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腾讯字体是怎样炼成的-专访字体设计师许瀚文

302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多领域 / 专访
设计师专访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设计师专访联系,谢谢配合。

腾讯在11月发布了“腾讯字体”,这一举动引起了广泛关注。站酷专访了该套字体的主创团队Monotype中主导汉字设计的设计师许瀚文。

 

站酷网:腾讯在11月14日发布了“腾讯字体”( TTTGB-Medium ),这一举动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关注。腾讯是在何时联系Monotype开发这样一套字库,主创阵容是如何确立的?这套企业定制中的中文字库是否比平时的项目耗时更长一些?


许瀚文:早在去年,腾讯便联系我们说明了关于腾讯字体开发的相关工作,前后用了差不多整整一年的开发时间。主阵容则是根据我们的工作常规确立:众所周知,小林章先生除了是我们德国分部的字体总监,也是目前亚太区的字体总监,所以整个设计项目由他管理;我和土井辽太也是小林章先生的团队成员,分别主导中文与日语设计;西文方面由小林章先生和创意字型总监 Steve Matteson(他是国内有名D roid Sans/Serif、Open Sans、Noto 等大家爱用的字体家族的主设计师)与 Juan Villanueva 合作,所以设计团队里的每个人都是精锐。但由于腾讯字型最主要的部分是中国汉字,所以设计的整体方向是我主导,再交由其他几位同事诠释成相应的设计。从整体来说,这套字体设计耗时较长,因为中文目前没有正式的斜体美学存在,从左到右的横排方式也是在建国后才确立,而传承数千年的楷书、行书、草书等全部也是垂直斜体(upright Italic),没有书法上的美学根基,过去六十年为横排中文发想的字体设计少之又少,所以设计师也只能依靠视觉经验,以摸着石头过河的方式战战兢兢的前进,但当我们看到大家对这套字体的反应时候也松了一口气。

 


站酷网:双方在最初沟通这套定制“腾讯字体”的讨论中,进行了怎样的观点碰撞?


许瀚文:与其说碰撞,我觉得我们更多的是以层层建立的方式创作了腾讯字型。腾讯对于这套字型的要求非常明确,也清晰的与我们沟通过:斜体、科技感、前进感是他们的核心价值,所以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他们实现。其次,在一些特定要求的部分,我们也在不断地交流[关于字的架构、细节处理的过程],透过有效的沟通让彼此的理念同步、一致,最终成果也很理想。所以,我认为这个过程应该与我们常说的“观点碰撞”是有所不同的,可能因为我们是造字专业,腾讯也非常尊重我们,所以合作的沟通一直很顺利。


 

站酷网:您曾为英特尔、HP惠普等设计过中文企业字型,这次为腾讯做的是一套品牌的定制字库。无论是品牌字型还是定制字库,字体设计又该从哪些角度考虑与企业的品牌文化或价值相结合呢?


许瀚文:没错,一路走来我更多的经验在于为世界不同的企业设计中文字型。 对我来说,首要的是必须先与客户沟通好他们企业的核心价值到底是什么。现在市面上的字型非常非常多,也像不少大神说的一样,中国企业进行中文订制字型已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了。可为什么我们敢说第一?因为它确确实实把腾讯企业的精神在字型上得以反映出来,而过去其他设计体例没有很明确的设计意图,可能是老板喜欢?可能是某位管理层的意愿?如果是这种目的,那便可能随便买一套字型说是订制就可以了,客户又为什么要花那么多心血去投资开发一套字型?


所以,我们必须打造最能反映该企业精神的字型。像小林章先生说,订制字型是企业图像化的声音,这让订制字型充满了意义。我以前主理的英特尔、HP的中文字型设计也是从西文部分的设计引申而来,在制作西文部分的时候便已经把他们期待的特性(像英特尔期待中性、HP期待友善、融和、轻松)融入了进去。

 


站酷网:这次是先有的中文字体,那么西文和日文字体设计是在哪个阶段开始进入开发的?为了保证中文,拉丁文和日文的协调统一,参与“腾讯字体”设计的字体设计师们彼此是如何进行配合的?


