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学术 | 访谈:“缝合”与行动(上)

11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其他 / 资讯
今日美术馆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今日美术馆联系,谢谢配合。

此系列访谈主要围绕艺术家的工作方式及创作面对的问题展开,以此形成艺术家思考和回应展览主题的文本。


展览:第四届今日文献展:“缝合”

展期:2019.12.13-2020.3.15

主办:今日美术馆

支持:国家艺术基金

总策划:高鹏

策展人: 黄笃、乔纳森·哈里斯

地点:今日美术馆一号馆、二号馆


第四届今日文献展联合策展人黄笃与乔纳森·哈里斯(Jonathan Harris)主张以“缝合”作为展览主题,基于全球最新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复杂变化的现实,以及全球化进程下持续的动态变化,与人类繁衍所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危机,倡议当代艺术家一起行动起来,用视觉艺术和观念作品回应我们所面临的问题,实施干预并提出解决方案。


此系列访谈主要围绕艺术家的工作方式及创作面对的问题展开,以此形成艺术家思考和回应展览主题的文本。



本期访谈


采访者:晏燕(今日美术馆学术副馆长)

受访者:古德伦·菲利普斯卡(艺域交换小组核心成员),乔安娜·哈吉托马斯&哈利尔·乔雷吉(黎巴嫩)

译者:周琳,邓婷



疆域与交流


采访者:今日美术馆学术副馆长晏燕

受访者:艺域交换小组核心成员古德伦·菲利普斯卡

(以下内容今日美术馆学术副馆长晏燕简称“晏燕”,艺域交换小组核心成员古德伦·菲利普斯卡简称“古德伦”)


晏燕:策展人乔纳森·哈里斯推荐艺域交换小组(Arts Territory Exchange)加入展览并介绍其艺术主张,发现艺术小组所坚持的艺术理念,与本次展览尝试讨论的主题“缝合”十分契合。在您的文章中,对“缝合”一词所具有复合语义,在政治、哲学和社会层面做了非常精彩的阐释,并例证其作为工作方法的必要性。能否请您用扼要的文字来描述你们面对世界的发展,以及个体或者艺术家在其中的能起到的“缝合”作用?并是否对此真正表示乐观?


古德伦:谢谢你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展览,而且对我来说与中国的美术馆合作也是一个全新的体验。我也很乐意将拉克劳的一些理念想法与当代艺术做一个联系。关于你提出的积极性的问题,我更愿意采取一个乐观但具有批判性的立场角度,因为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避免自满的方法。我认识很多“积极正能量的”人,但他们对世界的政治局势和环境状况并不关心。整体来说我对当下的现状并不持乐观态度,但是对于艺术家们希望激发改变这件事我感到非常激动。比如阿拉斯加的凯蒂·伊恩·克雷尼希望提升人们对于气候变化的警觉意识,她在作品中从忧伤和失去的角度讨论冰融化的课题(难道不是每个人都应该对现在正在发生的气候变化感到悲痛吗?)。亦或是阿拉娜·亨特,她们的共同创作尝试通过围绕大坝的市政和建筑主旨的讨论从多方面去瓦解殖民系统的控制。我想这就是“缝合”这一理念介入的地方,通过个人和小组形式的行动去不断和反复地修复,同时持续地针对常常看起来无法解决的压倒性结构力量进行工作。


▲ 《第四届今日文献展——缝合》

艺域交换小组展览现场


晏燕:面对全球化及网络与民粹主义所导致的“缝合”与“分割”在新时代的体现,艺术家的回应是否能够真正生效?文化艺术在复杂和动态的世界中产生主导地位,是否有路径可循?关注女性问题,关注环保问题,或者后全球化运动是否成为路径之一?


古德伦:尽管我在文章中涉及了一些有关这些问题的想法,但我仍然觉得我没有能力将世界作为一个整体去谈论。我不太确定你所说的“主导”在这里的确切含义,如果说一个艺术家选择关注女权主义或者是环境问题只是为了去找到一个“途径”,那么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好的出发点。只浮于表面地讨论这些议题的艺术作品有很多,我们需要的是真正关注和在意他们自身所为的艺术家,而不是只想着成功的(艺术家)。


我在文章中选择使用“恐惧”这一主题,而“警惕的恐惧”是一个我认为既具有积极政治性又适用于艺术运作方式的概念。我想真正使我感兴趣的是尽管持续地受到削弱以及专制的政府但仍然在继续工作的艺术实践,不是那些纯粹作为激进行动主义的艺术,而是当面对某些势力仍可以发生反作用的行为产物。


▲ 《第四届今日文献展——缝合》

艺域交换小组参展作品

Carly Butler, Gudrun Filipska S Project Documentation


晏燕:艺域交换小组对网络“边缘”,乡村、偏远地区的关注,并建立与其的信息和思想的交换,是小组工作方法的一个核心吗?这种行动产生怎样的预期和效果?


