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我是毕业生]一切都源于好奇心

155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三维 / 专访
站酷青春答卷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站酷青春答卷联系,谢谢配合。

《原语》由广东工业大学 2018 届视觉传达毕业生张泽亿和陈豪绅二人共同创作完成。



(左:陈豪绅  右:张泽亿)



2018青春答卷 [我是毕业生]系列故事


一切都源于好奇心



毕设作品:《原语》(英文名:《Primitive》)

分类:动态短片

作者:张泽亿/陈豪绅

院校:广东工业大学

专业:2018届视觉传达



《原语》短片是 2018 站酷青春答卷第一部科幻题材的三维动态短片,本片由广东工业大学 2018 届视觉传达毕业生张泽亿和陈豪绅二人共同创作完成。这部短片耗时两人大四整年时间,三维动画技术从无到有,生物制作耗时三个月,飞船搭建两个月,约 9000 零件,计算机渲染时间超过 355 个小时,让我们走进他们,听听他们的大学和毕设故事。




张泽亿和陈豪绅的大学故事

除了技术,我们对三维设计还有另外一种想象



张泽亿:初到大学,面对自己的专业,将会学些什么,就业方向我甚至一无所知。大一时,通过社团学习到的平面软件技术很少,平时我搜索到一些国外的 Photoshop 教程,还得结合翻译来临摹着学习。


到大二,有时我会练习一下板绘,在电脑上画一些场景图。一次课堂上老师略提了些我连名字都听不懂的三维软件,过了些时日,我回想起来有一个似乎正是Zbrush。我便使用 Zbrush 在网上临摹了一个生物作品,那时候对三维雕刻有了初步接触。



大三时,三维电商风格正变得越来越流行,于是我曾试着学习 Cinema4d 并结合平面设计进行创作。机缘巧合,我曾看到 ArtStation 上的各种设计作品,有场景的、生物的、机械的,被这些精致炫酷的画面所震撼,可我对这些东西是画出来的还是电脑制作出来的都毫无头绪,那时我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领域,高深莫测。


直到大三下学期,豪绅同学邀请我去三维设计网络班学习,在那里我们算是入了三维概念设计的门,了解到了三维流程,见识了概念设计大佬的强大,踉踉跄跄地学了一番后,我们决定大四一同制作三维相关的毕业设计。



大三暑假,我便开始制作宇宙飞船的模型,大四整年时间也用来完成毕业设计短片。


陈豪绅:入学的第一年,我对“设计”这一词都还没有概念,报考艺术学院时,也只是单纯喜欢画画而已,没有了解过未来将要进修的专业。大一的后半段时间,是在一个酱油培训机构里度过的,培训的是游戏原画。培训结束后,便开始用数位板去画一些插画了。


进入大二后,第一学期除了完成学校的专业课程,课余时间会画一些插画,目的性还是比较弱的,第二学期开始后,因为课程,开始接触了服务设计,了解到设计除了“图”与“型”之外的一面。



大三,我开始在专业课里寻求一些机会,去做自己感兴趣的插画或者游戏设计。在一门对作业选题较宽的专业课里,我和几位同学做了第一个用Flash完成的游戏展示。第二学期,我在微博上面发现一位早有关注的概念设计师在开网络班,教学是以三维设计为主,我被三维设计吸引住了,因为以前一直都没接触过三维方面的设计,再加上想了解影视概念设计,然后我便拉上了同宿舍的张泽亿一起进了这个培训班。



几个月的学习里面,老师给我们讲解了设计工具,然后利用工具去制作概念设计,过程中见识到了不少大神的设计,为了兼顾学校的专业课程,有些培训课程只能靠课下去补,几个月的概念设计学习,也算是踏入了三维设计的门。课程结束后,我和张泽亿便打算用学到的知识去制作一部三维短片,作为我们的毕业设计。


大四一年的时间,我们从剧本的打磨,资料的整理,到最后的制作完成,耗费大量的精力。我们独立完成该作品后,学习了一部短片从概念到完成的整个过程,也对三维设计和短片设计有了更多的认识和了解。




毕设故事

一切都源于“好奇心”