许瀚文:腾讯作为世界性企业,除了把中文作为母语这最重要的一点外,在实际的使用上中文与西文字同样重要。所以在最初中文的设计方向与客户确认后好,我们就立即开始了英文的设计,从总体设定来说是同步产生的。至于日语,它比较自由,因为字数少,所以大可以让汉字的设计成熟后(腾讯字体花费比较多时间让它的造型成熟)才开动,所以排序比较后。 有趣是Juan、土井先生和我年纪相仿,就算小林章先生和Steve作为尊敬的字体设计前辈,但因为我们都是非常专业的设计师,对字体设计工艺水平也有了一定的把握,当我们把设计抛出来后,彼此都可以很快的互相抛出最高水准的设计出来。我觉得这是大家事情做到一定水准后会发生的高度自然配合,很感恩虽然我们之间语言、文化不同,但仍然能够有如此的高度配合度,这对我们的工作非常重要。

 



站酷网: logo的“腾讯”二字是最先打磨完美的汉字吗?最初的模板字怎么选择的?


许瀚文:没错的。毕竟是标志,必须先做到完美之后再做典范字让其他字去配合。腾讯两字的设计是由客户的其中一位主理人郭特宏先生所主导,他是非常棒的设计师。最初‘腾讯’两字的设计方向都问题不大,需要的是字体设计上的技术调整,像竖笔的直度、字的斜度调整、细节的加入与处理、粗细调整,以及字的大小统整等,改过之后的字体看上去没有脱离原有的方向,却会舒服很多,我会说这是字型设计的能耐。


 

站酷网:斜体字型在汉字的历史中没有出现过,这对于你来说是不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 为什么说这是一套中文“真・斜体”,那么设计倾斜字体在哪几个方面的难度最大?


许瀚文:绝对是。如果有留意你们就会发现,一般字型设计师的成品发布都会很扎实,那是基于我们作为工艺者在实践上的信心、对于字体美学的掌握度而自然产生的自信,因为这份自信我们没有造不来的字。只是说,斜体在中文史上是没有的,所以也没有美学基础可以依存。我们只能依靠造字经验与高度训练过的眼睛,单纯的从中国ren的眼睛出发去调适。即使我们对自己很有信心,心里也难免会害怕做出来的字体得不到中国人的认同,这会让我们觉得非常可惜。感激客户的信赖与大家的支持,让我们知道自己没做错,作为工艺者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心里也舒服很多。


说是“真斜体”,因为市面上看到的斜体十之八九是透过软件以电脑编程方式弄斜,可是中文的架构不但复杂而且千变万化,这样的操作不仅会破坏字的架构,影响辨析度,而且让字看起来不够自然也让眼睛不舒服。而腾讯字体的一笔一划都是从斜体出发考虑,撇捺的舒张也是根据字的造型独立安排,每个字的处理也不同,点会随着位置地变化而有所调适,以自然为依归。以往因为它非常难做所以没有太多地前辈做过,但我们愿意花费很多心力设计完成它。

 



站酷网:汉字的视觉倾斜度为8°,为配合中文,拉丁文字的视觉倾斜度为10°。这两个倾斜角度是如何考虑的?8°是中文字体视觉上的倾斜角度,但根据不同文字的情况,每一个字的倾斜程度还会做微调,让他们组合排列在一起更“和谐”。具体哪些因素会影响文字的倾斜角度的和谐?


