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总结] 我与摄影的2019

89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摄影 / 观点
张瑾熙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张瑾熙联系,谢谢配合。

虽然有点晚,但该来的一定会来。

书接上回。

恍恍惚惚,一年又过。转眼间这是玩摄影的第三年了。这次年终总结或许来的晚一些,但就像这场冬日的疫情,该结束的总会结束,迟来的春天也一定会来。之所以现在才写,可能是因为这场疫情让自己的状态始终停留在2019,总是过不去。2019让我得到了多年来梦寐以求的自由,这一年我完全抛下了工作,不仅有还算充裕的物质支撑和无限充值的时间,还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们。这让我感觉到自己真的有一支团队,我们游杭州、赴新昌、走成都、到敦煌。这一路有无数的紧张情节和快乐故事,能够作为一生的美好记忆。

                                                                       回顾自己的2019


翻看去年的自己,曾经的我给自己制定了三个目标:第一是要成立自己的私教网络班;第二是深入挖掘视频潜力;第三是要行走于江湖,结交天下好友,即“在路上”。如今审视自己的得与失,可以说是7/3开,总体合格。

1月份,我正式在CCtalk上建立了自己的私教网络班——“瑾熙摄影笔记”,在长达几个月的时间里,我每周认真备课和制作课件,尽自己所能把所知所学讲给学生们听,的的道道地当了一回“老师”,体验了韩愈的“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当然,我一直坚信“三人行,必有我师”,在给大家讲课的过程中,我也发现了很多自己的不足,并从学生们那里知晓了很多我所不会的东西。其实无论是任何人,只要对我提升自己有一点点的帮助和提示,我都愿意叫声老师(突然回想起曾经在山东的时候,我发现大家对陌生人的称谓都是“老师”,而山东正好还是孔孟之乡,可见中国传统文化对师者的敬重)。经过几个月的奋斗,我完成了第一次开班的整个过程,我清楚的记得在最后一堂课,心里总感觉很不舍,本来准备了2个小时的内容,最后足足3个多小时才结束,好在整个网络班得到了很多同学的认可,我觉得大家说“特别好”、“学到了”的那一刻,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在cctalk上进行私教班授课


为了更好的拍摄挖掘自己的视频“潜力”,年初的时候,真的是一狠心卖掉了全部的家当,两台佳能相机,若干佳能口镜头,一个不留,全部出手,为的就是正式跳入索尼大法。其实在这里要强调一下,至今我仍然认为佳能的机器特别好用,而且普及度高,即使自己设备不全,身边哥们到处都是,更重要的,当拍了同一张照片,佳能的同学兴致勃勃给妹子看回放的时候,我只能偷偷自己捂着看(用过索尼的都懂)。但索尼的4K视频和1080P升格实在是有够诱惑,为了拍视频,也不得不选择。买了机器还不够,还有一个镜头的问题,索尼原厂镜头实在是贵到吓人,同焦段价格是佳能的2-3倍甚至更多,于是我和哥们熹微开始了折腾转接环的过程,他买过3000多 的M转接环,我买过1000多的适马转接环,总之百度测评也看了,B站也搜了,能做的功课也做了,结果的总结就是两个字——垃圾!有的变焦人品性失灵,到关键时刻就对不上,气的想摔相机;有的拍照ok,视频无效,变焦变“定焦”,最终还是遇到了腾龙的28-75,让我感觉到了人间有爱,这镜头......香!此外还用16000rmb买了一个70-200索尼原厂,好几晚肉疼到醒(听说腾龙70-180已经在路上,我相信又是香喷喷好吃看得见)。等真有了机器,我发现,想要好好拍视频也并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儿,拍照和拍视频至今我仍无法协调的非常顺畅,尤其在团队拍摄、时间有限、体力有限的情况下,想兼顾照片和视频是真的有些难度,往往拍照就会占据80%以上的时间精力,再去想视频,自己都会觉得烦。而单纯拍视频,有时又不甘心不出一组照片,总之确实是一件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事儿。而且一旦涉及视频,无人机、稳定器等器材必不可少,对跋山涉水、翻山越岭的我们,无疑又增加了好多负担。


