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字访谈】深耕设计16年,我获得了什么

17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其他 / 观点
火山大陆滕磊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火山大陆滕磊联系,谢谢配合。

这是最近3年最全的一次访谈,设计理念、经验、职业生涯、行业趋势、成长技巧等等方方面面都聊到了。

这是从2017年以来最近3年最全的一次访谈,设计理念、经验、职业生涯、行业趋势、成长技巧等等方方面面都聊到了。

关于职业生涯的经历

1、您是如何进入设计行业的?  您的教育背景是什么? 能简单谈谈文化背景和教育体系对设计的影响吗?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Follow your heart, 想把自己热爱的事情做到更好」。我热爱设计,享受创造的过程,一直以来都希望有一天可以做出像Apple 任天堂级别的优秀的产品,成为一名有影响力的设计师。


在小学的时候喜欢看《七龙珠》《阿拉蕾》等来自日本的漫画,慢慢喜欢上了画漫画。后来高中时就学了艺术专业,考大学时选择了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梦想以后可以做一个职业漫画家。结果阴差阳错进了视觉传达专业,当时对设计一无所知,根本不知道设计是什么。后来接触了平面设计、包装设计等课程内容,才开始了设计的启蒙。大学时期赶上了互联网热潮,除了学校教的这些东西之外,自己也开始在互联网上去看国内外的各种设计论坛,各种国外优秀设计师的作品。


慢慢发现设计其实挺适合自己的,我很喜欢、很享受做这个事情,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很大的成就感,于是慢慢放弃了做漫画家的想法,开始了我的设计师生涯。


文化和教育背景对于一个人来说影响肯定是巨大的。这些内容会慢慢形成你对世界的认知,以及思考问题的方式,而认知决定了你的行为,行为决定了结果。

产品设计是一门综合性学科,需要设计师更加全面的能力。如果要取得更大的成就,多元的文化背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对人文、社会、历史、哲学的理解,都会帮助你提升自己的能力。

看一下现在的设计大师,都是具备“哲学”高度的思想,早已不是单纯的设计师了。


稻盛和夫说过 "人生·工作的结果=思维方式×热情×能力",往往一个人的思维方式,将决定着他的行为方式,从而直接影响到结果。思路清晰远比卖力重要,选对方向远比努力做事重要,做对的事情远比把事情做对重要。

要把事情做好需要热情,而热情来自于热爱。当你热爱一件事情,是发自内心的,自然而然的自我驱动着去追求卓越。而追求卓越之路就像登山的过程,一山又比一山高,世界永远比你想象的大。这条路充满艰难痛苦,如果不是真的热爱,很难坚持。

在一生中要想有所成就,一切都先从思维转变开始。



2、您早期曾任职于微软和 frog design,这段时期有什么特别的经历吗?


微软和Frog的经历是我职业生涯的重大转折。


加入微软是我开始做产品设计的起点,在微软接触到了科学的设计流程,之前完全是凭着感觉在做设计,而科学具体的设计方法可以持续稳定的把设计做对。在微软还结识了一票志同道合的设计师好友,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之前虎嗅写的《走进微软、“设计”微软、离开微软……中国设计界的“微软帮”》这篇文章,微软是我们的“黄埔军校”。


2009年加入Frog, 我开始接触全流程的产品设计,视野更加开阔。并且参与了众多国际项目,在与不同国籍的NB设计师工作,学到了更多不一样的思考问题的方式。并且大多数项目都是跨平台的设计,这锻炼加强了我系统的产品思维。



区别于微软,在 Frog 的时候我接触了全流程的产品设计,从研究到概念到详细设计,不再只是负责产品设计流程中的某个环节。这让我认识到每一个环节在整个流程中的作用,并且深入的接触到用户,挖掘用户在产品使用上的痛点,帮助自己可以更准确的做出判断。


值得一提的是,在frog时,我作为主设计师设计了 Office for Mac 2011 的品牌概念,创作了全新的 logo 系列,代替使用了 8年之久的上一代经典 logo。作为设计师,自己的作品能得到微软的肯定,登上MAC的系统,给我带来的成就感是巨大的。Office for mac对我来说,不仅仅是梦想的实现和成就感的倍增,更是国际品牌对中国本土设计师的肯定,沾着满满地民族自豪感。也算是完成了设计师生涯中的一个梦想。



3、是什么契机让您创立 ARK?


