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月亮门的形式和意义

23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空间 / 观点
曲文涛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曲文涛联系,谢谢配合。

门的形式与心的形式

之前住的地方离城铁站很近,最方便的路是从一个小公园穿过去。说是小公园,其实只是小区与城铁站前面马路之间的一块三角形绿化带。

从小区门出去,左拐。走进一个圆形的小月亮门儿,经过一条不长的蜿蜒小路,小路虽不长,因为是S形,却有一种曲径通幽的味道。走到头,从小树枝间渐渐见到马路对面的城铁站,之后便是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了。

 

 

小公园里每季的颜色不同。与城市中的其他景物相比,这里似乎更能看到四季。每天早上。上班的人经由它奔向城铁,傍晚下班的人又经由它回到自己的小窝。不知道当人们经过它时,是否能因为这不同的色彩而暂时忘记一下俗世的疲惫呢?

 

 

不过前些天有了些变化。小公园虽在,月亮门儿没了。准确的说,我看见的时候它正在被拆。几天后,在原来月亮门儿的地方,变成了不锈钢的方形门洞。之前月亮门儿边的墙,现在变成了下半是墙,上半是不锈钢栏杆,最上是枪尖装饰的样子。

 

对这变化,我有些不舒服。

 

其实,按说这种改变对门的本质并没有什么影响。门嘛,就只是让人出出进进罢了。但,一个大的抽象概念下面,会分出很多具体的事物。就比如,门是个抽象的概念。具体到真实的门则有各自不同的样子。那个概念的门是虚幻的,也就是说我们在真实中需要选择一种样子的门。我想,在这选择中,也许就画出了某些我们的样子吧。

 

 

当我们在说“门”的时候,是在说那块门板吗?其实我们是在说“那里可以出入”的这样一个位置。这位置是相对于不可以出入的“墙”来说的。“门”与“墙”的关系大概就像负与正,虚与实,阴与阳。所以我们在说门的时候也是在说墙,因为没有墙也就没有门。

 

 

不锈钢的栏杆,或者只说栏杆,也是墙。本质上都一样,都把人阻挡在一侧。但栏杆的不同是让一侧的人能见到另一侧的景象。这显得很有开放的态度,透明没有秘密,让人一览无余。似乎在今天的时代,这是一种值得赞颂的态度。

对了,差点忘了还有上面的尖。这尖现在虽然更多是装饰作用,但这形式起初却一定有它的实用——防止人越过或还没越过时的威慑。想到这,之前那种值得赞颂的开放透明态度似乎暗淡了。就像这些尖说出的某些真相——这依然是墙。并且容不得你得寸半分。这才是它真正的态度。就像CBD的高端写字楼,全身透明玻璃。但不能随便进入,要登记姓名日期来访原因电话号码等待确认。里面永远是刚好让你觉得冷的空调温度。这很现代,也很讲道理。也很冰冷。

 

 

月亮门儿的墙就是墙。灰色的。大概由红砖水泥和石灰构成。时间长了,墙上,尤其是越往下的地方,就满是斑驳的霉渍和苔藓。墙的上面有瓦。就是那种两边向下斜着铺的深灰瓦片。因为墙本身不厚,也就用不着几片。瓦大概应该是为了保护墙的。下雨时雨水顺着瓦片流下,便不会侵蚀墙体吧。墙就是这个样子。大概,要是没有那个圆形的月亮门儿,它便会默默的被人遗忘吧。

也许遗忘才是墙应有的样子。墙总是告诉了人们界限的位置,那是一种让人伤心的存在。而遗忘了便不会常常伤心。虽然遗忘,但它还在。它也是安全的象征,当没有它时。人或许会迷失进自己的好奇心里,也或许我们会天真的邀请假扮成天使的魔鬼。好在有了“门”。让我们可以有进出的选择。

 

 

世界上有很多种门。这大概是因为,墙不管怎么,对我们来说都是阻拦和界限,但每扇门所通向的却是不同的空间。

比如,高大且深厚的皇宫门,通往的必是那个远离人间常态,天下一人的宫殿。

比如墓室的门,不留半点缝隙和能够开启的提示,甚至还有对妄想开启者的威胁。人们只要知道里面是个生人勿进的世界就好了。它能称为门,也许真的只是因为它曾经关闭过。

又比如旋转门,它真是活波俏皮,以至于让很多人都会和它开开玩笑。但其实它却节省了最大的时间和人力成本,让很多人的进门出门开门关门全部在同一时间完成。它背后就是那个满带笑容的商业帝国。

 

 

当然,我楼下这不管是月亮门儿还是铝合金门。其实都只有门洞,而没有那个能开关的“门”。或者说铝合金门该有“门”,而月亮门儿本就没有。  

原因很简单,就像前面说的,铝合金门的墙是顶上带尖的栏杆。因为如果门可以出入,干嘛还要翻栏杆呢?

