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神秘感的设计 | 有多少人因为他的设计而拿起一本书?恐怕只有天知道!

2年前发布

翻译文章 / 平面 其他
爱读书的小Z,禁止转载-禁止商业用途-禁止个人用途

他是村上春树20多年来御用英文版书籍设计师。今天一起走进奇普·基德的设计世界~

“先有了平面设计,然后才有图像设计。我自认为我很幸运地以后者为生,即图像设计。

也就是说,我的工作不仅是平面设计,更多的是创造神秘感,暗示在画面中蕴含的无限可能性。

就我而言是书籍封面设计,我已投入其中超过23年。

经常有人问我是否有「模板」或现成的造型方案——当然没有。

我始终坚持一个简单的原则,无论我要设计什么类型的书,一个好封面应该让潜在读者获得想要阅读的欲望。

就是这样。”

——奇普·基德



在“以貌取人”、以视觉为中心的世界里,如何才能做出瞬间打动人心的设计?

今天小Z给大家的推文,节选自新书《奇普·基德的设计世界》,

让我们一起看看世界著名的书籍与海报设计大师的设计思维。



村上春树说,每次看到奇普·基德设计的图书,

都愈发觉得这个似有魔力的名字背后,

藏着无穷无尽的灵感、超常的洞察力、狡黠的幽默感、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激情;

同时这个富有智慧的名字,也蕴藏着有一点超脱现实的优雅、精致和远见。

他的设计之所以能深入人心,因他对传统书籍的尊重与喜爱。

奇普·基德非常善于从内容中寻找作者的声音与诉求,将其转化为独特的设计语言。

他在设计作品中注入了丰富的情感和对书籍作品的深刻理解与尊重,人们很容易因此而产生共鸣。

人们常说不能仅靠封面去评价一本书。究竟有多少人因为看了他设计的封面然后拿起书看一看,恐怕只有老天才知道。




奇普·基德,Chip Kidd

著名的平面设计师。从1986年开始为阿尔弗雷德·亚·科诺夫出版公司设计书籍封面,担任设计总监近30年,迄今为止他已经与村上春树、奥尔罕·帕慕克、约翰·厄普代克、奥利佛·萨克斯、迈克尔·克莱顿、罗伯特·修斯、唐娜·塔特作家及其他几百名作家合作。

他曾荣获史密森尼学会所属库珀休伊特国家设计博物馆颁发的“国家传播设计奖”。



为什么一本书的封面或书脊会像眼睛一样盯着我看,这让我感到非常困惑。可能是因为一本书的封面可以让我们完整地 “窥探”书里的内容。

一个好的封面设计能让你在不看作者和书名的情况下,仅凭画面、颜色和排版设计就能识别出一本书。 

当我买一本心爱之书的新版本时,我喜欢告诉自己这本书在文字上会有更新和修订,或者会有一个新的介绍。但实际上,我只是喜欢这个新封面。

——奥尔罕·帕慕克




“采访”

奇普·基德的自问自答



Q:说说你的工作吧:老实说,它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A:哈,谢谢关心。


Q:抱歉,开个玩笑。但其实你自己也感觉到了吧。 

A:是的,偶尔。因此我写了这本书。


Q:所以在上一本书出版后,这十年间发生了什么事? 

A: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Q:一个毫无意义的回答。

A:是的,但我想你也懂我的意思。


Q:好吧,你赢了。让我们重来一遍,从你过去十年间最喜欢的问题开始问——电子书的出现对你的设计有什么影响吗?

A:这不是我最喜欢的问题,但总有人这么问我。其实原来在 聊天的时候人们一般都会问我:“在你开始设计之前你会读那 些书吗?”现在才是“电子书影响你的设计过程吗?”紧接着是“以后的出版物会是怎样的情况?”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的回答是“完全不会”。那是完成设计之后的事情。对于第二个问题,“我完全没有想法,现在没有,以 后也没有”。


Q:但你一直以来都在与它打交道。

A:是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知道将来会发生的事。更重要的是,这与我创作一个封面关系不大,怎样做好设计才是我应该思考的。 众所周知,书籍出版行业的命运从它诞生之初就飘忽不定。 不断的变化是这个领域唯一不变的事情。

但我认为实体书的本质依旧让它难以被取代——它们是永恒的;它们可以被永久地保存,码放在书架上,随时随地地查阅,并且比人类在这个世界上待的时间更长。没电的时候,你依然可以燃起一根蜡烛,然后打开你的书去阅读。 自从我开始做这份工作到现在的 30 年间(将来也是),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无论什么形式的书籍,它的作者都希望这 本书在视觉上尽可能地引起他人的兴趣,并在他们脑海中留 下深刻的印象。我坚信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会发生改变。宏 观地讲,我们的文化是视觉的,即便某个物体承载了需要阅 读的文字信息,我们仍然想先简单地看一下,然后再阅读、理解这些文字内容。



Q:我发现这本书里有很多自拍,那些著名作者和你服务过的客户的自拍。

A:没错。但这不是问题。


Q:好吧,为什么要这样做?