2011年10月,我离开了Frog,辞职回家真正的原因是我有些厌倦了,我对每天从事的工作失去了兴趣,每天起床的感觉就是“啊,又要上班。”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对设计充满热情和热爱的,怎么会失去兴趣?我以后的人生靠什么信念而活?


我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但是又说不上来。当时正陷入“三十而立焦虑症”,马上要步入三十岁,人生过了快一半了,难免对于后半生的不确定性和与理想的落差产生恐惧和焦虑。完全处在迷失的状态之中。所以我觉得自己需要静一静,有个舒缓的空间让自己好好思考一下,后面的人生之路应该怎么走。当时读了朋友推荐的一本书《活法》,日本企业家稻盛和夫的代表作。这本书融合了稻盛和夫本人的经历以及他从儒家和佛学的角度对于人生的一些解释。


读完这本书,我觉得应该尝试去做自己热爱的事业,以及能让好的设计落地、产生真正商业价值的产品。我的合伙人王心磊是我认识了十多年的朋友,我们一直想一起做点事情,但是我们当时只懂设计,不懂商业,不懂如何做生意,后来另一位合伙人张文新的加入,大家的理念和价值观特别一致,一拍即合。


到了 2012 年,中国前所未有的创新时代也已经到来了,正好移动互联网开始爆发,我们赶上了一个巨大的创新机遇,于是 ARK 创新咨询诞生了。今天来看我很庆幸当初做了这样一个选择,去做从来没有做过的、甚至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做一家极具创新精神的公司。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能成长为今天的自己。创立 ARK, 绝对是我人生最大的一个转折点,我完成了从产品设计到商业思考、从设计师到商业与产品人的转型。


4、 ARK 的经营理念和作业流程是什么? 


ARK的创新理念是 :


不是遵循标准,而是定义新标准

不只关注竞品,而更关注趋势

不只是迎合需求,更需要激发需求

不只为创造差异,而是为了创造价值


我们用更自由的管理方式驱动团队,让每个设计师都用自己的方式去贡献价值,激发团队的思考发现有效的方法而不是套用已有的方法,因为我们要成为创造新方法的人。


我们没有专属的研究团队,而是让每一个设计师都去参与研究,只有这样研究阶段才是有的放矢的,每一个问卷的设计,都在设计时脑中要回答一个设计的问题。


我们会把设计团队分成两类人进行组合:

突破型设计师:擅长看到全局视野,不擅长处理细节逻辑

架构型设计师:擅长处理细节逻辑,不擅长全局视野


而我们的方法,就是让突破性设计师提出破局的想法,然后交给架构性设计师通过研究来进行验证和修正,这样的方式,就确保了设计之初可以从更大的视野去寻找解法的方向,而后又能够使被突出的设计方向有合理的落地性。


突破型的设计师,就是定义评价标准,突破固有思维来发现问题的本质。定义出最具有价值的方向,否则如果方向都错了,再怎么努力都是白费的。


如果团队不是这样的组织形式,设计过程要么就会过于理性、限制太多,最后其实什么都没改变,要么就是太感性、做出来的成果没哪个能用的。


通过在团队中组合突破型设计师和架构性设计师,就可以让创新以感性作为起点获取更广阔的视角,再用理性拉回现实使其具有可落地性,疯狂又切实际。


我们不单纯关注客户的需求,而是关注需求背后的原因,为最终的价值服务,而不是完成项目,因为只有在市场上获得成功的,被用户认可的成果,才是值得我们拿来炫耀的资本。


所以我们始终带着对自我怀疑的视角,去审视每个设计过程和结果的合理性。

其实回顾这八年的经历,我们都不是单纯在做那些产品和服务的设计,那些只是输出可见的结果。这背后其实是对场景的激发,创造场景下的必然需求,有源源不断的需求才有商业的未来。


