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豪斯100周年 #历史回顾# Bauhaus 100 Years

86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其他 / 观点
埃迪Eddienuyuw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埃迪Eddienuyuw联系,谢谢配合。

1919年-2019年,今年是包豪斯成立的100周年,让我们一起回顾这所伟大的设计学院。




#本文主要“大事件”时间为主要维度,“小事件”简述带过,来梳理整个包豪斯这所设计学院的始末(教师篇和作品篇则作为扩充知识)。


#全文约18262字,共计100张图片(图片源自网络和书籍),本文阅读约时长20~30分钟。


#温馨提示:如果过往对包豪斯并无了解,首次阅读起来会因为人物和事件数量多而感到文章“很硬”,建议反复多次阅读。










目录

 

一、包豪斯简述

1.1 什么是包豪斯

1.2 包豪斯历史简述

1.3 包豪斯设计的特点

 

二、沃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

2.1 早年经历

2.2 创立“魏玛国立包豪斯学院”

2.3 魏玛时期(1919年-2025年)

2.4 德绍时期(1925-1930)

2.5 柏林时期(1932-1933)

 

三、”格罗皮乌斯”离开包豪斯后

3.1 加入第三帝国视觉艺术部

3.2 移居英国

3.3 成为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的教授

3.4 成立建筑师合作事务所

3.5 建筑使命的终章

 

四、汉斯·迈耶(Hannes Meyer)

4.1 包豪斯第二任校长

4.2 移居苏联

 

五、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5.1 早年经历

5.2 加入“彼得·贝伦斯”设计事务所

5.3 巴塞罗那世界博览会德国管

5.4 成为德绍包豪斯校长

5.5 美国伊利诺理工大学

5.6 回顾

 







一、包豪斯简述

 

什么是包豪斯?

包豪斯是世界上第一所完全为了发展设计教育而成立的设计学院,是各种现代设计思潮的汇集。而包豪斯则由沃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命名和创办的。虽然包豪斯只存在短短的14年,却影响了百年设计。

 

包豪斯历史简述

- 1919年由沃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在魏玛共和国创立。

- 在它存在的过程中,它从魏玛搬到了德绍,最后搬到了柏林。

- 它由三位不同的建筑师领导着:沃尔特·格罗皮乌斯(任期1919-1928);汉斯·迈耶(任期1928-1930);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任期1930-1933)。

- 由于纳粹政权的压力,这所学校最终在1933年关闭,纳粹政权把它描绘成共产主义活动的中心。

- 随着学校的关闭,一些人去了苏联,而另一些人则移民到了美国,在那里他们传播了包豪斯的思维方式。

- 2004年,特拉维夫因其4000座包豪斯建筑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包豪斯设计的特点

一、形式服从功能

a) 对象由它的性质定义。因此,为了使它正确地发挥作用,(一个容器、一把椅子或一间房子)我们首先必须研究它的性质,因为它必须完美地为它的目的服务,也就是说,它必须有效地发挥它的功能性,耐用性、经济性、美观性。

i. 一个物体的形状应该由它的功能决定,而不是审美。

ii. 应用应是第一位。

iii. 应避免过度装饰。

二、“少即是多”

a) “少即是多”这句话是由包豪斯学院校长密斯·凡·德·罗普及开来的。

b) 结果是朴素的,但视觉上让人喜悦的设计。

c) 包豪斯支持以线性和几何形式组成的极简主义设计。

三、真实的材料

a) 它们的性质不应该为了美学而被改变。

b) 举个例子:钢材等材料应该外露,不应该被隐藏在家居的内部框架里。

c) 材料应该以“真诚”的形式用在最合适的地方。

 



二、沃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


    包豪斯创始人和第一任校长,任期:1919年至1928年

    简述:沃尔特·格罗皮乌斯于1919年创立包豪斯学院,这是一所新型的艺术学校,将生活,手工艺和艺术融为一体。格罗皮乌斯担任包豪斯的校长直到1928年。


(沃尔特·格罗皮乌斯的肖像,摄于1928年)

