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画毕业秀 | 剑桥艺术学院Martin教授和他的20个中国毕业生(下)

202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插画 / 观点
hiiibrand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hiiibrand联系,谢谢配合。

采访了剑桥艺术学院的马丁·索尔兹伯里教授,和他的20位中国毕业生,就插画专业的课程设置、绘本创作职业之路等问题进行了对谈。

插画毕业秀

Illustration Graduation Show


 剑桥艺术学院 

儿童图书插画专业

学科创始人+中国毕业生

专访特辑


Hiiibrand(嗨!品牌)推出2020年特别栏目“插画毕业秀”,将专注于国内外知名艺术院校插画(及绘本)专业的毕业展和相关活动,希望通过我们第一手的报道、采访,让院校师生的风采和精彩作品被更多人看到,也希望能给大家带来更多思想的碰撞。


编者按:Hiiibrand有幸采访了剑桥艺术学院的马丁·索尔兹伯里(Martin Salisbury)教授,以及他的20位中国毕业生,就儿童图书插画专业的课程设置、绘本创作者的职业之路等问题进行了对谈。旨在帮助读者能对国内绘本和插画行业现状窥见一斑,也希望这20位创作者们的故事和观点,可以为大家带来不同的启发。



11.

萧翱子

2019届硕士毕业

翱子,艺术家,本科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2010年伦敦艺术学院访问学者,2017-2019就读于剑桥艺术学院。
获奖:2018年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年度最佳绘本奖, 第九届全国书籍设计艺术展插画类铜奖,2017年小凉帽国际绘本大赛优秀绘本奖。


Hiiibrand:为什么选择去剑桥艺术学院求学?

翱子:喜欢绘本,但一直觉得自己对绘本的了解不够深入。很早就想做Martin教授的学生,2017年终于如愿。

undefined



Hiiibrand:聊聊近期最满意的创作吧。

翱子:近期在做的有《幸福的玉桂叶》和《小雨伞》。
《幸福的玉桂叶》原本是一个中国民间故事,非常简单,总共也就几句话,但这个小故事很打动我。在剑桥的时候,我把它演绎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故事并配了草图,但书并没有完成。归国后我开始重做这本小书,求学阶段积累的知识在这个过程中开始真正被消化。

《幸福的玉桂叶》做好以后,接着我又创作了《小雨伞》,创作过程很辛苦,但很开心。做绘本有点像酿酒,想要酿好酒,你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


12.
涂曼璐

2019届硕士毕业


2019年剑桥艺术学院儿童图书插画专业研究生毕业。现在的职业为一名自由插画师。曾与十月少年文学杂志合作诗歌的插画,现在为中国少年英语报的签约插画师。2019年与青豆书坊合作的小说《大嘴巴皮皮》即将出版。自写自绘的绘本Look Daddy Look曾荣获2019 Stratford Salariya童书一等奖,也即将于2020年4月在英国出版。目前的我正与新蕾出版社合作一系列互动性质的绘本。

微博:@tumanlu
Ins:@manlutu

Hiiibrand:你在硕士期间的研究方向是什么?有什么成果?


涂曼璐:我本科学习的是外交学,因为喜爱绘本,凑巧看到了Martin教授的那本《剑桥艺术学院童书插画完全教程》的书才申请了剑桥艺术学院的这个专业,后来发现不少学姐和同学也都受到那本书的影响。去了学校之后发现班上的同学,不管国内国外,像我一样跨专业学习的很多,从文学专业的,到编程专业的,再到生物专业的都有。我那个时候就像个大海绵,各种吸收,各种接触,真的好过瘾。


说实话由于跨专业的原因,我其实没有特别的研究方向,还处在探索自己的过程中吧,就是各种尝试,从水彩到版画再到泥塑。如果非要说成果的话,毕业作品算是自己整个学习阶段的成果吧。它是一本关于父爱的绘本,名叫Look Daddy Look。即将于2020年4月在英国Salariya出版社出版。


画这本书最开始来源于Pam的讲座,她讲她是如何创作自己的Thornhill这本书的。她画了一个关于她自己的一个思维导图。包括自己喜欢什么,曾经做过什么等关于自己的问题。后来我也就尝试用这种方法来寻找创作的灵感。这本书来源于儿时我爸和我的趣事吧。小时候有一次本该待在池塘边玩耍的我一眨眼功夫就不见了,可把我爸急坏了,到处都找了没有,结果他怀疑我掉池塘里了,还用竹棍沿着池塘搅和池塘里的水……这事是我妈后来告诉我的,我笑得不行,觉得蛮有戏剧冲突性的,加上为了感谢他们一直以来对我出国留学和画画的支持吧,决定以刺猬爸爸寻找小刺猬为主线来创作一个绘本。


令我欣喜的是这本绘本获得了2019年Stratford-Salariya童书一等奖,虽然不是个大奖项,但总归是对自己学习成果的一种肯定吧,还是很开心的。



Hiiibrand:你认为国内外绘本创作的环境有何不同?