也正是带着这样的理念,我们与合作伙伴做出了一系列行业标杆性的产品和服务,例如小牛电动APP、KFC SuperAPP、招行掌上生活、腾讯应用宝、ARKie等等。而且越来越多的客户在需要创新的时候,都会第一时间想到ARK创新咨询。

创造,就意味着去做一些从来没有人做过的事,去开拓从未出现过的领域,重点在于「可能性」,它需要异于常人的想象力。很多人都被现实条件束缚了思维,连想象都不敢,那又谈何创造呢?大师之所以是大师,是因为他们可以构建全新的世界与规则。所以,我们不设立标准,只鼓励去创造,敢想敢为。


但是,要做卓越的产品,光有创造力是不够的,需要把创造力转化为人们可以使用的产品和服务,才能带来更大的社会与商业价值。这是感性思维+理性思维的结合。感性思维带来非凡的创造力,理性思维能把想法变为现实。所以,要去探索未知,不断地问「为什么」,定义事物的本质和规律,通过科学的方法验证想法,进行逻辑推演,在失败中不断摸索前进。不停的尝试,在可行性基础上去探索可能性。


最后,我们还要去思考、假设、论证。创作的过程中,往往是直觉先行的,但一个伟大的创造背后一定有着合理的逻辑闭环,因此我们需要把直觉到结果的整个思考过程,一步步的拆解还原,看看结论背后的论据到底有哪些,是来自于对用户行为的洞察还是对趋势发展的假设。用简单明了的形式把前因后果的大逻辑呈现出来,这样才更容易被团队所理解,才能更高效率的讨论。



5、公司或者个人未来的发展是否有新的规划和目标? 


2020年刚开始的这场黑天鹅,让很多企业不得不开始数字化转型。对于ARK来说,我们的优势和长处就是帮助企业完成数字化转型和创新。但是,转型和创新的落点还是要关注价值的增长。


今年,我们也全面升级了一套产品解决方案,打造“增长大脑”(growing brain),它的目标伙伴是想要通过产品创新和内容运营,实现可持续增长的品牌。


接下来,“增长大脑”要做的就是通过“需求场景构建+智能内容运营系统”双核驱动,结合ARK创新咨询的能力和我们另一家公司ARKIE的技术能力双倍赋能,帮助企业实现增长正循环。


今天这个时代变化太快了,一个独角兽企业从成为独角兽到死去也就一年时间。在这样变化的时代下,光靠个体远远不够,ARK也需要积木式的创新,融合各方面力量,强强联合,才能做出更伟大的创新。所以我们从 ARK 变成 ARK Federation ,从个体到生态。未来,我们还将与更多商业、战略、数据、技术、设计、产品等各方面的伙伴融合,构建出一个强大的生态。


关于项目经历 

1、在创作中是否有设计标准?设计准则是否会根据服务对象发生改变?


什么是对的设计,评判一个设计的对与错、好与坏的标准是什么?这是在产品设计的过程中所有人都会问到的问题。


1符合商业价值的设计才是对的


设计要为商业目标服务,只有带来商业价值的设计才是对的设计。

IBM创始人沃森说 “Good design is good business” 也是表达同样的意思,设计不但能解决商业问题,甚至可以驱动商业创新。苹果公司取得今天这样的商业成就,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功于设计驱动带来的商业与产品创新,乔布斯痴迷于产品设计,Think differernt的理念也让苹果的产品与众不同, “能将上千首歌装进口袋”的ipod结合itunes将传统唱片业带进了数字化时代,歌曲由一整张专辑的售卖形式变成了每首歌都可以单独买,喜欢哪首就买哪首,不需要购买整个专辑,降低了用户心理成本,增大了音乐作品的销量;iphone的出现则完全的颠覆了手机行业,让手机不再是仅仅是手机,引爆移动互联网、带来了巨大的创新机会,不夸张的说,它改变了全世界人们的生活方式,将世界带入了全新的移动时代。Dieter Rams说“设计师不能孤军奋战,我们需要商业人士,设计师不是艺术家,这点我们经常混淆。”苹果的创新成功是设计与商业和技术完美结合的产物,将商业性与设计艺术性完美结合的典范。