A:当然是我想这样做。如果说这本书记录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做过的事情(听起来很狂妄自大,但这确实是我真实的想法),我想这些照片有着同样的作用。而且他们都是非常杰出、优秀的人,与他们共事我感到很荣幸。那为什么不分享出来呢?


Q:你打算做这份工作到什么时候?

A:越久越好,只要人们希望我一直做下去,并且付我相应的报酬,这很重要。有件事一直让我很在意,那就是如果我们 没有好的灵感和专业的设计,平面设计也许会变成类似电脑程序那样,任何人只要购买这个程序,然后把你的问题和要 求输入进去就解决了。有些网络上的自助排版程序已经提供 类似的服务(比如从六种看起来不能更烂的、如同犯罪片预告海报那样的画面中选择封面)。那可不是设计,仅仅是修图而已。


Q:回到那个“完全没有想法”的问题。电子书为什么不会对封面设计产生影响呢? 

A:因为封面的设计过程是关于创意和灵感,而不是接收它 们的媒介。真正发生变化的其实是完成某件事的速度。没错, 我指的就是电脑。神奇的是,我能赶在苹果公司发布一系列产品前成为最后一批学习手绘技巧的设计师,这实在是太幸运了。 没错,很幸运。我能体会到在过去做设计多么困难,这是一 个需要克服重重障碍的体力型劳动。在这个过程中,很多环节都让人很痛苦,比如排字、校对颜色、排版,以及其他需要花费一周甚至更久的准备工作等。我一点都不怀念这些工序, 可我认为它们可以强化我概念化的思考能力。尽管这些听起来很老套,但当你给研究设计的学生们布置好任务时,他们马上就去网上搜索。这真的很遗憾。


Q:确实古板又老套。你为什么会觉得遗憾? 

A:因为使用互联网让他们放弃了思考。他们本应自己动 脑子。


Q: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愿思考?

A:因为我曾亲眼见过。我不是说他们都是些没脑子的家伙 (他们中有不少极具天赋的学生)。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我还记得 20 世纪 80 年代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一次设计课堂中, 有个学生有一套非常好的喷枪工具,因此他所有的作品都 有种丝绸般细腻柔和的光泽。他的作品非常令人着迷,但这 些作品少了些东西,它们缺少更为核心的思想和主题,尽管它们很漂亮。这些设计华而不实,仅靠这些是无法瞒混过老师的。


Q:你是说兰尼·索曼斯(Lanny Sommese)吗?

A:对,还有比尔·金赛尔(Bill Kinser),他们的性格很像, 而且都是才华横溢的平面设计教授。他们犀利而老练,在他们的课上勤奋努力远远不够,你还得足够聪明。


Q: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别的东西,比如说Instagram ?

A:因为现在可选择的社交媒体太多了。我偶尔会在 Face book 和 Twitter 上发一些内容,这已经足够了。我可以更好地利用社交媒体,但就目前来说,我在 Facebook,Twitter 和我的官方网站上发 布跟我工作相关 (或者无关)的内容就够了。


Q:你喜欢写作吗?

A:我讨厌写作,也不擅长写作,写这篇“对谈”尤其痛苦。


Q:那你为什么还写?

A:我认为个人成长对于设计师来说是个很重要的部分,特别是在书籍出版行业。学习写作就是学习如何最有效地把信息传递出去,这与设计师的工作是一样的。问题是与我合作的都是世界顶级作家,当我阅读他们的作品时我会想,“我为什么要自找苦吃?” 但有些事你不得不做 ,至少应该尝试一下。


Q:你被问到的最好的问题是什么?

A:我想,应该是“你人生最愚蠢的差点让你死掉的经历是什么?”


Q:那么你的答案是?

A :2006年6月的一个上午在东伦敦的 Weiden + Kennedy 的一次谈话。


Q:我的天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A:你都知道的,而且我也不打算在这里说。也许以后我会在另一本书里讲一讲。


Q:你曾说过三流作家是最难共事的,因为他们潜意识里总是希望用书籍封面来粉饰自己作品的平庸。对吗?

A:什么?我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


Q:没有公开地讲。但你有这么想过,对吧?

