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艺”解读系列专访——蔡仕伟:“守艺精神”的传播者

5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平面
靳埭强设计奖,禁止转载-禁止商业用途-禁止个人用途

适逢“2016靳埭强设计奖大赛”火热征集中,今年的设计主题为“茶”,站酷网特别策划“茶”+“艺”大师解读系列专访,听大师聊茶艺,帮你打开全新的创作思路 ,下面跟随小编一起来聆听吧。

17e75805eca8a84a0e282b27bb6f.jpg



适逢“2016靳埭强设计奖大赛”火热征集中,今年的设计主题为“茶”,站酷网特别策划“茶”+“艺”大师解读系列专访,听大师聊茶艺,帮你打开全新的创作思路 ,第一位大师,我们邀请到数次为“靳埭强设计奖”设计官方海报,也是2016年大赛官方海报设计者的蔡仕伟老师,下面跟随记者一起来聆听他独到的见解吧~

 


专访嘉宾介绍


蔡仕伟:独立出版人、平面设计师、副教授
纽约ONE CLUB、纽约ADC、英国D&AD、纽约TDC会员

。蔡氏曾先后任职于北京奥美广告、北京观唐广告、北京电通广告担任创意总监,而后自组成立设计事务所,专事品牌形象的规划服务。2001年开始于中央美术学院、北京服装学院、清华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等各院校进行授课、工作坊,并受邀于企业进行培训、讲座;2010年起受聘副教授于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



 

蔡氏作品至今已在国际及亚太区竞赛中获得近150余项专业设计奖项与荣誉,其中亦包含华人设计师第一次荣膺奖项;如连续两年芝加哥雅典神殿博物馆的GOOD DESIGN年奖、德国红点概念设计奖、AIGA美国专业设计学会年鉴奖,以及纽约ONE SHOW设计奖之金铅笔奖,是全球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华人设计师。历年来作品在全球五十多个国家或地区展出,多次受邀担任国内外专业设计竞赛之评审,并获多家国际与国内的专业设计杂志专访以及国际专业设计年鉴刊登推介其作品,亦获国际多家博物馆、文化与艺术机构收藏。



 

由于对民间美术、民间文化与手工艺的热爱与感怀,蔡氏于2011年开始深入传统民艺领域,在2012年以独立出版人身份出资创办、发行《首抄本》、《守艺人》、《集物志》等三本关注、记录、推介濒临消亡及珍贵民间手工艺、民间美术的独立刊物,获得业内的一致肯定与好评。

 


331c5805f18aa84a0e282b675b83.jpg


站酷网:作为台湾人,曾在大陆的不同城市生活过,你如何看待这些城市的文化氛围、生活氛围?它们带给你哪些不同的感受?

 

蔡仕伟:每个城市的氛围都很不同,比如北京,是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在很多方面仍具有其它城市无法取代的丰富性和便利性,尤其我在那里待了21年,可说是看着北京一点点变化起来的,这些变化在我的工作和日常生活都有着紧密的关联。后来到了苏州,我特意选住在老城区里,感受那些市邻街坊的生活气息,就像走街串巷时,你会听到住屋内传来苏州评弹的曲调声,或是根本停不懂的吴侬软语,可这就是生活,这是在大城市里很难感受到的。



 

站酷网:你曾评价自己为“宅男”,平时宅着都做些什么?有哪些特别的爱好?

 

蔡仕伟:包括做设计案,以及对自己独立出版的刊物组编、写稿等等,这些必须静下心来做的事,占据了我大部份的时间。不过,当中也要抽时间去看展览、电影和逛书店,生活其实非常简单的。若说爱好,那大概是民国书刊的收藏了,这更需要花时间去整理。

 


fbd15805f68da84a0d304f5129e1.jpg

主题海报:反恐(ANTITERROR)



站酷网:你在国际及亚太区设计、广告竞赛中已获得近一百五十项专业设计奖项与荣誉,涉及的门类包括像海报、标志、广告等等许多平面创作领域,作为一位多面手,你的设计成长之路是怎样的?你平时是怎样为自己充电的?