ARK与众多商业伙伴合作过程中,致力于设计驱动产品创新,为伙伴带来新的商业价值。

掌上生活解决的不是界面美不美、体验好不好的基础问题,而是最核心的商业价值变现的问题。4.0上线一年不到,已经将几千万持卡人中的90%转化为掌上生活用户,掌上生活也成了业内公认的标杆产品。


ARK与【得到】的合作也是如此,作为一个知识精选服务产品,我们发现只为用户提供知识是不够的,还要让这些知识变成用户自己的知识,让用户觉得真正学到了有用的东西,他才会更长时间的使用得到。一个最普遍的问题就是用户看到好内容收藏了,收藏之后可能都不会看,甚至忘记自己收藏过了。因此,如何高效率的学习就成了最核心的问题,这关系到产品的未来。ARK与得到团队设计了有效的知识回溯体系“Dynamic knowledge动态知识呈现”,帮助用户更好的完成“知识缝合”的过程,打造创新型知识付费体系,增强了用户的粘性,将用户更长时间的留在产品里,将知识与服务有效转化为产品的商业价值。


2适合的设计才是好的设计


设计是“戴着镣铐跳舞的艺术”,这些“镣铐”就是商业环境下需要考虑的各种因素,权衡利弊,达到当前阶段的最佳平衡。大多数解决方案都是在一定时效性之内的最佳平衡。


谈设计一定要看场景与用户人群,结合上下文的设计语境才有意义。

播放激情狂躁的音乐在迪厅或者摇滚酒吧里是合适的,在高雅的西餐厅就是不合适的。移动通信工具在发文字的基础上增加了发表情、图片甚至是视频的功能设计,从今天来看绝对是契合用户需求增强表达能力的好设计,如果放到3G诞生之前的几年,移动网络通信的基础还是gsm.传输能力只有十几k每秒的时候,收一个gif图估计要好几分钟,这还是一个好设计么?


如果你想买一辆汽车,在日益拥挤、每天为停车位头疼的城市中,奔驰Smart车型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体积小停车方便,一个停车位可以停2辆Smart,作为一个人的通行工具来说非常完美,但是对于一个三口之家就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因为它只能坐2个人,而且基本装不下什么东西。而类似大众Golf的家庭经济车型与SUV为什么销量这么好,就是因为它是一个满足用户家庭用车各种需求的最佳平衡。


没有最完美的设计,只有最适合的设计,一个设计带来优点的同时也会有它的局限性,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商业逻辑与设计逻辑皆是如此。


每个企业和产品都有自己的组织构成方式,所处的阶段和面临的挑战都是不同的。ARK创新咨询为每个客户与产品提供高度客制化的产品设计服务,通过快速深入的研究与系统性思考方式,了解产品在整个商业生态当中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洞察市场与用户,知己知彼,围绕商业核心主线,将服务、产品、用户串联,根据企业现有阶段的实际状况与未来规划,设计产品的核心竞争力与用户认知,给出当前最适合的设计



2、项目中如何平衡创作理念和客户需求?


我们都有一种体验——一个产品的设计拿给大家看,永远都会有人提出意见,永远都有能改进的空间,设计会无休止的修正下去,最终往往是面目全非。这就是因为没有评价标准,大家对“好”有各自的看法。


其实“好”的定义是个变量,随着人而变,随着时间而变,随着用户的心情而变,如果研而究用户就把他们看成了个固定不变的条件,这个视角就是片面的。


所以我们从根本上走向了新的思路:关注场景下的必然需求。

所有需求都有一个产生的瞬间,只在这一刻用户是需要的,甚至在这一刻,用户的差异几乎已经消失了,任何人其实都一样了。


例如:

你打开百度地图之前的瞬间,一定是因为你要去一个不认识的地方;

你打开微信之前的瞬间,可能正好有空刷的朋友圈,或就是要给谁发个消息;

