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博洛尼亚插画展 | 插画的全球化,让插画师有了更多的发展方向

36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插画 / 观点
博洛尼亚插画展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博洛尼亚插画展联系,谢谢配合。

亚丽安娜·斯奎罗尼、哈莉特·伯金肖、丹妮亚拉·斯塔马提雅迪评审观点

站酷线上展链接:https://www.zcool.com.cn/special/boluoniya2018/



2017年,5位评审从巴塞罗那、巴黎、雅典、伦敦和纽约来到博洛尼亚,他们的职业分别是两位编辑、三位插画师,每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审美品位以及对某种插画的独到见解。但在博洛尼亚这段时间里,一些原有的审美标准和偏见受到了颠覆、质疑及检验。


2017年,共有 3000 多位画家参与了博洛尼亚插画奖的投稿,每人提交 5 幅画稿,而评审团们最终抛弃成见,用全新的眼光在近 16000 幅作品中找寻出最好的。他们就像是在执行一项特殊任务一样,飞奔在博洛尼亚这座充满魔力的城市。


以下,我们摘选了亚丽安娜·斯奎罗尼、哈莉特·伯金肖、丹妮亚拉·斯塔马提雅迪三位评审的观点,看看他们是如何看待插画的,什么样的插画在他们心中才是最好的,以及关于童书他们又有哪些见解呢?



亚丽安娜·斯奎罗尼


评审简介:

1976 年出生于米兰。她在米兰学习古典文学,主攻语言学和哲学逻辑。2002 年她移居巴塞罗那,开始研究儿童文学,2008 年她出于对图画书和图书插画的好奇,就职于A buen paso 出版公司。她也为西班牙和其它国家的专业杂志社提供服务,比如《Hors cadres[s]》以及它的西班牙版本《Fuera de margen》。她还举办工作室和辩论会,并为工作室和面向文学作者、插画师、图书馆员和老师们举办的大师课提供演讲及授课。她有时进行童书创作(2016 年意大利Topipittori 出版社《En casa de mis abuelos》;2011 年意大利Ekare 出版社《L’estate e tutto il resto》;2012年意大利Donzelli 出版社《A casa dei nonni》),也为成年人写(2014 年Pantalia 出版社《En el laberinto de lapalabra, Guia de viaje》;2017 年 Milrazones 出版社《El verano de John Silver》)。她的另一项爱好是研究活着和死去的语言。



 (图1:作品名:《无题》 作者:马里恩·巴劳德 )



Q:在过去几天你审阅过的上万幅作品中,不同的地理区域或文化背景下是否还存在着诸如风格、技巧、意象等方面的差异呢?还是插画已经迅速全球化以及同质化了?


A:我的感受是插画全球化趋势越来越明显了,所以无论是意象、风格或者技巧糅合在一起,都

不仅仅朝向两端发展,而是有越来越多的发展方向。这些多亏了那些创作插画的插画师的交流,

只要拥有无拘无束的好奇心和深度观察的探查力,他们就可以尝试去挖掘与发挥原始的关联。


Q:一名优秀的插画师与一名优秀的童书插画师之间是否存在区别?


A:区别存在于欣赏插画的读者,他们在语境当中发掘出不同,而非存在于创作过程中。为一幅

图画赋予意义的文化指引确实有所区别,但除此之外我相信两者的创作过程彼此相近。确实有自然而然以孩子或成人为目标读者创作的画家,不过他们这样做的原因在于个人兴趣以及使用的表达语言有所不同。


Q:您觉得童书也可以表现像战争、死亡或疾病这样的困难主题吗?


A:不是可以,而是必须。童书作为文学作品需要讲述生活的故事,所以它们必须包含生活中的

一切。战争、死亡和疾病都是生活的一部分。文学不需要隐藏,不能够口绝,而是要更深入地挖掘与探究。毕竟,作为一个人,一个“多元的”,多面性的人类,不可避免地会对他周围发生的所有事情感兴趣并提出问题。事实上,如果我们将童书看成是文学以及艺术作品的话,都不该提出这样的问题。如果当书本成为一种普世价值的灌输工具、一种生活方式时问题自然会产生,如果我们把这些主题视为困难的,就会用刻板方式去处理。但是这类作品,虽然它们假装成图书的样子,却不能被视为文学作品,也不具备科学或者哲学趣味。



哈莉特·伯金肖


评审简介:

哈莉特·伯金肖在英格兰长大,曾就读于华威大学英美文学专业。毕业后她移居伦敦,在童书出版机构英国安徒生出版公司担任图画书编辑。在此期间,她曾与英国知名童书插画师合作,包括大卫·麦考基、迈克·福曼和昆汀·布莱克。2014 年,她转投独立出版商诺布罗旗下,这里主要出版漫画、图像小说以及自主童书品牌Flying Eye 图画书。哈莉特在这里担任高级主编,她从世界各地搜寻天才插画师,编辑系列童书以及帮助新手艺术家将作品加工创造成为可出版的叙事题材。



 (图2:作品名:《旋转木马》 作者:雅艾尔·弗兰克尔)



Q:在创作插画书的时候,编辑应该怎样帮助插画师?


