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亮:在站酷,“用作品说话” 从未改变

1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平面 网页 插画
大设计奖,禁止转载-禁止商业用途-禁止个人用途

不容错过!站酷奖大当家-站酷奖组委会主席、站酷网总编纪晓亮先生为我们带来压轴专访。

站酷奖作为一个关注设计价值的综合性商业设计奖项,旨在“发现与提升设计的价值”。 这是由惠普Z系列独家冠名的第三届(2020)站酷奖评委系列专访的第九期。

为求圆满,我们特邀站酷奖大当家 — 站酷奖组委会主席、站酷网总编纪晓亮先生为我们带来压轴专访。作为陪伴站酷14年的站酷合伙人之一,与站酷、与酷友,他心藏很多鲜为人知的动人幕后故事;与设计、与行业,他有很多细腻真切的观察和感悟;与站酷奖,他与幕后团队共同见证着它的点滴成长,坚持用“作品说话”是站酷的执念,也是他的执念。他说“这是一个充满挑战和机遇的时代,谁都不敢说自己可以通赢,也不能轻视任何一位藉藉无名的少年”。让我们走近纪晓亮的专访频道,听听他与站酷、与站酷奖的故事。

 

 

站酷网:转眼站酷已经走过14个年头。14年中,让你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哪几个年份?发生过什么特殊的事情?

纪晓亮:2009年,是站酷网1.0正式上线的一年,之前只是个设计论坛的站酷,第一次以现在这种大家熟悉的形式出现。我记得尽管我们已经把服务器从4台增到6台,带宽也从300M增到500M。但上线的当天,还是因为流量过大宕机了。一面是用户的热情,另一面是几乎没有收入的现状,当时给我们几个尤其是创始人明哥愁的没招没招的,甚至差点放弃。如果和09年的那几个少年说,在站酷上传作品的人会从那时候的每天几组,逐步成长到每天近万组,相信一定会感觉说这话的人口气太大脑洞太深了。现在回想这都是11年前的事了,感觉挺恍惚的。

还有一个特殊的年份,就是今年—2020年,今年可能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印象深刻的一年,发生了太多特殊的事,大家也都遇到的或大或小从未设想过的困难。但希望再过几年十几年,那时我们回首2020年,会感谢在这一年我们没有被吓倒,而是播种了些什么,坚守了些什么。

 

 

站酷网:和大家分享一两件与站酷用户之间的有趣互动和感人故事吧。

纪晓亮:空古蓝是一位使用了站酷9年的用户,从2011年7月19日起,他在自己的站酷主页给自己留言,一般是一些人生感悟或者琐事的记录,用他的话说,感觉寂寞了就会上来看看感受一下温馨活力的氛围,也记录一下自己的心情。他这九年来在站酷写下了很多真实的感想,从中我们可以感觉到才华无处施展的苦闷,也能感觉到自己满意的作品即将面世的兴奋。我知道他是因为在2013年站酷7周年的时候,当时正好做完3.0的改版,他提了很多很好的建议给我们。在交流中得知他因为身体的原因不方便出门,只能在家创作,站酷对他而言是最重要的对外交流渠道。从那之后,尽管我们之间直接交流很少,但是我养成了一个时不时去看看他主页的习惯。也让我认识到站酷不仅仅是一个上传作品交流设计的平台,我们对很多人而言有着更大的意义。

muyi226004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求婚贴被首页推荐,当时已经是推荐设计师的muyi226004专门为求婚做了官网并凭这个网站设计得到了推荐。现在这个网站已经无法浏览,但这段美好爱情的故事仍在继续,被求婚的美女插画师张王哲,在之后的几年里继续精进,也成为了站酷推荐插画师。她用独特唯美的创意插画,先后与林肯、吉利、融创地产、资生堂香港、时尚cosmo、儿童杂志《ladybug》、万科地产、杭州万象城等知名客户深度合作。(插播一条广告:她的商业插画师课程正在站酷高高手报名中,欢迎关注。)

 


站酷网:变与不变是个永恒的话题,站酷一路走来,一定经历过大大小小“变”与“不变”的抉择,在站酷社区管理的工作中,你坚持的“不变”是什么?对于“变”的尝试,你有哪些感悟?

