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赢椿:书籍设计的回归与实验

4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平面 / 专访
设计师专访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设计师专访联系,谢谢配合。

朱赢椿 知名书籍设计师 现任南京书衣坊工作室设计总监,南京师范大学书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他设计或策划的图书曾多次获得国内外设计大奖,并数次被评为“中国最美的书”和“世界最美的书”称号。




朱赢椿 知名书籍设计师  现任南京书衣坊工作室设计总监,南京师范大学书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全国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 2013年获第三届中国出版政府奖优秀编辑奖。目前主要从事书籍设计和选题策划工作。策划设计的图书《不裁》被评为2007年“世界最美的书”,《蚁呓》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最美的书”特别奖。绘本作品《蜗牛慢吞吞》《蚁呓》,均数次再版并输出国外版权。并著有先锋实验文本《设计诗》、摄影作品集《空度》和摄影散文集《虫子旁》,引起了广泛关注。



站酷网:设计了那么多书,您自己平时读什么书?

朱赢椿:我很少会看设计专业类的书籍。反而因为现在想的东西比较多,会更多地选择一些灵性类,思想类,哲学类的书。



站酷网:您是国画专业出身,这对你的书籍设计是不是会有影响?

朱赢椿:国画的影响对我来说是潜移默化的。我至今的设计没有形成固定的风格,对我熟悉的朋友会知道我设计的书面貌不太明显,有些设计风格跨度很大,就是得益于我没有科班出身的背景,没有学过设计。同时,因为学的是国画,我会偏向注意空间的保留,布白的应用,不太喜欢过于强烈的设计感。



站酷网:多次获得“中国最美的书”“世界最美的书”,也担任“中国最美的书”评委,您以什么标准去判断一本书美不美?什么样的设计会第一时间打动您?

朱赢椿:一般来讲,人第一眼总会被视觉震撼的东西所吸引,但是对于书籍设计的评委或者设计者来说,这不是最重要的。书籍最主要的功用是阅读,封面设计不能代表一本书的全部。一本打动我的书,视觉只是一方面。我会摸一摸,感受它的手感,打开以后看看字号大小,墨色均匀程度,行距字距是不是适合阅读。以前我们做书籍设计,往往会忽略这些最重要东西,把过多的时间精力放在书的外部设计上。现在做评委,我在考虑外观设计的同时,会更多考虑阅读的舒适度。


  我越来越难被书籍的外在设计打动了,更多在注重书的内容。如果书的内容足够好,但是舒适度不够,我会觉得很惋惜,但还是会买。我更喜欢设计比较低调,但是能回归到阅读本质的书籍。不过也有读者就是喜欢收藏设计感好的书籍,他们会更欣赏一本书的艺术特质。


《不裁》被评为2007年“世界最美的书”



站酷网:如今的专家也是从菜鸟成长起来的,您曾提到初入行那会甚至对字体使用都没有太正确的分辨力,后来你是怎么开窍的?

朱赢椿:年轻的时候,自己可能更多地注重形式,没有把一本书读完,就很快地拿出方案,作出一种很眩目的或者很特别的书。现在我会让自己回归到读者的角度,想象如果我是读者我拿到这本书应该是怎么样的。当你把自己当作读者,而不是单纯的自居为设计师,你的观点就会不一样。当自己作为读者的时候,你的出发点是内容的呈现,而设计只是辅助性,服务性的东西。例如文字为主的书,我会更注重字体,字号,行距,字距,墨色,纸张的舒适度。这才是我现在着重研究的东西。



站酷网:您还担任了本届汉仪字体之星的评委,在大赛的论坛上,你说不喜欢有太多表情的字体,那么书籍的字体设计需要注意些什么?你也说过不要让设计害了书籍,这句话该如何解读?

朱赢椿:有些设计师不理性,恨不得把字体都用在自己的书里,这是需要警惕的。字体变化太多,会让读者在视觉上受到干扰,反而会给读者造成麻烦。对于书籍设计来说,有时候没有想法就是很好的想法,想法太多会对阅读造成伤害,倒不如老老实实回归到文本和图片。


《傅雷家书全编》内页设计



站酷网:这些年你对书籍设计的认知也是在不断变化的吧?能否以您的代表作聊一聊?

朱赢椿:年轻的时候总有一种强烈的自我表达,会把经典的书也当作实验来做,现在会更理智一点,会思考这本书究竟想表达什么东西。所以,我现在会区分哪些东西该做概念、实验,哪些东西该让自己隐藏,让自己低调。把经典类的名家名著用作很新奇的实验,或者把年轻人青春时尚的书做得枯燥平实,都不一定是对的方法。


  从《不裁》开始,我开始策划自己的书。这本书是针对网络时代的电子书而设计,几乎都是博客的文章,所以做了试验性的设计,比较偏概念化。


  我现在做的书也分几种。一种是让人静下来去思考的,比如《蚁呓》《蜗牛慢吞吞》《空度》,这些都是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得到的东西。而同时,我们也需要去体验生活里那些美好快乐的东西,于是就有了《肥肉》《设计诗》。对于设计师来讲,观察和记录是非常重要的,最近出版的《虫子旁》就是我的一本观察日记,记录了这些年的自然给我带来的感受。



观虫日记《虫子旁》



站酷网:您自己策划出的书相对新奇小众,比如,一本你找大家谈肥肉的书,你取名叫《肥肉》,并且真的把它设计成肥肉,再比如定价高达480元的精装摄影集《空度》。您做自己的书是为了更任性而为,完全按照自己心意设计吗?

