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美术学院2021版画毕业研究生--铜版与我

Homepage recommendation
1年前Publish
我希望用祖先稚拙的方式把这段荒谬岁月的所思所感刻下来,让它在无尽的时间中替我前行,见证时间的终点,虚无的终结。

记得本科在版画一工的版种尝试中,我在初尝铜版之后就坚定了在未来要做什么版种了。当然这也离不开我的导师对我当时看起来极为稚拙的铜版的肯定。


起初尝试的技法是比较通用的分层腐蚀。第一批比较成型的是《LIMBO》系列(以家乡的鸭绿江断桥为题材)。


《LIMB0 1》 铜版 27x38cm  2014 


这是我做的第一张断桥铜版,使用的分层腐蚀,过程也是极其坎坷的,不过好在结果还不错,画面效果还算可以。



《LIMB02》 铜版  31x40cm  2014



《LIMB03》  铜版  32x38cm 2014




《LIMB04》铜版 32x37cm    2014



《LIMBO5》 铜版  24*43 cm   2014
之后铜版技师开始教授照相制版,在后面的这三张作品中,我也使用了照相制版进行打底,之后的工序再加入手工制作。很显然这种方式可以大幅度提高制作效率,而且如果自己不说,除了专业的技师或者铜版专业的人,基本看不出来画面中有非手工性的流程参与。但这种方式让我有些排斥。
照相制版本身当然没有问题,但如果只是为了提高效率而非利用照相制版本身的肌理或审美趣味性,我觉得是不妥的。加之对于照相制版本身的肌理不感兴趣,于是在后续至今的个人创作中,没有再触碰照相制版。
由于接触到深濑昌久的摄影作品,我对乌鸦题材开始感兴趣。


《鸦》   铜版    32x41cm   2014


由这张作品开始,我的画面中开始大规模使用飞尘刮刻技法,这种技法的魅力就在于可以做到很细但又不会腻,这是在以往的素描训练过程中没有感受到的。虽然这种技法很低效,但这种低效我想也正是铜版的魅力之一。



《迷失者的悲歌2》  铜版   50x50cm     2015



《迷失者的悲歌3》   铜版       50x50cm   2015



《迷失者的悲歌1》   铜版     50x50cm    2015



《迷失者的悲歌9》    铜版      150X150cm   2016



本科毕业作品展,画面传达的迷失和迷茫是当时作品的一个基调,关于生存,就业,关于未来的一切困惑都凝聚在这组毕业创作中了。这算是乌鸦系列的一个总结。我对于创作的思考即将也进入下一个阶段。
2018年,我终于又考回美院了,在导师的支持下,我决定继续钻研铜版技法。与此同时,画面的形象已经不再是乌鸦。
                         本科毕业后两年再次触摸铜板,当我再次用压刀在铜板上刮刻时,这既熟悉又陌生的动作让我联想到《三体》中罗辑在面临末日前说过的;“文明像一场五千年的狂奔,不断的进步推动着更快的进步。
无数的奇迹催生出更大的奇迹,人类似乎拥有了神一般的力量……
但最后发现,真正的力量在时间手里,留下脚印比创造世界更难。
在这文明的尽头,他们也只能做远古的婴儿时代做过的事——把字刻在石头上。” 
在如今的信息时代,便捷高效压倒一切。我们可以在瞬间知晓全球的事件,我们可以快速的到达我们想去的地方。我们似乎真的像古代神话中神一样,可以通晓一切,可以瞬间移动。但在时间的汪洋之中我们不及一朵浪花。作为一个个体的人,我们渴望被铭记,我们渴望我们短暂的人生如那些伟人般在人们的记忆中以另一种方式得以延续。作为一个文明我想亦是如此。
但在时间的长河中,越是精巧的越是容易消亡的,人类与机器皆是如此,人类的种族终会消亡,电脑中的信息终有一天无法读取。而最有效的方法似乎真的是我们的祖先所做的那样,把字刻在石头上。
这一刻,我觉得手握压刀的我似乎穿越了时间的长河,看到了过去原始人在石头上稚拙的刻着图案,看到了未来外星人在这块石头面前阅读、思考。我为那原始人感到骄傲。我由衷的想要继承那个原始人的事业,在我手中的这块金属板上留下我此时此刻的所思所感,为这个美丽的文明在时间的长河中留下一丝印记。
怀揣着这种不同于本科的对于铜版的认知,我开始了新的创作。