 

蔡仕伟: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像时下年轻人一样打工,在广告公司里学习策略思考、创意训练和提案技巧,还有团队作业等,也要和客户打交道,就这样渐渐累积起来,进而体现在职位和薪水上。后来自己成立工作室,一切事物都必须要亲自打理,其实并不比在公司里轻松,唯一能满足的可能就是更多一点的自主权,对创意的自主。但严格说来,我算是外来人,不是在自己土生土长的地方,所以我必须比别人更努力;而如今再回想起来,我想,或许是多一点点的幸运。

 

其实到了一定年纪,好像不再需要去刻意地充电,我的意思并不是不需要,而是随着年龄增长,兴趣点就会更往外拓展,也有较为足够的时间花在感兴趣的地方;渐渐地,那些拓展的东西就变成自己的养分了。所以我也经常在课堂或演讲时建议学生或年轻设计师,要多开发自己的兴趣点和关注的事物,你足够喜欢它并去深入,它就会给你需要的养分。

 

99605805f0ada84a0e282be613b1.jpg

2013年官方海报“相生”


87745805f0cea84a0e282b409283.jpg

2015年官方海报“食 色”


2016年官方海报“茶”


 

站酷网:你多次为“靳埭强设计奖”设计官方海报,从2013年的“相生”到2015年的“食·色”、以及今年的“茶”,你是如何构思的?为官方设计征集海报有哪些是需要特别注意的?

 

蔡仕伟:靳埭强设计奖的悠久历史与积累的声望,除了标志着创办者靳叔对教育事业的贡献,也得力于这个竞赛是秉持公平、公正与公开的态度为学子及青年设计师提供一个优秀的竞赛平台,也因此,每年的竞赛征集海报总会受到许多的关注。设计这个竞赛的“官方”海报,大家的印象中总会认为它被套上了什么魔咒,其实不然,其创作是完全自主开放的。

 

像2013年的“相生”、2015年的“食·色”以及今年的“茶”,无论是水墨、平面图形或是实物,它们都是在为创意概念服务的表现手段而已;换句话说,首先应该深刻地理解主题,再寻找自己认为适切的形式或技巧作为传达的手段。





 

站酷网:2016的 “茶”主题官方海报设计,为何会选择实物摆拍的创作形式?在设计过程中都遇到哪些有趣的事情?

 

蔡仕伟:“茶”可说是一个经久不衰的主题,所潜藏的文化底蕴非常深厚且丰富,而我选择用茶叶实物作为素材,并创造出一个直观的图形作为海报的主体,就是希望能藉此喻示创作者去打开思维,不再只是像茶经、品茗、山水等等较为老旧的传统思考或表现手段,这其实也是靳埭强设计奖长久以来,一直鼓励创作者去打破旧思维、创造新概念的体现。

 

这件海报的创作过程其实挺辛苦,我花了三天日夜才得以完成,因为决定了这样的构思,那就只能一点一点地摆弄出来,且完成品几乎是海报的原大尺寸,细节就变得尤为重要。整个过程却也是有趣的,比如其中的乌龙茶和铁观音,它是卷曲的茶叶形态,在汕头潮湿的环境下,使用这两种茶叶摆好的部分搁了一夜却不再卷曲了,图案或字体都变了形,只能用镊子挑出再重来。还有拍摄和电脑后期工作也很折腾,但最后的效果我还是很满意的。

 

 


站酷网:靳埭强设计奖每年都是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大赛主题,你如何看待这种赛制设置?哪一届的大赛主题让你印象深刻?

 

蔡仕伟:大家总觉得传统就是那些已经逝去的、不再在人们生活里的东西,觉得距离很远,可是换个角度来谈,现在都在说复古、回归,可是绝大部份都只是塑造一种“像某个时代”的假象,那样做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古人比现代人讲究多了。这也令我想起“古为今用”这句话,很多人都没能很好地理解这句话在设计中的作用和意义,只是一昧地照搬挪用和堆砌,并没有经过提炼与转化。

 

所以我觉得每一届靳埭强设计奖的主题都不错,始终坚持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命题,我觉得这是很不容易的;这就是希望学生、年轻设计师们能多去关注自身的文化,从中吸收并获取养分,转化出新的精神和视觉语言。

 

 

站酷网:站酷曾整理过“靳埭强设计奖”的历届获奖作品,有设计师会留言表示看不懂某个获奖作品,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在你看来,如何优化观者与创作者之间信息传达不对等的状况?

 

蔡仕伟:我不想以个人能力问题来解释看懂或看不懂的问题,但平面设计作为视觉传达的手段之一,设计师所选择的表现手法,其信息传播的多寡与接收的确是因人而异的;何况创作注重的是概念,概念的形成虽不一而足,但当中一定隐藏着创作者对主题的自我诠释手段,自然地就会造成理解度的不同,所以我认为这是正常的情况。

 


66095805f15ea84a0e282b435aec.jpg


 

站酷网:2011年,你开始深入传统民艺领域,让你印象深刻的一项濒临消亡的民间手工艺是什么?