                                                                第一支古风MV《钗头凤》


                                                                        与宝娜斯品牌合作


                                                              第一次拍摄较完整的武侠视频


接下来说说走江湖的事儿。2019年我们去了好多地方,3月份,我们开始了“武侠古风中国行”之旅。我们的第一站——浙江杭州。团队成员:我、熹微、中怡、霍哥、Special、蜗牛、急流、思思(妆娘)、佳佳(模特),短短一周时间,我们在植物园、紫云洞、室内影棚、云栖竹径(商拍)、龙门古镇(商拍)等地拍了几万张照片,完成了一组商业《刺客白奕娘》,可以说是满载而归。不得不说,杭州的景色实在太适合古风和武侠题材,而且景点之间离得很近,一天可以去多个地方,在市里就有很多好去处,只能说在这里当古风摄影师,真的很幸福。不过也有缺点,那就是人太多,只要是好天气,哪哪儿都是人,曾经我就怀疑为什么很少很少看到摄影师在灵隐寺拍古风呢?后来自己去了一次,终于明白了,你想在灵隐寺拍古风,需要有超级强大的ps基础才行。

                                                     与游戏《梦溪画坊》合作的《刺客白亦娘》


第二站——安徽九华山。每年我都会去拜见师父爱良安。这一年我、急流、蜗牛和师父师娘约定在九华山一聚,还有一位帅气的男模王二同学。九华山的美不用多说,很难用语言形容, 我们提前准备了两组武侠题材在这里拍摄,不过就在即将开拍时才发现有好多问题,一个是准备的长袍太短,卖家给我发错货;二是长袍所搭配的应该是布鞋白袜,但是我错准备成武侠靴。为了不影响拍摄,我们连夜找遍了所有闲鱼安徽本省出售长袍的卖家,再联系杭州的店铺顺丰急发到九华山。当晚又转遍了九华山的所有商铺,大价钱买了两双布鞋和白袜。虽然算是亡羊补牢,最终没有对拍摄造成太大影响,但临时买到的长袍材质根本没办法和之前那件有同等的粗布之感,最终成片就有好多网友评论说这件衣服太出戏,但却不知那实在是无奈之举。这件事儿之后我就长了个教训,只要是出去拍照,特别重要的服装道具,一定先邮到哈尔滨,我要亲眼看了之后没问题再背过去,直接邮到拍摄地可能会省点力气,但最终要拍的时候出问题,真的是死的心都有。

                                                          在九华山和师父师娘一起拍摄的《极IV》


第三站——湖北襄阳。这一站主要是为了完成一组商拍《贵妃醉酒》,我和熹微提前一天来到了唐城旁边,之后更是连续3天每天都泡在唐城里,当时的我俩可以说对唐城的每一条路线和建筑都太熟悉,从青龙寺到皇宫,到高力士宅,再到胡玉楼,连RPG的隐藏小路和剧情都已经全部触发……后来我们的队伍再次壮大,我、熹微、子俊、温格娅、欣歆、青梅(妆娘)、迷梦(模特)还有江琴(模特)。我们在唐城拍的腻了,一时兴起便奔赴汉城影视基地,那是张艺谋老爷子拍摄《影》的地方,本以为有浓厚的水墨风在里面,我还特意向师父借了师娘的一套水墨武侠服装,结果现实并非如此,里面绝大部分建筑早已不复存在,全部变成了魔幻“阴阳师”的风格,还好有江琴同学的绝佳表现,让我们没有白跑一趟。这个故事也告诉我们,作为喜爱武侠古风的摄影师,不仅你要有人肉取景框的能力,还要时时刻刻当着“江湖百晓生”,一般在剧组刚刚杀青撤出的时候,此时的影视城是复原度最好的时候,此刻去拍照能够最大限度得到最好的环境布景,一旦时间长了,人为的破坏加上影视城本身的改造,好东西就不存在了。这就是为什么我看到好多组唐城的照片有地毯,有挂画,我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最可能的原因就是人家是在《妖猫传》拍完之后赶紧去拍的。

