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网易艺术》专访站酷奖评委矩阵:我愿意跟随中国的漫画产业慢慢成长

37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其他 / 资讯
站酷奖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站酷奖联系,谢谢配合。

日前,站酷奖评委、知名漫画家、矩阵工作室创始人矩阵接受网易艺术专访,他以独特的视角为我们阐述了中国漫画产业的现状及未来。

授权转载自网易艺术

记者:侯瑞亮

撰稿:熊倚加


伴随最初接受漫画一代成为消费市场的主力,中国的漫画产业近几年逐渐有了较大起色。2018站酷奖评委矩阵作为中国当代顶尖的漫画创作者,对于中国的漫画产业的现状及未来有着独特视角,在他看来,中国不断涌现的漫画作品在经过时间的检验后,定会形成一个健康、积极的创作环境,漫画产业未来可期。

 

 

我把画画当成一件特别喜欢的事

 

网易艺术:您作为漫画领域的职业创作者,是怎样开始自己的漫画之路的?

矩阵:我一路走来很朴实平常。我是80年代初生人,奶奶在灯罩厂工作。那时家里用的灯是外面蒙着一层塑料罩,她就在灯罩上给人画画。我一直跟着奶奶,所以从小开始就有了对画画的萌芽。一直到上小学、上初中,虽然没有系统的学习画画,但因为从小受到了这种熏陶,我就把它当成一件特别喜欢的事。

我上学的时候,父母特别不赞成我学习画画,因为那时候绘画行业没有很好的就业环境,而且当时大家又认为画家都很穷,没什么钱,所以存在很大误区。因此我在上学过程中,并不能把画画当成一个特别明显的爱好去追求。我认识的喜欢画画的人学习成绩都不是很好,我也不例外。上到初中的时候我的学业已经基本上无法继续了,所以初三的时候选择辍学。说来很巧,那时通过朋友我知道了西安美术学院的大专设计系,我妈怕我变成社会闲散人士,就让我上了这所学校。1998年,我15岁的时候就读大一了。在美院,我结识了一些真正爱漫画、喜欢漫画的朋友们,他们比我的年龄大一些,给予我更多的行业熏陶,这才让我彻底喜欢上这个行业。

大学毕业以后我就开始围绕插画和漫画行业工作,在慢慢摸索中,等到了今天,也就是这个行业发展得很好的时候。我很幸运,刚好赶上时代,在当年发展不好的时候比较努力,等到发展好的时候,成为了大家认为在行业里做出一些小小成绩的人。


《蜘蛛侠》同人海报

 

《佣兵天下》海报

 

网易艺术:您是在怎样的机缘下想到创办矩阵工作室?您如何看待从一名漫画家到一个工作室的负责人的身份转变?

矩阵:那个时候我在西安,跟美国、法国等国家合作出过书后,在这个行业里有那么一丁点名气的时候,就会有一些北京的网站找到我,要跟我合作办培训班。但是因为种种条件不是很成熟,就没有办成。后来一想,不如自己做,于是我就和一个朋友合作搞了个插画培训班,初期的矩阵工作室就诞生了。我们的培训班到今天已经是第七个年头了。正是这些机缘巧合促成了今天的矩阵工作室,所以其实矩阵工作室是从一个行业培训班逐渐过渡过来的。

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仅仅是以前我一个人画画,现在是跟一堆年轻人一起画画罢了。其实这个行业里,比如日系二次元的漫画,是可以进行工业化流水线生产的,有人做分镜,有人画草图,有人勾墨线,有人上色……整个一条流水线下来可能每个人的工作都是很固定的。可是我的插画和漫画制作复杂程度很高,很难把它流水生产。因此现在我的操作方式还是所有前期的分镜头、墨线全部都是我自己来操作,然后找一些基本功比较扎实的人来帮我将这些画面细化,之后我再从头至尾全部再收一遍。即使在有人帮我做了一部分工作的情况下,最多也只占到整个工作量的30%,剩下的70%工作还是要我自己做。虽然这种转变对我来说只是多了几个人帮我涂色、勾线,但是这已经解决了我很多问题。

 

网易艺术:您如何理解漫画产业自身的商业属性?在商业与艺术之间您如何平衡?