涂曼璐:对我来说感受到的不同主要来自三个方面吧:市场、出版社(编辑)、插画师。从市场方面来说,国内的市场很看重绘本附加的教育意义和实用性,而国外相对来说则不强求这些点。有些看起来有些潦草、有些傻傻到好笑却没有任何教育意义、有些涉及战争、生死、饥饿等重大社会问题的绘本在国外的市场度明显好过国内。国内既少有引进,也少有人涉猎。在整个市场形成过程中,除了绘本消费者对绘本的理解(父母、儿童、绘本热爱者),还有很大一部分力量是由出版社(编辑)提供的。就出版社(编辑)来说,国内的出版社(编辑)更像是追逐市场的蝴蝶,而不是为市场播种的园丁。在平衡绘本的市场性和拓宽绘本创作空间之间左右摇摆。相对来说不太敢放手让插画师自己去创作吧。还有在创作绘本的时间安排上,在国内2-3个月要求创作一本绘本的案例不在少数,而这一点国外相对更宽松吧。就插画师的方面而言,走出自己的舒适圈,多尝试,挑战自己不习以为常的方法,不过度追求技法可能是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国内绘本插画师可以向国外插画师学习的吧。


Hiiibrand:聊聊你正与新蕾出版合作的互动绘本吧。


涂曼璐:关于和新蕾的合作,我是在博洛尼亚的时候去了新蕾的摊位,然后要到了它们版权编辑的名片,(关于这点,厚脸皮地要人家的名片很重要)回去后就开始发邮件。后来很意外地收到了它们童书策划编辑的回信。因为我发给它们的毕业作品《Behind The Shape》和他们目前想做的一套激发儿童想象力的绘本想法很契合,因此希望能签下我的这本毕业作品,并且邀请我创作系列书里剩下的3本。我当然很乐意,就接受了。


这个系列作品除了毕业作品的那本已经完成,其他的目前还在创作过程中,主要都是围绕形状的想象展开的,可能会涉及到洞洞和翻页,希望儿童可以肆意放飞自己的想象力,玩地开心。在上学的时候有尝试过lino做版画,一直想用这个方法做这本书,但鉴于我目前的技术,还是打算先使用橡皮章熟练一下吧。下面是Behind The Shape里的两张插图。这本书是通过重复使用一个随意剪切的形状,并且不断从1增加到10,来串联起一个个小故事。剩下三本定下的主题暂定寻找小猪、爷爷的肖像画、谁的嘴巴比较大。

undefined



Hiiibrand:未来有什么规划?


涂曼璐:我是19年5月份回国的,回国后在找工作和当自由插画师中间徘徊。曾经去看过公司里的插画师的职位,但发现限制多,套模板,美其名约绘本插画师,其实和绘本没多大关系。而那个时候也快过年了,于是打算回家先完成和出版社签约的毕业作品,闲来接些杂志社的诗歌插画稿子,也试试自由插画师的感觉吧。经过这段时间边画画,边思考自己的未来,最后给自己定了个方向:绘本我是热爱的,自己会一直创作下去,但需要保持创作的纯粹,为自己而做。


目前单纯创作绘本不足以作为一份全职工作来养活自己,所以还是需要找一份有经济支撑力的工作。至于具体方向,由于还是喜爱绘本,因此希望在美术编辑和童书编辑上努努力吧。记得有一次Martin教授上课,有人问他觉得画绘本能养活插画师吗?他说了一个我当时觉得不可能,现在非常理解的答案,大概意思是除非你是Quentin Blake那种级别,拥有从图书到周边产品的各种版权,否则很难以单纯做绘本来养活自己。突然想起上学的时候房东说的一句话:“Slowly, slowly, catch the monkey.” 告诉自己慢慢来吧。


13.
魏冬妮
2019届硕士毕业

2019英国插画师协会与The Bookseller 博洛尼亚童书展推荐插画师;天天出版社合作签约图画书作者、插画师。创作出版作品有《我的家很大很大很大》《法老要回家》《三彩马的旅行》等,其中《森林装扮大赛》获得第一届“青铜葵花图画书奖”潜力奖。

 

2019年毕业于英国剑桥艺术学院儿童图书插画硕士专业,师从Martin 教授。2013年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视觉传达设计硕士专业,师从詹凯教授。

 

现就职于一家出版公司负责原创儿童绘本工作。出国前,曾做过三年的艺术留学工作,帮助指导艺术设计相关专业学生申请到欧美顶尖艺术院校。


个人网站:www.dongniweiart.com

微信:katherina_nn

微信公众号:Kn画艺小屋

微博:插画师·魏冬妮

Instagram:dongni_wei


Hiiibrand:介绍下最近的作品。


魏冬妮:回国后创作的一系列被我称为“Somewhere”(某个地方)的在欧洲的的旅行体验绘画作品,这也是我第一次尝试大画幅的创作。

 

