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抽象,让一切事物间的联系成为可能。”|德国插画设计师尼曼与他的“周末速写”

40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多领域 / 观点
第一工作室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第一工作室联系,谢谢配合。

“作为艺术家,我最喜欢用的技巧就是抽象。
一旦我们把某个图像简化成某种形状,
任何事物之间的联系都成为了可能。”


TED演讲:你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熟练掌握了一门语言。

You are fluent in this language (and don't even know it)

演讲人:克里斯托弗·尼曼(Christoph Niemann)

 


 

“作为艺术家,我最喜欢用的技巧就是抽象。

一旦我们把某个图像简化成某种形状,

任何事物之间的联系都成为了可能。”


我是一名艺术家。

做一名艺术家是世界上最棒的工作,但也是一份艰巨的工作。

我每天从早上九点到晚上六点都是这样的:

我甚至发展了一项副业,就是成天抱怨创作有多艰难。

但今天,我不想谈论是什么让我的生活变得这么困难,

我想谈谈是什么让生活变得简单。就是你。

你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熟练掌握了一门语言——

那就是图像语言


解读这样的图像,得耗费不少头脑工夫。

没有人教过你如何去理解它,但你就是能读懂。

大学,购物,音乐。

语言的强大之处在于,

你可以将一个极其复杂的想法

通过一种非常简单有效的方式与人交流。

这些图像表达出的意思,和上一张图中的文字完全一致。

当你看向学士帽图像时,

你知道你看着的不是你毕业那天戴在头上的学士帽,

而是大学这个概念。

 

某种事物侵蚀你的意识越深,

它引起我们情绪反应所需要的细节就越少。

所以,这种图像为什么能产生效果?

它能有效果,

因为我们作为读者非常擅长去填补空白

在绘画中,有一个概念叫负空间

意思是,你在绘画实体物体的时候,

同时也画出了它周围的空间。

这幅画中的碗是空的,

但画出碗的黑色墨水提示了你的大脑,

去脑补出碗中的食物。

我们看到的不是一只飞翔的猫头鹰,

它其实是一对5号电池,

立在一幅毫无意义的画上。

你看到的画面实际上只存在于你的大脑里。

 

因此,作为艺术家,

我最喜欢用的技巧就是抽象。

我发明了一个系统,叫作抽象刻度表

这是它的使用方法:

你随便找个标志,任何标志。

比如这个被箭射中的爱心,

我们大部分人可能会视它为爱的标志。

而我是个艺术家,我可以把它画成任何样子,

来表示任何一个刻度上的写实或抽象程度。

如果画得太写实,

它可能会恶心到每一个人;

如果往另一个方向走,

把它画得很抽象,

没人认得出来这是个什么玩意。

所以我得在这个刻度表上找到最完美的那一点,

在这个例子里就是正中间位置。

一旦我们把某个图像简化成某种形状

任何事物之间的联系都成为了可能

这为故事叙述提供了全新的角度



(以上为演讲内容节选,完整内容请见视频)


 

身为艺术家,

克里斯托弗·尼曼(Christoph Niemann)的履历可谓金光闪闪。

出生于德国,就读于斯图加特州立美术学院,

师从大名鼎鼎的Heinz Edelmann(《黄色潜水艇》美术设计);

暑期实习导师是薛博兰(Paula Scher)

又因此与史蒂文·海勒(Steven Heller)成为莫逆之交;

《纽约客》第一个AR封面的设计师;

长期供稿《纽约时报》《连线》等杂志;

客户包括Google、LAMY、St.Moritz、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等;

多次获AIGA、艺术指导俱乐部和美国插画协会奖项;

并于2010年入选艺术指导俱乐部名人堂。

尼曼为《纽约客》创作的AR封面

尼曼为Google创作的涂鸦

 

而这部由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导演摩根·内维尔执导

豆瓣评分高达9.4的Netflix原创纪录片

《抽象:设计的艺术》(Abstract: The Art of Design)

则让更多国内设计师与插画师认识了克里斯托弗·尼曼——

第一集中那个高高瘦瘦、戴眼镜、工作朝九晚六的插画设计师,

给许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并没有一个创意库,我有的只是一个图像库,

我翻检着它们,试图从中找到令人意外的联结。”


TED的演讲中,尼曼说道:

“我尝试去成为更优秀的图象解读者,从而成为更优秀的艺术家。

于是我开始了一项练习,

叫作周末速写’(Sunday Sketching)。”

尼曼坦言他的桌子很乱,经常散落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小物件。

这反而启发了他的创作实验。

“我先随便挑一个物品,盯着它看。

想象跟它毫无关联的事物,越奇怪越好。

直到某个奇怪的角度让我灵光一现。

接着简单画上几笔,看看我的想象力能把我带到哪里。

最后,有了恰到好处的艺术作品。”

创意诞生的过程一点也不浪漫,

往往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大脑是完全一片空白的。

然后突然灵感闪现,一挥而就。

“我并没有一个创意库,我有的只是一个图像库。

我翻检着它们,试图从中找到令人意外的联结。

我无穷无尽地一遍遍过着它们,直到某个创意自己成形。”


“我学的是平面设计,”尼曼解释道,

“这启发了我的绘画方式:

设计师从不会直接从字体开始,而是从创意开始,

然后才运用合适的资源将这个创意实现。


“我的挑战是不断扩充这个图像库,

因为这个世界总是处于变化之中,

无论是视觉上还是文化上。”

 

 

“也许一位艺术家最重要的技能是共情。

你需要技艺,需要创意去创造出这样的作品。

然后你需要退一步,从观众的角度去审视你的作品。”


在将“周末速写”整理成书出版时,尼曼没有将它做成一本图集,

相反,他在里面添加进了大量的、细读起来并没有插图那么轻松幽默的自述。

那些自述都围绕着他——以及大多数现代人在生活中都会遇到的焦虑:

1、我还不够好

2、我的工作毫无价值,我马上就要破产了

3、我没有新点子了

即使身为插画/设计界公认的大咖,

尼曼也时常陷入突如其来的沮丧之中。

每一个截稿日的焦虑,

每一次灵感枯竭的绝望,

每一回摇摆在理想与金钱两端的挣扎,

全都是每一个现代人经历过的真实体验,

也是《周末速写》里诙谐的插画背后,隐含的深层内容

荒诞的图像演绎,诙谐的文字调侃,碎片化的阅读方式,

翻开书,也许某一页就会有意外的某个点,治愈你的小确丧。

 

《周末速写》现已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引进,各大网站均有售。


1386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