纪晓亮:站酷的双重属性是设计和互联网,这两者都是最擅长变化的领域。先说我们会员们从事的设计行业:大到设计门类,这十几年间经历了很多细分领域的崛起和消沉。小到设计风格,更是在以月,甚至以天为单位在迅速更迭。设计肩负着推动世界变化的职责,身在世界变化的源头,我相信每一个设计师都和我一样有目不暇接的感觉。再来说互联网行业,它从原来的根本不存在到现在的暮气初现,竟然只有短短的二十年。曾经的前沿科技,一个月就沦为过时手段;传统互联网的大佬,在移动互联网中杳无音讯。

变化是唯一不变的东西。我认为与其四处张望,试图抓住变化的脚步,不如认真审视自己。多问问自己,我究竟最热爱什么事情?什么是即使没有风口没有奖赏,也想要去做的事?找到它,做下去,等风来,让子弹飞。现在的时代,没有什么可以长期流行,也没有什么不可能流行。任何一个机会到来的时候,获益最大的一定是之前在这件事上耕耘最深的那个人。变化很引人注目,但不变的东西更有价值。

站酷坚持不变的就是“用作品说话”这个观点。这个朴素到有点土的观点,成形于早期的论坛时代。在那个还没有iphone的2006年,我们发现了设计师这群人的一个独特的生理特征:看到好作品会心跳加速,毛孔倒竖,瞳孔放大。并且对观看优秀设计作品有成瘾性,一旦看过好作品,接下来必须每天保持观看,否则就会浑身不自在。于是几个症状最严重的人就做了站酷网,产生了“用作品说话”这个念头。因为这是没有风口没有奖赏,也想要去做的事。

 

 

站酷网:你认为自己是一个偏向理性左脑思考的人还是发散创意右脑思考的人?这种思考方式在生活中有哪些表现?在站酷社区运营的工作中,你常会采用哪种思考方式来处理问题?

纪晓亮:我喜欢用感性开始、理性中段、感性结束,这样“感理感”的方式来思考。我觉得这也是设计师独有的一种思考方式。我们设计师看待一件事,开始时会有下意识的感觉,喜悦或是惊恐,喜欢或是厌恶。如果第一步是比较正向的喜欢喜悦,就有机会去深入了解它,然后用理性的方式分析学习它。通过理性的学习后,我们掌握了一个新的事物。但驱动我们使用它去创造的,往往又是那个感性的创作冲动。

站酷社区运营的工作中我也是这么思考的。互联网社区运营很像生活中的居委会。面对来找你反应问题的邻居,首先要建立正面的感性情绪:他是因为信任我们才会找来的。然后认真客观地记录会员的问题,保持中立冷静地去分析其中的对错得失,形成有效的解决方案给到对方。最后要学会把这些事件转化成正能量,用更加愉悦的状态去解决下一个问题。

 

 

站酷网:回忆过往,最令你有挫败感的是什么事情?这件事带给你带来的启发是什么?

纪晓亮:最有挫败感的是之前的主创网项目,一些老朋友可能还有印象。主创网是一个想要以类似淘宝的方式在开放平台分发和接单的项目。正如大家所见,这个项目目前已经消失了。失败的原因很多,但究其根本,我犯的最大的错误是:自己手上有一把扳手就看着所有的事都像是螺丝。

做这个项目时,我是已经在设计行业十余年的老人儿,自己也接过从国企到外企,从生人到熟人,从几万到几百的各种设计单子。并且当时已经看过上百万组设计作品,可说是全球第一人。一种舍我其谁的错觉让我忽略了所有的不合理和不正常。客户不愿意垫付怎么办?设计师跑单怎么办?作品有抄袭怎么处理?客户骗稿怎么善后?这些难题都统统被“我觉得可以这样,那样一弄不就好了”简单地解释掉、“处理”掉。现在回头看,真的很像很多“艺术设计师”的状态:“我什么都没有深思,但我能解决一切事,因为我是最牛的艺术设计家。”

现在已经五年过去了,上述的几个问题我仍然没有信心客观系统地回答,但是我至少看到了我和答案之间的距离,我很庆幸。

 


站酷网:站酷奖的宗旨是“发现与提升设计的价值”,在商业价值,美学价值,社会价值,人文价值中,你最看重一份设计作品的哪方面价值?为什么?

纪晓亮:最早看重的是美学价值,如前面所说,因为我们设计师天然对美有更强烈的感知。然后我比较看重商业价值,因为这是最可以被量化和可以被非专业人群理解的设计价值。社会价值和人文价值曾经我也以为自己已经认识到了,但我其实在今年的疫情中才真的体会到人文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可贵。是什么力量支持着白衣天使们逆向而行,替别人去冒生命的危险?是什么力量让我们可以一夜之间都自觉呆在家中,不去享受游玩的快乐?这就是人文的力量,是对社会责任感的力量。

所以我现在认为,不管作品提升的是哪种价值,都值得我们的关注,尤其是那些不易被KPI计算的,或许才是最宝贵的。

 

 

站酷网:第三届站酷奖开幕式的时候你提到,设计应该使人幸福,你遇到过让你有幸福感的设计是什么?为什么?