而月亮门儿只需门洞。它就是为了引人进入的。人们在不透明的墙前感到了伤感和神秘,沿着墙就会看到这不起眼的门儿,进入那个就像它本身形状一样的空间。

圆形是个特别的形状,它没有任何的棱角。没有棱角就不会伤到别人,与谁都能共处,所以我们有个词叫“圆融”。圆形也是完美的形状,没有缺陷,所以我们还有个词叫“圆满”。其实这已经把它说的有点太“高大上”了,那不是它的样子。它叫月亮,也像月亮。就像相比同样在天上的太阳,它的光是有些羞射和被动的。月亮门儿也并不是强势的宣誓自己的存在。就像月亮旁常有云遮住一样,月亮门边也常有灌木植物挡着门边。当有微风让植物轻摆时,月亮门儿就也同样显得那么温柔。而它里面便也是个同样温柔的世界。

 

 

世界好像并不那样温柔。人似乎不管生活的什么时代,都承受着生存生活和社会方方面面的压力。这压力又不在乎你是否腰缠万贯或君临天下。我自己现实中的,便是每日早晚见到的形色或匆匆或疲惫的,与我一起从车站进出的人们吧。大家只是擦肩而过,不知道急匆匆的你是否赶上了时间,没有迟到。或是只能尴尬的走进会议室。不知你的早餐是在家里餐桌上安稳的吃好了,还是在早点摊买了带上地铁。也许你忙完了一天的工作下班到家前还能买了晚上要烧的菜。也许你看着同事下班,自己却还在弄刚交到手里,但明天就要的文件。你也许骂着客户领导,也许同时也给自己暗暗加油。总之这时你也许会觉得世界没有那么温柔。

 

 

中国人可能真的很聪明。因为似乎很早就认识到了世界的这一面,也同时认识到了不能没有这一面。中国人讲求平衡。虚实相生,黑白相间,曲直相映,阴阳相济。并不偏于哪一方的极端。未央才得长乐。

但要做到这点却是难的。“实”总是更强势,“直”总是更正确,“阳”总是更强壮,“白”总是更漂亮。在庙堂中站的笔直的人们恨不得让心跳声都整齐划一合礼合法。但,人心总归是血肉。是血肉就有温度有柔软,是血肉绷的太紧便会失去性命。要活下去便不能太紧,便要达到某种平衡。

 

 

虽然道家说“不要管那么多”,但是儒家说“那是你的责任”,这让人很两难。但最后人们还是觉得儒家说得对。除了一些真正的为国家社稷苍生的义士外。大概也因为儒家虽然不能绝对保证带来物质,但道家却是绝对能让你丢掉它,也许也是人们的理由。但肉长的人心哪经得住那么多的责任。人们很矛盾,既渴望彻底的不顾一切的回到山野田园,又放不下眼前的道德责任世俗功名。

 

 

所以说中国人还是聪明的。人们找到了方法——“内圣外王”“外儒内道”。

这还是平衡,要达到这种平衡便可以在庙堂之上也保血肉之心了。但这也还是太难了,一般人怎么能做到。

 

那么,还有一个办法,给自己修个花园吧。

 

 

不要小看这个花园。如果说“内圣外王”是对内境的追求。那么“前庭后园”就是外境上的对应。虽不是真正的田园,却是他们可以放下平日正统,打开心灵的地方。在这里他们不用在紧绷着血肉,这里是他们的隐私和秘密,当他们卸下正装和礼法的束缚穿过那神秘浪漫的月亮门儿,漫步在园中,对着幽幽的月光,那些浪漫的和诡异的故事便可以随时在这里发生了。如果没有大观园,哪里还会有那些动人的姐姐妹妹。没有后花园,那些和狐女约会的公子怎么度过漫漫的长夜。从百姓的殷实之家到帝王皇宫无不是用这种方式平衡着人的内心和生活。

 

月亮门儿便是通向这花园的门。

 

 

 

而现在它没有了。门没有了,园便不能再叫做园了。它要嘛被墙彻底围住变成禁地。要嘛变成暴露在庙堂大殿前的一块野地。不管是哪种,等着它的都是消失。

 

其实,楼下的月亮门没了也不打紧。

但,为了还是血肉的心。

我想也许每个人心中都应该有个月亮门。

有了它,便可以长出一个花园。

 

                                      

                                 

                                                                                                                                                              2017.8.17


8
    Hello PM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