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97年应届生斩获「未来设计师大奖」!梁成龙、郝亚晨:字解清明上河图

343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多领域 / 资讯
靳埭强设计奖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靳埭强设计奖联系,谢谢配合。

《清明上河图-字解》,从5502组学生组作品中脱颖而出,斩获了当年靳埭强设计奖学生组的最高奖项——未来设计师大奖。


用两个小时构思,一拍即合;此后历时三个月,两位大三学生用字解析出整卷《清明上河图》。

大学时喜欢“空想”的梁成龙说,他最大收获是,做设计一定动手,先做了再说,做的过程中不断获得反馈而修正。《清明上河图—字解》作品的获奖,也是他们大学四年学习交出的满意答卷。




站酷专访2018年靳埭强设计奖「未来设计师大奖」获奖者


想,天马行空

做,果敢迅速


获奖作品:《清明上河图-字解》

分类:书籍设计

作者:梁成龙、郝亚晨

指导老师:王健、尹国军


左起:尹国军、梁成龙、靳埭强、王健、郝亚晨



站酷网:请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


梁成龙:大家好,我叫梁成龙,平面“设计师”,1997年出生,祖籍浙江台州,生于内蒙古,长于山西,今年7月毕业于淮阴工学院设计艺术学院视觉传达设计专业,喜好“空想”,把点子收进我的灵感库。


郝亚晨:我是郝亚晨,1997年出生于山西运城闻喜县,今年毕业于淮阴工学院,就读视觉传达专业,现生活工作在西安。




站酷网:恭喜你们的书籍设计作品《清明上河图-字解》获得了2018年靳埭强设计奖的未来设计师大奖,能简单描述一下作品吗?


梁成龙:《清明上河图-字解》是我和郝亚晨2018年上半年共同完成的书籍设计课程的作业,包括书籍的印刷制作,下半年开学后得知有靳埭强设计奖的参赛机会,就将它投稿了。

整本书展开后的尺寸全长近6米,实际内容元素尺寸为25厘米乘以530厘米,我们绘制的部分长达5米多。选择了云母熟宣作为内文纸张,用写真机一次性将全卷打印完成后,成书使用了经折装的装帧方式。




站酷网:为什么选择从《清明上河图》这个中国传统文化视角切入?你们如何分工的?开始设计前,都做了哪些思考和准备? 


梁成龙:《清明上河图》是信息量极为丰富的传世名画之一,其中记录了许多北宋时期都城汴京详细信息,不仅仅是描绘了汴京当年的繁荣景象,在繁荣景象下,隐藏着一场北宋的盛世危机。

查阅了《清明上河图》中的记录后,颠覆了我们之前对它的浅薄认知,越是深入了解,就越是对它崇拜和着迷。我们希望将这部广为人知的画作中鲜为人知的那一面展现出来。

从确立主题到确定表现形式,我们只花费了两个小时就达成共识,包括查阅资料,再到咨询指导老师,很快就完成了立项。

目的明确,为了挖掘并表现画中的信息,所以决定用文字替换图形的方式,将整张画蕴含的信息,用文字转述,再依托原画的样式进行排版。选题确立之后,马上就开始绘制电子稿。

我们选用的文字信息分为以下几个部分:

一是来自研究清明上河图的文献,比如画中表现的宋代繁荣信息和危机的几个点。

二是来自宋朝的建筑研究文献,用来构成画中建筑的时代特征。

三是画中庞大数量的人物群像。因为文字替代图形的限制,最终敲定用五个字来完成每一个人物信息的概括。

四是画中出现的植物和物件,用它们的名词来替换图形信息。

制作《清明上河图-字解》,由我进行植物、船体以及人物的制作,由郝亚晨进行建筑和场景的搭建,因为作品的特殊性,需要我们同步进行,保证形式的统一。

耗时三个月完成了全卷电子稿的绘制后,在王健和尹国军两位指导老师的帮助下,完成了书籍的印刷和装帧工作。


郝亚晨:《清明上河图》作为我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在中国乃至世界绘画史上都是独一无二的,传承中国传统文化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包括我们设计师在内,我们是想通过一个全新的角度——用字来诠释画中的内容,让人们对这件国宝艺术品有个更直观全面的了解。




站酷网:标新立异、与众不同是设计师们追求的目标。书籍是信息的载体,在这个作品中,你们如何平衡设计的艺术性,与信息的可读性?