你打开饿了么之前的瞬间,一定是在家或公司觉得饿了,但又懒得出门。


如果你生活中没有这个瞬间的发生,你根本不会想起要用某个产品。


所以我们在产品的设计中,关注的是用户在使用之前的场景和需求,那么看到的东西就应该和需求一致,这个时候用户就会对产品产生好感。下次才会继续来用,我们将这个发生需求的瞬间,就称为“场景”。


可能很多人会说,我知道啊,人,货,场嘛,我知道得迎合场景下的需求,我就是这么做的。没错,但是设计的价值可不只是解决问题,如果只是在迎合需求,价值就是不断变小的,如果所有的需求都被迎合了,也被解决了,用户为什么还需要你?我们面对的是个竞争激烈的市场,需求的发生用户有很多选择,如今也没什么能力还有独占性,竞品复制你只是早晚的事情。

所以,我们要从用产品迎合需求,转向去激发创造需求场景,并将这个场景之下的解决方案和我们的产品进行必然连接,让用户产生第一印象的认知,从而让我们的产品成为了用户的必然选择,也就能在竞争中胜出。




3、到目前为止,最难忘的工作经历是什么?是否可以与我们分享该项目及其背后的故事?


招商银行一直是银行当中公认的比较创新的银行,从2014年开始,ARK几乎成了掌上生活御用的创新咨询团队。掌上生活是招行的信用卡App,之前的信用卡App定位是信用卡还款工具,但挑战在于,人们每月只还一次信用卡,粘性和活跃度都非常低,虽然有几千万持卡人,但只有两三百万是App用户。

所以,我们和掌上生活团队围绕持卡人需求,重新定位了4.0,转变成内容与消费+信用卡体系,4.0上线以后,很快将几千万持卡用户中90%变成了App用户,非常成功。

2019年8月28日,掌上生活8.0正式上线,这已经是我们双方团队的第四次合作了。我们一起探索了掌上生活APP的产品定位与发展策略,ARK也通过产品设计将策略实实在在的落地,为掌上生活赢得了差异化竞争。

5年来,掌上生活也实现了用户从300万到8000万的增长,成为行业内的标杆级产品。


这5年里,我作为项目负责人深度参与了合作。随着时间推移合作的深入,我对掌上生活的感情也愈加深厚,更像是把它当做自己的产品来做,与掌上生活团队的伙伴们也都成了朋友。看到掌上生活成为行业公认的标杆,数据快速增长,也听到来自身边朋友的好评,让我发自内心的开心。我也由衷地为ARK与招行团队感到骄傲。



4、在项目团队中做事,您认为最需要注意的是什么?


做产品和篮球一样,都是团体运动,需要成员之间紧密的配合。今天我们面临的问题都是复杂性极高的问题,简单的问题都被解决的差不多了,尤其是传统行业+互联网的创新,都是几十人、上百人的跨团队协作,个人的力量是非常有限的,集合大家的力量才能把事做成。


配合的好坏,决定了团队战斗力的强弱,决定了是不是能打硬仗。


在通往胜利之路上,有着无数的艰难险阻,不但面临着可能比你优秀的对手,而且还会遇到各种想象不到的意外。真正的挑战,是在落后时、落败时,能否抗住压力,不埋怨,彼此互相激励。只有这样才能战胜种种艰辛,直到获得最后的胜利。



5、是否有欣赏的设计师或艺术家对您在项目思考方面产生影响?


设计上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苹果公司的产品吧,如果归结到人的话就是乔布斯和Jonathan Ive。以及不可不提的Dieter Rams,就连Jonathan Ive也是受到他的影响。东方的有田中一光、原研哉、陈丹青、深泽直人 、佐藤大等等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以上这些设计师和他们的作品影响了我的审美,以及更重要的是看待世界与思考问题的方式。


艺术方面的有宫崎骏,鸟山明、大友克洋、皮克斯(品牌)、三体(刘慈欣)等等。是我的想象力的启蒙导师,对于人生的选择也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宫崎骏,是我的偶像。有几个歌手要提一下,那就是朴树、许巍、郑钧。他们的经历与作品也深深影响着我。