述:张泽亿



在讲述我们的毕设故事之前,我想先介绍一下我和搭档陈豪绅在做毕设时的团队协作,这对我们毕设顺利完成有很大作用。


我们两人同专业,不同班但同舍友。对于舍友的爱好以及认知和审美是最了解的,有共同的爱好交集才能共同制作这一短片。为了都能够学习体会到制作方法,我们并没有像影视工业分工那样,将建模、动画、特效、剪辑、音效分开,而是绝大部分时间里我们各自完成自己的视频段落,最终将视频整合在一起。


一开始我们一起讨论了生物设计和星球的生态概念。在此之前我已经花费了两个月的时间制作飞船模型,飞船模型并不是我特地为短片制作的,一开始只是个人作品。之后我完成了文字的概念设定大纲,在我们与老师开会讨论后,又写了文字镜头大纲。有了文字镜头大纲后,我们对短片有了较为直观地感受,按照镜头大纲,我们开始制作模型以及动画。


最后,豪绅同学完成了短片中大群集体飞行的群体生物模型以及它们的群集动画,还花费了大量时间研究完成了龙卷风暴的制作。在短片中我们可以看到群体生物们在空中飞向圆形的闪电风暴,可惜最终没有制作群体生物的特写镜头是个遗憾。



我完成了从短片起始烟雾中陆地行走的生物到天上飞行的龙形生物(网友戏称“鲲”)等模型与镜头动画,以及生物岩的“陆地”场景、太空场景与人类探测器的模型与镜头动画等。


undefined


豪绅同学还制作了短片的头尾字幕,我们在毕设展示的前一晚一同完成了声音音效。


再来说我们毕设的选题,毕设的选题来自一个小故事。短片中文名为“原语”,这是一个计算机词汇,原语这个词是从亚马逊贝佐斯的事迹中得来的。贝佐斯曾看过《创造》(Creation: Life and How to Make It)这本书,这本书讲述的是如何去创造生命。作者提到:“上帝创造生命并非一下子完成,你只需要先设计出一些简单的构件以及相应的规律,然后便可以坐等这些构件自行去进化”,杰夫·贝佐斯把它们命名为“原语”。


因此我相信,宇宙中的生命也许是遵循了一些共同的规律,才成为了生命,但它们之间形态原理是有天渊之别的。人类的科技进步,正是因为人类具有无穷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促使我们去探索发现。


片尾出现的人类造物,短片中外星观测者与我们实际均为人类,这一切都是源于我们的好奇心,使我们不断去发现,去想象。而好奇心期待的,正是新奇之物,所以我们想通过动态影片的方式,展示一些神奇的想象。


设计概念上,在一颗气态行星上演化了以硅为基的外星生命,在稠密的大气中追逐电力为食。而星球上的陆地实际为一种生物岩,像珊瑚,由微生物经过亿万年建筑而成,如果从微观角度来看,生物岩是沃洛诺伊结构,像人类的骨骼。


我们原本打算用动态过程展示生物岩的微观构造,微生物的活动,以及微生物对生物岩发展的影响。这部分制作可能涉及Houdini的学习,但是多学习一款软件就会大大延长制作周期,因此最终还是减掉了这部分内容。


硅基动物们形态各异,但都具有触须结构,触须是他们获取电力的工具,抑或是交流与行动。在这个星球大气中,动物们都具有飞行能力,让人类致命的有毒气体和频繁的闪电与风暴,实际是硅基生物们赖以生存的“营养家园”。


视觉上,硅基生物有些类似机械与昆虫,体表带有比较强的反射效果,部分部位还有薄膜色彩效果。此时的人类已经完成了曲率引擎,具备星际航行能力,联合考察船 SAFARI 派出了悬浮飞行的球形探测器对这颗难得一见的拥有外星生命的星球进行抵近观测和考察。在影片的最后,我们看见有探测器陆续返回飞船。


undefined


事实上我们的创作过程并不是线性的。起初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小型生物在风沙与烟雾中若隐若现的画面,我想这可以作为短片开始的画面。之后,又产生了一个人类的太空飞船在观测星球的画面,我觉得这是短片结束的画面。就这样确立了短片画面的开始与结局。


