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勃朗之大师的“堕落”之路(Chapter eight)

3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多领域 / 观点
songforu9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songforu9联系,谢谢配合。

我的灵魂不追求荣耀,但追求自由!——伦勃朗

大师的“堕落”之路(Chapter eight)

————————————————————

作者|嘟教主  编辑|嘟教主  图片|网络









前面提到,踩到狗屎运的我又接到了一笔大订单。(一个历史题材:表现巴达维英雄克劳迪亚斯·西威利斯的巨画。)


于是我拿出了当初画《夜巡》时的热忱,希望能很好的完成这份工作。它可以让我得到良好的收入,或许能借着它打个漂亮的逆袭之战呢?!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ced559ad2aafa801211d252c55e2.jpg


▷ 1661年 扮成使徒保罗的自画像



在这之前呢,我们先来把克劳迪亚斯·西威利斯的梗梳理下。


历史上,这哥们儿是个独眼龙,倍儿聪明,暗藏心机,私底下煽动各领域群众,密谋造罗马皇帝的反。


那我就想啊,既然是要造反,肯定要商议大计咯。

那肯定不能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你去扯着嗓子喊:“皇帝老贼,拿命来~~吧!”

这不是茅坑里点灯——找屎(死)嘛。不带这么脑抽的啊~~


这老本子里不经常说:“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么。这杀人放火的勾当,自然该悄悄地商议且实施不是。(哼哼哼~不知哪里来的坏坏的笑声~~)


再说克劳迪亚斯这哥们儿,我不承认他这个英雄人设,但给他个枭雄还是可以的。

“宝剑赠英雄,红粉送佳人”,我就勉为其难的再给他配柄宝剑吧。

呃。。这脑补了下画面,我的脑子里面怎么就出现了一活脱脱的加勒比海盗模样儿了呢。。。(咳咳咳,各位看官,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好了,时间地点场景,还有人物角色定位我都找好了,接下来就是动笔实现了。

想想都激动啊!!

我画到废寝忘食的境界,仿佛世界只剩下我还有那海盗头子,哦不,是克劳迪亚斯。


1662年的7月,这幅500cm*300cm的巨幅作品,被运到阿姆斯特丹的市政厅。这幅画作一见光,所有人都懵逼了。

他们纷纷凑到画跟前,想要看的更清楚些,觉得整个画面太过晦暗。



dd8f59ad2ac7a8012028a9ddea50.jpg


▷ 1661年 克劳狄斯·西维里斯的阴谋


他们以为画面场景会是行走在阳光之下的替天行道的起义之壮举,大气恢弘,斗志昂扬。

嘿嘿嘿!别闹了,好嘛!一个大大大的造反派阴谋家,你们非让我给他洗白,将他美化成不畏生死,为民请命的英雄,“臣妾做不到啊!”



182d59ad2ad7a801211d257c2db7.jpg


▷ 1661年包皮环切术


最后的结果一再证明,屌丝逆袭,再次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啥的基本属于痴人说梦。这不,那些官大爷们逼着我吐出了酬劳的四分之一。我那叫一个肝颤儿啊。。。


这还不止呢,他们以我的画太大,市政厅的墙面挂不下为由,直接把它雪藏了。

再后来,我就直接把这幅画裁成不同的部分,做了些调整,看看是不是能重新找到买主。最后,主画面只剩下原图大小的四分之一。(宝宝心里苦啊~~)


5a1059ad2b3fa8012028a9fe665f.jpg


▷ 1661年 雅各伯之旅的肖像 


我还是那只翻不了身的咸鱼。最后悲惨到被迫卖掉了萨斯基亚的墓地。


可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历史永远不止上演一次。二十年前,让我全情投入地创作《夜巡》时,我失去的客人,名誉,失去了妻子萨斯基亚;

二十年后,在踌躇满志地描绘《克劳迪亚斯·西威利斯的密谋》时,我丢了最后一个主顾,又将面临失去最爱的人。



187659ad2b50a801211d25a7feb1.jpg


▷ 1662年 纺织同业会理事们


在这期间,阿姆斯特丹爆发了一次疫病,亨德克里奇得了感冒,因为医疗条件有限,感染到了肺部。她一直坚强着支撑着,极尽全力地去维持着这个她深爱着的家庭:有她爱的男人,有他们可爱女儿和继子。


