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Hi Japan

177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多领域 / 观点
灵鹿设计米字格组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灵鹿设计米字格组联系,谢谢配合。

日本所见所思

我们一切的所见,都是人、政治经济文化、地理环境等要素交织在一起,经过长时间发酵后的产物。

写一些最近在日本的所见所想吧。

——2018.03.25 彭林


这是这次日本的出发点——日本体验式商业


日本文化


从前两三年开始吧,开始对社会学相关的知识感兴趣,喜欢其看待事物的系统思考和生态学上的互相影响共同生长的逻辑。


出发前自己阅读了《菊与刀》以及安藤忠雄和隈研吾的书,只希望让自己所见能够相对的与其文化底层有所连接。



日本文化又必需与其他要素一起分析,不然也会陷入狭隘或者难以深入。


就拿“日本职业人少于跳槽”来讲,其即有文化上的“忠义”、也有社会制度的保障、也有整个社会发展成熟度的因素。如果只说日本人不跳槽是因为人很踏实很匠心、或者只说是因为其有终身雇佣制....都是不对滴。


再比如日本人不分职业贵贱,一个优秀的清洁员也都被尊重。其背后也是有历史文化因素——日本是一个有着很强等级制度历史的国家,天皇-将军-大名-武士-工匠-农民-商人,至古日本就是每个等级出身的人都会“各尽其能,各得其所”。他们会认为做好自己本职工作就是最好的,比自己高等级的武士,有着比自己更高的义务。


《菊与刀》是讲日本国民性和文化的书,此次所见现象总是在脑袋中总是不断连接和印证,骄傲自己能找到现象背后的支撑,但也不断怀疑自己,由于被书中观点所绑架后,“只能看到自己想看到”。于是也不断做放空状,导致的结果就是老打瞌睡.....哈哈当然真实原因是因为晚上没睡好啦。



关于体验商业


“体验商业”——这次去日本学习的主题。

我很喜欢“体验商业”这个词,现在中国商业都不能局限在商业思维,现在的设计行业也不能局限在设计思维。“体验商业”很像是商业与设计两者之间之间的中间结合点,两种思维一步步向对方靠近,终于牵手。


商业“从生意——建立品牌——体验商业”。而我从从事的视觉传达专业也是从“平面设计——品牌设计——体验设计”。大家都是从自身专业出发,不断的交融。如果谦虚一些讲,也可以说我们设计一直在适配商业的发展需求;也可以说商业形式和设计形式一样,都是在经济、人文土壤发生变化后的关联反应。




日本设计


在设计形式感上无非分为三种:欧洲的包豪斯体系、日本东方美学、其他。(美国设计最大贡献是设计与商业结合上的探索)我们教科书的设计体系来自于欧洲包豪斯体系,一切从几何的构成美学开始。而日本的设计并不是在包豪斯体系上加入日本元素,就成了日本设计(中国现在的设计师大多采用包豪斯美学+中国元素,就成了“新中式”。不否认“新中式”的确更适合现代审美语境,同时好像又有中国文化。)


无印良品品牌海报——东方禅意


可问题就在于我们的中国文化并没有深入到美学的根处。而日本设计,其在根部就有着日本的东方哲学,因此才有着自己独特魅力和生命力的设计。


对于中国来说,日本的设计,中国人易于“消化”,禅意的留白、字间意境、自然与物件的和谐共生,这些都在中国文化中。而欧洲的设计背后是严谨的科学体系、外放和尖锐的几何化,这些西方有力量感和征服性的设计,很快吸引我们眼球,且深深被吸引,但我认为其不经改良,必然很难让我们消化的,犹如可乐,年轻时喝喝还是很爽快的。


可是当我们冷静思考时或许能感觉到日本设计的背后更加符合东方文化,也才是中国设计真正应该去梳理和理解的体系。


日本设计从文化到形式感自成体系,而中国设计还有待进一步思考。




建筑设计



日本设计中的建筑设计让我印象最为深刻,非常喜欢。设计感与自然和谐共生,干净规整不装怪。


一般民用建筑都感觉被精心设计和打理过,都有着一种规整的统一性,时刻提醒着你这是日本,很明显这是从日本文化长出来的建筑。建筑设计已经非常深入到大众生活之中,而不像国内平均水平粗制滥造,偶尔从中长出几个怪异的转基因建筑。