“我们要创造纯有机建筑,大胆地散发其内在规律,没有虚假或装饰。”——沃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






早年经历


1883年

    格罗皮乌斯出生于德国柏林一个建筑世家,从小接受精英教育。父亲工作于柏林建委,叔叔马丁·格罗皮乌斯是一位著名建筑师,曾是德国19世纪最伟大的建筑师辛克尔(Karl Friedrich Schinkel, 1781-1841)的属下。叔叔致力于提高德国设计水平,给了格罗皮乌斯很大的影响,促使他在未来创立了著名的设计学院“包豪斯”。

 

(叔叔马丁·格罗皮乌斯(Martin Gropius, 1824-1880)和青年时的沃尔特·格罗皮乌斯)


    中学毕业后,格罗皮乌斯前往柏林和慕尼黑两地学习建筑,他非常聪颖,只用了5个学期就完成了全部功课,很快提前结束了学业。之后,当了一年兵。

 

1902年

    来自比利时的建筑师、设计师、教育家,亨利·范·德·韦尔德(Henry van de Velde)在魏玛创办了萨克斯·魏玛·艾森纳赫大公国的手工艺品和贸易咨询机构工艺美术研讨会,并且是应用技术学校的校长(1907年至1915年)。这在包豪斯的早期历史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08年

    格罗皮乌斯在慕尼黑和柏林学习了四个学期的建筑学和当了一年兵后,加入了著名建筑师兼工业设计师彼得·贝伦斯的设计事务所,彼得·贝伦斯曾担任AEG的创意顾问。贝伦斯设计事务所的其他成员包括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和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贝伦斯是现代设计的先驱,了不起的教育家,他参与发起了德国工业同盟,为德国电器公司(AEG)设计了世界最早的完整的企业形象系统,在建筑上提倡采用新结构、新材料,为新功能服务。这些思想深深地影响了格罗皮乌斯、密斯·凡·德罗、柯布西耶。


(贝伦斯建筑事务所,左一是密斯,右一在看图的是格罗皮乌斯,1908年)


(勒·柯布西耶 Le Corbusier)


    同年,格罗皮乌斯(Gropius)开设了自己的公司。他设计了家具,墙纸,用于大规模生产的物品,汽车车身,甚至是柴油机车。1911年,格罗皮乌斯与阿道夫·梅耶(Adolf Meyer)合作设计了“法格斯鞋楦厂(Fagus-Werk)”,这是位于下萨克森州莱恩河畔阿尔费尔德镇的一座由10座建筑物组成的建筑群。凭借其清晰的立方形状以及钢和玻璃幕墙,这座工厂建筑被认为是现代建筑的开创性作品。在1914年科隆举行的德国工人联合会(Deutscher Werkbund)展览中,格罗皮乌斯和阿道夫·梅耶共同设计了一个“示范工厂”,该工厂将成为现代建筑的又一经典典范。


(莱因河畔阿尔费尔德的“法格斯鞋楦厂(Fagus-Werk)”,格罗皮乌斯与阿道夫·梅耶,1911年)


1914年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格罗皮乌斯应征入伍并在西线服役。次年,格罗皮乌斯收到来自比利时建筑师、设计师、教育家,比利时早期设计运动的核心人物与领导者,亨利·范·德·维德(Henry van der vader)的一条信息,希望格罗皮乌斯成为其学院的继任者,但战争打断了这一想法。


(格罗皮乌斯在一战时的制服照,摄于1915年)




创立“魏玛国立包豪斯学院

    1919年3月16日,战争复员后,魏玛政府内务大臣弗里希正式任命沃尔特·格罗皮乌斯为魏玛的撒克森大公艺术学院和撒克森大公艺术与工艺学校(战前亨利·范·德·维德曾任该校校长)校长。