我们时常把毕业设计发送给指导老师周文娟过目,老师总能一针见血的提出意见。比如,老师建议我们建立一个星球生态圈,也建议我们应该有一个更清晰的故事叙述线。因此结合想象中短片画面的始末,我们确立了从低到高的叙述路线,依照此路线再来想象短片中间的画面镜头,将其首尾相连。小生物经过一个行动的过程,展现了生物岩的样貌,再让生物起飞,逐渐视线引导到高处,最后到太空。


不过整个过程中我们还是把它当作个人作品进行创作,有些意见的实施难度和自己的水平我们也很清楚,所以许多建议被我们“任性”地忽略了。


最后,终于用了一年的时间完成了短片。





站酷对话

兴趣,大概是最好的学习方法



站酷:你们的专业是视觉传达,为何毕业设计会选择做一部动态设计短片?


张泽亿:视觉传达专业的前身是平面设计,命名为视觉传达也正体现了它如今应有的广度。我们发现在现在的信息世界中,短视频是传达信息的重要途径和载体之一。由于毕设前期准备时间比较充足,我们就想设计一套完整的外星生态传达给观众,我觉得动态画面是当前的终极途经,所以就制作了这部动态短片。


动态短片如同电影,甚至可以具备完整的叙述框架,除了三维技术的挑战以外,镜头叙述能力也是个挑战。我们本身对电影也很有兴趣,特别是科幻类与剧情类,所以借学生时代最后一年来制作这部作品。



站酷:在技术上,从一开始什么都不会,到最后呈现一个完整的作品,在执行的时候遇到哪些方面的困难,在你看来,什么是最难的,最后又是如何解决的?


张泽亿:现在回想起来,难度还是挺均匀的,没有哪部分特别困难。毕设创作之前,我们已经在学习三维模型,但动画相关技术了解得还很肤浅。在完成了文字镜头大纲后,感觉内容过多,以我们的水平一年的时间可能只能完成几个镜头动画而已。


在动画部分,一开始我们也设想了很多困难,因为动画的领域我们还是未知。在毕设时间仅剩二三个月时,我们还一点动画都没做。当时就想,果然完了,这么短的时间,即使学会了动画,也做不了完整的效果了。后来,我们第一次将模型素材整合成场景时,我感觉看到了自己想要的最终效果,我知道,短片最终的画风就是这样,就开始有了制作动画的信心了。


边制作边学习,没想到动画技术没有想象中困难,遇到的问题也比设想中的少。最终短片想表达的东西大部分还是完成了。不过,动画调试确实花费了很大部分时间,一个是为了保证生物活动时更加自然顺畅,一个是为了烟雾特效更加逼真。


总结来说,模型制作是最重要的一步,也是开始,它们是影片中最重要的演员与资产,等它们到位了动画制作才能展开,影片的丰富程度很大程度也是他们决定的。




站酷:这一年是如何进行快速学习的,有哪些方法?


张泽亿:个人觉得算不上快速学习,我们也只是亦步亦趋的前进。面对全新的软件时,通常喜欢从一个案例教程开始,而不是软件的总体介绍。豪绅同学在学习上有做笔记的好习惯,毕设的一年的时间中,他已经写满了好几本空白本子来记录不同软件的功能和特点等。除了通过网络视频学习相关教程,最好的方法就是兴趣和毅力了,当然,如果有兴趣,就不需要多么大的毅力。



站酷:这个短片耗时一年,这一年,你觉得你自己和团队在哪些方面取得了进步?对于这部短片你自我感觉还有哪些不足?


张泽亿:最直接的进步当然是我们体验了一遍 VFX 的完整流程,熟悉了解了三维动画的制作步骤,在技术方面有微小的进步,让我们有了第一个真正完整的作品。


实际上,有许多预想效果最终短片没有实现,比如更丰富神奇的异星场景、壮丽宏大的景观、更细腻的环境互动。实现这些内容确实很难,同时我们也感觉到了资源条件和技术水平的掣肘。一些已经制作好的模型文件我甚至没有使用,比如生物岩的模型,还有人类飞船的室内场景。这些未使用的部分也许能让观众更清晰了解到我们的概念设定,可惜未能达成。



站酷:为什么喜欢看纪录片和科幻片,它们带给你什么样的体验和感受?平时还对哪些方面感兴趣?