矩阵:这个答案很简单,就是少挣钱!比如,我可以做一个“老板”,把绘画质量放低,雇很多人来接很多项目,那么我只需要盯着他们画画。但是我是一个爱画画的人,我不愿意让这些作品脱离我的努力,我愿意承担全部流程的60-80%,我能承担的工作越少,我心里其实反而是不开心的。别人的工作效率可能是一个月100张,我可能一个月只能出2张作品,但是我觉得无所谓,无非就是少挣那98张的钱罢了。

 

网易艺术:我们知道您经常和国外的出版社、电影公司合作,这一过程中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矩阵: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跟国外的出版社和公司合作会更加舒服一些,我的创作空间更大、更自由,双方沟通很顺畅,最终效果双方也都很满意。我觉得西方的整体环境还是要更好一些,毕竟他们的漫画行业比我们发展得早很多,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他们所表现出的职业态度,在目前中国的行业中较难看到。真正好的创作环境是,出版社和平台作为一个出版机构,可以协助作者制定选题,但是不会规定我的想法,不会参与到创作者的创作细节中去。反观中国,出版社或平台会很主观地要求我们按着他们的想法来创作,这时的创作就变得很机械化,创作者失去了创作空间。

 

《Konungar》漫画封面

《Konungar》漫画成稿

 

坚持理念,优质的作品总会慢慢浮现

 

网易艺术:您认为您在漫画创作过程中最难的事情是什么?

矩阵:这个问题真是问到痛点上了。中国真正的漫画创作者有,但是数量不多。像我这种类型的漫画创作者在行业内会被认为水平挺高的,但是在中国今天整体的市场趋势下,我们成了阳春白雪。我们的东西在行业内十分被认可,但是卖得并不好,因为我们的作品风格、题材在市场上还是相对冷门一些,普罗大众还是接受不了,欣赏不来,他们会觉得这些作品太个性了,跟平时常见的不一样。

咱们国家国民的整体审美和观念意识还是需要一段时间发展的,今天有太多有消费能力的年轻人,却不会去购买真正优秀的作品。

 

网易艺术:对于今天的年轻设计师和漫画创作者,您有什么建议?

矩阵:我的建议就是,如果你真的热爱和喜欢画画,而不是功利地想进入这个行业,并且画得好,理解力强,那么你只要坚持就OK了。但是,如果你只是觉得这个行业好,抱有目的性地来靠这个挣钱,我不建议你干这个。现在很多行业挣钱都比我们快,如果不是真心热爱,那最好就干点别的去吧。


《黑无常》漫画封面


《黑无常》漫画成稿
 

网易艺术:从一个创作者的角度,您如何看待今天中国漫画产业以及它的未来?

矩阵:我对中国漫画产业的未来是有期待的,因为我是一个局内人,我当然希望它越来越好。但是中国现在的动漫行业现状,我不是很喜欢。首先,没有分级,没有门槛,对读者没有引导,只是一味的迎合市场。而我们这群行业内较为独特的“阳春白雪”却和市场背道而驰。现在的市场是玛丽苏题材、IP热,创作思路和人物情感有时候完全不合逻辑,但是却受到读者的追捧。

作为一个创作者,我们做的事情应该是很先锋的,是引领时代的,但是由于现在市场发展得太慢,我不觉得提出意见市场就能马上有什么改变,我们也只能慢慢地等待它一点点变好。等到老百姓的审美水品和整体观念不再喜欢那些不好的东西,向往优秀作品时,就会淘汰掉一大批粗劣的作品,我们一直坚持的理念和创作的好东西就会慢慢浮现。

 

网易艺术:作为的漫画创作者,您如何看待今天的科技进步与发展?对于它的未来又有哪些期待?这将会对您的创作有怎样的影响?

矩阵:其实我很担心这件事,计算机的发展给了漫画创作者很多试错的机会,这跟架上绘画的谨慎认真是不同的。有时候我甚至发现一些作品很好的作者在签售会或其他线下活动上不会用真笔画画,因为他们已经疏于真实世界里纸笔的练习,完全依赖于电脑了。他们在手绘板上画画的时候胆子很大,速度很快,因为软件可以无限“control+Z”,但是真实绘画却需要创作者在下笔之前深思熟虑。

所以我现在的创作前期至少50%是在纸质上完成,电脑只用来上色和排版,毕竟电脑的效率很高,我们离不开它。但是我源头的草图、分镜,这些东西必须用纸笔完成。

 

《无间狱》漫画封面


一部漫画的构思是随着创作自然而然形成的

 

网易艺术:最近您新出版的画册《红日》是一本概念设定集,它是一个怎样的故事?您对这个作品还有别的计划吗?

