CO-DIVIDUAL 分而合/离而聚”,您对这一主题的理解是怎样的?您是如何在主场馆设计中体现展览主题的?

隈研吾:人们在保有个人空间的同时又总是期望能聚在一起,建立社区。而未来的住宅就需要解决人们这种自相矛盾的期望。“CO-DIVIDUAL”的主题也就因此而来。我认为今后的住宅不仅仅需要具有社区的功能,还必须能让每一个人有属于自己的空间。解决这种矛盾并不是通过树立墙壁或是玻璃来实现的,而是通过加入屏风之类的东西来达成的。

 

HOUSE VISION2

2016 TOKYO EXHIBITION会场风景

 

站酷网:2016 TOKYO EXHIBITION中,除了担负主场馆的设计外,您还联手TOYOTA完成十一号展馆的设计,为什么给它命名“GRAND THIRD LIVING”?丰田公司和建筑界完全是两条平行线,您能谈谈和丰田公司合作的感想吗?

隈研吾:“GRAND THIRD LIVING”场馆的主题是还原客厅,但并不是指平常家庭中的客厅,而是指处在外部空间的第三个客厅,所以才取了这个名字。我认为汽车今后将不再是单纯的移动工具,汽车本车也将成为一种创造崭新生活方式的工具。所以汽车和建筑有必要进行更多的合作。我也是觉得这种理念非常重要才参与了这个项目。

 

 

站酷网:您个人理想中的未来居所、幸福的家是什么样的?可以描述您理想的一天吗?

隈研吾:我的理想是类似动物巢穴的家。动物巢穴其实就是将生活环境周边的材料、自然界中的材料有效收集利用,建造出最适合自己身体的空间。因为人终究是一种动物,所以动物的生活方式才是最令人感到惬意舒服的。

 

 

站酷网:在今年的HOUSE VISION上,您准备以1:1的比例给观众展示建筑设计,这对于您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建筑家以1:1比例还原建筑是想给观众以怎样的体验呢?

隈研吾:建筑光靠模型是无法传递清楚的,只有以1:1的比例展示才能使人们深入了解建筑本身。我非常重视还原建筑本身的大小,在实际操作中也一定会先将建筑物的一部分以1:1的比例再现,仔细核对后再继续建造。

 


2018HOUSE VISION 展馆建筑作品

 

站酷网:2018HOUSE VISION中国大展的主题为「New Gravity」,您是怎么解读这个主题的?您是如何将自己的解读内化于主场馆的建筑设计中的?

隈研吾:我觉得这个主题是想体现中国拥有重组世界的重力。而这次的HOUSE VISION是一个通过展出设计展现中国“新重力”形态的一个大好机会。

 

 

站酷网:您是如何理解建筑之美的?

隈研吾:我认为建筑没有必要一定要美,契合人体、让人感到幸福才是最重要的。比起美,我更看重幸福感。

 

《中国美术学院民俗艺术博物馆》,2015年9月建成,坐落于中国美术学院校园内。原场地本是一座山坡上茶园。设计的初衷是要建造一座可以从地面上感知得到的博物馆,各楼层沿着坡地的起伏形成连续的空间。设计以平行四边形为基本单元,通过几何手法的分割和聚合,来处理错综错综复杂的地形。每个单元都有独立的屋顶,在外观上唤起人们记忆中鸟瞰村庄时青瓦连绵的景象。建筑屋顶和外墙表皮所使用的大小不一的瓦片来自当地的传统房屋,这有助于建筑与环境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站酷网:您曾获“互动内部空间”设计选集大奖,在您看来,营造互动空间可以从哪些方面着手?您认为最舒适合理的空间互动方式是怎样的?

隈研吾:我认为互动的本质就是和物体的对话。物体和人类能够有来有往的进行对话是建筑最重要的一个部分。


站酷网:您认为公共建筑中应该具备哪些功能?

隈研吾:因为公共建筑需要容纳许多人,所以需要具有海纳百川的宽容性。比如我设计的广重美术馆,不管喜不喜欢美术、对艺术品感不感兴趣,参观者都能够感到愉悦。公共建筑最重要的就是让所有人都能够感到开心。

 

《上海虹口SOHO》,2015年12月建成,主要功能为办公楼,其楼下拥有一个共享空间供办公用。建筑一侧面开放并与城市连接。建筑师温和的处理了建筑与城市的关系,具体表现在了对立面和公共空间的处理上。建筑底楼共享空间供办公用,在立面上,建筑师用18mm宽的铝条设计了褶皱型的分隔,在形状上类似女人裙子上的编织花边。褶皱在一天不同角度,强度,色彩的阳光照耀下,立面会渐变出不同的效果。建筑公共空间的内部装饰像是生物的皮肤,室内石头材质和铝条的穿拆搭配使用创造出了一种与传统“硬”建筑完全不同的氛围。


总平面,Site Plan

平面图,Floor Plans


站酷网:您是怎样理解室内空间和室外空间关系的?

隈研吾:我们认为室内和室外空间是一样的。设计建筑的时候我们也有责任设计好室外空间。我不想成为只设计室内空间的人。

 

站酷网:建筑的发展离不开建筑材料行业的发展,在您看来,有哪些建筑材料是符合未来建筑要求的?这些材料有哪些优势?

隈研吾:二十世纪是混凝土的天下,结果全世界都变成了一个样子。我还是觉得不同地方尽量使用其地区独特的材料进行建筑为好,所以在这次的HOUSE VISION上我才使用了中国古时候的砖瓦。

 

站酷网:您认为现代居住空间的最大特点是什么?做为建筑师,应该如何理解、把握、适应这种现状,并对之作出应对?

隈研吾:现在的居住空间最需要的就是舒适感。大家因为信息科技已经感到非常疲惫了,所以需要一种舒适的居住空间。

 

站酷网:作为享誉国际的著名建筑界,想对年轻的设计师们说些什么?

隈研吾:年轻建筑家要多出门旅行。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年轻时才有机会踏遍世界。所以希望他们能够多出去看看。



专访主持:姜雨雯  视觉设计:海边的卡夫卡


更多展讯可点击 “2018 CHINA HOUSE VISION探索家-未来生活大展”站酷专区 查看



290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