人们眼中的“真实”世界,因为气候和历史因素,往往是“灰”“暗”的,但是在我的眼中,色彩随处可见。这个系列的作品是想提醒人们,既往固有的印象可能会让我们忽略身边最熟悉的人和物。如果可以换个角度重新审视,会有不一样的发现。


作品结合绘画与拼贴以综合材料形式展现。硫酸纸的运用,是想借其半透明性质,展现想象世界和真实世界之间的差别和联系。

其中剑桥系列在去年十月受邀参加了剑桥中国论坛艺术家推荐展。


最近在做的是毕业设计中未完成的一个小项目,是一个关于绘本创作引发的故事。起初想做这样一本post-modern picturebook,是受到法国“童书王子”Hevré Tullet 的 《Help! We Need A Title! 》的启发,结合自己在创作中以及生活中遇到的问题进行的一个探索型项目。说它是探索性的,是因为这本书里,包括人物形象、场景设置以及故事的形成都是偶然性的。看过我以往作品的小伙伴可能知道,最开始的两本书都是以拼贴的形式进行创作的,此后的两三年里我有意的跳出这个“舒适区”,去尝试了油画棒(如《法老要回家》)、水彩(如《三彩马的旅行》),还有丝网版画(如《Mr Moon》,我的毕业创作)。现在重新反思拼贴能给我带来的可能性。具体的内容暂且先不透露很多,待完成后再分享。

 

《法老要回家》


《Mr Moon》



Hiiibrand:为什么选择攻读北服视传和剑桥儿童图书插画专业的双硕士?

魏冬妮:我从小就挺喜欢画画的,也时不时地得过全国中小学生绘画比赛的奖。但是没有想过要当成专业去学习。我大学学的是广告学专业,有一些设计、绘画相关课程。大学毕业后,得知北服这边有开插画方向的课程。当时也没想很多,就是觉得喜欢,就去备考了。幸运的是考到了詹凯老师的门下,他对我这个没有受过专业绘画训练的学生没有常规的训练指导,而是推荐大量相关的艺术作品让我思考,不限内容让我随意尝试不同媒介。

非常清晰地记得,詹老师在刚开学时问我对两年半的研究生生涯有什么计划,当时就立了个flag,我说我想在毕业设计的时候做一个系列的绘本(虽然当时对绘本没什么概念)。没想到的是,一下不小心实现了,这算是踏入这个行业的第一步。之后有尝试去和出版社进行沟通,但是收到的反馈意见和我做书的想法和思路不太一样,我选择了坚持自己的想法,不它们放在书架上3年。幸运的是2016年这个系列的第一本《森林装扮大赛》获得第一届“青铜葵花图画书奖”潜力奖,于2017年出版。

《森林装扮大赛》


早对剑桥艺术学院的儿童图书插画专业有所耳闻,也一直心心念想要出国深造但是考虑种种外部因素影响,一直没有下定决心。直到2016年听了Martin教授来北京做的一场讲座,介绍了童书插图专业的内容,展示了以往学生的作品。心里默默下定决心:我要去剑桥!当时有考虑要申请博士,可能有些传统观念会觉得上学的事情就是一级一级的往上读。

其实不是的,随着周围国际朋友的增多,了解到其实这种情况在国外很常见,很多人都有2-3个硕士学位的,而且很多都是跨专业、跨领域的。也有考虑到相对博士而言,硕士会比较偏实践。我认真考虑了我当时所希望得到的是探索和建立属于自己的视觉语言和艺术形式,决定孤注一掷,申请剑桥艺术学院的童书插图专业。

在剑桥的一年半时间,让我紧张地放慢了脚步去接触了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紧张”是因为,课程真的很紧凑,往往刚刚进入了状态,一个模块就结束了。“放慢了脚步”是因为,之前在国内虽然也有去尝试不同的表现形式,但是自身还是更在乎最终呈现的结果是怎样。结果是往往会忽略“过程”带给我的意义。记得北服毕业后跟詹老师探讨画画的问题,老师有提到“要思考绘画的层次问题”。可能是我太愚钝,时过几年才体会到其中的奥秒。

剑桥的老师们会鼓励大家去尝试各种版画,一次跟Martin交流的时候他也跟我提到要考虑版画的分层对于颜色的控制以及画面构成的影响。我尝试了单板印刷,蚀刻版画,丝网版画和risograph。其中丝网版画对我的绘画形式影响比较大。做丝网的时候,当时不得不考虑的是如何降低成本问题,因为晒版要胖子,版多了自然开销也就会多(生活在国外的穷留学生们一定会懂)。这样的“限制”让我在创作过程中思考的更多了,如何用尽量少的颜色创造出丰富的画面。这是后色彩构成的知识就显得重要起来,这也促使我最后的毕业设计《Mr Moon》选择用丝网版画进行。

毕业开幕展的时候,我们的老师有对我们说:一切才刚刚开始。是的,深表同意。一年半的时间虽然不短,但相比较我们的职业生涯确实只是一小角。给我的感受是,一点点的进步在新的创作中体现出来的。为什么要读两个硕士,归根结底,对于我来说是自我成长地需要。就像我们渴了要喝水,饿了要吃饭一样。
 

 《三彩马的旅行》



Hiiibrand:设计专业的背景对绘本创作有什么影响?


