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插画师技巧和个人风格哪个更重要?

160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插画 / 观点
博洛尼亚插画展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博洛尼亚插画展联系,谢谢配合。

让·弗朗西斯·马丁、史蒂芬·瓜那西亚评审观点

站酷线上展链接:https://www.zcool.com.cn/special/boluoniya2018/



2017年,5位评审从巴塞罗那、巴黎、雅典、伦敦和纽约来到博洛尼亚,他们的职业分别是两位编辑、三位插画师,每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审美品位以及对某种插画的独到见解。但在博洛尼亚这段时间里,一些原有的审美标准和偏见受到了颠覆、质疑及检验。


2017年,共有3000多位画家参与了博洛尼亚插画奖的投稿,每人提交 5 幅画稿,而评审团们最终抛弃成见,用全新的眼光在近 16000 幅作品中找寻出最好的。他们就像是在执行一项特殊任务一样,飞奔在博洛尼亚这座充满魔力的城市。


以下,我们摘选了让·弗朗西斯·马丁和史蒂芬·瓜那西亚两位评审的观点,看看他们是如何看待插画的,什么样的插画在他们心中才是最好的,以及关于童书他们又有哪些见解呢?



让·弗朗西斯·马丁


评审简介:

让·弗朗西斯·马丁,1967 年生于巴黎,曾在Lycée du livre et des Arts Graphiques 以及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就读。在成为插画师之前,他曾在巴亚国际出版社担任美术编辑。目前他为多家出版机构工作,包括尼耶出版社、Hélium 出版社、Albin Michel 出版社以及弗拉马利翁出版社。他也为报社杂志工作,如法国《自由人报》《Télérama》《世界报》《XXI》等,还有海外报刊杂志《纽约时报》《纽约客》《卫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时报》《商业周刊》《时事周刊(加拿大法文版)》《进步杂志》等。马丁还是平面设计师团体“2 oeufs bacon p'tites patates”的成员。他曾获2011 年博洛尼亚童书展虚构类最佳童书奖,并因作品《伊索寓言》获2012 年青年插画博物馆Musee de l'Illustration Jeunesse 最佳插画师大奖。他曾多次获得AI-American Illstration 颁发的插画师奖项。他的作品还有动画短片《拾得者l'inventeur》。



(图1:作品名:《无题》 作者:克莱尔·阿涅利)



Q:对于插画师来说,哪个更为重要呢?技巧还是个人风格?

A:我觉得在这两方面之间有一种脆弱的平衡,而且还不止这些。插画可以很简约,或者非常生动,同时仍然保持极高的品质;它也可以极尽细致,细节丰富,甚至夸张,这样也很不错。我认为创作目标和与文本相关联的方式才是真正重要的因素。为同样文本创作插画的两位插画师可能风格迥异,与此同时,却都能创作出同样精彩的作品。


Q:您认为对于一名优秀的童书插画作者具有哪三个最基本的特质呢?

A:在插画创作上有太多不同的视角和观点,我觉得很难只用三个基本特质对插画师进行概括。罗伯特·英诺森提和桑贝的画风截然相反,对他们来说并不需要一样的创作技巧,却都能创作出大师之作。


Q:当您为孩子或者青少年创作童书时,头脑当中有没有理想的读者形象呢?

A:我从来没有想过读者的问题。我的工作状态比较自我,目标就是尽量在过程中享受快乐。不过我的女儿们对我会有影响,她们经常会把我带回到合理范围内。如果她们看不懂这些图画的话,或者就是不喜欢,我会尽量修改,让作品符合她们的口味。




史蒂芬·瓜那西亚


评审简介:

史蒂芬·瓜那西亚是一名插画师及设计师,他也是帕森斯设计学院的副教授,曾主持2004-2011 年的插画项目研究。此前他曾任《纽约时报》评论版艺术编辑。他从事插画师工作的三十五年来,广为世界认可,曾于各大报纸杂志供职,包括《纽约时报》《艾毕苔尔杂志》《滚石》以及《Domus》,并曾为迪士尼邮轮创作壁画,为纽约现代艺术馆MoMA 举办的阿奇莱·卡斯提罗尼个人展绘制展览图片。他是流行文化与设计图书作者,作品包括《白与黑》,本书由编年史出版社出版,讲述了颜色的缺失。瓜那西亚也为Swatch 设计过手表及包装,以及为MoMA 博物馆设计贺卡。他曾荣获纽约平面艺术协会、纽约艺术指导俱乐部等颁发的奖项,作品在博洛尼亚童书展专门举办的欧美单人作品展展出。他的童书作品有:《金发女孩和三只熊:一个现代童话》《三只小猪:一个建筑童话》《灰姑娘:一个时尚童话》,这三本书均由意大利的Corraini Edizioni出版社以及美国Abrams 出版社出版。



(图2:作品名:《越过高墙》作者名:埃琳娜·马利考恩)



Q:面对成千上万的画作,风格各异,技巧迥然不同,怎样才能挑选出一幅好的插画作品呢?


A:我对“好的”插画作品并不是很感兴趣。我更喜欢的是令人兴奋的插画、出乎意料的插画、稀奇古怪的插画。对于插画作品来说,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要满足它们被创作出来的目的:必须恰如其分。插画不同于画廊里展示的艺术作品,它必须具有实用价值。不过一幅真正出乎意料的插画可以完全改变它所依据的语境。出乎意料的插画可以让你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来阅读它所搭配的文章;作为封面,它能够营造出全书的氛围;它也能让简单(甚至平庸)的图画书文本变成看得见的诗歌,一次充满惊喜的体验。当我面对数不清的插画,当我在插画展评选现场评选时,或者进行日常工作时,我翻阅着每天印刷或者电子出版的数量惊人、有时甚至多得不可思议的作品时,我并没有想寻找值得称道的风格或者大胆的表现技巧,我在寻找内心的触动:欣喜若狂、神魂颠倒,甚至羡慕嫉妒(“多希望这画是我画的!”)或者发现一种新颖的视觉设计而激动万分。只有极少数画作才能产生这样的效果。


Q:作为一名插画师,具有非常清晰的可辨识的风格是否必要,或者从某种意义来讲,那会不会将他困在这种风格之中呢?