日本的庭院和园林更是精致,就连城市公共区域的植物和园林都感觉是被浇灌“日本文化”而长大的。


这一直是我很强的感受——日本的很多外化(人、城市规划、建筑、植物...)这些我们视觉能看到的东西,都有着一种统一的气质,这种统一感好强。系统性的整齐划一,这是经济文化渗透到生活方方面面的成熟,这是发达国家的一个特质。与中国的千奇百态,不一样,但这种强烈的一致性,我不知道是好是坏。


日本建筑的这种内在风格气质(简洁规整、与自然和谐共生)具体是怎么形成的呢?我是这样认为的:

1、先说文化。日本文化里的克己,维护集体和整个系统的完善,深深刻在日本人基因里。因此他们的建筑就像他们着装一样(后面再讲服装),通常情况下不可能怪异的,都会与周边相同,整齐划一。


2、再讲功能。日本地少人多,像东京这样的城市,怪异的建筑造型无疑对建筑的利用率是极大的降低,因此从功能考虑,规整的建筑能够拥有更多的实用面积。


3、还有制度。在日本了解到,所有建筑设计师做完了设计,不只需要让客户同意,还需要让街道的居民委员会一致通过才可以落地执行。而居民委员会通常不会允许破坏街区统一性的建筑存在。



服装设计



在日本,这样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拥有很多国际知名设计师。可街上能看到的行人大多穿着朴实宽松,基本款、简单精致。(除去一些特殊的场景和时尚街区)


日本服装设计不像西方服装刻意凸显身体曲线的生理美感,这或许与整个东方文化,包括中国也一样,古代大多为宽敞的服饰,包裹在身上。而西方的剪裁却很能表现出三围的性感,凸显个性时尚的元素表达出很多身体和个人情绪。


日本大众穿着大多像muji和优衣库风格,简朴内敛,如日本人性格,在公众场合别不会太外露情绪。(山本耀司和三宅一生都是在这个文化基础上的设计风格表达,其风格明显与西方对身体情绪的表达是不一样的)



服装设计的时尚是否会有破灭的那一天?





(接着上面的日本人穿衣风格往下说)

时尚是否本身就是一种不成熟社会状态的表现。目前大多国际时尚品牌是被中国这样的高速发展中国家消费的,中国这样的社会如年轻人般,急需通过外在来标榜。我们很少见时尚行业以外的大成者,一个拥有自己完整价值观和审美的人,爱穿流行时装的,时装或许本身就是为不成熟的社会而造,让他们在没有达到内心自信的情况下,先用时尚来安利自己。而一个成熟的社会是否还有那么多人追随大众时尚?


因此随着中国慢慢步入成熟,当然这个时间也不会短。第三世界的主要国家也慢慢的步入成熟后,服装设计的时尚泡沫是否会有破灭的那一天?


从此服装设计的“时尚概念”转向“另外的意识形态”。(当然现在的时装品牌也有意识形态的改变,或者说现在已经有很多“并不时尚”的服装品牌出现。


多种意识形态的服装品牌共存的阶段,或许不远了。




再设计


“redesign”——其内在追求在于回到原点,重新审视我们周围的设计,以最为平易近人的方式,来探索设计的本质。从无到有,是创造;但将已知的事物陌生化,更是一种创造。


“redesign”最开始是从原研哉的书里看到的。


这次交流中看到了日本经济的发展轨迹,才更加理解“redesign”作为一种设计理念提出的整个社会经济背景,是2000年后的经济持续低迷。





跨界与专注




上图为这次交流分享者之一,其父亲是三宅一生的联合创始人,其家族是时尚界,而他现在开始跨界做饮食和蔬菜,为MUJI做生态链的供应商。


其整个气质和思维与前几天的日本交流者完全不一样,他像一个异类。


其分享的“新时尚”(下面会单独讲)我非常认同,也很喜欢他对于新饮食文化的理解,他的主题就是“跨界”。他的思维让我看到了国内互联网行业的优秀创业者思维。


认同的同时,我突然感觉,以前印象中日本人不是这样的啊?他们不应该是一根筋的匠人吗?由于发达的社会进入了成熟,缺少活力与机会,大多人都应该是一种子承父业的状态...