一年后,(即1663年)她不舍,依恋,平静却也夹带着无奈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8b4b59ad2b65a801211d25783ed0.jpg


▷ 1662年 伦勃朗自画像左


你问我为啥会知道她的心思?我只想说:“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我生命中的两个女人,一个陪我走过人生的辉煌岁月,一个陪我走过人生的艰难困苦。

她们都包容爱护着我,无条件地守护着我的任性和孩子气。能得妻如此,吾何其有幸,虽死亦无憾矣~~


未来的人生路,我需要一个人独自面对,并走下去了。同时也有预感,我的时日无多。


说实话,走到人生的边缘上,我幡然醒悟:我这跌宕起伏的精彩一生,所有的场景碎片犹如放映的影像在眼前闪过。

追名逐利了许久,最后我又得到了什么呢?



100d59ad2b79a8012028a9b5305e.jpg


▷ 1663年 一个青年的肖像 


此刻的我,不会再去苦恼得到什么,只想珍惜且在这剩余不多的日子,留下些什么。我手不释笔不停地画,画着拙朴的日常,也画圣经故事。收了最后一个徒弟艾尔特·德·海尔特,倾囊相授。他也很好的继承了我的衣钵。



be4d59ad2b8ea801211d25652c9b.jpg


▷ 1663年 一位老人的画像


这一切,并不能阻止我没有最差,只能更差的经济状况。穷逼的我连现在的地儿都住不起了,于是举家搬到了劳里埃街区。

其他的还过得去,只是这里的光线真的不是很理想,我那原本已经糟糕的眼睛,现在更是不舒服了。


可它也阻止不了我继续画下去。

我在这幽暗的空间内,长期劳作,视力已经模糊,脑子也不是很灵光了,有时候还能出现幻觉。


但这却让我练就了一种与黑暗游戏的本领。

大部分人都是在充足光线下看到最美的风景。而我却能捕捉到光明即将流逝那瞬间的光影斑驳,以及隐藏在黑暗中的一切。或许那里面就饱含着苍老,贫瘠,悲苦,无望,我无法用语言一一赘述。



3d2359ad2ba3a8012028a970737e.jpg


▷ 1664-65年 朱诺


时间的指针滴滴答答地走到了1668年。这一年,我亲爱的儿子提图斯结婚了。他娶了律师家的女儿马达莱娜。

为了让我的生活空间更大一些,他直接搬去丈母娘家住了。身边剩下小女儿柯内莉亚照顾我这个年迈的老父。



29da59ad2bbaa801211d2533a5d3.jpg

▷ 1665年 自画像


为此,我画了幅画以示庆贺并纪念。

(后世的荷兰伟大画家梵高曾面对伦勃朗的画《犹太新娘》时说:“你知道吗,我只要啃着硬面包在这幅画的前面坐上两个星期,那么即使少活十年也甘心。”这就是伟大的艺术不朽的魅力。)

987159ad2bcda8012028a9468d53.jpg


▷ 1667年 犹太新娘


好景不长,刚结婚没多久的提图斯,却在同年9月离开了人世。我好想仰天长啸,问一问老天爷,这到底是为什么?他们难不成真的是一个个被派遣来守护我的天使,保护着我免于被这个混乱的世界所吞噬?那么现在他们是一个个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而被召唤回去了吗?



095459ad2c09a801211d2579ae76.jpg


▷ 1667年 一家人


该愤怒也愤怒了,该崩溃也崩溃了,该绝望也绝望了,那么,下一个是不是轮到我,该做好回去的准备呢?



280f59ad2c19a8012028a98ebd0e.jpg


▷ 1668年 浪子回头


1669年10月4日,那是一个下着大雨的星期五。在柯内莉亚的送别下,我悄然地闭上了浑浊不清的双眼,独自一人踏上了这孤寂漫长地回家之路。



a85d59ad2c36a801211d25b6653b.jpg


▷ 1669年 伦勃朗自画像




伦勃朗的故事终于讲完了

不知道大家听完之后是什么感想

这个从少年得志 生活美满幸福

沦落到穷困潦倒 和挚爱生离死别

纠结无奈的一生 终于完结了



(最终篇)

——————————————————————————————————————


57
- 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声明:站酷(ZCOOL)内网友所发表的所有内容及言论仅代表其本人,并不反映任何站酷(ZCOOL)之意见及观点。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