古德伦:应该说“偏远性”这个概念是艺域交换小组的核心之一……这当然可以被理解成乡村性和地理位置上的孤立隔离,但也可以从其他的角度去理解,比如自主地或是他人强加地从传统艺术世界以及教育模式中被移除。


针对你的问题,其实更多的不是在偏远地区之间创建联系,而是将在这些地区已存在的艺术家连接在一起,所以说并不是对这些地区强制施加任何智识性的或其他的叙事或描述。事实是在这些偏僻的区域早已经出现大量有趣的艺术家、作家、电影人,他们挑战了“全球艺术世界”的固有想法,即在某种程度上偏远乡村地区就是文化沙漠,它们需要中心城市为其输出艺术与教育。在艺域交换小组我希望对我认为有问题的艺术家旅行和旅游文化提出质疑,包括:旅游造成的环境问题、后殖民背景下旅游所暗含的伦理问题、想要观察和记录特定地区与当地居住人群的欲望、由艺术家驻地“行业生态”所推动的景观及其背后的投资资金框架(它鼓励了由观察监视、解读和向主场观众进行信息再传达而构成的结构体系)。这种结构形态谈及的是直接源于支配性男权的殖民探索所产生出的民族志和“田野”实践。


这也就意味着组对合作或是在偏远地区以“通信驻留”形式合作的艺术家需要通过远程邮寄亦或是数字网络的途径进行共同创作。到目前为止,这些(艺术家互相交流的材料)看起来就像是传统意义上的大型“文献库”,其中包含了信件、物品、图像以及数字化资料。与此同时我们也在尝试开发通过网络直播技术而实现的虚拟艺术驻留模式,这便使艺术家可以有机会在受到旅游产业影响的地区,例如北极获得沉浸式的创作体验。


▲ 《第四届今日文献展——缝合》

艺域交换小组参展作品

Joanna Wright. Trawsfynydd, Snowdonia North Wales


晏燕:小组成员的职业背景非常多元,既有艺术家、策展人、电影工作者,作者等不同职业和经验背景的人,是如何走到一起并发起这个组织?作为一个艺术的网络交流平台,对于该平台的发展预期是怎么样的?


古德伦:我最初开始创建艺域交换小组的初衷是源于我自身作为艺术家以及家长在偏远地区生活而产生的孤立感受,那时我和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卡莉·巴特勒开始了一个远距离的合作项目,随后我便开始将全世界各地不同的艺术家进行组对。作为创始成员,来自冰岛和法国的卡罗琳·凯莉和克莉丝汀·谢薇以及美国和荷兰的乔治亚·瑞斯卡拉与伊丽莎白·肖恩也参加了此次展览。原始成员中的很多人都是我在蕾恩卡·克雷顿组织的“母性”艺术驻留项目中所结识的,对于家长身份的艺术家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棒的驻留项目。自2016年底以来吸纳的会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期,就如你所说小组成员的背景身份非常多元,大家都对广义上的“位置”与“地点”概念非常感兴趣,同时他们其中的很多人也因为aTE所提供的这种无需“旅行”便能与其他地区产生互动的理念想法所吸引。因此我们的很多艺术家都因道德原因拒长途旅行,还有一些行动不便的艺术家都加入到了我们的“通信驻留”项目。


▲ 《第四届今日文献展——缝合》

艺域交换小组参展作品

卡洛琳.凯莉从法国寄给冰岛埃拉巴基的克莉丝汀.斯切维的包裹。克莉丝汀.斯切维于2018年拍摄


现在艺域交换小组的性质在组织、艺术家发起项目以及网络之间穿插变换,同时我们也在进行教育类型的活动,例如讲习班、辅导班以及专题研讨会。


我是一名艺术家、研究者,我从来没有想要成为策展人或是展览组织者。但其实我认为“组织”是“链接”概念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对于拉克劳而言这显然与交流和社会话语性有关。在没有核心资金的情况下组织并实现一些事情(例如展览和活动)通常涉及非常深远的社会性工作流程,比如免费使用空间的谈判、以物易物或者资源交换。这就需要我们在熟悉画廊和美术馆框架系统的同时对他们进行质疑和挑战,以此找到建立新的工作关系的突破口。我知道很多杰出艺术家都在以同样的结构运行组织小组,他们尝试避开传统艺术世界以及资金结构所带来的那些令人窒息的限制。


关于平台能够取得的成果,我希望艺域交换小组可以成长为一种资源并继续致力于寻找出有别于传统性旅行和田野工作的模式。


意义与引证


采访者:今日美术馆学术副馆长晏燕

受访者:第四届文献展参展艺术家乔安娜·哈吉托马斯&哈利尔·乔雷吉

(以下内容今日美术馆学术副馆长晏燕简称“晏燕”,第四届文献展参展艺术家乔安娜·哈吉托马斯&哈利尔·乔雷吉简称“乔安娜&哈利尔”)


晏燕:本次展览以“缝合”为题,基于全球最新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复杂变化的现实,并揭示全球化进程下的持续发展及人所面对的强大社会危机。请你们谈谈你们所理解的“缝合”,与今天世界的关系?