魏冬妮:视觉传达设计专业中的插图设计、排版设计、字体设计、书籍装帧设计、海报设计、品牌形象设计等都在绘本创作的过程中给了我有形无形的影响。绘本看似做的是文字配图的工作,其实不然。我们在创作过程中,需要整体去考虑图文的关系:好的绘本,其图画中往往会描绘出文字意外的内容,这让读者读完图后脑海中会生成更广阔的图像空间。排版设计帮助我去思考文字和插图之间的视觉输出关系是怎样,文字也可以作为图画的一部分去讲故事。


字体设计会让我去寻找,或者去创造适合我绘本的字体,思考字体如何成为画面中的一部分。书籍装帧设计是抓住读者眼球, 检验市场的一个因素。在琳琅满目的图书市场上,人们常会根据书籍的装帧来决定是否要拿起这本书翻阅。所以,绘本的装帧设计对购买行为是否会进行起到了一定的决定作用。海报和品牌设计的影响,展现在绘本的后期宣传上。如何打造毕业展位的整体形象,作者自身的宣传形象设计,作品集如何编排,等等。说白了,就是在让大家如何去记住你。

 

艺术之间都是相互联系的,很难真正把每个领域单独独立出来。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们过往的任何经历,与自身专业相关或者不相关的,都是宝贵的经验,在经历的同时,不断探索,总会给我们的创作带来新的惊喜。

 


Hiiibrand:未来有什么规划?


魏冬妮:我不太喜欢把计划做的太死,因为创作不是个量化的工作。当然这不意味着没有工作的时间计划和安排,只是说不强迫艺术创作的发生。自发产生的内容往往更能打动人心。大致计划的方向是从事与艺术相关的工作,在保持绘本持续创作的同时,也希望能够去尝试新的艺术领域,有跨界的合作机会。

 


14.
谜瑚
2019届毕业生

自由插画人,现居上海,于2017年本科毕业于伦敦艺术大学坎伯韦尔学院插画系, 2019年硕士毕业于剑桥艺术学院儿童图书插画专业。擅长手绘插画、拼贴、手工印刷等,喜好混合媒介创作和各类手工艺,希望能用自己的画为大家带来温暖和美好。曾与知乎、岡本、正午阳光等品牌进行商业合作;曾多次与出版社进行书籍插画合作,并拥有多次作品获奖和参展经历。

获奖及参展记录:
Hiii Illustration国际插画大赛最佳作品奖(商业组),2016;“一个人”绘本展-中挪书架奇遇记,时差空间,北京,2017;BIBF国际插画展, 中国国际展览中心,北京,2016-2017;South London Gallery Children's Book Fair,伦敦,2017;Illustrate Lifestyle国际插画艺术周,北京,2019;MA Children’s Book Illusration Degree Show, Candid Gallery, 伦敦,2019 等。

微博:@Coral_谜瑚

公众号:谜瑚岛

ins:coral_liu_0612

邮箱:coralliu0612@qq.com



Hiiibrand:毕业前后,感受到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谜瑚:我个人觉得是时间安排和环境上的变化。上学的时候因为总还是有固定时间的课程安排的,尽管自由的时间也很多,但是总体在时间安排上会更有既定章法一些。毕业以后进入自由职业的状态,时间上虽然有工作项目的deadline卡着一些节点,但一段时间内的安排算是全然自由的,在刚转入工作状态的时期我在这方面失衡了一会儿,现在算是调整过来了。

说到环境的话,由英国回国以后感受到的职业和创作环境十分不同,英国的艺术市场给我一种成熟但趋近饱和的感觉,而国内则不成熟但很具有潜力和活力,在国内的大环境下找准自己的定位也是我现在的一个挑战吧。

《The Garden for the Young》


Hiiibrand:你认为创作中最重要的步骤是?

谜瑚:感受和积累吧,经过四年多在国外的艺术学习我发觉最重要的还是艺术创作最初的阶段,因为只有保持对世界“美”的敏感,并且积累生活的素材,在画画的时候才会有丰富的内容可以提取和选择,才会让你的画变得富有你个人的气息。

至于技法一类的我觉得反而是可以置后考虑的,或者说有了最初的感受和积累以后,后面的东西某种意义上是水到渠成的。

undefined


《Never Alone》


Hiiibrand:你认为参赛参展可以为插画师带来什么?