最后我好奇的问了他这个问题:跨界在中国这个迅速发展的国家,机会和新的认知层出不穷,人们需要随时的掌握新知识来与自己的专业结合,进行跨界。而日本作为一个成熟的发达国家,而且在我们印象中的匠人精神,专注得有些傻傻的固执(当然我不是这样表达的),因此想听听他对于跨界和专注的理解。


其回答得很好:在日本,具体的职业工作都需要专注,匠人就是以其对工作的专注获得大家的尊重。但是商业只靠匠人思维的专注是不行的,只靠跨界思维也是不行的,需要二者的结合。因此在日本我们不会只按照其一来做决定。


谢谢(我很认同)。


会后,组织者里面有一位在日本呆了很多年的中国人跟我解释到:像今天这位分享者,这样的思维算是日本人里面的异类,他生长在国外,大多日本人思维并没有这么跨界,通常还说比较保守或者说专注,因此日本人被大家认为是执行力最好的工作者。





这位跨界的先生还讲到一个有趣的故事,也分享给大家。

熊本熊的故事,也是一个跨界的例子。Burberry的运营高管离职后,希望去到一个生活节奏慢一些,舒适的地方,最后来到了熊本县休息。


当地政府也正好需要打造地方形象,后来跟burberry这位高管聊起,说你做什么的啊?她说我是帮burberry做运营的。


后来就有了熊本熊,这也是一个做跨界成功的例子。



新时尚


时尚所指代的对象和时尚自身的定义都变了。指代对象从服装到“Life Style”的方方面面。时尚自身也不再是至上而下的风潮引领和至下而上的追随,而是一种平等关系的拥有相同审美、价值观和态度的社群共同体。




上图为时尚跨界人——日本my farm创始人,muji蔬菜卖场缔造者观点


以上观点或许能帮助大家更好的理解消费升级。




无政府状态下的个人连接


这次日本分享者讲述了一个生活方式品牌案例。一个美国小伙在家做饭,顾客预定后来到他家里就餐。小伙除了在家,也会去到酒店或者任何一个合作方的空间里做饭。由于小伙自身已是超级ip,于是预约吃饭的顾客络绎不绝。一改以前餐厅的传统模式,不再需要有固定的餐厅地点和环境。每次就餐都像一次party——时尚、亲和、社交、体验...


讲这个故事,其实只是为了引出我以下的想法。哈哈,在听着他的这个案例,看着案例视频时,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感觉——商业的无政府状态。


目前所有的行业都是有国家规划、社会责任、用户需求等等促成,都围绕商业目的而生长出来的,政府商业规划的框架下的商业形态。


而未来的商业,当然不可能脱离商业导向和政府框架下,但我感觉在未来会同时存在着一种新商业形态,一种“无政府状态下的个人连接”,这样一种以个人ip为核心,自由连接的商业形态。不会大,也不会像现在商业形态一样可以超级复制和上市,而这样的形态是以人为核心的,从生活里长出来的。


不因为社会导向而选择职业或“创造职业”。日本当地的中国朋友分享了一个故事:他们邻居家孩子成绩很好,但不打算上大学,希望根据自己喜好选择做一名为宠物剪毛的工作,于是放弃大学学习而去到职业学校学习剪毛。


如果我们人生度过的方式,不再是政府和商业利益导向的工作,而是一种自我理想驱逐的价值创造,该是一种多么好的“商业形态”啊。




保护文化街





表叁道,在以前是参拜天皇的道路。现在为日本时尚文艺街区

这个很简单啦,这次参观交流了日本的“表叁道”。整理交流笔记时想到的一句话:保护文化街,重点不是去当成“历史文物”一样保护起来,而是通过设计,让其注入商业,赋予当下时代语境,再次复活才叫保护。



看准快你一步的那个家伙



这次交流中安排了很多巨星级品牌方的主理人,他们分享了这些日本明星级商业项目。我突然内心感觉空空的,(我又要讲我的偏见了,哈哈)这些大品牌都是几十年的发展成就了现在,我们真的学得会吗?


