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波音到爱马仕、轩尼诗,为何他被众多国际品牌争相邀为合作伙伴?| 站酷专访杨明洁Homepage recommendation
2年前Publish
站酷专访著名工业设计师杨明洁,设计的好坏谁来评判?我们可以从传统文化中汲取什么?如何探索擅长的设计语言?未来会好吗?



站酷专访杨明洁:我们为何而设计?


做设计过程中,这是杨明洁始终思考的问题。研究生毕业后去德国留学与工作的几年,是发现答案的过程。

创新,是对日常中所谓的“规范”,对习以为常的事物进行反思、解构、重构,发现并创造各种新的可能性。

设计的好坏谁来评判?我们可以从传统文化中汲取什么?如何探索擅长的设计语言?未来会好吗?




旅途奔波劳顿,怎么避免中途打开行李箱的尴尬?


从整理行囊,到把箱子塞进后备箱,再到机场安检、机舱中开箱取物,杨明洁发现这一系列人们最司空常见的过程里,隐藏着很多“痛点”。尽管旅行箱是私人物品,但却跟周围环境有着密切互动。2015年他开始为羊舍设计一款旅行箱,在对“痛点”进行排序后发现,主要困扰人们的是在列车与飞机的狭小空间内,从箱中取物是一件辛苦的事。


因旅行箱惯常的结构设计,如果想打开,往往需要把箱子平摊在地上。那么如何实现在箱体直立情况下,轻松开箱取出诸如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文件等等日常用品呢?


在概念设计上,如果设计一款硬壳箱,开盖形式与软壳旅行箱一样,但只有单片的上盖打开,并且转动轴在底部,那么就可以实现箱体在直立情况下取物了。




看似只是把打开方式做了一些改进的设计方案,但在工艺实现阶段,这种概念上单片上盖打开,此前就没有任何一款旅行箱前盖与后盖的弯折与接缝工艺是这样设计的。团队设计了U型镁合金骨架结构与航空赛车领域的碳纤维材质结合后,又尝试了很多家铝型材加工厂,花了半年多时间,才做出了满意的精度。


接下来,如何优雅打开上盖,而不是突然“嘭”的一下砸落到地面?为改进加强旅行箱上盖转轴的阻尼结构,工程师又和供应商们“厮磨”了大半年。



尽管利润微薄,但大部分中国企业已经习惯代工与山寨的加工模式。许多在杨明洁团队看来具备可行性的工艺,很多加工厂依然不愿尝试。在这样的环境下,做出真正的创新产品实属不易。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两年的坚持,工艺与结构问题克服后,这款深得人心的迪奥x羊舍全球首款碳纤维智能旅行箱终于“落地”实现了,并获得德国iF、日本 G-mark 优秀设计奖。杨明洁却认为,获奖是来自外界的肯定,对于设计师来说,最重要的,永远是作品本身。在一次采访中杨明洁表示,它也是目前自己最满意的作品。


他在随后出版的书中也写道:一件优良的产品从诞生到畅销全球,必须依托于一个国家成熟的产业基础以及强势的文化背景。




为什么模仿不能带来创新?


西方国家的产品设计是在循序渐进与快速变革中发展积累的,而中国并未完整意义上经历过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没有形成相应的产业基础,这段长达近两百年的时间,造成了中国工业设计的断层。但我们又赶上了第三次工业革命-互联网信息革命,当看到西方的产品时,往往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于是诞生了只有在中国才会发生的独特模仿现象。


杨明洁说,仿制的过程是由表及里的,与创新过程是逆向的,很多时候并不知道产品形态如何推理而来,却只能模仿最终结果,仿制带来了短期效益,但长此以往就丧失了从源头创新的能力。


在设计考古中发现了断层的杨明洁,在德国留学与工作之时,怀着巨大兴趣去欧洲各地的旧货市场与古董商店淘工业革命各个时期的旧货。斑驳旧物上时光的痕迹让他着迷。在这些老旧工业产品上,他也观察到某个时期、国家、某个族群,他们的生活方式、审美与人文;同时也看到了西方从手工艺时代过渡到工业时代,经历了从繁琐到极简的过程。