1919年4月1日,“魏玛国立包豪斯学院”(Das staatliche Bauhaus Weimar)正式成立。沃尔特·格罗皮乌斯将原来的魏玛美术学院与艺术工艺学校合并,并将其命名为“包豪斯”(Bauhaus),由德语的“房屋建造”一词Hausbau倒置而成,意指“现代建筑之家”,并成为该校的第一任校长。



(魏玛艺术学院大楼,建筑师:亨利·范·德·韦尔德/照片:路易斯·赫尔德,1911年)






魏玛时期(1919年-2025年)

    随着包豪斯的建立,格罗皮乌斯终于能将激进艺术家协会的各种想法转化为现实(1919年起,格罗皮乌斯成为艺术家协会的主席,这是一个由建筑师、画家和雕塑家组成的激进组织)。


(格罗皮乌斯发表的《包豪斯宣言》(The Bauhaus Manifesto, 1919),该手册长达四页,封面是里昂内尔·费宁格(Lyonel Feininger)创作的“社会主义大教堂”的版画)


    “完美的建筑乃是视觉艺术的最终目标。艺术家崇高的职责是美化建筑。……建筑家、画家和雕塑家必须重新认识:一幢建筑是各种美感共同组合的实体。只有这样,他的作品才可能注入建筑的精神,免于沦为可悲的‘沙龙艺术’”。


    “建筑家、雕塑家和画家们,我们都应当转向实用美术。”


    “艺术不再是一个专门的职业。艺术家和工艺技师之间并没有什么根本的区别。艺术家是一个能够随心所欲的工艺技师,上帝赐予的灵感使他的作品变成了艺术。然而,工艺技术的熟练对每一个艺术家来说均不可或缺,真正的创造力、想象力的源泉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的。


    “让我们建立起一个新的设计家组织。在这个组织里绝对没有那种足以使工艺技师与艺术家之间立起屏障的阶级观念。同时,让我们共同努力,用我们的双手建造起一幢将建筑、雕塑和绘画结合成三位一体的、新的未来殿堂,并且以千百万艺术工作者的双臂,将它矗立在云霄,使它成为一种新信念的鲜明标志。”


——沃尔特·格罗皮乌斯(包豪斯宣言)


(魏玛时期的包豪斯校舍,1919年)


    沃尔特·格罗皮乌斯成为包豪斯校长后第一时间聘请了一系列著名的艺术家担任教授,其中不仅包括约约翰·伊顿(Johannes Itten),里昂内尔·费宁格(Lyonel Feininger)和格哈德·马尔克斯(Gerhard Marcks),还包括保罗·克利( Paul Klee),奥斯卡·希勒姆尔(Oskar Schlemmer ),沃西里·康定斯基(Василий Кандинский)和拉兹洛·莫霍利·纳吉(Laszlo Moholy Nagy)。魏玛包豪斯因此成为国际前卫艺术的聚会地。尽管此后包豪斯经历了许多转型,多元化和重组,但它仍然忠实于建立未来建筑的基本想法。


(包豪斯魏玛河畔勒本。奥斯卡(Oskar und Tut Schlemmer),卡斯卡·施莱默(Casca Schlemmer),冈塔·斯托尔兹(GuntaStölzl),贝尼塔·科赫·奥特(Benita Koch-Otte),马塞尔·布劳尔(Marcel Breuer),约瑟夫·阿尔伯斯(Josef Albers),约瑟夫·哈特维格,库尔特·施密特(Gert Schmidt),加斯特(Schlemmer),摄于1922年。Bauhaus-Achiv柏林)


    该学校最具创新性的教育方面是在工坊进行培训的双重方法,由工匠(作品大师)和艺术家(形式大师)共同指导。以手工艺为基础的作品被认为是艺术设计和材料生产的理想统一体。根据格罗皮乌斯的课程要求,包豪斯大学的教育始于必修的基础课程,一直持续到工作坊,最后到建筑中结束。柏林的萨默菲尔德别墅(Sommerfeld House)被认为是包豪斯意义上的首次共同努力。它是由沃尔特·格罗皮乌斯和阿道夫·梅耶(Adolf Meyer,1921-1922年)设计的,并整合了学生们制作的家具。