市场环境、机遇全都不一样,在这次的项目交流中,比如“表叁道”、“茑屋书店”、“伊势丹”等,这些项目有着自己很长时间的积累,像表叁道更是有着历史独特文化。我发现那些巨星品牌成功背后都有太多品牌规划者所不可预期的事物,或者先天基因,这些成为了最后成功的重要支撑条件。


总体感知就是“巨星品牌就像我们跑1000米时,一直冲在第一的那个。他对于我们的意义大多为象征性的方向,没有太多实用指导意义。而真正对我们有实际指导意义的往往是快我们一步的这个小伙子,才是我真正需要学习和努力达到的。


(此处只是从实际意义上讲了些偏见,当然理想还是应该有的,巨星品牌我们也是要瞻仰的。)



东京不堵车




在我产生这个认知之后的第二天就堵了一小会(由于雨雪天气)。不过整体交通体验下来,我看东京同学是可以获此殊荣的。


东京(以下数据网上所查,准确性我不负责)

面积:2162平方公里

人口:2015年常住人口为3700万
人口密度为6106人/平方公里
机动车数量:800万

东京的面积是北京的八分之一,人口接近北京的两倍,而人口密度更是北京的五倍,机动车的数量则是北京的1.6倍。


北京的堵车情况大家是知道的,反观东京实在是吓我一跳,很是质疑。查资料加反复思考后也就认命了。






东京地铁线路密集层度是北京的几倍;

东京打车费用贵到让你只能乘坐公共交通;

东京的一些公共建筑会考虑把一楼贡献给公共交通,把楼架起来,犹如在高架上修建房子,一层就是交通道路(如“六本木新城”);

日本停车场很多为立体分层的停车;最后在加上日本人集体素质。


于是自己比喻了个小故事——就像一个不爱搭理的妇女,抱怨家里空间小,东西多。突然有一天去了另外一个主妇家,空间更小,东西反而多,却由于主妇爱打理和合理收纳,让整个房间腾出一个大大的客厅,宽松舒畅。



花粉过敏



在无印良品拍到的一本画册封面


很好奇,从大巴车看向窗外,路边行人近一半都带着口罩,进入便利店后,里面也有口罩专柜。从北京来的我,很疑惑的看着天空喃喃自语,没雾霾啊。


后来跟当地的中国人了解才知道,是花粉过敏,属于整个国家的“国民病”了,近一半人都患有不同的花粉过敏,在不同季节对于不同花粉过敏。看来空气好了也未必是好事啊,好坏都得戴口罩。哈哈


好吧,这一小节,我并没有什么想法。就简单记录一下,大家就当看热闹了,北京离这一天还是比较遥远的。



不冷?


既然上面都有一个看热闹的小节了,再来一段吧。


早晨从酒店下楼赶往交流会时,透过酒店大堂玻璃看见外面下起了大雪,同行朋友们都隔着玻璃拍雪景,互相叮嘱说穿厚点啊,再回去加点衣服吧。


两个3岁左右小朋友嬉戏玩耍,光着腿,穿着不是太厚的上衣,在大厅相互追逐。不冷吗?我问到。孩子妈妈看了看我,眼睛继续回到孩子身上,脸上露出了笑容...