许瀚文:中文字的架构千变万化,像鼎、酬字这样地字主要都是竖笔组成,也有像昼字全部以横笔组成地,其实中文是挺欺负人的(笑……),所以在斜体之上我们必须确保所有汉字的架构变化看起来也是稳妥的。在设计中我们发现,超过8度后字就开始向右倾斜,排成句子会给人很严重的倾斜感。所以把极限拉到8度就刚刚好;相反西文字架构简单,字可长可短,它与中文不一样,他们的架构本就是从横向发展,而我们的汉字还是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去写,可见背后的造字理念便是不一样的。所以处理有所不同也是为了体现各种文字的美学与特性。



站酷网:这套字体不仅仅保留了之前logo的斜体特征,也在其他很多方面有所突破。它如何体现“更现代、更协调、更动感”的气质?这种感觉是通过字体的哪些方面所体现的,换言之,是字体的哪些特点在突出这些气质?


许瀚文:我们会加上很多不同的设计特征让它“动起来”。最基本的是很多笔划末端的切口处理会夸张一点点,让它更具速度感;竖横钩的钩,在汉字原意上是一收笔,既让笔划有始有终,也让汉字整体感觉完整而稳定;然而在腾讯字体的范围上会因为它看起来太稳定而阻碍了字的动态,考量过它是一组标题设计,所以我们大胆地把钩砍掉,同样的道理也出现在腾字的肉字部首,如果在字的左方没有回看的钩,则整套字看起来动感更强。还有很多的细节,大家可以在看腾讯使用字型的时候慢慢发掘。


 

站酷网:你在宣传视频里说,这次的设计需要突破传统的造字方式。那么通过这个项目,您获得了哪些心得,可以和我们分享吗?


许瀚文:我可以与你解释每个字的独特处理方法,可是如果要我总结,我会说传统中竖笔为汉字的架构组法加上了很多安全感与架构的保障;可是在斜体中竖笔也不是那个可以倚靠的支柱,一切只可以以视觉的舒适为准,那时候很多建基于正体的设计理论,像字型“分中”、“方正”都已经不能依靠,因为字真的分中了可能右边会显得太小,那右边可能就要做大一点;字中心的内白不再可靠,我们看的是字的架构与字框之间的空间去取决一个字有没有分中。很多这些都是开发这套字的时候才想到的新方法,应用到正体上也有很大帮助。



 

站酷网:这套字体会用在腾讯的一些产品logo、广告宣传等形象塑造方面。这是否也决定了现在呈现在大众面前的字体的一些样貌以及使用范围?所以,作为标题字体,它其实并没有考虑正文字体使用的场景吧,那么,你认为斜体中文是否有成为正文字体的可能?


许瀚文:对的,腾讯字体的起始设定相当明确,主要是用在腾讯企业品牌旗下的标题、标志上。虽然我们成功的把真正的斜体做出来了,然而相对于正体、斜体的本质仍不适合长阅读,就像欧美的意大利体一般也用在段落里用作强调语气、或是标题上用作视觉特征的用途,绝少用在正文排版上。


因为有明确的使用意图,所以我们也可以在笔划、架构上多做点破格的设计决定,像在副笔划加上砍角、砍钩的设计,而不担心对辨识度带来重大破坏。正文字对于字型的辨识度要求十分高,字的笔划、风格跟架构必须统一才能够做到阅读的效果,所以在历史的长河中才蒸溜成宋体、黑体字高度规范化的字型做为正文字形。而中文斜体目前还在起步阶段,不太建议把它用做正文字使用。

 


站酷网:您对于企业定制字库是如何看待的?怎么看待腾讯字体对于字体行业的意义?


许瀚文:我对于国内的企业定制字库工作充满期待。我当初决定进入字体设计行业的原因,除了因为热血字型,更多地是希望我们生活的环境里到处充衍着的文字能够变美,从而推动我们社会的美感改善。不少朋友从外国旅游回来都会说“欧洲好美啊!”“日本很美喔!”一类的意见。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子,可是后来想“为什么要一直羡慕别人?是我们没能力吗?”所以开始潜心学艺,途中也不断与外国的顶尖字体设计师学习、交流。加入 Monotype 后我得到了很多的发挥机会,直到腾讯字体案在小林章先生领导下领衔中文部份的设计,昔日的志向、理想在这次案子里得到发挥。