张泽亿:纪录片与科幻片体现了真实与虚构两种不同的世界,但它们都能够满足人们的好奇心,给人美的感受。好的科幻片如同纪录片一般,需要以严谨的态度来完成每处细节的想象,让人值得回味。其实,我还喜欢高分剧情片,没有经典是依靠特效成为经典的,当然也有,但很少。但依靠剧情成为经典的却很多。


除影视外,我还喜欢物理与生物科学,但作为一个文科生,不过是触及皮毛罢了。还有IT互联网相关的信息也是我最感兴趣的。


陈豪绅:是的,因为纪录片和科幻片都能满足好奇心,能够带来知识和视觉盛宴。平时看纪录片和科幻片时会对里面出现的生物比较感兴趣。



站酷:你是如何理解设计的?在你看来设计的意义是什么?


张泽亿:设计是艺术的延伸,艺术在希腊文里的原义是人的自由技艺活动。虽然设计在许多方面必须有所限制,但它继承了部分艺术的东西,所以只有赋予一定的自由,才能形成设计。设计的目的就是解决某种需要,完成一定的功能。如今人们对生活的要求,促使设计变得越来越重要,越来越无处不在,毫无疑问,美好的设计是达成美好生活的途径。



站酷:平时会通过什么途径学习专业以外的东西,或者说学习学校以外的知识?


张泽亿:当然是通过互联网,这个时代最流行的自学途径之一。互联网各领域的学习资源越来越丰富,这对一些人来说,自学的性价比已经非常高了。通过网上的视频教程,可以学习到许多专业的技能知识,再加上几个常用的设计师网站,通过看他人的分享,既可以学习技法又可以提高审美。


陈豪绅:参加校外培训和观看一些分享在互联网上的的知识。



站酷:能谈谈你对未来的规划吗?


张泽亿:未来首先当然是找到适合自己能力的工作,接触更为先进的体系,以便不断开拓眼界,提升自己。最后我也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设计或者实践成果能够具有相当的影响力。


陈豪绅:各行业发展迭代都很快,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对未来的规划便是明天做好明天的事情。



站酷:作为一个95后,能谈谈你是怎么看待95后这个群体的吗,他们身上有什么样的特征?


张泽亿:95后相比90后,年龄定位更精确了些,毫无疑问他们现在还非常年轻。成长在这个年代,物质上更为充足,他们能够接触到更加多元的文化,眼界更加开阔,本土文化也更加鲜活地发展起来。



站酷:4年的学习,广东工业大学在你印象中是什么样的?


张泽亿:大学的确是一个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学习阶段,教学方式与高中及之前大相径庭。有时候感觉学校是一个聚集了大量人才的平台,让我们可以自由的交流。在大学,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也许不是专业知识,而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影响。


陈豪绅:广东工业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因为比较靠近市中心,交通十分便利,学校在教学上安排上,侧重点较宽,每个月都会有新的内容和新的科目,在学校匆忙学习过程,需要保持着激情,才能在学习中得到进步。四年过去,能够在大学中遇到一些有着独特思维的人,与这些人打交道的过程,能获得的提升也不亚于专业课上的教学。最后感谢学校这一平台带来的种种收获,还有感谢站酷网给予我们的展示机会。



站酷:可以说说你最喜欢的科幻片吗?


张泽亿:我目前认为科幻史上最高的经典是《2001太空漫游》。这部1968年的电影,堪称“现代科幻电影技术的里程碑”。达到时代水平顶端,可称之为超凡绝伦。抛开电影其内的象征含义来说,其视觉风格表现,和当时对未来技术的深入探讨都是无可挑剔的超时代。


《2001》影响了其后诞生的《星球大战》,但星战明显带有更多二战思维,风格混搭,娱乐性较强。相比摩天大楼、巨舰飞船,合理想象未来生活的细节更为困难,而《2001》中则对未来成熟的航天体系与宇航生活进行巨细描写。人工智能火热的今天,《2001》对人工智能的描绘仍未过时。借用豆瓣上一位网友所说“又闷又飞”再合适不过了。




专访记者:鬼马  视觉设计:海边的卡夫卡


2018青春答卷

FOREVER YOUNG

[我是毕业生]系列故事正在发生

专题链接:https://www.zcool.com.cn/special/biye2018/



781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