纪晓亮:一个是淘宝客户端首页的“有好货”和“猜你喜欢”,每次刷新,它们都会分别帮你找到品质更好和性价比更高的商品,并且它们大多是你最近正想买的。淘宝的搜索框提示也有点东西,对我而言,大概60%的时候我想输入的关键词已经在搜索框等着我了。它在尊重我的原有习惯的基础上,适时地给我提供了更好的体验。

另一个是特斯拉的Autopilot 自动辅助驾驶,我现在只要不是行使在有很多摩托车和自行车穿插的市区道路,就会不由自主地打开它。尽管距离真正的自动驾驶还有很远,但它确实帮我省了不少神,也在无形中提高了安全性。
喜欢这两个设计,因为它们体现了“科技以懒人为本,设计以笨人为源”的至理。

 

 

站酷网:2020站酷奖已经截稿,进入评审环节,看过今年的参赛作品,你有什么感受?

纪晓亮:今年的报奖作品中,出乎意料地看到了一些足可以担任评委的知名设计师的投稿作品。这些名家的参与让我们感到了更大的压力。与此同时,我也发现新秀们的作品并不亚于这些前辈,最终的获奖结果仍是未知之数。这是一个充满挑战和机遇的时代,谁都不敢说自己可以通赢,也不可以轻视任何一位藉藉无名的少年。

站酷奖很庆幸可以见证这些佳作被专家、高手和平台肯定,为设计这个有趣又有意义的工作带来更多的能量。

 

 

站酷网:你观察到的中国创意人现状如何?据你观察,创意人正在使用哪些有效的方式提升自己的价值?从中你受到哪些启发?

纪晓亮:只是把自己定义成“能出创意的人”的创意人,情况比较糟糕。目前因为疫情的原因,全球经济都在下行,加上中美贸易摩擦,很多甲方都在缩减设计预算,甚至甲方都消失了。这样一来,出卖创意的“创意人”们也就失去了服务的对象。但与此同时,另一群创意人正在使用有效的方式提升自己的价值,比如很多设计师在疫情期间开了自己的抖音账号,从幕后走到台前,并且收获了第一批粉丝。还有一些创意人开始了自己的实业创业,用设计思维进入传统行业,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纸上得来终觉浅,这些敢于走出舒适区的设计师们,或许他不能成为新的网红和企业家,但是下次他再接到新媒体传播或者实业创业的案子时,可以给出更切合实际的设计方案。

 

 

站酷网:如今,站酷已是拥有上千万注册设计师的设计交流平台,你常说,站酷就是设计师的娘家人。对于站酷新成员们的快速成长和自身价值提升方面,你有哪些来自娘家人的嘱托?

纪晓亮:婆家如果欺负你,回家来。



关于站酷奖
站酷奖是一个关注设计价值的综合性商业设计奖项,由中国人气设计师社区站酷网创办于2017年。以“发现与提升设计的价值”为宗旨,旨在颁发给各个设计领域中同时具有商业价值、美学价值、社会价值、人文价值的杰出作品,发现优秀的创意&设计,并依托互联网建立自由交流和沟通的机制,探讨设计在当下如何赋予生活和商业更多价值,如何改变未来生活的形态,提升设计在全行业中的价值占比。



第三届站酷奖入围名单将于8月31日公布,敬请期待
评审活动正在火热进行中,李永铨、大迫修三、杨明洁、辛向阳、毕学锋、颜小鹂、高少康、刘耕名等19位国内外超强评审阵容助力评审,确保对作品进行公正、客观的评价和导向,期待入围名单中看到你。
 
欢迎围观站酷奖官网:https://awards.zcool.com.cn/


288
- 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一下给作者疯狂打call吧!
(推荐 + 收藏 + 关注作者)
+1 +1 +1

声明:站酷(ZCOOL)内网友所发表的所有内容及言论仅代表其本人,并不反映任何站酷(ZCOOL)之意见及观点。

    喜欢TA的作品吗?喜欢就快来夸夸TA吧!
    夸夸

    夸夸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没有新消息
    已收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