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包豪斯的前世与今生-中集

170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空间 / 书籍
远麦刘斌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远麦刘斌联系,谢谢配合。

今天将讲述包豪斯一众大神的各种教学趣事~

早期的困窘学院


格罗比乌斯作为老大期间,包豪斯校址一直在魏玛镇,所以这段龙城岁月也被称魏玛时期,这个时期的包豪斯其实比较混乱,不论教学风格、模式、方法论跟人员都比较变幻,符合大部分立业时期的局势特点,但格罗比乌斯这个期间带领的牛人还是做了很多奠基性的事情。

 

这里必须补充说明一下,当时包豪斯的混乱除了因为战后资源的匮乏,更重要是一些政治立场因素,作为并非一篇严肃的史论,我将会隐去这一部分少谈,而是在设计学术这个角度尽量完整还原包豪斯对设计的影响这一模块的内容。

 

前面提及,作为一个政府出资的公立学校,包豪斯刚开始并没有足够的经费,教学设备也不齐全,用中国的成语形容叫一贫如洗,甚至连学生校舍都没有,只能住课室,食品也不够,一天只能勉强供应学生一顿饭,所以比乌斯那时候还要兼任公关主任,去城里游说富人捐款,但其实创业期间越艰苦往往显得越浪漫,因为奋斗的前提一定是艰苦,所以比乌斯像培育自己的孩子一样做得很开心,并且很快组建了一个教学团队。



这个团队合共9人,其中有8位都是画家,这些人被称为基础课教师,也叫形式导师。当时的包豪斯面对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因为老格原则上是一个空降的老大,原本威尔德的工艺学校还留下一批教员与学生,按老格的理想主义,他希望包豪斯的核心教员应该是一批从事设计与工艺操作的专业人员,但是这一种倾向遭到原本的人员强烈反对。因为这部分学生当中,多数人的目的是要成为一名画家,所以他不得不在两者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设置了形式导师,训练大家艺术基础与视觉敏感性,再设立工作室导师,让大家学习手工艺技巧、制作技术与材料特征。

 

他个人感觉设计教育应该是重视技术性基础与艺术性创造的综合体,强调工艺、技术与艺术的和谐统一,这基本成为了包豪斯早期教学的一个大原则,但这直接的矛盾很难调和,例如形式导师通常对材料技术不熟悉,工作室导师对艺术法则不重视,两者之间又相互轻视,而且据闻彼此的工资待遇不同,形式导师都是名家,工资更高,让矛盾更加难以调和。

 

当时包豪斯的学生也是龙蛇混集,因为学生是通过魏玛商会正式学徒的身份招收,有退伍军人,高中毕业生,而且来学习纺织的女生尤其多,造成学院阴盛阳衰,以致老格不得不要求限制女生的名额。

 

虽说限制名额,但包豪斯其实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小型学员,学生最多时就是150人左右,教员十多人,基本是教师跟学生的比例是十比一。


三大构成的来源

 

现在的设计教学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学习体系,叫三大构成,而这个体系就是由包豪斯奠定,雏形由包豪斯当时一位牛逼的教师完成。


这名教师叫约翰伊顿,一名瑞士画家,从照片及就可以判断,伊顿不是一个走寻常路的人,他本身有浓烈的宗教信仰,属于中东地区的拜火教,这个教的教义是认为世间邪恶占上风,为了向善跟获得真理,需要按宗教发展出来的一套身体与精神的方式进行修炼,所以他为了保持纯真与虔诚,长期留光头, 长袍加身,而且从头到脚都是黑色,上课很有仪式感,喜欢点一把火,而且大量吃用蒜头,根据阿尔玛后来的回忆,早期的包豪斯因为伊顿的存在,其中一个特色就是课堂上充斥的大蒜味。

伊顿是第一个创造现代基础课的人,他的课程当中有两个方面特别重要,其一是强调对于色彩、材料和肌理的深入了解,二维三维或者是平面与立体形式的探讨与了解,其二是通过对绘画的分析,找出视觉规律,特别是韵律结构和结构规律两方面,逐步让学生对于自然事物有一种特殊的视觉敏感性。