    对于格罗皮乌斯来说,包豪斯是一个艺术实验室,传统的学徒和大师模式得以保留,但不同学科之间以全新的方式相互联系着。这种方法的并不是从一开始就确定的,而是本着研究和实验的精神来发现的,格罗皮乌斯称之为“基础研究”,这种研究被应用于从高层建筑到茶叶的所有学科及其产品。


    在魏玛本身,格罗皮乌斯作为建筑师和艺术家留下的痕迹很少。


    1922年5月1日,瓦尔特·格罗皮乌斯为卡普政变牺牲者所设计的“三月死难者纪念碑”在魏玛历史公墓落成。它是为了纪念在魏玛对抗自由军团的战斗中死去的10位工人。


(格罗皮乌斯为卡普政变牺牲者设计的纪念碑(Monument to the March Dead) , 1922)


    “三月死难者”的概念让人想起1848年革命,当时的3月起义者遭到国王军队的射杀。锯齿状的纪念碑让不少观众联想到闪电。但格罗皮乌斯解释说,这一雄伟雕塑所指引的方向并非从上至下,而是由地面至天空。它是人类力争向上的象征。


    左翼人士想把它解读为社会主义力量的代表,均被格罗皮乌斯否定。他希望它是作为人的纪念,而非意识形态的纪念。

而“三月死难者纪念碑”随后被纳粹(NSDAP)销毁,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才得以重建。值得注意的是,格罗皮乌斯在1923-1924年间设计的包豪斯校长办公室也二战后进行了重建。


(芝加哥论坛报,草稿:格罗皮乌斯和阿道夫·梅耶,1922年)


    1923年夏,格罗皮乌斯迫于财政压力在包豪斯发起了自学校创办四年以来的首次大型展览。,其主题是“艺术与技术–新的统一”。(当时包豪斯主要收入是来源魏玛政府的财政拨款,后者觉得包豪斯持续申请政府财政支持而毫无实际产出)此外学校还在校舍附近的霍恩街上为此次展览专门建造了一座别墅[Haus Am Horn]作为展览的一部分。


    整个展览从当年的8月15日一直持续到了9月30日。其中8月15日至8月19日这四天被指定为“包豪斯周(Bauhaus Week)”,为此学校还组织了一系列的特别活动。


    其展览的作品是把包豪斯成立四年以来的所有的成果,一方面回应这四年来遭受的批评,另外一方面更加是为了给包豪斯打个“广告”,把包豪斯这套成功的“改革”,彻底推往公众的视线面前。



(奥斯卡∙施莱默:魏玛工坊建筑的墙壁设计的整体计划,摄于1923年)


    本次包豪斯展览”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建立与工业界的联系。包豪斯的产品通过这次展览,还有1924年的莱比锡展会,为学校的工坊里承接了无数的订单,这不仅仅为了给学校增加收入,弥补资金来源的问题,也是为了让学生在工坊有更多实践的机会,真正践行“艺术和技术”统一的宗旨。 可以说,格罗皮乌斯真的是一位高明的“操盘手”。


    同年,包豪斯进入一个全面转型的时期,一切都在更新,约翰·伊顿(Johannes Itten)辞职,莫霍利·耐吉(LászlóMoholy-Nagy)加入了教师团队,基础课程革新了;施莱默从施赖尔(Lothar Schreyer)的手中接管了包豪斯剧团等等,重要教职人员的更替、课程的革新都在传递着这样一个信息:学校正在急于求变。


    时代的动荡为包豪斯的成功埋下了悲情的注脚。经过了那次“向政府证明我们能行”的大展,图灵根政府依旧不愿意为包豪斯埋单。1924年底,包豪斯收到了来自图灵根教育部的通知,告知他们的政府提供的教学合同将在六个月后终止。就此包豪斯在魏玛的时光也已经走到了尽头。