谜瑚:坦率说,就是增加曝光,借合适的平台自我展示;如果幸运的话,还能因此牵线一些潜在客户或合作机会。另外因为现在的赛事和展览往往线下还有聚会、论坛或工作坊一类的活动,因此也会是非常好的插画师见面相识、友好交流和作的机会( 闷头工作的插画师偶尔也需要大型面基聊聊天、吐吐槽、开开眼界 )。

《布鲁塞尔系列旅游绘本》

《布鲁塞尔游客群像》


Hiiibrand:聊聊你的旅行绘本课吧,有什么收获和困难?

谜瑚:首先我要说我收获了一群可爱的学生们,他们其中一些人的作业作品给了我很多惊喜和启发;然后这次课程的备课过程中我也感觉收获颇多,因为算是我近几年第一次系统地分门别类整理出我在绘画这方面的一些知识、心得和学习方法。

困难当然就是备课和录课相当耗费时间,然后在作业点评的阶段因为尽力照顾到每个交作业的同学,也花去不少精力。不过在点评中我也进行了一些自我反省,总的来说这是一次累人也喜人的“丰收”。

《方头恐龙》


Hiiibrand:介绍下最近的项目/创作。


谜瑚:最近手头交替忙着两本书稿,刚刚都宣告结束。一本是给年龄稍大的孩子的文学类作品的插图,一本是给较小孩子的软科普类绘本,色彩都比较明丽。除此之外抽空也会画些自己喜欢的小画,今年也有计划自己印一些小zine之类的作品,现在希望疫情快点过去,期待2020能完成更好的作品。



15.

蒋一菡

2019届毕业生


2007年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生物系,2019年毕业于剑桥艺术学院儿童图书插画专业。曾从事幼儿教育和成人教育工作。目前是自由插画师,32页绘本工作室导师。不赶稿的时候,喜欢琢磨版画和立体书。

INS: joy.0.jiang
www.yihanjiang.art
电邮:designeryh@gmail.com


Hiiibrand:听说你之前学的是生物学,为什么会走上绘本创作的道路? 


蒋一菡:其实我也是从小学画的,一直喜欢艺术,喜欢画故事。不过在学校里,爱好似乎和学业没有太多关系。我觉得理科知识有趣,就读了生物。十几二十岁的时候,我对职业规划懵懵懂懂,对自己了解也有限,选什么专业,做什么工作都跟着直觉走。


走到创作这条路上来,我觉得是因为自己人生到了某个阶段,心里存了很多东西想表达。


比如说,我是北方人,大学跑去南方,从语言到人文,有很多从零开始的体验。我在香港住了十二年,文化差异的碰撞在我心里留下许多故事。大概自己适合做什么,心中热爱什么,得走一段路,有过一番经历才能看得清晰吧。我是自然而然回归画画的,而绘本是我最喜欢的艺术媒介。


Hiiibrand:谈谈你在剑桥艺术学院的毕业创作。 


蒋一菡:我的毕业作品叫《吾翼不飞城》,我觉得它很能代表我求学时的状态,就是纯粹做自己。这个作品不是常规绘本,很长,分成五章。故事讲了一群鸟,集体立志制造飞机,而主角是一只想要展翅飞翔的鸽子。


我在毕业前的暑假构思了这个故事,灵感来自个人经历,还有两本书,《新加坡,原来如此!》和《没有您,就没有我们》。当时整个暑假我都在玩蚀刻版画,觉得效果和故事气氛很搭,就决定整本都用锌版蚀刻。当然,这样创作慢得很,到毕业展的时候,我才完成几个跨页,样书大部分还都是电脑稿。


不过创作过程特别尽兴。因为当时心底最想讲的故事、手上最想实践的新媒介,我都去做了。导师一直鼓励每个人都做艺术家,去找到自己的声音讲故事。我觉得自己硕士读到最最后,才找到创作的自信。


当然,最后自信是需要接受检验的。如果我用别人的评价来衡量《吾翼不飞城》,可以说甜苦兼半。甜的是,导师对它很欣赏,同学给了正向回馈,成绩拿到优异;挫败的是,毕业展上,这个作品并没有什么受众捧场。


这些感受,真实又复杂,在我心中非常珍贵。这个毕业作品对于我的创作生涯来说有一种仪式感,它记录了我第一次淋漓尽致做自己的勇气,也藏着我今后难以重复的青涩,是送给我自己的。


Hiiibrand:作为在32⻚绘本工作室的教师,最看重培养学生的哪些品质? 


蒋一菡:去年毕业以后,有缘加入32页绘本工作室参与教学,遇见了非常棒的团队伙伴,也认识了国内很多热爱绘本、热爱创作的新朋友们。其实,与其说是学生,我更希望把他们看作一起成长的伙伴,一起分享所爱、一起真实。我尊重生活流淌进每个人心里的故事。希望热爱创作的大家,无论给孩子,给自己,或是给其他所爱的对象去画绘本,自己首先都是一个心中有故事的人。


Hiiibrand:说说你毕业以后的职业生涯吧。 


蒋一菡:我希望专注于绘本创作。比起拿到distinction的成绩,我更希望自己能拿出成熟的作品,给别人带去享受和共鸣。


自知起步晚,前路很长,目前我还在积累的阶段,以合作插画为主。我喜欢手绘和版画,最近的创作大多融合了橡皮章刻。今年开始我与一位编辑有了稳定的合作,陆续接了五本小绘本的插画任务,经济上少了很多顾虑。我计划两年后能有更稳定的状态继续投入自己的原创绘本。


16.