他是世界上最早将孟塞尔1912年创立的色立体引入设计教学的教师,他坚持认为色彩是理性的,其实也由此可以推导设计具备很大程度的科学性,他强调学生必须先了解色彩的科学构成,才可以谈色彩的自由表现,综合点线面与形体关系,他的课程就是后世被一直沿用于设计教育的三大构成。


 

包豪斯早期的诸多教员并非全职,原因是经费,学院数量等因素,所以初期只有三名全职教员,伊顿是其中一个,他的基础课基本包揽了大部分的课程时间,其余两个分别是杰哈特.马科斯与费宁格,马科斯擅长陶瓷制作,是一名出色的艺术家,所以他加盟包豪斯之后,为学院与陶瓷工厂建立了一些密切的关系,让学生能够在工厂亲自动手制作陶瓷,因而包豪斯初期学生作品有大量的陶瓷创作。费宁格则是一名版画家,教授绘画方面的理论与创作。

 教学方式的革命


包豪斯成立之初除了经费与教学条件的限制之外,最大的困难其实是没有教学体系可以借鉴,因为在此之前,艺术学院的教学方式使用的是单柱结构,如图所示:

这种体系方式被格罗庇乌斯形容:“一条线无法支撑一个上层结构”

所以包豪斯经过探索,创立了自己的体系,使用了三条柱的模式,如图所示——

这个体系的强调是“设计教学应该以科学为依据,并非以艺术为依据”

 

这个体系最大的贡献者其实也是伊顿,但伊顿特殊的宗教信仰让格罗庇乌斯头疼,除了伊顿自己奉行外,还影响了大部分学生行为,例如很多学生都跟他一样剃了光头,包括女生,而且上课期间,伊顿喜欢在课室悬挂一面绘制了太阳图案的旗子,因为拜火教崇拜太阳,除了悬挂旗子,伊顿还要弄一个祭坛,点上蜡烛,但教授的却是讲究科学的现代设计,让课堂的氛围非常奇怪,但伊顿的课程教授得非常好,也很受学生喜爱,他曾经有一段话非常有趣,德文转英文再转中文后,大致的意思是:“有两座大山,左边的一座住了一些动物,这些动物不知道它们该知道的事情,也不知道它们不该知道的事情,右边的一座山住了一些神仙,这些神仙不知道他们不该知道的事情,知道他们该知道的事情,而山的中间住了一些人,人不知道他们该知道的事情,但知道他们不该知道的事情,所以人充满了烦恼。”

 

虽然伊顿的教学非常优秀,但格罗庇乌斯因为无法改变他的教学习惯,终于在1924日忍痛解雇了他,他离开包豪斯后回到瑞士进行教学,随后出了大量设计教学方面的书籍,其中影响最大的是《色彩艺术》,是世界上将色彩知识做成教材的第一人。

 

伊顿的形象在当时非常特别,除了只穿自己做的道士大袍外,喜欢一身黑色,黑衬衫黑袍子黑袜子黑裤子还黑眼镜黑拐杖,后来包豪斯来了另一个大咖杜斯伯格,此人喜欢一身白色装扮,白衬衫白袍子白裤子白眼镜再拿一个白拐杖,某天两人在学院路上相遇,看见对方之后大家都不说话,对视了五分钟,然后离开,那天杜斯伯格日志记录:今天遇见一个全身黑色的人,若果一个人喜欢全身黑色,那么他的内心也是黑色。


杜斯伯格

 

杜斯伯格是荷兰“风格派”的奠基人,《风格》杂志的创刊人,他跟包豪斯的第一次接触,属于参观,过程中他对包豪斯产生了非常浓烈的兴趣,荷兰因为国家狭小,难有大规模的设计社会试验,而德国人却将这种试验以独立学院的方式开展。