《灵泊之七》    铜版      50x50cm   2019




《灵泊之九》      铜版         50x50cm      2019




首先进行的是两张如上的作品,分别取自日神与酒神的形象。分别代表了人的感性
与理性。以此为起点,我的研究生铜版生涯开始了。



《灵泊之四》  铜版    50x50cm  2019



《灵泊之六》    铜版     50x50cm  2019





《灵泊之五》   铜版   29.5x(25+25)cm  2019



上面作品的铜版版面


这之后进入假期,疫情随之爆发,我的铜版被迫停止。






2020 年的最后两个月,我们终于得以返校,能够进入铜版工作室,然而北京包括周边时有时无的病例出现,也让这两个月的铜版制作多少有些心神不宁。

这期间的作品也与之前的作品有了心态上的不同,我感觉到世界好像在疫情这场灾难面前变了样子,让我看不清楚,就好像这幅宙斯的面部。

《摩耶之幕之一》   铜版     50x50cm  2020


 这张作品的铜版板面

后续作品 借用普罗米修斯被啄食的形象思考疫情之下西方社会达尔文主义尽显无疑,如普罗米修斯一般的利他主义者真的不会再出现了吗。


《灵泊之八》   铜版    50x50cm   2020

作品与铜版板面的对比

《灵泊之三》   铜版    50X50cm  2020



《灵泊之一》   铜版     50x50cm  2021


这两张残缺的神的面部也是旨在思考疫情之下西方构建的世界主流价值体系中意义碎片化的现状。在表现方式上因为水彩的经验,这种大面积留白也是收水彩实践中的启发。

《合十》   铜版     50x50cm  2020

这张合十的手是我自己的手,一方面是对丢勒的致敬,另一方面也是我在疫情之下渴望一个心理安慰的写照。


《灵泊之二》   铜版     50x50cm  2020




光影营造出没落的神



这张作品使用扎点技法的过程图



一些没有做完的铜版板面

小结;上述作品也只是版画系六年相对好的一些作品,还有很多作品没有放上来,制作的过程也不总是完全尽如人意。铜板因为做的不满意而腐掉重做也是常事。

毕业展最终组合为一张组画;我为它取名为《灵泊》


启蒙运动以来西方试图用理性取代上帝,但理性的主体性终究没落了,就像当时上帝没落了一样。在这个被“祛魅”的现代世界里,人类的精神或灵魂似乎被抛弃在但丁《神曲》中地狱天堂间的漂泊之地 -- 灵泊(Limbo)。我试图用一些虚化和残缺的神的形象和我自己双手来表现这种精神无所寄托的虚无感,铜版低效笨拙的刮刻与扎点技法更能强化这种无力感。

 

如果说人类文明本身就发生在灵泊这片无意义的世界,那我希望我用我们祖先的稚拙的方式把这段荒谬岁月的所思所感刻下来,让它在无尽的时间中替我前行,见证时间的终点,虚无的终结。












李双强



1992 年出生于辽宁省丹东市;

2016 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专业,获学士学位;

2018 年考取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硕士研究生,导师祝彦春教授


2020 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水彩画艺术委员会 2020 年度提名画家作品展》;

同年入选《第三届学院的品格——中国“学院水彩”学术研究展》;

2018 年《迷失者的悲歌 2》被福建省美术馆收藏;

2017 年入选第四届中国青年版画展;

同年入选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

2016 年参加千里之行展;

同年毕业创作《迷失者的悲歌系列》被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收藏;同年参加中央美术学院本科生毕业展;同年获中央美术学院本科生优秀毕业创作奖三等奖;同年获虚苑新锐奖优秀奖;

2015 年参加“新生代中国版画力量”央美版画作品展;同年参加光艺术邀请展;同年参加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第一工作室青年艺术家联展;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UZYNZ2QUQOQbbCjz1lIRrQ
273
Statement: all the content and comments made by netizens in ZCOOL only represent themselves, and do not reflect any opinions and opinions of ZCOOL.
Report
Share
Collect
in to comment
Add emoji
喜欢TA的作品吗?喜欢就快来夸夸TA吧!
All Comments0
北京 | 艺术工作者
Article information
文章标签
收录收藏夹
1
0
更多收录此文章的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