任天堂是我最喜欢的公司,没有之一。100多年持续的创造力,影响了我们一代又一代人,它在我心中早就不是一家游戏公司,而是创造力与想象力的代言。我也希望将ARK打造成一家充满想象力与创造力的公司,持续的创造新的价值。


只有像伟大的艺术家那样,燃烧生命、感悟世界与人生,突破规则,才有可能创造出独特且前所未有的事物。如果梵高当年一味遵循前人的画法,没有突破自我创造出属于自己的风格,那估计也不会有今天的梵高。也就是说,如果你一味的跟随前人走的路,就永远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那条路。我所接触的、景仰的、所有牛逼的产品人都是敢想敢为,思维异于常人的"奇葩"。

大师之所以是大师,是因为他们可以构建全新的世界与规则。





行业和趋势 

1、如何将设计和商业两者进行更好的融合一直以来都受到很多关注,对于设计与商业之间的关系,您是如何看待和权衡的呢?


我们做的是商业设计,就是要为商业与用户服务的,而不是做一个艺术家,艺术家更加专注于表达自我的表达。设计要为商业服务,为客户带来商业价值的设计才是真正好的设计。


2、您如何看待奖项之于设计的意义?

不想多谈。


3、您认为一个成功的设计作品,应该具备什么?


我先说一个商业范畴下「好的设计」的标准吧。ARK一直在说,我们给的是对的设计,而不是好的设计。对的设计在于它能不能带来商业价值,第二点它是不是一个合适的设计。

Good design is good business。

我们与招行掌上生活团队一起达成了一年内用户从两百万迅速增长到几千万的成就,成为业内公认的标杆产品;与腾讯应用宝团队合作的应用宝6.0,坐稳了应用分发市场的头把交椅,每天的内容分发量超过2亿;与KFC团队探索线上线下新零售的创新模式,达成了线上销售过百亿的成就。


4、ADM 多年来一直关注并探讨设计趋势变化和行业导向。您觉得国内设计行业的发展现状及未来发展趋势为何?或者说对未来的设计发展有什么期盼和畅想吗? 如何看待日渐发达的网络技术带给设计行业的影响? 如何看待此次疫情对于整个设计行业发展的影响。 

AI + Big Data + Cloud + Design ,  ABCD是个性规模化时代的机会,设计在其中将扮演极其重要的角色,发挥巨大价值 。


未来的大数据会非常发达,但是不能忽略人们的情感化需求,两者需要达成平衡。例如大数据的交友APP能根据你的习惯和喜好推荐潜在的男朋友人选,但最后还是要靠自己的感受来做出决定;电商网站给你推荐的商品再精准,也要看你在那个场景上是感性的还是理性的,两种心态下的结果可能截然不同。

设计思维始于人、终于人,除了对消费者基本需求的了解,还要能深入挖掘潜在的心理诉求,通过产品和服务达成情感连接。设计的巨大价值在于建构用户真正的应用场景。比如新技术具体应用方式,技术可以理解为是种子,设计通过将技术产品化的方式满足用户诉求,将种子变成直接食用的米饭。


5、怎么会想到在 B 站和粉丝互动?这样的互动会带给您何种影响?


我自己也是B站的忠实用户,很喜欢B站的文化与氛围,内容类型非常多元,能聊的话题非常多,除了设计之外,还可以聊人生、理想、动画、音乐。可以比较开放的和年轻朋友们互动。

这个互动给我带来很多新鲜的感受,预期之外的一些快乐,我可以带给大家我的经验,大家带来的问题引发我新的思考。收获是双向的。






设计、生活、跨界 

1、除设计之外,生活中有其他爱好吗?