(当孩子开心的跑向我时,我干净利落的举起手机翻拍合照,小孩马上转身逃走,应该被我大脸着实吓到了。)


我这才想起,街道上很多着学生小短裙的女生们,都光着腿,或者很薄的丝袜,不像我们大北京穿秋裤或者比秋裤还厚的肉色丝袜。


当然多问的我也跟当地朋友打听了,他们的确有着特意磨练孩子抗冻能力和意志力的传统。我想到了藏传佛教中,喇嘛们一年四季都是那层薄薄的僧服。在青海藏区我问过僧人,僧人讲到他们僧服里面不允许穿裤子和保暖衣,他们需要让肉体对四季变化敏感,历练肉体,掌控意识,也是修炼自身的一种方式。也的确有僧人通过修行能够通过意识一定层度的控制身体的新陈代谢。


我不知道这两者是否有关系,也权当看热闹好了。



干净


干净是很多朋友来日本后很大的感受,我也不例外。


我假设了三个支撑干净的条件:


1、日本文化。日本是一个有着精神洁癖的国家。不能无故得到别人的帮助,这样会让他们内心感到亏欠而难受;更不能得到别人的侮辱,一旦被侮辱就一定要报仇,以保持自己对于自己名誉的“义理”,即为了雪耻而报仇,被日本奉为经典故事《四十七士》即讲到四十七个武士为保持义而报仇,最后又因为违背“忠”而集体剖腹自杀。日本武士经常面临侮辱或者忠义两难的情况下而通过自杀,来让自己的忠义保持“干净”。因此我们现在能看到这个精神洁癖的国民,会并不希望得到别人的帮助、害怕被侮辱,或者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如侵略等事件)。



一个有趣的故事——日本地铁里老人和孕妇上车时日本男人很少让座,他们会马上闭上眼睛或者低头塞入耳机。当被其他国家人责令要求其让座给有需要的人时,他会立即站起来。可旁边站着的日本人,一看到这般情况,都会立马回避,躲开。于是本来很拥挤的车厢,立马空了半截,其他日本人都让开了。(我想这些让开的人是希望尽量减少被责令让座人内心的耻辱感,而假装靠边没看到没听到。就像其自身假装看不到老人孕妇一样)。


由内及外,从精神洁癖就不难想象到其对外在环境的要求。


2、环境因素。岛国气候,最近我穿的小白鞋一天比一天干净,这可不是我并擦的原因。在北京你天天擦也越来越脏。除了气候之外就是资源匮乏了,资源的原因也会让他们更加懂得与自然相处。




3、教育。最后就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全民高等教育,其国民平均受教育程度都比国内高太多。



年轻人的无限可能




(18岁姑娘是不能随便配图给大家看的,所以用这次在日本拍的一张餐具设计图吧,是muji旗下的一个生活方式品牌店,我很喜欢这种稚拙的图形设计。)


这次的交流活动中有一名18岁的女生参加。在复盘分享时,此女子的认真准备和富有洞见的总结,让我些许惭愧。


于是写了下面这两段文字送给自己,算是对自己的警告吧。


年轻人有着无限的可能性,年龄并不代表认知。大人们每天拖着激素水平下降的身体,由于激素变化让他们对身边的事物不再如年轻般好奇,或者他们的面子、身份和曾经的成果、银行的票子都让他感觉自己不再是个菜鸟,而是个成功人士,成功人士就应该有成果人士的样子。


然而大人通常只会用层级、经验和脸上的褶子来吓唬年轻人,年轻人大可不必害怕,认知面前人人平等,所以年轻人也千万不要认为自己年轻就找很多可以轻松可以无知的理由。因为年轻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终将会被自己的不努力而打脸,用油腻构建的自信保护墙其实很容易拆穿的,而且拆穿后挺不堪入目的。




像社会主义的资本主义国家


如题,这里所说的“社会主义”,是一种文化感受的比喻——一种“集体主义和公共意识”大于“个人意识”。


日本受儒家文化影响很大,忠孝礼义尊卑在日常场景中经常能见。再加上日本历史上佛家和道教基础上衍生出的“神道教”、“森严的等级制度”,这些都是日本现在是一个“大社会文化”支撑的国家。



传统礼仪


日本属于“小政府大企业”的自由市场经济国家,政府力量弱,企业话语权大。这点与西方资本主义相似,但日本的个人意识却非常受“社会文化”的影响。


我们能看到对于公共秩序的遵守;尊卑分明;自律克己;不为别人添麻烦——他们在迷路时第一反应一定是自己解决,尽自己最大努力后,实在没办法才向别人求助。并且表示很大的抱歉,抱歉自己对别人造成的打扰。