A:编辑的角色应该是让插画书具有最佳效果,同时确保将插画师的视角清晰传达给读者。我们会提供很多支持、建议与意见。制作图书可能是一个令人生畏的过程,需要编辑的支持或征询意见,这会对创作有所帮助。尤其是在创作插画书时,我们会寻求使文本与插画相互匹配,让这两者之间产生美妙的共鸣。


Q:我们是否在经历一个童书非虚构类主题插画的复兴?这一现象会对童书插画产生怎样的影响?


A:没错,对于非虚构类主题创作的插画师来说现在拥有更多机会。童书插画在过去传统历史中曾被限制与束缚。更开放的插画群体具有丰富的多样性,我们现在能看到各种风格和技巧都出现在童书插画创作中,这真让人兴奋。


Q:媒体是怎样改变插画师与出版商之间的关系的?


A:这与曝光度有关。现在我们可以更容易地看到世界各地插画师们风格各异的作品。出版商们可以通过很多在线方式进行联络。最近我发现一个叫做“画画的女人Women Who Draw”的网站,那里有非常多杰出的女性插画师的联系方式。



丹妮亚拉·斯塔马提雅迪


评审简介:

丹妮亚拉·斯塔马提雅迪毕业于雅典美术学院,目前工作于希腊雅典,是一名画家、插画师以及私立大学视觉艺术教师。


从2000 年起她成为了一名自由童书插画作家,已创作超过100 本童书。2010 年她荣获希腊IBBY 安徒生大奖;2012 年,荣获EBGE 希腊设计与插画奖,并作为希腊代表应邀出席当年的巴黎书展。丹妮亚拉在希腊和海外绘画及插画届享有盛名。从2010 年以来,她与Frissiras 画廊以及博物馆合作。2013 年她获得两项EBGE 大奖,并获安徒生大奖提名。2016 年她因作品《萨贝拉的红裙子》获得瑞典IBBY 授予的最佳翻译童书彼得潘大奖。她曾在瑞典哥德堡艺术博物馆举办题为《别处》(En annan plats)的个人画展。目前她的作品由Astound Illustration Agency 艺术代理机构签约代理。



(图3:作品名:《一天一个冰淇淋》 作者:克特里娜·盖比乐斯 和 萨拉·马拉高拓)




Q:就市场而言,您觉得它更像是迫使插画作品同质化与标准化的力量,还是交流作者的创意与读者品味的必须场所呢?


A:两者皆是。插画师为了寻求市场认同与接受,总要遵循一定的时尚以及品味导向。从另一方面来讲,与此同时,市场也为创意新颖的作品找到位置以及重塑读者品味提供了平台。当然这就形成一个循环:创意新颖的艺术成为一种时尚,插画师们会遵循它知道产生更新的作品。


Q:创作单幅画与整本书的插画有什么不同?当您为一本书创作插画时,与文字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A:整本书的创作意味着插画必须具有连续性、节奏感、叙事性,以及在它们之间建立的整体感;一个故事要用同样的风格讲述,而一幅画只代表故事的一部分。创作单幅画也许更容易,因为它不需要与其它图画相关联,但它必须承担更深入、更确切的理念。我的文图关系基于文本有不同的变化。


Q:作为一名插画师,您接受过的最好的建议是什么?


A:这是我作为画家接受的建议,但对于插画来说同样适用:在完成画作之前,先放几天。接下来你就能够最后收尾或是修正错误的部分。如果可能的话,在这么做之前不要把画作递交出去。



2018博洛尼亚国际插画展中国巡展站酷线上展开展了

欢迎大家来这里观展

这里,不仅有2017年获奖作品,更有博洛尼亚50周年大师作品展


线下观展信息


上海站:5月1日至7月9日

地点:上海云朵轩美术馆


北京站:7月15日至8月30日

地点:北京今日美术馆


观展及购票链接:

https://www.zcool.com.cn/special/boluoniya2018/


46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