宋仿黑楷是我们的日常用字,那部分用途最多最广泛,我会投入毕生的精力去把他们做好,那是我们社区美感得以改善的根本;其次是企业,我们在社会的长期发展中发现,企业在人民的生活中担当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对社区美感的影响重大,而且随着中国企业的发展日益蓬勃、走向世界,竞争也越来越大。所以无论对外对内,也需要鲜明的旗帜,既稳定军心统一精神,对外也有明确定位,这样企业定制字库的机遇将会越来越多,也会促使社区美感得以长足的发展,这不就是一个完美的正循环吗! 腾讯字体的开发是一个很好的模范,展示定制字库作为品牌系统主角的优点,企业带上定制字型的感觉,跟带来行销效益的体验,这大大鼓励了各大企业对这方面考虑的可能性。

 


站酷网:作为一名香港设计师,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简体中文字库设计的,简体中文设计和繁体中文设计会有所区别吗?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差异性的?


许瀚文:简体中文字库设计,我早在信黑体计划中已经参与简体字型设计。那时候因为第一个客户“唐茶计划”是国内厂商,我们必须设计简体中文,所以便学习简体中文的美学处理。固然,我会是用传统的中文审美观去看待简体中文字。日后的工作里,像为英特尔、HP等定制字型,还有我主理过的各种各样黑体设计也必须要照顾到简体中文的需要,所以其实没有繁简之分,只是中文字都必须要设计。简体中文与繁体中文,在审美上基本没有分别,因为国内简体字发明的时候并没有像日语仮名般加上不同的美学处理,所以宋体还是宋体、黑体还是黑体这样,做法与空间处理都一样。但相对来说,不少简体字是在繁体字的基础上把笔划简化成字,也有是在草书的书写基础上把字楷化而造成的字。虽然繁体里也有不少俗字架构简单(毕竟中文字是千变万化),可是因为楷化后内白空洞化,排版的时候如果空间处理不好就很容易形成一个洞,所以空间的处理应格外小心。特别是我们从传统中文的美学出发、希望汉字的构架紧密细致的时候。做简体字就需要格外留神,空间的平衡要特别细心处理。

 



站酷网:给英文字体搭配中文字体和从头来做一款中文字体,对于你的挑战是一样的吗?


许瀚文:难度不一样。前者是一般的做法,老实说因为英文线条简体、多变,风格鲜明易掌握,把特征放到中文上不会太困难,分别就是可以把多少西文的特征转化成中文。但后者则困难的多,从中文出发的话因为中文笔划与架构局限大,而且也有一定的技法/书法审美观,变化跟差异不会太大,要创新的难度非常高。有西文存在的好处是有另外的语言可以参考,那么也不会对风格过份挑剔。



站酷网:对于你而言,香港Monotype有什么独特气质?


许瀚文:我们每位设计师都对中文字的传统审美观有特别的偏好,对我们来说那是民族文字美学的根源,如果能够把文化在电脑字型上反映出来,它的气氛、氛围一定不一样,那是中文设计师的天职。

 



站酷网:你曾经说过你是因为在做排版的时候苦于没有好看的中文字体而选择了字体设计,那么现在呢,市面上是否有足够多看好的中文了?你觉得现在的中文字体环境是不是越来越好?


许瀚文:还没有到,所以我还需要努力奋斗。诚实来说,中文市场从来不缺字型,缺的是高素量的设计,就字型来说,“高素质”是解决问题的能力。目前我觉得中文世界还不能确确实实为功能性而开发字型,举例说宋体字我们有多强悍、尖锐的设计,却没有能够表达情绪、温润细腻的设计;黑体设计有很多,但缺乏为印刷、屏幕细致考虑的粗细跟处理。黑体字的设计风格其实不会差太远,重点就是它到底在针对什么的议题、生活设计问题、阅读设计问题而开发。如果未来我们都能够朝这些方向认真出发,美感跟设计超越日本、欧美其实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采编:翔宇   设计:海边的卡夫卡

817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