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身为“社畜”的你,肯定在他的画作中看到自己

10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多领域 / 资讯
原仓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原仓联系,谢谢配合。

日本有一位画家,他的创作生涯在31岁就戛然而止。生前,他的作品不受重视;死后,他的作品却以400多万港币拍卖价成交。

日本有一位画家,用其独有的超现实致郁风格,描绘出一幅幅日本残酷物语。然而,他的创作生涯在31岁就戛然而止了,因为在这一年他已经去世。


生前,他的作品不受重视;死后,他的作品却以400多万港币拍卖价成交。有评论家把他称为“21世纪被世界轻视的亚洲最伟大艺术家”。


下笔写这篇文章前,电脑屏幕弹出了一则新闻:

「日本青少年自杀率创30年新高」


2017年3月至2018年3月,期间日本共有250名小学生、初中生和高中生自杀,创下自1986年以来青少年自杀人数之最。



在250起自杀案件中,有33名学生对未来感到担忧、有31名学生有家庭问题、有10名学生曾被校园霸凌,另外140名甚至无法得知原因。


日本的自杀率一直在世界名列前茅,自杀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


其中,20-44 岁的男性是自杀率最高的群体。



在日本这个弹丸之地,上班族多面临失业、财政、家庭多重的社会压力,他们任劳任怨、不容许有主见,对上司唯命是从,拼命工作从不喊累,生怕丢了饭碗,所以这群人被称为“社畜”


——会社”和“牲畜”的结合体。


都说日本人活得太规矩太压抑,谁知道他们内心有多惶恐?



日本就有一位画家,用其独有的超现实致郁风格,描绘出一幅幅日本残酷物语↓↓


这可能是刚起床要上班的你:



这可能是被客户支配的你:



这可能是上班时间偷懒的你:



这可能是面试的你:



然而,这位艺术家的创作生涯在31岁就戛然而止了,因为在这一年他已经去世。


在他去世前,甚少人懂得欣赏他的作品,死后其艺术价值才被世人发现,因此有评论家把他称为“21世纪被世界轻视的亚洲最伟大艺术家”


他就是日本画家石田彻也


▲石田彻也在画室


1973年6月16日,石田彻也出生于日本静冈县烧津市。


父亲是原烧津市议会议员,母亲是家庭主妇,家中有三位哥哥,家境富裕。



从小石田彻也就展现出极高的绘画天赋,11岁就创作出以校园暴力为题的作品《欺凌弱者,停止吧!》。


▲欺凌弱者,停止吧!


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画家,他的父亲却期望他称为一名化学家。


无奈,原本希望读美术系高中的他,迫于父母的压力选择了普通高中。


▲“学校是怎么钳制了我”


后来石田彻也依然选择了武藏野美术大学视觉传达设计学系,在大学期间凭着「结草虫的睡眠」和「蒸汽机车的男子」获得了「平面设计3.3平米奖」的最高奖,因此得到了一次举办个人画展的机会,从此坚定了成为职业画家的信念


▲结草虫的睡眠


毕业后他靠打零工维持生活,他曾在工地做临时工,保安看更等,都是为了有更多空闲的时间创作,尽管难以维持生活,他还是拒绝了家里一切资助。


▲“为什么我做什么都有家人的影子”


接触过太多社会底层工作,见惯了社会的潜规则,石田彻也的画作反映了个人眼中的现代社会的黑暗一面。


▲“我们终日庸庸碌碌工作,不过是一个个集装箱般的存在”


▲“葬礼上,家人接收我的回厂配置”


▲“蜷缩一团,自己为自己打气”


不论多荒诞的超现实世界,在他笔下都是“正常”的,人体器官可以解构为浴缸、洗手盆、轮胎,一个平面同时存在多维空间,人是无情感的工业机器……


▲“我留恋童年时期太久了”


▲双臂的存在不再是为了拥抱别人


▲“我为了生活低头”


他的作品通常有一位留着平头的少年,他的表情时而麻木,时而悲伤,极少有流露出开心的一面,完全是一个当代日本青年的写照——在学校被欺凌,在家中被支配,在社会被消费,内心尽是郁闷、无奈、颓废。


▲“我想回到童年,童年已经不再等我”


▲“礼仪是一种模式”


▲“这个世界埋葬了多少个有思想的大脑?”


虽然很多评价家都认为画中人都是画家的自我投射,但实际石田彻也否认“那是自身的写照”这种说法。


▲“我们是不是父母的商品?”


对于从事艺术的创作者来说,灵感不是说来就来,石田彻也会将灵感全都记录在本子上,即使有了灵感也需要反复打磨,长期坚持画创意草图。



石田彻也对“梦”情有独钟,他从20岁左右就开始写梦境日记,在创作时进行反复的修改,所以他笔下的画境极其“梦幻”,像一个深邃的旋涡,人的思绪会不知不觉被吸进去。



▲1999年的作品《后代》,根据两年梦境创作


在世的31年间,他写过51本创作笔记,画过10000多张草图。


很多人看了他的作品,内心都会感到十分痛苦与贫瘠,不禁会想:究竟这位画家有多痛苦?


人间不值得,上天都来召唤他了。2005年,石田彻也死于一次火车意外,年仅31岁。



在他死后一年,日本电视台NHK在「新日曜美術館」介绍了石田彻也的作品,此后这位艺术家的作品才得以被大众知晓。


▲作品《无题》


在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会“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专场,石田彻也创作于2001年的《无题》以港币460万元落槌,刷新了艺术家个人纪录


网上都在流传他的死因,是自杀还是意外?我们已经无法窥视这位大师的内心世界,但可以肯定的是:


在这个高速运转的社会,总有人气喘吁吁地跟上节奏,也总有人只想放慢脚步,选择直面痛苦。



最近,我们常看到一些让人心碎的新闻:


佛山一高校学生不堪学业压力,留下遗书出走,被找到时已无生命迹象;


昆明一女子因与家人吵架,独自坐上缆车后坠入昆明滇池;


香港歌手卢凯彤饱受躁郁症的折磨,从20多层的高楼上坠下,永远与这个世界告别;

……



是,我们都知道这个世界糟糕透了,这份工作烂透了,这个午餐难吃透了,但可以再坚持一下吗?想想我们一生为之奋斗的任何东西。


即使是石田彻也,即使是这个把无尽痛苦纂刻在画纸上的艺术家,走到在生命的尽头,亦会随身带着一张一元美金,这样可以时常提醒他:不要忘记终有一天可以到美国开个人画展这个梦想。


我想,他的一生都为这个梦想燃起光芒。

139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