直到2013年,出于“巧合”机缘,杨明洁将大大小小上千件收藏品,放进了上海一家超百年历史的废旧发电站中,花了一年多时间改造,建立了中国首家私人工业设计博物馆。他认为这些旧物,作为物品已经完成了它们的使命,但它们身上承载着使用者们的信息,是历史与人文变迁的载体,值得我们去研究。



如今这座博物馆已经成为一种“连接”,每年有很多设计院校组团参观,杨明洁希望参观者们能够通过它更加了解到世界工业文明发展史,以及中国工业设计的断代史。





如何探索出自己擅长的设计语言?


在德国做毕设前,杨明洁对西方的设计也达到了顶礼膜拜的顶峰,而他的德国导师齐默教授给出的建议,却是要他回归到中国的传统文化。


关于文化,齐默教授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文化’这一概念,将其视为精神,而将设计视为标准。因为设计师不应追求转瞬即逝的东西,而应从物质与精神的双重层面上去思考,使自己的设计作品保持一种长久的生命力。这正是我们在杨明洁求学德国期间想传达给他的。希望他能将这一精神带回中国,并尽自己所能使中国对西方国家发展过程中的许多教训引以为戒,避免重蹈覆辙。不要抛弃传统,一味追求新而短暂的东西。传统和现代,在一个文明的社会中是不可分割的。”


出生于杭州的杨明洁,从小耳濡目染在东方传统的审美意识中,他认为设计师们擅长的设计语言,往往会受过往认知经验的影响。


同时他也认为,设计的国别性恰恰不是目标,是自然而然的结果,否则就会成为民族自尊心与自卑感在设计中的双重体现。它们一定是基于中国本土文化与生活方式自然而然生长出来的,而非流于表面的符号与形式。


童年在烟雨朦胧的江南留下的美好记忆与美学启蒙,让杨明洁对“虚空”、“虚无”的视觉画面非常着迷。体现到设计中,他偏好使用渐变、磨砂半透明或者全透明的材料。2015年在用金属网结构营造迷雾空间效果的一场策展后,尽管达到了预期展陈效果,但他希望未来能够使用可回收、更加环保的方式。在这样的设计思想下,诞生了Y支架。


从一只撒尿的小狗开始,再到一只小鹿。


Y支架是一个标准化、模块化的单元件,可以无限延展。


羊舍“虚山水”庭院与茶室,2017年获得德国红点奖,中国设计权力榜年度大奖。


2018年杨明洁受邀为爱马仕2019春夏新品发布会(主题“梦”)做展陈设计。

“虚山水”的虚拟、暧昧的空间关系,与爱马仕“梦”的主题吻合。结构上依然使用了Y支架,材料上进行了创新,让装置如同从木地板上生长出来。一米五以上的部件,采用了磨砂半透明的亚克力材料,营造出漂浮半空,森林被雾气笼罩的氛围。在朦胧层叠的支架间,设计了透明亚克力的六角形片状结构,用来放置小件展品,在视觉上似乎没有支撑,爱马仕的这些展品就这样轻盈滴悬浮于“虚山水”之间。放置大件展品的展柜,表面四周采用了由底部镜面材质上升渐变为白色的质感,在“虚山水”间,同样产生了悬浮感。


“虚山水”装置系列作品像一粒细胞,在各个城市分裂、生长、蔓延、变形,每个地方的形态都不同,或是竹林,或是茶室……


羊舍虚山水,竹林间,深圳设计互联博物馆年度大展。


瑜舍x羊舍“虚山水”茶室


2019年秋季,在亚洲知名设计展“设计中国北京”上,德国顶级厨电品牌GAGGENAU嘉格纳邀请设计师杨明洁呈现了灵感源自于德国黑森林的展览装置。黑色Y支架与无数交错叠嶂的木片,营造了一片抽象虚拟的森林,构建成了一个自然与科技、传承与创新、美食与厨电的对话场景。这也是GAGGENAU嘉格纳与杨明洁的第六次合作。