朱赢椿:做自己的书是我这几年的方向,我不想把自己定位在单一的状态里。现在中国很多年轻的设计师同行们成长很快,在大众图书设计上并不差我一个,我觉得是不是有另外一种可能性,作出一些小众的,不面向大众传播的书。书的内容从哪里来呢?我可以自己去策划去创作,可以在一种相对比较自由的,所谓任性的情况下,去寻找新的可能性。这种尝试可能会失败,但是没有关系。因为我已经预设了会花很多时间去做,印得很少,价格也相对比较高。大家喜欢固然好,不喜欢也没有太大影响。拿自己做实验,失败自己来承受。


《肥肉》封面及内页设计



摄影作品集《空度》

 


站酷网:很多获奖的试验性的书籍总是难入寻常百姓家,因为它和畅销书的设计思路是不一样的。要畅销就要“接地气”,实验书就不能大卖,这种矛盾的存在是否正常?

朱赢椿:出现这样两级分化是正常的。畅销书是以内容取胜的,读者愿意以相对比较低的价格去购买,看内容的读者并不在乎你有多少设计心思在书里,出版商也太愿意在书籍设计和印刷成本上花费太多。另一种书,不指望卖给太多人,只是想把我全部的想法表达出来,哪怕只能卖500本、1000本。你不可能两全齐美,又想畅销又想追求艺术性,价格还不能高,这在全世界都是个难题。




站酷网:在出版业受到网络及电子读物冲击的现状下,作为一名书籍设计师您是否担忧?

朱赢椿:一点也不担忧。电子书环保而且非常方便,外出时也可以随时阅读,这种现代的阅读习惯已经慢慢被接受了。同时,如果纸质书还在粗制滥造,读者就可以不买单。这对纸质书的设计师是很大的考验,每个人都必须用心做事,否则就会被市场淘汰。

  我担忧的是设计师的压力会更大,工作更辛苦。不过在这样的严格要求下,也可能会诞生更多优秀的设计师,这是一种新的机遇。


《设计诗》


站酷网:不管是聊肥肉还是观察蚂蚁,为什么你总会发现别人发觉不了的东西去写作去设计?

朱赢椿:现代人的工作压力很大,不是每个人都有闲暇、有经济条件去世界各地满天飞,名山大川满地跑。在这种状况下,我更多想地传达,平常、微小的事件给人带来的审美愉悦和创意触动。这些东西都很简单,是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和金钱就能得到的东西。我们很多设计师没有时间去参加画展,没有钱买昂贵的画册,这都没有关系我们以从身边去寻找一些东西作为我们设计的元素和灵感。



站酷网:您在“一席”的演讲让我非常受益,您提倡慢生活,可是生活在高压力的城市,为了养家糊口朝九晚五,我们不得不加快脚步,怎样才能在繁杂的生活中慢下来呢?

朱赢椿: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当你沉浸在自己喜欢的事情里,你会发现时间在慢下来,你在慢下来。

  我很多的灵感都是独处时得来的。一个设计师,一个艺术创作的人一定要有单独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在过分热闹社会环境下,有时候我们会被外界所吸引,所干扰,你的内心虽然被塞得满满当当,但是这些东西都是别人的,甚至你自己都没有理解。其实人应该适时清空自己的内心,让自己的触角,感官更敏锐一点,真正用心去体会周围的东西,静静地享受当下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就会开始思考,获得滋养。我更多关注的是设计师的独立思考。


【一席】朱赢椿《慢慢慢下来》




《蜗牛慢吞吞》



站酷网:对于90后的年轻设计师有什么期许和建议吗?

朱赢椿:90后年轻的设计师们非常有活力,能接受新鲜的事情,有激情,个性特别强。但是作为刚刚从业的设计师,首先还是应该分清楚商业设计和自己的设计。当自己的想法不能一下子被客户或者上司接受的时候,为了自己的薪水,尽量要通融一点。这是我自己的一些经验:首先要保证我们有一笔薪水,把生活过得从容一点,然后我们再来谈自我的设计,谈美的东西,个性和理想要一步步实现,不要太急。



站酷网:您对站酷这样的设计交流平台是怎么看的?

朱赢椿:站酷这样的平台对年轻人来说非常好。首先交流很重要,过去我们只能靠买画册、买书、看展览去接受一些东西,现在站酷这个平台让大家把作品展示出来,畅所欲言,去交朋友,去发现好的东西,就像大学的设计课堂一样,氛围特别好。像我之前说的,我们一些年轻的设计师没有机会出国去看展览,不如就在这个平台上进行交流,也并不逊色。


353
- 4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