来访时候,杜斯伯格已经是欧洲著名的前卫艺术家,他在参观期间进行的讲学赞扬了格罗庇乌斯建立新型设计学院的行动,但同时也对包豪斯的发展方向提出尖锐批评,这个时期的杜斯伯格也面临人生一个重大转折,就是当时荷兰风格派的成员大多离他而去,他希望寻求新的立足点,所以本身希望在包豪斯进行教学,进一步发挥自己的理论主张,所以他对包豪斯的批评是希望找出问题,促进水平的提升,愿望是十分积极的。

由于杜斯伯格本人的风格比较刚猛,格罗庇乌斯在是否让其参与教学的问题上也思考了很久,但最后感觉包豪斯应该容纳不同的学术观点,这样才能产生更多火花,让杜斯伯格加入包豪斯,最后发现果然发生了很多问题,最后杜斯伯格离开了包豪斯,而且在附近另起炉灶,建立了自己的设计教学课堂,吸引包豪斯的学生参与听课。


杜斯伯格建立的“风格派”又叫新造型主义画派,宗旨是完全拒绝使用任何的具象元素,只用单纯的色彩和几何形象来表现纯粹的精神。而且早期杜斯伯格强调直线的运用,随后又主张使用斜线来营造画面动感,以后只要看到类似的用色用线条,就知道这是源自荷兰的风格派——

莫霍里纳吉与马协布鲁尔

 

包豪斯当时的教员基本都来自艺术界,有已经成名的跟后来成大名的,画家居多,其中有一个人物比较特殊,对包豪斯也产生了巨大影响,就是来自匈牙利的莫霍里纳吉,相比杜斯伯格与伊顿另类前卫的装扮,纳吉显得非常朴素,一直以一套工人衣服为主,因为他在包豪斯主要担任手工艺方面的课程,他受到俄国的构成主义强烈影响,

 

构成主义是指由一块块金属、玻璃、木块、纸板或塑料组构结合成的雕塑。强调的是空间中的势(movement),而不是传统雕塑着重的体积量感。


纳吉的课程很受学生欢迎,因为他非常善于启发学生思考,他曾经有过两个课题非常有意思,第一个是让学生们使用一张纸制作一个可以在空中停留最久的东西,在楼顶进行测试,当时学生通宵制作,有做飞机的,有做各式各样造型的,但停留的时间都不理想,最后一个叫马克布鲁尔的学生拿了一张白纸,丢了出去,在空中飘了很久很久都没有下来,完胜,A。把一些通宵的学生气得半死,向纳吉投诉马克布鲁尔并没有做任何的操作与设计,纳吉说我只需要找个东西能飘得最久,并没有限制它的任何形式,所以纳吉这样做的意义是让学生懂得回顾设计的功能目的,强调功能的导向。

第二个课题是要求使用纸张制作一个椅子,可以承担一个人的重量,同样的大家通宵达旦的制作,做出了各种各样形状的椅子,但是称重效果都不理想,此时,马克布鲁尔又出场,拿出一个麻袋,里面装满了废报纸,往地上一扔坐了上去,舒服,A。

 

所以马克布鲁尔后来成为了一个出色的设计师,受自行车把手的启发,设计出了全球第一张钢管家具,开创了钢管家具的设计,并引起了全球的钢管家具风潮。

这张椅子被马协布鲁尔以他喜欢的老师“瓦西里·康定斯基”来命名,康定斯基是包豪斯的另一名大咖。


康定斯基

 

康定斯基属于包豪斯教员群体里非常知名的一位,他是俄罗斯人,1966年生于莫斯科,也是学霸,以绘画成名,绘画的售价到达1500万美元,曾经做过法律教授在大学授课,30岁后才辞去职务,全职学画,成为职业画家。

 

康定斯基被视为抽象艺术的先驱,是现代抽象艺术理论与实践的奠基人,1922年已经步入老年的他进入包豪斯任教,对于色彩与形体的理解跟伊顿很接近,但伊顿注重总体规律的教学,而康定斯基注重色彩在具体项目中的运用,刚好形成互补。

 

康定斯基在包豪斯期间还出版了自己的基础课教程,如《点、线与面》,最后被编入包豪斯丛书。


今天的内容就到这里啦,下期我们将会谈到包豪斯的成就与意义!

下期见~


59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