乔安娜&哈利尔:对于我们而言,“缝合”意味着克服和越过间隙、裂缝。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正是我们的最新项目“非一致”的研究核心,即以地质的和考古的样本追溯查找生态和行星的扰动。


这些“非一致”包括暂时性的破裂、灾难、再生重建和地质的无秩序混乱,它们将问题纷纷指向“ 人类世”——一个标志着人类行为对环境持久影响的时代。而那些沉积物恰巧揭示了建造与摧毁的持续循环,这就像是重写本中所记录的行动、时代与文明的混合物。“缝合”向那些捉摸不定的历史和现行的叙事提出了质疑,它提醒我们行动起来,去挖掘过去探索我们的当下。


▲ 《第四届今日文献展——缝合》

克里斯蒂·拉普参展作品

Bridge Fuel crossroads sized


晏燕: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你们的电影和作品其创作方法将可视的与缺失的,生活的与虚构的编织在一起,并用以讲述官方历史下所隐藏的秘密故事,并以此反映集体社会中个人的崛起和活在当下的困境。也可以理解为是艺术家尝试在历史、真相与现实之间用主观的方式建构的“链接”(缝合)?

乔安娜&哈利尔:我们开始创作作品包括电影的时期正好处在“现实”和“虚构”的类别界限变得模糊的时候, 黎巴嫩内战及那随后的几年瓦解了这样的二元体系。特赦法的出台以及内战领导人取得并持续的持有政权引发了混乱。在这种特定的背景下,真实的东西似乎也变成了虚构且不合理的,同时虚构的可能性也受到了质疑。从那时起,我们的生活、电影创作以及研究便充斥着比小说还要离奇陌生的“现实”和“真实”事件。


有关缺失, 我们相信艺术可以让看不见但却仍然存在的东西变得有形。正是因为如此,在艺术创作的历程中我们一直在探索由幽灵、失踪人员、被遗忘的空间站项目、虚拟的骗局等等所组成的那个尚未统一的世界,而这其中存在的潜伏与延迟对我们的研究是至关重要的。


特别是在奇妙的贝鲁特系列中,我们决定通过虚构的摄影师阿卜杜.拉法拉的镜头来探讨战后贝鲁特的真实情况。我们希望针对黎巴嫩内战后看似什么都没有发生的“现实”作出回应。因此我们创作了战争明信片,将那些呈现贝鲁特战前美好景象的图像进行灼烧,就像是经过了战火和轰炸,这样一来在某种程度上使这些图像适用于当下。与此同时我们还在十年间拍摄了一系列照片,但是从来没有冲印出来过,这些照片也归属于阿卜杜.拉法拉。隐形的图像作为一种书写的摄影日记,既可以非常个人,又可以作为1997至2006那个时期政治、经济和社会变化的见证。


▲ 《第四届今日文献展——缝合》

乔安娜·哈吉托马斯&哈利尔·乔雷吉参展作品

奇妙的贝鲁特:纵火摄影师的故事-战争的明信片 ,铝塑板有色印刷,105 x 70cm,1997-2006


晏燕:作为战争的亲历者,对于历史和本质有着异于常人的理解和体验,因此你们的作品形成的创作方法以及给人的感受是非常与众不同的,艺术创作对你们而言,是否也可能起到对你们自身的“疗愈”作用?你们对于作品所揭示的本质以及世界、或者不相干的人之间,希望建立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乔安娜&哈利尔:我们并没有一个严格精确的创作方法, 或者说我们大部分时间还是遵从偶然的遇见(事物)。通常我们着手探讨一个议题会花很长的时间,一些长期的项目例如如黎巴嫩火箭学会、希亚姆、网络骗局,还有我们目前正在进行的项目非一致……其中会有不同媒材(电影、摄影、雕塑和装置)的创作。


我们对描绘展现战争或者暴力本身并不感兴趣。更多的是其背后提出的暴力如何影响叙事、叙述、图像以及呈现的问题。通过事件的延时性又或者是从趣闻轶事的概念我们发展出一种抵制的态度,这从故事的词源学意义上说是保密且不可见的。这些相对个人化的因素在抵制官方主导的标准化历史时是必不可少的。而这些趣闻轶事恰巧是是跳出现实框架的表征, 是一种政治态度。

▲ 《第四届今日文献展——缝合》

乔安娜·哈吉托马斯&哈利尔·乔雷吉参展作品

奇妙的贝鲁特:历史的进程: 酒店之战1,铝塑板有色印刷, 105 x 70cm  ,2003


我们认为当下是最重要的。我们做的很多事都与我们应当如何处理今天或未来、如何生活在当下这些问题相关。我们想象的那些虚构到底是什么?历史是如何被书写的?战争可以存在于故事或是研究之中,但同样也是我们当下生活的一部分。对于我们来说,这个问题需要考虑到当今世界的复杂性以及活在当下的艰难困境。正如德勒茲所说,要找到相信这个世界的理由。


▲ 《第四届今日文献展——缝合》

乔安娜·哈吉托马斯&哈利尔·乔雷吉参展作品

奇妙的贝鲁特:隐形的图像,铝塑板有色印刷,可变尺寸,1997-2006


更多资讯请关注@今日美术馆 微博公众号

3
- 0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