梁成龙:书籍是信息的载体,那么书籍信息的可读性在我看来是最基本也最重要的,所以对我来讲,设计的艺术性是以信息的可读性为基础,在信息本身的一些需求和特征上进行发散。

设计要有利于传达信息,这个想法在作品中就有体现,整卷清明上河图中描绘了大小八百多个人物群像,如果按照其他物品的制作方式制作人像,可以让整个作品拥有很高的完成性和艺术性,却缺失了人物信息的阅读性,人物与事物混淆,所以我们选择了用五个字概括每一个人物信息,统一竖直排版,与周围事物区分开,增强阅读性,这个做法在一定程度上有损作为画卷的艺术性和完整性,但是提高了作为书籍的可读性。



郝亚晨:我觉得一个好的作品,在保持可读性的基础上,尽可能要在作品的第一印象上下足功夫,《清明上河图-字解》是由微小的字体组成的作品,远看字体便如同一个个点,按照一定的规律去排放便成了线,由此便组成了一幅完整的画,第一眼给人视觉上还是挺有震撼力的。




站酷网:《清明上河图》中藏着的一些危机让你们印象深刻,能举你们作品上的一两个例子吗?


梁成龙:一个是船患。清明上河图画卷中卷部分,一艘大客船正要过桥,河道狭窄,河水湍急,船只吃水很深,眼看因为几个纤夫埋头拉船,船只桅杆来不及放倒,即将撞上虹桥,船工纷纷抢救,有的报警,有的在放下桅杆,还有的在船头小心调整方向,桥上还有人不顾个人安危探身帮忙指挥。这一系列细节的刻画,惊心动魄,似乎马上就要发生悲剧。

另一个是大开的城门,却无卒看守。




站酷网:制作电子稿的三个月中你们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如何解决的?


梁成龙:从技术方面看,电子稿制作本身并不难,只是把文字按照特定的方向去摆放。但整个过程中困难有两个,一个是,这是一个非常枯燥的过程,仅仅是打上字,然后把字换着方向码上,要重复做这件事两三个月,每天八至十个小时。

因为我们两个是分工的,为了保证两个人的进度一致,只能每天互相催促。但还是因为高度重复得简直像“体力劳动”一般,要克服拖延症。

另外一点很难是,我要把所有的人物都用五个字简略概括,全卷人物总计不少于八百个,露出全身,需要我转化成完整五个字的也不少于三四百个,做到后来发现自己词穷了,越往后写越困难。

电子稿全做完后我俩喜大普奔,既有成就感,又有从这磨人过程中解脱的快感。

下图为人物群像。





站酷网:这是第几次投稿参加靳埭强设计奖?怎么看待靳埭强设计奖?投稿比赛中,你们收获了哪些经验?


梁成龙:我是第一次参加靳埭强设计奖,靳埭强设计奖对于我来说,是我在设计路上第一次取得实质的成绩,非常感谢组办方对我们作品的认可,为我们添加了一份很大信心。

收获最大的经验是在印刷工艺方面,因为宋体字笔画较细,普通打印店印刷精度不够,作品拼接对齐也有问题,我们最初方案是使用丝网印刷,但因成本过高而不得不放弃,最后在老师的工作室中,使用写真机和宣纸卷,直接打印出了整卷,纸张选择熟宣是为了防墨水洇染,并反复调整写真机的出墨量,最终才得到了完美的效果。

这个过程里吸引我的是需要动手尝试、设计落地,仅仅在电脑上绘制完图形,只能说是完成了一个产品从零到一的百分之五十。


郝亚晨:第一次参加这个比赛,我觉得靳埭强设计奖有很高的前瞻性,超前但又在情理之中。靳埭强设计奖好比一个探险家,不断的创新和探索来开阔设计之路。




站酷网:说说大学的学习历程?最喜欢哪门课?为什么?有没有好的学习方法分享?


梁成龙:大学的前两年,我花费在对自我追求和自我价值的探索上,尽可能的去了解各种各样的事物,寻找可以让自己自愿付出精力去做的事物。幸运的找到方向后,就付出努力去研究学习。

最喜欢的课程是尹国军老师指导的书籍设计,因为书籍设计的元素特别丰富,纸张、印刷、装帧、图形与文字等等,它还会考验我很多方面的能力,很有挑战性。

对于学习设计,我倾向于多看多想多动手多交流,也就是观察事物,记录信息,在分析和联想后,动手尝试实际效果,修改后去与别人分享、辩论,会有很多收获。


郝亚晨:大学期间,刚开始我对本专业的软件拥有浓厚兴趣,自学专业相关的各种软件,我喜欢到各地去游玩,看看新的事物。大二下半学期去了台湾当交换生,回来之后便开始参加各种设计比赛,通过这种方式来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这期间也看到很多的优秀作品。

大学最喜欢的课程是品牌设计,因为我觉得品牌是人类沟通的一种直观的联系方式,拥有直观、形象、不受语言文字限制等特性。

我觉得好创意灵感可遇不可求,应该随时记录下来自己的想法。




站酷网:能分享一下除这部获奖作品外,最让自己满意的作品,或者是毕设吗?最满意的点在哪里?