矩阵:《红日》其实是自然而然形成的一个想法,最开始只是零散的几幅系列随笔,是我自己画着玩儿的。我给绘画主体加上各种装备,起了奇怪的名字,发在微博里。但是随着这个主题的逐渐增多,我心里逐渐就有了一个故事的萌芽:人物之间的关系、桥段、大纲,逐渐有了剧本,然后慢慢地一部作品就从玩闹逐渐诞生了,这种作品其实是最真实反映作者的喜好、审美、价值观的。

后来,我就找了朋友一起合作,做出了《红日》概念画集,不久,《红日》的漫画也要出版上市了。当今社会,漫画从业者靠拿稿费过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我的书不可能拿到很多版税,所以需要我们转变思想。我现在在创作的时候,是将我的作品当作产品在思考,这个产品的主体就是内容,因此不仅是漫画,包括周边的雕塑、手办、玩偶、影视、动画在内的整条产业链,都是我未来有希望发展的。虽然我不确定未来会不会这么好,但是我做这件事是冲着整个产业链去的,它是一个产品,不仅仅是一部漫画书了。

 


《红日》概念集

 

网易艺术:您如何看待站酷这个平台以及站酷奖?

矩阵:站酷这个设计师互动平台对我来说是个很老的朋友了,我刚到北京的时候就会经常在站酷上发一些自己的作品。站酷很好的一点是,它是一个能够给大家提供很正的观念的平台,包括作品的多元化、发布的审核、用户评论的质量都是很有水准的,这是一个相互鼓励、积极健康的平台,这也是站酷发展到如今这个规模的原因。而站酷奖,首先我很荣幸这次受邀做评委,很期待看到设计行业的新生力量。我觉得,设计是一种沟通的手段,它不应该仅限于视觉,而更应该与受众产生交互,一个商业设计只有经过市场的洗礼,才算是真正完成,这也是站酷奖的创办初衷吧。

 

网易艺术:生活中还有哪些兴趣爱好?我们网易艺术频道主张“艺术还原于生活”,您如何看待艺术或者设计和生活的关系?

矩阵:我很喜欢看电影,这应该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标配吧。电影院里上映的新电影,不管是国产的还是进口的,我都会去捧个场,遇到烂片吐槽两句,遇到好片子就能兴奋好几天。我尤其喜欢《罗曼蒂克消亡史》《路边野餐》一类的文艺挂的片子,我觉得要创作广泛的题材,就要了解更多不同的东西,甚至是跟自己性格和观点大相径庭的东西,不能局限在自己擅长、喜欢的圈子里,这样才能真正全面地、健康地了解这个社会和大家的喜好。

我不是很喜欢别人称我为艺术家,因为我自己都不能完全定义艺术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当代社会把艺术过分抬高了,其实艺术是自然而然的东西,一个东西是艺术,我们没必要说出来,就当它是就好了,不需要刻意强调、夸赞、吹捧。只要我们觉得它好,它美,那么这件东西就可以被称之为艺术。

 

矩阵,男,1983年生人,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知名漫画家,矩阵工作室创始人。2007年创作加拿大漫画《Borderline》,2008年美国image出版社出版彩色漫画《LILLUM》(全5册),2009年特邀制作美国哥伦比亚电影公司《地铁惊魂》宣传动画。2010年出版个人画册《速度与激情.CG美女赛车的缔造者MATRIX》。2010年签约法国格雷纳出版社出版漫画《KONUNGAR》(全3册),2013年签约迪斯尼绘制《War of HEROS》超级英雄系列游戏卡牌,2014年应邀绘制《剑灵》游戏卡牌,2016年签约法国格雷纳出版社创作法文漫画《末日之后》,2017年参与徐克导演电影《狄仁杰3之四大天王》分镜故事版创作,2018年出版个人画册《红日》。


22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