王宁
2019届硕士毕业生

曾做过十年的平面设计师,2019年研究生毕业于剑桥艺术学院儿童图书插画专业,作品《大猩猩和香蕉》入围2019年CCBF金风车青年插画大赛和BIBF菠萝圈儿国际插画50强。

 

平时非常喜欢用写生来记录自己的生活,通过插画发现这个世界好玩的另一面,也希望能把这种快乐传递给他人。

 
邮箱:wn519@126.com
微博:wn519
ins:wn519

Hiiibrand:简单介绍一下毕业后的经历。


王宁:毕业后一直在从事插画方面的创作。参加各种活动,认识很多很棒的人。


Hiiibrand:在校时的研究方向是什么?对你的创作生涯有什么影响?


王宁:因为自己之前已经工作了很多年,所以去英国学习插画的决定是非常慎重的,自己也为这个决定做了好几年的准备。当时是拿了伦艺、爱丁堡、金斯顿等几个学校的offer,最后选择了剑桥艺术学院的儿童图书插画专业。


在剑桥的经历对我个人而言是非常珍贵的,比如我们被要求随时随地画画,这个习惯对插画师而言真的是受益无穷的。后来自己的作品有机会被Martin教授选中用在他的新书中,还是为此小小的开心了一下。在学校遇到很多很棒的导师,比如Pam Smy、Maisie Shearring。


他们既是老师,也是经验丰富的绘本作者,帮助我们对童书进行系统的学习。


Hiiibrand:作为自由插画师和设计师,工作中有哪些收获和困难?

 

王宁:国内的绘本和插画行业其实处于起步阶段,这对插画师而言是机会更是挑战。博洛尼亚的童书展有一个专门为插画师设置的“生存角”,给插画师们提供与前辈或出版社交流的机会。去年在参加上海童书展时,也去参加了“生存角”的很多活动,收获颇丰。比如曲小侠曲老师,她让我坚持了要踏踏实实做绘本的初心;再比如台湾的插画师邹俊昇,他告诉我,很多人觉得得奖是结果,其实不是,得奖其实只是开始。这些让我觉得非常受益。

 

插画师需要学会与编辑合作,与出版社合作,避免人云亦云的同时又能听取别人意见,这是需要花费很多精力才能做到的事。


Hiiibrand:谈谈你最新的创作吧。


王宁:在与出版社合作做一个美国作家的作品。画别人的故事,很难的就是要把自己往角色上贴合。所以与编辑聊了很多关于故事和角色的想法,我们俩就像导演和演员在揣摩角色,从一点一滴从无到有的用自己的方式来尝试讲一个关于家庭的故事。


Hiiibrand:未来有什么规划?


王宁:我会坚持多元化的合作,很想把插画的合作范围拓展,不仅仅局限于绘本创作。我是非常想把插画的外延不断扩大,因为自己之前平面设计的经验,所以想尽可能的与平面设计做结合,比如杂志的商业插画,比如插画在包装设计中的运用,这些都是今年非常想尝试的方向。





17.
罗落

2020届硕士毕业生


自由插画师,绘本创作者。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今年毕业于剑桥艺术学院儿童图书插画专业。硕士在读期间创作个人绘本项目:《Summer Day》《Can I Have a Pet?》《10 things to do when you are BORED》。参与多个商业项目,已出版童书有《文化都在节日里》等。
 
www.dorothyluo.work
Instagram: @dorothyyluo
Sina weibo: @罗落-

Hiiibrand:介绍下你的毕业作品。

 

罗落:我们的毕业模块一般要创作一个主项目和一个副项目。我的主项目《Summer Day(夏日)》是一个叙事性的绘本,讲述的是一个女孩在夏天的冒险经历。我最初想画一个关于夏天逝去的忧伤的故事,于是把所有相关的印象和画面都塞了进去,后来在反复修改故事版的过程里删掉了对故事节奏无益的部分,结果变成了一个美满结局的故事(笑)。我用了很多柔软的颜色和细腻的笔触,大家评价这本书是“有气氛的”和“诗意的。


副项目《10 things to do when you are BORED(十件无聊时候做的事)》,本来是我闲暇时的材料试验和涂鸦。我在创作过程里很放松愉快,这个小兔角色创造出来之后也收到了很多喜欢。所以就干脆想了一个提纲,能把它们合并成一个比较好玩的小书。


绘本《Summer Day》内页插图

 


Hiiibrand:毕业后有什么计划?