 

蔡仕伟:应该是“木活字印刷”吧,或许这项手工艺和字体有关,也因为是我进入民艺领域之后的第一个采访项目,又是个人第一本出版物的主题。


 



站酷网:对传统民艺的深入研究为你之后的创作提供了哪些新思路?

 

蔡仕伟:在民艺领域里,我体会和感受最多的还是精神层面,这些精神促使着我对自己的工作更加投入,甚而透过言传去影响年轻人。若说对自己的创作提供了哪些新思路,我认为应是在材料的应用上,因为这些手工艺对创作的表现带来了一些实验的可能性。

 

 

站酷网:你觉得,作为设计师如何让传统民艺回归?为此你做了哪些尝试?

 

蔡仕伟:单靠设计师(无论哪一种专业领域的设计师)是无法让传统民艺回归的,因为民艺原本就存活于老百姓生活里,从食衣住行娱乐等方面都有,包括了实用和精神等两个层面,所以民艺要回归,并不是设计师的责任。

 

因此我只能说,设计师比普通人多了一种叫做“会设计”的专业技能,在适切的时候,设计师可以将民艺的材料、造型、纹饰、工艺等等转化应用于设计当中,让普通人进而认知和了解民艺,这就是为民艺做出贡献了。所以,以我来说,我在做的民艺独立出版物,就是用我的专业技能去做的尝试。





蔡仕伟藏书: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日本天皇裕仁广播《停战诏书》

刚恰好收到这本《抗战八年木刻选集》映衬这个历史阶段

 


站酷网:据说你很喜欢收藏,你的第一件藏品是什么?你的收藏乐趣在哪里?你是否想过这些藏品会有怎样的归宿?

 

蔡仕伟:这应该不是据说(笑),而是事实吧。早期的时候,我并没有刻意去收集什么种类,只是很喜欢逛旧货市场,藏物也比较杂,所以想不起来究竟哪个是第一件藏品。后来因为一个客户的设计案我运用了“蝙蝠”的器物,才渐渐地更关注带有蝙蝠的物件,这算是在藏物中占较多数量的;但这些年几乎都投入在民国书籍与期刊的收藏上,耗费了不少精力和时间。

 

我觉得收藏的乐趣也是因人而异的,与物品的贵重与否无关,而是当你对藏物了解之后,从中所获得的知识变成养分,这种无形的积累就是一种乐趣。就像我说当“恋物癖”的第一条件,就是要懂,懂需要过程和时间,这其中就预示着你将会获得的知识信息。至于它们的归宿,我还没有想过,只希望它们能对后人有所助益;因为我知道,我只是这些物件、书刊的其中一任主人而已。

 


 

站酷网:你是在什么时候萌生了做独立出版人的想法?为何取名《首抄本》《守艺人》《集物志》?你构思它们的初衷是什么?它们的销量如何?

 

蔡仕伟:当我选择进入民艺工作,势必要根据自己的专业领域和所长,所以选择用出版物作为纪录的手段,做独立出版就算是自然而生的了。而独立出版,说白了就是花自己的钱,做自己喜欢并愿意去做的出版物,仅此而已;这个做法或多或少规避了一些出版社的繁复程序,但更重要的是保有其自主性。

 

《首抄本》的取名最初是来自“手抄本”这个词汇,手抄本是颇为珍贵的传承物,我将“手”改为“首”,也是因为当时国内并没有这类的刊物所致;《守艺人》就更好理解了,毕竟大家对“手艺人”都已非常熟悉,把“手”改为“守”字,就是希望直观地体现这些老艺人们对其手工技艺的守护之情;而《集物志》则是我对刊物编辑形式与内容的一种转化词,类似图鉴却不仅仅只是图片汇集,必须把这些物件的来龙去脉讲清楚,这样才具有知识点,才会对读者有益。

 

 

站酷网:三本独立刊物在业界的反响如何?从大家的反馈中,你有哪些新的感受?