A:无可奉告。我们的对话该结束了。你这混蛋。




关于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的小说《天黑以后》(After Dark)讲述的是一个发生在东京夜晚的故事。幸运的是,我在设计这本书封面的时候正在东京参加一个设计研讨会。所以我找了一天晚 上,在夜里10点到凌晨3点之间出去走了走,然后拍了很多照片。


一家位于东京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 我尝试用这个素材作为《天黑以后》 的封面,但有点过于平淡和日常化,缺少了小说的感觉。


一座亮着霓虹灯的建筑从雨水中反射 的倒影,位于银座地区。很好的照片, 但过于抽象。


Bingo! 这才是理想的封面。克诺夫出版社,2007。▼

东京和纽约很像,有很多地方都是24小时营业。一个柏青哥弹子房吸引了我的注意,那是放了很多日本弹球机器的娱乐场所。室内灯火通明,粉色和黄色的光线非常明亮。当我试图从便道上拍一张照片的时候,两扇巨大的、有着磨砂贴纸的玻璃门突然 关闭。但我已经按下了快门,“真该死!”我暗自抱怨,等待着它们重新开启。直到第二天我才意识到,这就是我想要的照片——它完美地捕捉到了书里所描绘的神秘感和错乱感。 尽管你可能无法识别这是什么东西,但它的表现形式却十分迷人。



长篇小说《1Q84》涉及了多个主题——身份的概念、极权主义、 存在的二元性、私自执法等,这是一部低调且充满野心的文 学作品。村上春树用他标志性的文字,以平行故事的形式将 这些主题融合在一起。

我想延续平行故事这个概念,因此决定采用一种前所未有的书籍封面设计形式,正好也与书本内容息息相关。我将它们合二为一,就像它们是无法分割的 整体一样。

之前的封面设计采用透明硫酸纸,并且分离书衣上的字体和封面的画面。对于这本书的设计,我使用半透明的牛皮纸,在上面呈现四色印刷的画面,只有将书衣和本体重叠在一起才能体验到完整的设计。这种工艺的难度非常大。

另一个版本。




对于设计师来说,从书名像《1Q84》这样简单而极富标志性,过渡到《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Colorless Tsukuru Tazaki and His Years of Pilgrimage)这样的书,非常具有挑战性。但是书中的内容提供了做设计的所有素材:日本高中的五个伙伴,他们中的四人名字都带有颜色——赤、青、黑、白。其中的第五位,也就是故事的讲述者,他的名字却与颜色无关,因此取了这样的书名。

从本书的前几页我们发现他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中,因为在进入大 学第一年之后的那个夏天,他的朋友们突然与他断绝了关系。接下来他试图振作起来,并慢慢寻找他们离开他的原因。在他追寻的旅程中,有一位朋友曾说“我们原来就像手掌上的五根手指”,所以就有了封面上的布局。

我还把书中主角经常搭乘的东京地铁局部地图用到了封面上。他那“透明”的地铁线路与其他人相交,呈现出他在故事中的旅途。 这本书的设计比《1Q84》还要复杂和抽象,但它却获得了《纽约时报》评选的畅销书榜单第 一名,而且保持了四周之久。




关于奥尔罕·帕慕克


奥尔罕·帕慕克是我认识的胆子最大的人之一。2005 年,他曾公开谈论奥斯曼帝国时期的亚美尼亚种族屠杀和对库尔德人的迫害,他本人冒着很大的风险(在当地这种行为是严重违反法律的)。在此之前他是土耳其最受欢迎的现役作家,但他却不得不面对“破坏土耳其荣耀的罪犯”这样的指控。最终指控被撤销,但还是对他进行了严厉的罚款和严肃的警告。 这个事件让土耳其的言论自由更受重视,并且影响至今。除此以外,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国家的。

我很荣幸与他合作,自从他的《我的名字叫红》(My Name Is Red)于2001年出版开始 已经过了15年。之后是《雪》(Snow)和《别样的色彩》(Other Colors),但是直到《纯真博物馆》(The Museum of Innocence)我才觉得我们的关系变得很亲密。他投入大量热情去搜集、保护和传承那些对人们有深远影响的事物和书籍,这让我们无比着迷。


我为《别样的色彩》设计的第一个封面,奥尔罕的经纪人认为它的伊斯兰风格过于明显,因此不是很好。我个人表示否认。


最终版的设计——不,这不是作者,这是立于博斯普鲁斯海峡上的加拉塔大桥。我采用了一种非常经典的“黑白照片搭配色彩”的设计。克诺夫出版社,2007。



《纯真博物馆》的故事里,一位叫凯末尔的富有商人与茜贝尔订下婚约,他在给订婚对象购买手包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叫芙颂的女店员。两人之间产生浪漫却不正当的爱情,当这段感情戛然而止的时候,凯末尔收集了与芙颂相恋时的各种物品,希望可以借由它们来重温那段时光。