 

罗落:刚刚毕业,还留在剑桥准备博洛尼亚童书展。最近正在试图建立和英国、欧洲的出版社以及插画经纪公司的联络,推广自己的毕业作品,寻找出版机会。


等疫情缓和些还是会回国,一边做商业项目积累经验,一边坚持创作找到自己的方向吧。导师们一直强调毕业只是一个开始,我也感觉道阻且长,但是行则将至。:)

 

绘本《Summer Day》内页插图


 

Hiiibrand:根据你的求学经历,谈谈国内外绘本教育的异同。

 

罗落:我本科时学习的是服装设计,毕业之后转专业申请了绘本插画专业,不是很了解国内的绘本教育,很难评判。


但是就整个艺术类来谈的话,个人感觉在英国学习的好处就是眼界更加开阔,更能接受各种风格的表达。导师们不会按照一种标准来要求每一个学生,而是鼓励学生找到自己的视觉语言,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同学们的创作也各有值得学习的闪光点。还有,在英国学习很需要自主性,因为导师不会像国内留作业那样告诉学生要画什么画几张,而是课程要求有一个工作时长,学生全凭自觉推进自己的项目。习惯了国内教育方式的中国学生比如我,交作业的时候会经常被外国同学的工作量吓到。

 

还有一点是英国艺术教育的学术味更浓一些,即使是我们这种偏实践的专业,也有很多学术阅读和写作的要求。一开始读文献很难消化,总是很痛苦想画画。但是坚持完成了学校的论文要求(苦笑),感觉还是很受益:比如了解一些基本的画面原理、绘本叙事的原则,让创作有据可依;还有一直在创作里困扰我、难以突破的疑问,在阅读的过程里从前人总结里找到了答案,可以少走弯路。学术思考是磨刀不误砍柴工。


绘本《10 things to do when you are BORED》



Hiiibrand:有什么建议可以给想要留学学习绘本创作的同学?

 

罗落:首先,要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喜欢绘本。

第二,要做好不能靠绘本发家致富的心理准备。

第三,就是要多看各个时期、各个文化的好的艺术作品,培养自己的审美,不要局限于现在很流行的所谓画风那一类东西。



18.

刘星雨

2020届硕士毕业生


于2020年毕业于剑桥艺术学院儿童图书插画专业,主攻于绘本故事的创作和图像艺术的研究。作品灵感来源大多是音乐和自己创作音乐的过程,希望读者可以在我的绘本图像里感受到连续而静默的音乐。学习外工作为自由平面插画师,为软装,海报,音乐单曲封面绘制插画。课程结束后继续创作和整理绘本的制作, 投稿并参加有关绘本插画的比赛。



Hiiibrand:介绍下你的毕业作品。

刘星雨:毕业作品的绘本名字叫梦旅大巴。它以旅客们搭乘梦旅大巴,去到他们的梦境的故事为背景,讲述主人公小猫搭乘梦旅大巴在别人的梦里寻找兔子朋友的故事。我想给读者呈现出梦里的另一个世界,从而让梦境变得有趣。这次的绘画材料运用彩铅和色粉的结合尝试营造出梦境模糊而抽象的氛围。在实验色粉的绘画运用时,画面变的充满想象力而柔软,是一个适合小孩和大人一起阅读的睡前绘本。


Hiiibrand:音乐对你的绘本创作有什么影响?


刘星雨:创作音乐的过程对我来说是重要的,好的图像是静默的音乐,反之也是。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会在脑海中出现不同的画面,或是听到好听的音乐,就会浮现新的故事灵感。因此,一本好的绘本是具有音乐性的,例如它的节奏性,流动性。在我遇到创作困难时,这是音乐教会我或给予我的。


Hiiibrand:硕士学习期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刘星雨:最大的收获是,一次认真的开始。硕士课程带领我们进入到这个专业的领域,它给予了我足够的时间和精力配合领域知识去认认真真地开始创作自己的故事和连续性插图。从而让我开始进入这个领域,扩大或重新改变我对绘本的认知。


Hiiibrand:毕业后,未来有什么规划?


刘星雨:未来的计划是寻找一份关于书籍或绘画的教育工作,继续绘本创作,积极投稿参加比赛,考虑以绘本为出发的更多的可能性,例如动画,音乐剧等。





19.
贺妍
2020届硕士毕业生


来自于北京,今年毕业于剑桥艺术学院童书插画专业。硕士在读期间创作创作个人项目《Brighton》《Peace and Quiet 》《Crocs》,其中《Brighton》入围了2020年博洛尼亚童书插画师展。


ins:yanheillustration

Weibo: YanHe_HY

www.yanhe.co.uk


Hiiibrand:介绍下你的毕业作品。

贺妍:《Brighton》是我毕业作品中最喜欢的一个project,也很幸运的入选了2020年博洛尼亚童书插画展,将在意大利, 日本,韩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展出。这组作品的灵感来源于我去布莱顿的一次旅行。当时是复活节期间,很多英国人都选择到布莱顿这个海滨城市度假。当时的街道,海滩,景点都特别热闹,给我留下了特别美好的回忆。回去之后我就决定要画一组跟这个城市有关的插画。这组作品我最终选择了运用有限的颜色来完成,主要用到的材料有水粉,墨水,彩铅。