嘉宾简介


杨明洁,YANG DESIGN 及羊舍创始人,福布斯中国最具影响力工业设计师,同济大学客座教授。

先后在浙大与国美研究生工业设计专业学习七年,获德国WK基金会全额奖学金赴德完成工业设计硕士学位,后任职于慕尼黑西门子设计总部。囊获了包括德国红点、iF、日本GOOD DESIGN、美国IDEA、亚洲最具影响力设计银奖在内的上百项大奖。2005年创办工业设计顾问公司YANG DESIGN,2013年创办杨明洁设计博物馆,2015年创办生活方式品牌“羊舍”。

融合了德意志逻辑思考与中国人文精神的设计理念,也使得杨明洁成为了包括波音、奥迪、博世、施耐德、爱马仕、轩尼诗、百事、瑞士军刀、NATUZZI、swatch 等众多国际顶尖品牌的合作伙伴,项目涉及生活方式、家居家电、交通工具、智能硬件、空间装置等多个领域。

多年来与绿色和平、壹基金、亚洲动物保护基金、HOUSE VISION所合作的系列项目则体现了他作为设计师的一份社会责任。“设计能否改变社会?”是他一直在思考并付诸行动的议题!




对话


站酷网:你曾说对于设计师,最重要的是作品本身。那么一件作品的好坏,成功与否,该由谁来裁定?


杨明洁:艺术家满足自我,设计师满足用户。


关于“好的设计”的标准,我觉得有以下几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是观察者的层面,或者称视觉层面。也就是在没有使用这件东西的时候消费者看到这个东西它应该是视觉上令人愉悦的,它是创新的,它可以很好地引导你去如何使用这件东西。

      

第二个是在使用者层面,或者称功能层面。也就是通常我们讲的这件东西要好用,安全,耐用的,应该具备友善的人机交互与合理的人体工学。在使用过程中应该考虑到一些极端使用场景。


第三个是生产层面,就是你必须考虑到在现在已有的工艺当中怎么样去实现。在工业文明时代,标准化、模块化是很重要的制造标准。但今天,柔性的、小批量的数字化制造工艺正在慢慢在改变这一原则。


第四个是拥有者层面,或者称品牌层面。产品和人之间有一种精神上的沟通,它能够体现主人的一种身份认同,而这一部分对应的就是产品的品牌识别性,或是品牌的DNA。


第五个层面就是社会层面,好的设计应该符合可持续发展的设计标准。好的设计应该向公众传播一种正面的社会启迪意义。


▲ 作为设计师能够改变社会的力量究竟是什么?其中,设计令人愉悦的物品,从而让人发自内心地感受到生活的美好,一定是设计师能够实现的力量之一。

院子里的一群小猫触发了灵感,如果将一款医疗器械设计成可爱的、小的、圆的、软的,那会怎样?这款心率测试仪的设计中,采用了磨砂半透明硅胶材质,希望当用户看见或者触摸到它时,能够消减对医疗器械的冰冷感和恐惧感。




站酷网:作为一名产品设计师,是否应该具备个人风格?


杨明洁:我一定是考虑我的设计所面对的用户需要什么?