 

蔡仕伟:这个问题我可能无法作答,我只希望这三本用心编辑,并会持续出版下去的独立刊物,能对自身的传统文化尽点绵力,也期望透过这些图像、文字的纪录,让更多人关注起来。但作为出版物,这三本书的确获得了许多人的关注和鼓励,如《首抄本》在2012年出版后的一年内都已全部售罄,《守艺人》和《集物志》也都只剩少量库存。

 

其实感受最多的,除了来自读者的赞誉和鼓励,更多还是来自采访过的那些老艺人,当我亲身体验之后,把这些真实的感受用图文纪录下来并传播给读者,他们透过出版物能获得知识与感悟,这就是我最欣慰的。

 

35e55805f452a84a0e282bf03bf5.jpg


站酷网:《首抄本-木活字印刷》作为介绍民间手工艺的刊物,构思书籍装帧设计时,如何体现它的特色?在设计和印制过程中,发生了哪些让你印象深刻的事?

 

蔡仕伟:《首抄本》是三本刊物中最耗时费力的,这是因为所涉及的内容而致,尤其整体的编辑和设计更是如此。我对《首抄本》的定位是“文献式的手工艺纪录”,这是什么样的概念呢?它是文献,要将主题工艺的历史沿革、发展源流、传承情况等等做出详尽的梳理;它是工艺纪录,会把该项工艺的工具、步骤一一纪录下来。所以我对如何去设计这样一本“文献式的手工艺纪录”刊物花了非常多的时间,这就关联到“度”的表现,从版面、线条、字体和色彩都包括在其中,也就是我曾提到的“没有设计的设计”,这在《首抄本》甚至《守艺人》《集物志》都是这样的做法,唯有读者细心去感受这些细节,就能渐渐体会出其中的端倪。

 

至于过程中印象深刻的事,其实还是刊物的后期制作,完全是手工完成。比如书脊的布面要先丝网印之后再粘合,线装的打孔处也要按照书脊文字的位置厘定距离;尤其是书中附有木活字刷印的真实印样,我请木活字国家级传承人王超辉师傅亲自拣字、排字和刷印,最后再手工对折、配书一起装订。这也是《首抄本》一直会坚持的特色,因为我希望读者在了解所介绍的工艺之后,可以看得到、摸得到这项工艺的真实成品;虽然这个做法必然需要更高的成本,但我觉得这么做是对的,是值得的。

 


蔚县剪纸


木板年画


 

站酷网:现在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手艺人,在你看来,当代手艺人最担忧的是什么?中国民艺有哪些比较好的出路?

 

蔡仕伟:当代手艺人面对最大的困境,第一还是传承问题,毕竟这些技艺伴随着艺人们自年轻到年迈,其大半生投入的一切自是不言而喻。可是时代在不断演变,很多老艺人们的子女并不愿意再学习父辈的手艺过生活,而外来的人没学多久也放弃了,这就关联到第二个问题,也就是承业、学艺后的生存问题,这是既现实又严苛的情况。

 

至于民艺的出路,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我在很多演讲中都说到,那么多传统民艺项目,因为时代发展的原因,很多手艺最后还是要进博物馆的,虽令人惋惜却又不可逆转。所以,我认为意识的缺乏和体制的不健全既然已是事实,便不可能采用系统化的做法去改变,那样更加困难也不切实际。唯有像近几年这样,先由有识之士透过出版物、影像、展览等等手段进行传统民艺认知和普及,再对民艺精神进行提取和推广,以点聚合成面,才有可能让更多人一起去努力而改进。

 

96605805f4faa84a0d304f365479.jpg

 


站酷网:通过探访、记录、传播传统民艺,你认为自己也算守艺人吗?你守护的是什么?

 

蔡仕伟:我当然不能算是守艺人,或者说我只是“守艺精神”的传播者。我期望的是透过独立出版物的传播,让更多人能认识这些珍贵的传统民艺,认知潜藏在其中的精神,认真面对自己的工作与生活,这就是我守护的。

 

 

站酷网:对站酷年轻的设计师们有什么想说的?

 

蔡仕伟:我还是那句老话:热情只是好的开始,但远远不够,要的是坚持,再坚持。





“2016靳埭强设计奖”火热征集中,征稿延迟至2016年10月31日17:00,请抓紧时间投稿。

更多资讯请关注站酷网合作专题:

http://www.zcool.com.cn/special/ktk2016/

 



                                                            
                                                                            专访记者:姜雨雯    视觉设计:王凯

 


333
- 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一下给作者疯狂打call吧!
(推荐 + 收藏 + 关注作者)
+1 +1 +1

声明:站酷(ZCOOL)内网友所发表的所有内容及言论仅代表其本人,并不反映任何站酷(ZCOOL)之意见及观点。

    喜欢TA的作品吗?喜欢就快来夸夸TA吧!
    夸夸

    夸夸

    添加表情
    没有新消息
    已收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