 

我的绘本《Peace and Quiet!》讲述的是一个关于友情的故事。当你的朋友很吵闹你会怎么做?小鳄鱼选择离开他的朋友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但是他真的找到了他想去的地方了吗?他会想念他的朋友吗?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于一张青蛙和鳄鱼的摄影作品。我看到之后开始问自己,什么有趣的事情会发生如果青蛙和鳄鱼居住在一起?青蛙那么喜欢唱歌鳄鱼会不回嫌他们太吵闹? 于是,我以鳄鱼和青蛙为角色创作了这个故事。

undefined



Hiiibrand:在校时的研究方向是什么?对你的创作生涯有什么影响?

贺妍:关于在校时的研究方向,还是围绕我们的课程模块来进行的。首先,第一模块引导我们学会观察,提高动手捕捉眼睛所看到的事物。当提高了绘画和观察的能力后,第二模块要研究的是用画面讲故事的能力。在这个模块我们可以选择任何主题去表达一个故事。在第三个模块老师就会要求我们开始做一本比较完整的给儿童看的故事。最后一模块就是要做世界观,主题,内容都很完整的作品,也就是最后的毕业作品。

 

学校的这一套课程之后,我感觉收获非常大。首先我在学习的过程中慢慢认识了什么是绘本。我体会到了用图片去讲故事是一件背后隐藏很多思考和设计的过程。还有很多老师和艺术家的专题讲座给我们分享了他们的创作过程和心得,这些都给了我很多启发,这将有助于我今后自己的创作。


undefined



Hiiibrand:你认为国内外的绘本(或艺术)教育有什么异同?

贺妍:我觉得相比于国内的老师们,英国的老师特别强调让我们尝试新鲜的事物。特别是在前三各模块的学习过程中,老师会问我们以前经常使用哪种材料和方法画画,然后建议我们放下以前的方法多去尝试新的方法,在不断探索的过程中会收获更多的可能性。


undefined



Hiiibrand:毕业后,未来有什么规划?

贺妍:我们现在毕业展刚刚结束,正在准备五月份的博洛尼亚书展。对未来打算能发展为自由插画师,希望有机会能接触更多有趣的项目,出版能让读者喜欢的绘本。





20.
亓雯Abby
2020届硕士毕业生

目前就读于剑桥艺术学院儿童图书插画专业,将于今年2020毕业。我之前是在国内大学学习动画,毕业后以插画师身份工作了两年以后再到英国念书。我平常更多是用数码绘图,在剑桥学习过后慢慢开始用水彩,彩铅,水粉,丙烯等材料去画画,开始领略到了手绘的乐趣。平常喜欢看电影,听歌。

Ins: wenqi_works
网站: www.abbyqi.squarespace.com


Hiiibrand:介绍下你的毕业作品。


Abby:我的毕业作品是画的一只小犀牛的故事,这只犀牛有一个想跳芭蕾舞的梦想,整本书就是在讲它实现自己梦想的过程,有挫折也有收获,我希望无论是成人还是孩子,读完这本书都会对自己充满信心,去敢于尝试自己不敢做的事情。


Hiiibrand:为什么会在工作两年后选择到剑桥念书?


Abby:其实当时是打算大学毕业就出国,但因为准备太仓促以及其他各种因素就没有出去,于是决定先工作一段时间。在工作这段时间中慢慢准备留学事项,也积累了一些工作经验,现在看来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Hiiibrand:本科和硕士不同的专业对你的创作有什么影响?


Abby:刚学习硕士课程的时候说实话还是有些不适应的,虽然动画和绘本都属于艺术范畴,但还是有些许差别的。比如构思绘本的分镜时我会不由自主的从动画思维出发去创造分镜,会把角色的行动分割的很细,构图也会偏动画思维,这个和绘本还是有很大差别的,所以之后我读了很多绘本,去熟悉绘本语言再去创作,效果就好了很多。


Hiiibrand:毕业后,未来有什么规划?


Abby:未来说实话还没有具体的规划,大体上应该就是回国找插画设计相关的工作,然后业余闲暇的时候创作绘本吧。当一位自由职业者是我的终极梦想,但是需要一定的经济储备和人脉,未来会慢慢往这个方向努力的。





结语:非常感谢剑桥艺术学院的Martin教授和各位同学们的走心分享,带着我们走进如此单纯美好绘本的世界。衷心祝福大家能在绘本学习和创作的道路上越走越宽、越走越远。


如果我们的文字带给你启发,如果你有关于创作的一切见解,欢迎分享~评论见~





260
- 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声明:站酷(ZCOOL)内网友所发表的所有内容及言论仅代表其本人,并不反映任何站酷(ZCOOL)之意见及观点。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