但即便如此,设计师的个人风格一定是存在的,这是与生俱来的,自然而然就会体现在作品当中。每一位设计师都会有自己擅长的设计语言与风格。


▲ 2012年意大利米兰国际家具展上,为品牌Natuzzi设计的一套多功能家居系统T-BOX。从观察者的层面判断好的设计,基本标准是具有高品质的美学价值,这一点在意大利的设计中尤为明显。

T-BOX每一个基本模块都有一个巧妙设计、一次注塑成型的标准化模块T形支架以增加单体强度;它可以单独作为茶几或板凳使用,也可以组合拼装成任意尺寸的书架、电视柜或者屏风。而随机变换方向的T形支架构成了一个有机的系统和梦幻的画面,最终在使用状态中实现了美学与实用价值的统一。

相邻的两个模块间的X连接件固定,保证了组合的稳定性,这样就可以搭建足够大的墙面隔断,在博物馆大厅中,我用T-BOX建了一面巨大的背景墙。




站酷网:恭喜你的新书《做设计》出版!你希望通过这本书,为读者带来什么?


杨明洁:十多年前从德国工作与学习回来,写过几本书,从此搁笔很多年没有写书了。希望做更多好的设计之后,再做考虑。一年前遇见浦睿文化的陈垦先生,一位非常不错的出版人。家里有好几本浦睿文化出版的书,包括山本耀司的《做衣服》、王澍的《造房子》。有了这样不错的合作伙伴,重新拾笔的意愿渐浓。社会的浮躁、文化与设计的断层带来的对于设计功利化的认知,都使得我有越来越强烈的欲望将自己的所思所想形成文字,去诚恳面对读者。

▲ 《做设计》,2019年10月出版,杨明洁25年设计历程首次完整呈现,40个案例系统论述设计的what,why,how




站酷网:在《做设计》中,你说产品仿制的过程是由表及里,它与创新过程是相悖的。那么你怎么界定「表」与「里」?


杨明洁:“表”指的是产品表面的外观,一种结果,“里”指的是设计的逻辑,为什么产生这样的结果其背后的原因。




站酷网:为品牌做设计,都需要经历哪些步骤和阶段?如何才能在创造品牌识别性的同时,却又不会陷入为设计而设计的怪圈?


杨明洁:一个成熟的品牌一定具备品牌的DNA,其产品也应具备该品牌的识别性,可以体现品牌之间的差异性与价值观,这种差异性与价值观直接对应的就是该品牌产品消费者的一种身份认同,这种关系是在功能与美学层面之上的精神诉求。这与产品的功能和美学层面并不冲突。


▲ 2017 年,受邀法国轩尼诗设计了一套中式餐具。碗口边缘微微起伏的无限状曲线,高处便于手的握持,碗沿下凹的弧线部分更方便置放筷子,不易滑落。低处限定了米饭的容量,以此隐喻了“饭吃八分饱”的中国智慧。其更深层的含意是希望将生活中对于物质过度的欲望调整至适度的八分状态,剩下的两分留白可以让我们获得更多、更高级的愉悦。


▲ 2018年,荷兰飞利浦电动牙刷的无线充电收纳底座。




站酷网:你曾经在站酷对你的采访中说过唯有纯粹,才能极致。这意味着要放弃没有意义的诱惑,让头脑变得足够单纯。在你看来,「没有意义的诱惑」通常指什么?


杨明洁:从德国回到中国的十多年间,有一句话对我影响至深,迪特尔·齐默(Dieter Zimmer)教授在我回国前告诫我:“极简是一种精神,它并不容易实现!”这句话被收录在2000 年度《红点奖设计年鉴》中,是他那一年担任德国红点奖评委时的评审语录。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们需要将自己的头脑变得尽可能的简单,才能够看清楚眼前什么是没有意义的诱惑。必须放弃,从而将有限的时间与精力专注于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并将其做到极致。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极简。从他告诫我的那一天起,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慢慢地理解清楚,并坚持去做到。


没有意义的诱惑指的是与我的价值观并不相符的,看上去很美好的东西。




站酷网:羊舍造物计划中,你的观点是在经历了断层后,文化依然会自然而然从根源上以另外的方式继续生长;你主张从文化的根源上开始思考,而非流于符号与形式的模仿,这是你创办羊舍的初衷。能否进一步说说你所指的「文化根源」包含什么?