    所幸的是,1923年的展览与展后包豪斯的发展已经让它在业内获得了良好的名声。在魏玛宣布“舍弃”包豪斯后,格罗皮乌斯很快就收到了许多自由前卫的城市的邀请,比如安哈尔特(Anhalt)州的⾸首府德绍(Dessau),以及黑森州(Hesse)的最大城市法兰克福(Frankfurt)等等。这些城市认为包豪斯不仅能为他们带来声望,还能促进当地产业的发展。最终,包豪斯选择了离柏林更近的德绍作为学校的下一个落脚点。





德绍时期(1925-1930)

(包豪斯德绍学校大楼,建筑:沃尔特·格罗皮乌斯,摄于1926年)


(包豪斯德绍时期校舍,建筑:沃尔特·格罗皮乌斯,摄于1926年)


    1925年,包豪斯出于政治动机被迫迁往工业城市德绍,包豪斯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在这里,“包豪斯州立大学”变成了“设计学院”。在此期间,著名的包豪斯大楼,由其创始人格罗皮乌斯的私人建筑办公室与包豪斯工作室合作设计,并于1926年开业,至今仍影响着在德绍包豪斯的大多数产品和建筑。(七十年后的1996年12月的同一天,德绍和魏玛的包豪斯建筑群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


(包豪斯开幕期间,德绍包豪斯大楼屋顶上的合影,从左往右依次是:约瑟夫·阿尔伯斯,辛纳克·谢珀,乔治·穆奇,拉兹洛·莫霍利·纳吉,赫伯特·拜耳,乔斯特·施密特,沃尔特·格罗皮乌斯,马塞尔·布鲁尔,瓦西里·康定斯基,保罗Klee,Lyonel Feininger,GuntaStölzl,Oskar Schlemmer。摄于1926年)


    从1926年开始,前魏玛州包豪斯被正式命名为包豪斯设计学院。毕业生正式获得文凭,而不是魏玛时期的传统熟练工人的证书,而大师则更名为教授。另外艺术科目也被搁置一边,转而选择面向工业设计的课程。伊顿的学生在魏玛时期通常都穿着斗篷来上课,但在德绍时期的服装却表现得非常现代化:男人穿紧身套装,女人剪短头发,穿长裤或及膝裙。


(学生证,伊万娜·托姆列诺维奇(IvanaTomljenović),德绍包豪斯,摄于约1929-1930)


    然而,在德绍,包豪斯同样存在着不信任和不满情绪。实验性的德绍-托尔滕(Dessau-Törten)庄园高昂的房价导致人们根本无法负担的起,这激怒了德绍的中产阶级。同时鉴于全球经济危机的初期发展,人们对包豪斯及其舞台、包豪斯-卡普尔(包豪斯乐队)、读物和节日的附加文化价值也几乎失去了兴趣。从1927年在德绍开始,就像之前在魏玛一样,格罗皮乌斯再次被迫为学校的政治生存而战。 


(三重奏芭蕾舞团合影,艺术家:奥斯卡·施莱默(Oskar Schlemmer ),摄于1927年)


    1927年,在格罗皮乌斯的推荐下,校长的职位被移交给了瑞士建筑师汉斯·迈耶(Hannes Meyer),早在一年前,格罗皮乌斯就邀请迈耶为包豪斯成立的建筑设计系并承担负责人。迈耶与学生们一起建立了德国贸易联盟联合学校简称ADGB学校(德语:Bundesschule des Allgemeinen Deutschen Deutschen Gewerkschaftsbundes))是一座位于德国柏林北贝尔瑙的学校。该学校的校舍建筑是由包豪斯建筑师汉斯·迈耶和他的搭档汉斯·维特韦尔在1928-1930年间,为前联邦德国工会联合会而设计建造的。迈耶在包豪斯的集会呼吁:“人民的需求不是奢侈品的需求。” 在此过程中,他以更激进的方式追求了魏玛时代的产品导向思想。据他说,艺术创作只不过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但是,由于宣布了对社会主义的同情,迈耶面临被诽谤为“文化布尔什切夫主义者(共产主义的一个流派)”的更大危险中。