我其实属于一个宅男,平常喜欢打打游戏,Switch PS4 Steam几大平台我都有,有空刷刷b站,看看动漫。

我喜欢读科幻、商业、设计、心理学、故事方面的一些书籍,比如《人类简史》、《创业维艰》、《从 0 到 1》、《三体》、《学会提问》、《神们自己》、《银河系搭车客指南》、《看见》、《设计心理学》、《设计中的设计》等。

和大家一样会追一些美剧大作,比如最近比较热的《西部世界》、《权利的游戏》、《黑镜》、《无耻家庭》, 纪录片《行星地球》, 汽车类《The Grand Tour》,也会看一些相对小众的,比如《绝命律师》。

我也很喜欢玩改装车,车就像房子,买来直接开就是精装房,买回来要按照自己的性格来改装,那就是自己装修了,这样能更好的表达自己的性格,也能更好地满足自己的需求,轮毂、刹车、避震、行车电脑、进气排气,能改的地方非常多,除了满足自己的个性表达以为,最重要的还是安全。车不改也能开,这只不过是一种对于车子的态度,车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工具,而是我的一个好哥们。欢迎爱车的朋友一起交流。


也喜欢弹弹吉他,创作几首原创歌曲,偶尔文艺一下。


2、ADM 的粉丝中有非常多初入设计行业的年轻设计师或者正 在学习设计的同学们,是否可以给新人们推荐一些优质实用 的专业书籍、网站、比赛、短期课程等? 

我推荐一些不错的书吧。《原则》《高维度思考法》《结构思考力》《颠覆性思维》《设计改变一切》《从0到1》《设计中的设计》,另外再推荐我与吴晓波频道团队合作的一门课程《谷歌冲刺工作法》,我们结合了ARK在本土的创新实战经验,将谷歌设计冲刺方法,打造成一门更适合中国市场的敏捷创新冲刺课程。这门课可以让你在这个相对艰难的大环境下,掌握一套高效思维方法,能够在短时间内以最小成本解决一个问题。


3、ADM 作为一个与大众生活密切度较高的项目,一直致力于透过优质的设计,帮助大众了解更多美好生活的可能性。作为设计师,您是用什么角度来看待设计和生活的?


作为一个从业者,一个夹在现在与未来之间的人,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观念与认知上的及时转变。

未来离我们并不遥远,在这个技术爆炸的时代,AI、自动驾驶、AR VR MR这些都已经看得见甚至摸得着了;未来已来,只不过分布的不均匀,有的人、有的行业已经先一步「进入未来」。如果你能够洞察到身边所隐藏的关乎未来的机会,早一步开始接受并体验先进的技术和产品,那就可以早一步洞察未来可能会出现的场景、创新的机会,从而早一步进入未来。


有很多先进的产品和功能,你用了就回不去了,这种体验和认知是会出人意料的,更是意淫不出来的。


设计与生活是密不可分的,尤其我们做的是创新的产品体验设计,需要尽可能多的去体验和感受身边的生活,做创新其实是需要一些直觉化的东西,这种直觉化的东西就是通过平时的感受和积累下来的洞察。

什么是洞察?比如人们会观察到一个现象,我们都用手机壳,这时你会有个learning,大家都喜欢不同的手机壳,洞察抽象出来就是人们需要个性化的东西,个性化的东西不仅会体现在手机壳上,还有界面、壁纸、甚至是使用行为。


4、ADM 近几年一直在尝试打造场地、社群、品牌、产品等跨界内容,希望呈现新场景下的新消费内容。您如何看待跨界合作? 就您自己的创作而言,是否有考虑在未来联合全新的领域进行探索或者合作呢? 


上面也提到过,今天这个时代变化太快了,光靠个体远远不够。产品和品牌创新常常苦于没有新点子,真的想要得到好点子,只关注自己的领域是不够的。要凭空创造很难,但开阔思路的方式不止是创造规律,也可以是找到和利用规律。

通过跨界融合思维,我们可以把已有的好点子从本来的领域借用过来,结合自己领域的优势和特点,进行重组和改进,从而创造出行业内前所未有的“新物种”。


ARK其实一直在尝试跨界联合,创造积木式的创新。我们不仅已经在融合商业、战略、数据、技术、设计、产品等各方面的伙伴力量,构建生态;在项目合作上,也不断涉足新领域,包括社交电商、新医疗、公益等;在内容上,我们也开始尝试新场景,比如视频、直播的形式,在b站上当up主。



在这样快节奏的时代,我们需要去寻找新形式新内容,不断突破才能生存下来。



10
- 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