杨明洁:“竹之光”落地灯、“榫卯的重构”扶手椅,以及“中国画的三维解构”屏风系列都是“羊舍造物计划”早期的几件作品,透过这些我所希望实现的是: 在设计中舍弃内心过度的物欲,舍弃外在空洞、喧嚣、符号化的表面形式,解构表象背后器物诞生的逻辑,保留最重要的与有意义的,进而重新构建一种令人感动的生活美学价值。


文化的根源可以是多种形式的存在:一种高品质的美学价值、一种充满智慧的结构工艺、一种生活哲学或是审美情境。如在“榫卯的重构”中采用了燕尾榫的结构,但最终的结果是现代的,符合现代生活方式与审美的。


▲ 羊舍作品,竹之光落地灯,2016年


▲ 羊舍扶手椅“榫卯的重构”在诚品的展览


▲《物的舍之美》诚品设计大展




站酷网:很多传统的东西放到现代,似乎既无完美的体验,也不智能。如果做设计需要从传统中汲取些什么的话,能汲取到的是什么?


杨明洁:每个时代所诞生的产物一定是基于那个时代的生活方式与审美,所以很多传统的东西放到现代,并不会有完美的体验。而智能是另一个话题,只是一种工具。设计从传统中所汲取的更多是文化与美学。


▲ 浮生系列茶盏。这个名字出自李白的诗作《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中“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意为:人生短暂如同一场梦,其间的欢乐能有多少?诗人用此句表达了对世事沉浮的唏嘘。

品茶时,当茶水注入,轻盈悬浮于半空的器型瞬间显现,饮完后又即刻消失,这样的画面很符合诗句中转瞬即逝的情境。这其实是一种东方美学意境——在事物的变换交替中感受到转瞬即逝的美丽,当这种事物的变换交替引发观者的情绪共鸣时,这种美丽便会被放大,它有可能是一种愉悦,亦有可能是一种忧伤。




站酷网:有人说这是一个全球技术竞赛的时代,设计师应更多将眼光关注到需求与技术实现之间的关系上。这个时代的中国工业设计师面临的挑战体现在哪些方面? 未来的机遇在哪里?


杨明洁:设计的本质是解决人与人、人与物、与环境之间的关系。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到数字文明时代,技术已发生过很多次重大变革,但技术也好,智能也好,只是手段与工具,不是目的本身。我一直在思考技术的进步是否让我们的未来变得更加美好?


在受邀原研哉先生的HOUSE VISION大展中,我所设计的“绿舍”正是在探讨这一问题。 我希望以此来表达这样一种理念:“HOUSE VISION 项目的目的并不是通过建筑让人感动,而是通过一种诚恳的态度与精炼的设计,将技术如何影响未来的生活可视化,进而带给观众启迪——技术的发展,其结果应该使得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越来越友善,而非越来越对立。在设计解决人与物的关系问题时,不应该是人被物化,而应该是物被人化。



数字文明时代的数字化、柔性化、小批量的制造工艺也使得设计师能够比以往更自由,更高效的实现自己的想法,这也将诞生出新的美学价值与生活方式。




在德国,导师迪特尔·齐默教授告诫我:极简是一种精神,它并不容易实现。

在HOUSE VISION项目的合作中,原研哉先生教会我:将没有意义的统统去除。

在与卢志荣先生的多年交往中,我学习到如何用设计来写诗。

在我看来,他们都具备一种信仰式的价值观,而非功利式的。

在这样一种价值观的驱使下去做设计,设计师是快乐而自由的!

——杨明洁




END




专访主持:张曦

视觉设计:海边的卡夫卡


615
Statement: all the content and comments made by netizens in ZCOOL only represent themselves, and do not reflect any opinions and opinions of ZCOOL.
Report
Share
Collect
in to comment
Add emoji
喜欢TA的作品吗?喜欢就快来夸夸TA吧!
All Comments0
北京 | 艺术工作者
Article information
文章标签
收录收藏夹
更多收录此文章的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