                                                          商拍《贵妃醉酒》和自己的《极III》


第四站——浙江新昌。相信玩抖音的朋友一定看过房琪大佬的旅游vlog,当我看到她说:“你有一个武侠梦吗?如果有,我们去新昌吧”。可能就因为这一个武侠梦,就因为这一个江湖,我们一群人就真的去了新昌,无论是郭靖黄蓉拉手走过的桥,还是北斋给沈炼一把伞的巨石,亦或是张无忌“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的大佛寺,都有我们的拍摄的足迹。这一次我们的阵容更是十分强大:我、熹微、蜗牛、急流、中怡、皇家漫步、包小糖、真正的大佬清风photo老师、还有小浩(模特)、庄翰(模特)、仓大佬(模特)。由于实在过于强大,强大到我一曾经解放军的一线带兵人都觉得颤颤发抖,在外面的几天几夜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不是在联系大家的食宿就是在研究“行军”路线,总觉得既然是以我的名义组成的拍摄团队,那我就要为大家负责到底。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我们走遍穿岩十九峰、司马悔桥、千丈幽谷、大佛寺、重阳宫等多个拍摄圣地。印象最深的一次,我们一行人徒步2个小时才到达一个图片上传说中的桥,拍了不到20分钟天就大黑,最后真的是提着灯笼辗转2个多小时才回到大本营,不知道的一定会认为我们是盗墓团伙…整个过程虽然十分辛苦但大家也都毫无怨言,实在是发自内心感激每个人。虽然现在我还有好多好多当时的片子没有修,但这只是时间问题,就算是只对自己,我也不会辜负。

                                                        感谢模特小皓,为了这组照片剃了头发


第五站——四川成都。此时的我,完成了持续小半年的私教班,通过了对我至关重要的一场考试,终于可以轻松上阵了。选择成都主要是为了和瑜祠再次合作一组商拍《双生》,不同的是这次并没有特别大的团队,只有熹微、樱桃、周周、cc(妆娘)、我和我的女朋友,模特是芝月和诗诗,两天时间我们完成了商拍,不过脚肿的像是糊了一层石膏(至此我知道,夏天在南方拍照是不可以露皮肤的,我的两个脚踝得有几百个包,回到哈尔滨差点就住院输液了,真真的半年才完全恢复)。之后,我们一行人直奔青城山,拍了一组花木兰(未修片),又和cc合作,在她的古风棚拍了内景,这也再次让我感到南北文化的巨大差异。在北方,几乎很难甚至不可能找到名副其实的古代建筑,即使有古亭古楼,最多也就能追溯到近代建筑,毕竟在真正的古代,哈尔滨可能还是个小渔村,而触犯刑法的人,也许会被发配黑龙江… …在这一点上,对于古风和武侠题材的摄影而言,江南占据绝对的天时地利优势,也许我需要坐两天两夜火车才能到达的地方,南方的摄影师可能出门打车就到了,不过这一点对我而言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正所谓“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当了那么多年兵,这点苦还是能承受的,而且既然拍摄一次不容易,所以可能就会更加珍惜每一张照片吧。

                                                          与游戏《梦溪画坊》合作的《双生》


第六站——敦煌。金秋十月,我终于决定要去一次敦煌。在学摄影的初期,我就是在大西北第一次见到师父,亦或是内心对武侠的情怀,亦或是对苍凉西北的渴望,这次我选择敦煌。在我的计划里,它就像西藏、色达一样,可能一生只会去一次。而这次我们的队伍依然强大:我、熹微、皇家漫步、子俊、小九、知知、樱桃、冷月、橘子(妆娘)、佳佳(模特)、王二(模特)。这次我们计划安排一天的时间专门用来拍视频创作,去之前我和熹微制订了详尽的计划,熹微还特别用心地写好了剧本、分镜。拍摄当天小九还当起了我们的武术指导,不过这大漠风沙真的不是白“吹”的,在敦煌的两天,每个人都没少吃沙子。在大西北的几天,我们在敦煌、胡杨林、翡翠湖、石油小镇、雅丹魔鬼城还有各种无人区都有拍摄,印象中每天都是在赶路,大家在车上睡觉的时间远远超过在宾馆,每天都是天还没亮就起床出发,等拍了一天到达宾馆都是在凌晨,那种疲惫酸爽真不是语言能形容的。