日本人报恩文化很重,因此他们一旦得到帮助,内心会很大的不安,他们会感觉到亏欠。这也是日本人不轻易帮助别人,以免对别人造成内心负担的原因。


个体与社会的博弈。日本人个体的超强自律,在我们想象中应该会觉得社会附加给个体太多,以让个人很压抑。而事实或许并不是我们想象那样压抑,除了在工作场景中看到相对刻板的日本人。在生活中我看到的时因为他们共同遵守道德文化后,给集体相处留出了极大的自由空间,每个个体的收敛反而让集体中的人与人的相处非常愉悦。这种相处间的愉悦再反馈到个体身上,让个体幸福。而我们看似个体放肆了舒展了,可人与人的菱角造成的乌烟瘴气,最后也伤害到个体的幸福。




系统性的成熟




日本在我们表面看到的种种碎片化优点,其背后都是系统性的成熟。经济、政治、文化和国民素质都达到了一个高的水平。60-90年代日本进入高速发展,如我们改革开放后的30年,我们相比日本延迟了二三十年。


我国看似在某些领域有着强势的领先,但真要达到整个系统性的高度,还是需要些时日。


当然今日的发展逻辑已不再是按照目前的发达国家曾经走过的路来行进了。经常听到有人讲到,发达国家的现在就是中国的未来,一定程度是正确的。但历史上每次国家间重大的超越,其实都是颠覆性的另辟蹊径。工业革命的英国成为世界强国,不是按照盛唐时的中国逻辑获取的;市场经济中的美国地位,也不是按照英国的逻辑获取的;而中国的成功逻辑,也并不在现存的发达国家之中。


在日本公共设施、秩序、国民素质处处都能见到成熟的迹象,处处都有着统一的气质,像个人有着完整价值观体系和审美体系的成熟大人一样。可年轻人的杂乱无章和无体系无风格,是否也恰巧是创新和未来的土壤呢?




专业外的误解


在看表叁道项目的时候,在一个现代建筑的入门口处,项目人介绍到:这个入口处的镜面切割设计,设计师希望能够通过镜面映射出门外一年四季的风景变化,让每个人每次来都能看到不同的风景变化。


其实这些都是过度解释,就算在国外,设计与大众认知也是有着很大的鸿沟。


对于我们设计师都很清楚,这就是一种几何构成的视觉语言,更多的就是在表达一种现代感的设计形式感。





陈丹青的《西藏组画》


一次听陈丹青讲到:“我就是一个画画的,我看着喜欢,我就画。其实画画的过程非常的傻逼和无趣,我也没有想过要表达什么,开心就画,画着就很开心。”


当然设计师也不是说完全任性和不可被理解。相反,真正好的设计师与艺术家是不一样的,设计本来就是为解决问题而生的,因此他背后有着严密的逻辑,只是最后的表达和手法会有所不同。



最后送大家一个费孝通的社会学理论:

一个社会是由器物层+制度层+价值观层,三者共同构成的。

大家可以用这个体系来思考我们所看到的一切社会现象,当然也可以完全摒弃这些“刻板的方法原理”而凭直觉去感受。




 我想放一张我的照片(初到东京时,略有些紧张的自我介绍)


担心自己由于知识体系的狭窄导致偏见,也会有表达上的包袱,总想讲得很“高大上”,因此很多时候可能不会太写自己不成熟的思考和内心活动。


在很多分享会的时候,也有以上原因而犹豫要不要去分享“自己也并不确定的观点”,后来也想明白了,观点都是“相对正确”,永远有比自己认知维度高的人,在高维度来看,自己讲的总是狭隘的,不够准确的。既然维度的追求不可能有止境,也就没有一个绝对正确,那该讲的还是讲出来吧,留下一些认知痕迹总还是好的。


各位看官,谢谢你们的时间。 


——彭林

2018.03.25于羽田机场


137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