这成了他与她的生活博物馆,凯末尔用自己的方式去保存他们二人的美好回忆。 更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奥尔罕竟然真的创造了这样一个地方——它位于伊斯坦布尔 Bey olu 地区的Çukurcuma,那里展出了小说里的伊斯坦布尔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

这是最终的封面,我想让整个画面更有趣,就像万花筒那样,以此来反射书中主角凯末尔的思维世界。 克诺夫出版社, 2009。



《我脑袋里的怪东西》(A Strangeness in My Mind)讲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故事。这本书的主人公是一位叫麦夫鲁特的街头小贩,他贩卖酸奶和钵扎(一种土耳其传统的含有酒精的饮料)。这本书按照时间顺序描绘了麦夫鲁特的生活、爱情和苦恼,以此映射伊斯坦布尔的生活,以及过去 50 年间的变化。 

当我为这本书做设计的时候,奥尔罕邀请我去他位于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公寓,在美国艺术文学院用过晚餐后我第一次发现他喜欢画画。他经常画画,并且画得很好。我当时并不知道他很会画画,所以有些尴尬,但这无疑为这本书的设计提供了完美的灵感。

我为封面绘制的示意草图。


奥尔罕对封面设计的巧妙演绎。 画面中代表思想的气泡图案采用模切工艺制作,以此展现伊斯坦布尔和博斯普鲁斯的风貌。克诺夫出版社,2015。所有绘画和文字由奥尔罕·帕慕克完成。



帕慕克肖像的街头涂鸦,摄于2010年伊斯坦布尔,当时我在参加当地的一个设计论坛。我在城里的好多地方都看到了这样的涂鸦,也许某天它们可以用于他所著书籍的封面,或者用于他写的其他文章,我在这里也做个记录。



和帕慕克一起在我公寓附近的餐厅吃了顿日式烤鸡肉串套餐,2014年秋摄于纽约。




其他作品



关于书的书是它们独有的体裁,一如既往地充满深刻思想而不流于平庸。

对于《文学如何救了我的命》(How Literature Saved My Life)这本书,我想尝试用真人来呈现这个情景(这可能会非常复杂),但是摄影师乔 夫·斯佩尔的建议是使用塑料模型来模拟,事实证明的确很有效。此外,类似的灵感应该让它们看起来很有意思而不是很骇人。如果距离死亡边缘几英寸是真人,我想这可能会曲解作者的本意——文学在哲学层面上拯救了他而不是在物理维度上。

与此同时,你会怎样呈现它呢?这个灵感把作者的意图体现得恰到好处。




《餐桌旁的狼》(A Wolf at the Table)描写的是奥古斯丁对暴虐父亲的回忆,书中的内容更加黑暗沉重。我们使用了一把弯曲的叉子和加了红色滤镜的光源,很轻松地完成了拍摄,完全没有使用电脑软件去做后期处理。我从没想过要让这些封面设计有多少关联(它们时间间隔很久),但把它们放在一起却能发现其中巧妙的共性。




“不好意思,你说什么?” ——下图所示的是这本书初版精装本的封面设计。我觉得它太过依赖伍迪式的对话,当时其他人也这样认为。它成为国家设计博物馆的永久收藏,并且获得了很多奖项。


然而它的普通版需要他的肖像来做封面,我特别赞同这个决定。这个封面效果很不错,尤其是他的嘴巴紧闭,你可以看着他的眼睛,然后听他讲话。





不完美的发音”——尽管这部电影在当时很小众,2007年的独立电影《火箭科学》(Rocket Science)却给了安娜·肯德里克(Anna Kendrick)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机会。但在当时她并不是很出名,所以我在海报设计上使用了主演里斯·汤普森(Reece Thompson)的照片。他在剧中扮演哈尔·海夫纳,一位腼腆的15岁少年,就读于新泽西州的普莱恩斯伯勒高中。有口吃问题的他希望加入班级的辩论队。


在宣传海报中我使用了一对打颤牙齿玩具作为主要视觉元素,由乔夫·斯佩尔拍摄,他们很喜欢这个创意。


未被采用的海报灵感。电影的最终版海报,没有使用我想出来的关于口吃或演讲的概念。




“想出来了!”——说到美国国立博物馆(Smithsonian),他们想为博物馆杂志做一个封面设计,以表彰美国独创奖(American Ingenuity Awards),该奖项为一年中最棒的想法和灵感设立。