                                                           一组照片调了12种颜色的《极VI》


2019年感觉自己还是蛮拼的,应该是对摄影真的爱了。而最终通过一整年的努力,我也小有进步,得到了一系列“头衔”:站酷推荐设计师、POCO人像摄影红人、米拍2019年度十佳人像摄影师、图虫资深人像摄影师、Lofter国风摄影达人、虎课人气讲师等等,当然对于真正的大佬来说这些都是早已到手的小荣誉,不过对我而言还真是些不小的激励。从拿起相机的第一天,到现在三年有余,这些年,曾为拍出一张大片和上了首页喜极而泣过,也有和师父在短暂相聚又分别时黯然神伤过。说实话,连自己都没想到,能把一个小爱好持续这么久,还这么认真去完成,不管别人认为我拍的照片好看与否,至少对我而言,它们是我用心去完成的一张张作品,是我人生的经历,是我成长的见证。

这几年,摄影让我与很多朋友相识,他们给了我支持,给了我帮助,让我在摄影的路上越走越远,在此我深深地表示感谢。也有一些故友,我们在各自的生命中出现了又消失,虽然无缘继续为友,但相遇即是缘分,出现即是恩赐,同样表示感谢。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大佬梦,我也有,我希望有一天别人发自内心地叫我一声“大佬”,但我不强求,自己努力到即可,尽人事,听天命,至少我可以给我爱的人拍照片,为她记录年轻时最美丽的模样。对于明年,额,其实就是今年,2020,我对自己的期望有以下三点:一是拜见师父。每一年我都要拜见师父一次,今年也是如此。实在希望这场疫情能够尽快过去,在今年的十月,一定要参加师父的金秋坝上游学团。二是突破风格局限。毕竟古风在哈尔滨实在过于受限,所以在业余时间加强摄影和C4D建模的结合,让摄影更有趣。总之,虽然摄影只是一个爱好,但既然都坚持这么久了,我相信我会把它一直坚持下去;三是年底开办第二期私教班。再开班的时候,我要把C4D的内容也结合进去,当然,我自己还有好多东西要学,所以开班不仅仅是带学生,更是对我自己的鞭策,想教别人,自己先要有一桶水;四是今年写一本自己的摄影书。在去年人民邮电出版社和电子工业出版社的编辑老师曾找过我,由于实在静不下心就没写,今年事情少了,可以安安静静地写东西了,有一本自己的书,总感觉蛮帅的。五是持续创作不停歇。本来我们的“武侠古风中国行”有计划变成“世界行”,但现在来看中国的净土在世界独一无二,中国行还将继续,也许会有新疆、广东、福建的计划。

在这里,我突然想起了一段话,硕大的江湖,恩恩怨怨,痴痴难分解;芸芸众生,匆匆皆过客。你我并非主角,倒像极了那一声声叹息,金庸先生的笔下更多的是错过,但错过才更像江湖,毕竟江湖,要么在心底,要么在酒里。好了,就写到这里,由摄影认识的所有朋友们,有缘,江湖再见!

此致 敬礼

                       一敬师父爱良安;

                       二敬所有与我同行的伙伴们;

                       三敬觉得我很差的对手们;

                       四敬自己。

                                                                                                             二〇二〇年四月十五日


62
- 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声明:站酷(ZCOOL)内网友所发表的所有内容及言论仅代表其本人,并不反映任何站酷(ZCOOL)之意见及观点。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