A:插画并非某种单一的领域。有为报刊杂志创作的插画,有为广告进行的创作,为企业客户、漫画书、图像小说进行的创作,当然也有童书插画。单就童书插画来说,也有不同的需求。很多时候,多样性是插画领域应尽的责任。这就要求插画师不能具有太强的同一性,用单一的表达手法发声。“万金油”并非是消极的定义,古往今来有些很有影响力又画风多变的画家,能够使用灵活多样的创作手法,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而且毫不生硬。比如艺术领域的知名画家毕加索和设计领域的西蒙·切瓦斯特。插画就是这种风格的典型代表。很多艺术家觉得应该根据插画创作的目的工作,因而会相应修改自己的创作方式,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只用一种风格假如不是外行的话,显然就是愚蠢。还有,随着时间流逝,画家们的工作方式当然也会发生改变,无论是循序渐进还是突然发生。



(图3:作品名:《回家》作者名:邓彧)



想想著名画家加斯顿晚年的作品吧,还有插画师菲利普· 维斯贝克整个职业生涯的作品。我还记得与我非常崇敬的盖伊· 比尔特(译注*  法国知名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相遇,那是在《纽约时报》,我刚刚出道,正在寻找一种表达方式,一种能让我舒适栖居的视觉模式并且表达自我。每次当我接到一个新任务,都会尝试不同的方式,一种不同的技巧或风格:拼贴、钢笔画、橡皮章。我真的不清楚自己从一个任务到下一个任务想要做什么。当我遇到盖伊时,他热情地对我说:“噢,你就是那个总在做尝试的家伙!”我真的很希望自己有足够的自信去做尝试。事实上我是在寻找一种能够一劳永逸的方式,然后可以靠它终老一生。


当然,在编辑插画成为最流行和最赚钱的创意领域之一时,当成百上千的报纸和周刊、月刊都在每篇文章使用多达二十幅插画时,拥有一种可辨识度高的视觉语言就具有了纯粹的商业价值。美术编辑对于出版物的视觉效果拥有极大的控制权,能够对美术编辑的看法发表不同意见很重要。当然,随着传统印刷媒体日渐式微,而报刊杂志不断倒闭,拥有不同风格的表达技巧以适应不同客户的需求就成为了简单的生存之道。


对我来说,童书似乎不太受这些变化无常的市场需求的干扰。在童书中,可以用图像创造强烈叙事语言、并有力地表达观点的技巧至关重要。无论是用一种方式表达自己,还是拥有多方面的视觉表达都同等重要,只要作者的理念足够新鲜,并能用自己的视觉语言流畅表达。



(图片来自:2017博洛尼亚国际插画奖画册)



Q:数码技术和形式的传播是怎样影响插画创作的?

A:在对插画进行评鉴时,技巧其实无关紧要。就算拿棍子蘸着墨水画一幅未经修饰的图画也可以产生引人入胜的效果(有时可能效果更好),胜过当代艺术家用成套数字工具每一笔都精心描绘的美丽图画。插画的表面只是图画能否产生吸引力的一个因素。


这就是说,在专业层面上,新的技术改变了画家与美术编辑或编辑的对话方式,也改变了画家与他或者她本人的关系。数码图画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一直在不停变化,从未停歇。能够轻易修改插画的技术,使得画家在创作过程中更愿意尝试不同的色彩和笔触画风。对插画整体决策的探索与修改也变得更容易。对于画家来说这个改变有利有弊——这种便捷使得美术编辑对于决定会更加反复无常。通过传真开始最初的介绍是目前通用的标准模式,图画创作与修改随着技术进步会更加快速,带来的改变也是好坏参半。数码图片的尺寸也是完全出乎人们意料之外的一大变化。当我第一次到纽约时,曾参加过1970年美国插画家协会的年度展览开幕式,房间里布满了纵横交错的临时隔断墙,墙上挂着像古典大师一样装框的油画和素描,每一幅都像今天在大都会艺术馆里看到的那么大。事实上,作为一个钢笔插画师,以及极简主义画家,我怀疑有朝一日能否在那些墙上看到自己的作品。


几年以前,我的作品也在这些墙上挂了一段时间,我也当上了年度展览的主席。我开始注意到展览中的作品很容易就挂在永久性墙壁上,而不再需要临时展板。不仅如此,绝大部分的画作都差不多是一样的尺寸,大约11X17  甚至更小。这一开始让我感到很意外,后来我意识到大部分画作都是数码制作的,就算是用传统技法创作的作品也是翻印之后装框的。图画的大小取决于扫描仪的尺寸限制,一种整齐划一的尺寸就这样被急速发展的数码技术强制推行开了。




2018博洛尼亚国际插画展中国巡展站酷线上展开始了

欢迎大家来这里观展

这里,不仅有2017年获奖作品,更有博洛尼亚50周年大师作品展


线下观展信息


上海站:5月1日至7月9日

地点:上海朵云轩美术馆


北京站:7月15日至8月30日

地点:北京今日美术馆


观展及购票链接:

https://www.zcool.com.cn/special/boluoniya2018/


462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