在这个时代,我知道用一个点亮的灯泡代表一个想法实在是太过时了,但我想对灯丝的形状进行一些改变,让它更具体,以此使整个画面不再平淡无奇。乔夫·斯佩尔一如既往地来帮助我。我原来逛跳蚤市场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20世纪20年代到30年代的老式灯泡,里面的灯丝有着各种各样的形状,比如米老鼠的形象,或者鲜花、星星、动物等。我从没见过美国地图形状的灯丝,我想这回肯定用得上。




“互相嵌套的生活”——麦肯齐·贝索斯(MacKenzie Bezos)的小说《陷阱》(Traps)讲述了看似毫无关联的四位现代女性在加利福尼亚的生活,伴随着故事的推进,她们的生活逐渐产生交集。

下图是我的初次尝试……可并没有呈献给作者。这些画面缺少关联,整体效果缺乏神秘感和吸引力。这些面孔过于清晰了。


从某种程度上讲,最终版的封面可以让读者自行填补画面中的空缺。在这样的案例中,剪影造型比直接使用肖像更能营造效果。




我最初对于《婴儿那些事》(The Baby Business)的封面设想是加上一个条形码(也许在他/她的屁股上?),但这有点过于直接和戏谑。于是我尝试把婴儿的面部和一张收据拼贴在一个画面中,看起来还不错,但依然缺乏吸引力。


我又做了一些调研,然后发现这张惊艳的照片,拍摄主体当然是米开朗基罗创作的雕塑作品。现在额外增加的条形码使他看起来严肃多了,画面还是采用曾经用过的并列排版。这件雕塑流露出诡异的氛围,尤其是眼睛和皮肤的质感更使得这件艺术作品与真实的生命无异。




……之前的黑暗——与大多数蝙蝠侠粉丝一样,我深深地沉醉在弗兰克·米勒创造的世界中,并奉他的系列作品《黑暗骑士归来》(Dark Knight Returns)为最高杰作。2003年我有幸可以参与重新设计普通版,并在2006年为DC设计终极豪华版。

这个版本的封皮为硬皮精装版,并包有书衣,书衣下面的封面设计我选择非常经典的蓝黑配色,上面的剪影造型是第一卷精华的缩影。对于外层的书衣,弗兰克创作了新的插画(对页图),我非常想自己为它上色。一定要用大量的红色!




起飞,走人——为超级经典的《超人》(Superman)系列做排版和封面设计,核心创意是采用超人最具代表性的LOGO(从1939年沿用至今),把它调整成适合21世纪读者审美的流线型。

当然这个版本的LOGO不会取代原版的,而且只会用于12个月的期刊中,也就是你在这里看到的,但我想向读者传达出一飞冲天的感觉。

LOGO的颜色为白色、黄色或黑色,目的是不与其他色彩抢夺读者的视线。这是很必要的,参考一下在每个封面上扎眼的条形码。这就不是我能插手的了,一旦封面版式被DC确定了,我就没有话语权,他们内部每期会根据弗兰科·奎特利(Frank Quitely)创作的插画而作出判断。

(部分展示)



男孩,幻想——除了大受欢迎的《超人》系列,同期的《蝙蝠侠和罗宾》系列也同样火爆。如果说前者的LOGO设计想把读者带入天空中,那么后者则会冲向地面直击你家客厅。从排版上看,这个设计的侧重点在罗宾身上,不过没关系,这个角色的确是弗兰克·米勒想在这个系列中着重刻画的。这些漂亮的插画由李振权(Jim Lee)创作,虽然这个系列没超过10期。

(部分展示)




“天才?如果只是嘴上说说,你永远不会知道西斯廷教堂穹顶上的壁画是怎么完成的。”

——大卫·赛德里与艾米·赛德里 (David & Amy Sedaris) , One Woman Show.




本篇图文由重庆大学出版社授权发布

本期策划&编辑:张曦



END




《奇普·基德的设计世界》

关于村上春树、奥尔罕·帕慕克、尼尔·盖曼、伍迪·艾伦等作家的书籍设计故事

重庆大学出版社 2019年4月出版




小Z书房现已上架,点击“原文链接”即可购买


176
- 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一下给作者疯狂打call吧!
(推荐 + 收藏 + 关注作者)
+1 +1 +1

声明:站酷(ZCOOL)内网友所发表的所有内容及言论仅代表其本人,并不反映任何站酷(ZCOOL)之意见及观点。

    喜欢TA的作品吗?喜欢就快来夸夸TA吧!
    夸夸

    夸夸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收录收藏夹
    教程 2
    添加表情
    没有新消息
    已收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