梁成龙:我的毕设作品是《隙——光构成的视觉研究》,灵感来自一间民宿的原木楼梯,当时窗户的窗帘拉的紧紧的,只留一道缝隙放任阳光流动,本来只是竖直细长的光线,照在原木楼梯上,因楼梯特殊的形状,木条与木条的纵横交错,形成了类似于字母A的形状,这个让我印象很深,因此而拟订了毕设主题。

在初步研究学习光构成的知识后,制作了三套英文字体,光源造型、光线造型和光影造型。

光源造型由点光源的轨迹构成,与纸笔书写不同,点光源的移动轨迹不像纸与笔之间有触感支撑,虚浮,像是孩童学字一般,不能充分控制移动轨迹。

光线造型由光线和镜面折射构成,笔直,富有规律和节奏感。

光影造型由不规则几何体和它的影子共同构成,特定的光源照射投下的影子形状与本身的几何形体结合成字体信息。

制作完光影造型字体,用同样的方式制作了光与人两个字的字体设计,人字作为海报设计,主题为表现人的两面性,表露在外,光鲜靓丽色彩丰富的外在形象,和隐藏在他人观察下,有所遮掩的事物。

整个毕设实验过程,尝试了很多形式,收集了接近8000张素材,分类整理制作了三本书籍——红书用光源字体作为章节名,记录实验构想和实验效果图;绿书使用光线字体作为章节名,记录节奏韵律和联想;蓝书使用光影字体作为章节名,记录在去掉色彩影响下,光的变化。

光如同设计,破规越隙而出,设计就像缝隙流露出的光一样,不停歇地寻找问题的突破口。

用三原色透明亚克力板作为三本书封面,配合透明背板的函套,使《隙光》这套书籍,可以将外界光源收纳,从三本书之间的缝隙中打出,散发出光线,产生强烈的视觉吸引力。


郝亚晨:我的毕设作品《蒲实:品牌设计》,灵感来源于久居钢铁森林,容易让人感到身心俱疲,偶然间了解到蒲草这种水生植物,它淡泊雅致,与我追求的人生理想相契合。通过建立蒲实的品牌,通过产品设计开发和品牌的建立与推广,能让更多人重拾被忘却的记忆,回归自然的生活。




站酷网:从一个设计师的角度,你如何理解什么是好设计?对你创作影响最大的是什么?


梁成龙:我认为在解决问题的设计就是好设计,不论是解决客户提出的问题,达到客户的需求,还是解决自己察觉到的问题,使自身达到自洽,能够解决问题,或者说正在解决问题的设计,就是我心目中的好设计。

对我个人创作影响最大的因素,应该是我察觉到的下一件事物,可以是在下一本书中获得的感想,在下一次眨眼注视的物体,也会是下一回的思考,每一次新的感受都会影响我,让我主动去改变自己的行为和看法,不断更新,因为我也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样子,非常好奇。


郝亚晨:我觉得一个好的设计最重要的是被大众所接受,虽然要突出个性化、专业性和与众不同的效果,但不能过度,好的设计既要有创新,也要兼顾实用性。唯美的设计相当于作品的颜值,同时我们应该赋予它生命,使它能够说话,懂的谦虚和诚实吧。

对我影响最大的应该是藤本弘,从小看他的漫画长大,他的漫画脑洞真的很大,故事也很有趣。




站酷网:除了专业课,你最难忘的是什么?有什么兴趣爱好吗?课余最大收获是什么?


梁成龙:最难忘的一个是何见平老师2017年在杭州举办的「设计九夏」,让我接触到了很多优秀的设计师,也让我确立做设计这个行业的决心。

另一个就是九号工作室的王健老师,他主张做了再说,什么事都要动手尝试后才可以得到真实的信息,才能更好的选择下一步的方向,对我的影响很深。

我平时做的最多的事情,应该就是空想,没有载体,只是因为一个我注视到的点,引发我的思考、联想,往往得到的结论不一定有价值,但会被我收好,在恰当的时候提取出来,寻找合适的使用方式。


郝亚晨:学生时代最让我难忘的是在学校九号工作室创作《清明上河图-字解》,和在张光祥老师带我们做毕设的时候,每天日程都被安排很满,过得很充实,往常空余的时间喜欢看站酷、Behancce等网站里的作品,学习别人如何做设计,过程总让人很开心,会萌生出很多新想法。




站酷网:你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期待?


梁成龙:自己把平面“设计师”的引号去掉,成为真正的设计师。


郝亚晨:希望自己能成长为优秀的设计师。




专访主持:张曦

视觉设计:Chunfeng春风

684
- 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