(德绍包豪斯食堂露台上的,摄于约1927年)


    同时,格罗皮乌斯不断与他的继任者,即包豪斯的第二任校长汉纳斯·迈耶划清界限。这位“鲜为人知的包豪斯校长”是个十足的共产主义者,简直可以看做是建筑界的切·格瓦拉(Che Guevara, 1928-1967),他将有限的生命都投入了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在遭到格罗皮乌斯和康定斯基等包豪斯小伙伴,以及德绍市长的强烈反对,而在1930年8月1日以“共产主义阴谋”为由被驱逐出德国后,这位瑞士建筑师携众徒弟来到苏联,任教于莫建工,并投身于第一个五年计划(1928-1932)的社会主义建设中。后来由于斯大林的大清洗,他又被迫在1939年辗转来到墨西哥继续“革命”。


    1930年,迈耶卸任后,格罗皮乌斯选择了当时极富盛名的建筑师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成为包豪斯第三位校长,而与格罗皮乌斯和迈耶不同,他的政治思想最少。


    在密斯的指导下,学校对建筑的定位不断提高。与此同时也禁止任何形式的政治活动。


(在德绍包豪斯上课: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和学生(从左至右:安妮玛丽·威尔克,海因里希·诺伊,密斯·凡·德·罗,赫尔曼·克鲁姆普),摄于约1930年)


    密斯·凡·德·罗上任仅一年后,纳粹党终于控制了德绍市市议会,包豪斯在德绍市政府中的政治支持也就宣告结束了。


(在包豪斯校舍外上建筑理论课的学生,摄于1932年)


1932年9月,德绍通知包豪斯关闭。9月30日,纳粹党人冲进学校,打破窗户,翻箱倒柜地进行破坏,德绍时期是包豪斯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段时期,它就如此简单地在纳粹的践踏下结束了。




柏林时期(1932-1933)

柏林的包豪斯建筑,柏林斯特格利茨的Birkbuschstraße,摄于1932


    密斯把学院迁到了柏林,学校又增加了一个副标题,全称是包豪斯研究学院,新校址是一个废弃的旧电话制造工厂。虽然密斯尽力而为,但是政治气氛日益恶化。1933年元月,希特勒上台,纳粹认为这所学院是犹太人和马克思主义者的庇护所,必须铲除!


    4月,德国文化部发出第一号命令,那就是关闭包豪斯,11日被警察和SA(德国纳粹党的武装组织)搜查并密封。在此过程中,有32名学生被捕。由于密斯·凡·德·罗不能接受这些,于1933年7月20日决定解散了包豪斯。结束了包豪斯14年短暂但极具传奇和影响力的校史。


(柏林包豪斯纪念牌)


    之后,包豪斯的主要领导人物和大批学生、教授因为逃避欧洲的战火和纳粹法西斯的政治迫害而移居了国外,为包豪斯概念的全球传播做出了巨大贡献。其中的一些大师们踏上美国的土地之后,直接进入了不同的教育机构,并受到了各高校热情的欢迎。更重要的是,他们直接影响了美国大学的教育方式,并在之后帮助美国找到并建立了自己的设计教育体系。




三、格罗皮乌斯离开包豪斯后

    1926年至1932年间,格罗皮乌斯和他的小伙伴在柏林、卡尔斯鲁厄、德绍等地就设计了大量代表生活品质、健康的住宅项目,许多人离开了他们拥挤不堪、肮脏的公寓,搬进了崭新的住宅。


(格罗皮乌斯等,德绍住宅项目(DessauTörten Estate),1929年)




加入第三帝国视觉艺术部

    1933年12月12日,虽未加入纳粹党,但他正式成为第三帝国视觉艺术部(隶属于文化部)的成员,编号706的一名建筑工程师。


(格罗皮乌斯在视觉艺术部的工作证)

    从格罗皮乌斯的工作证上可以明显的看到,他的签名潇洒飘逸,但照片中紧闭嘴巴,神情严肃紧张,并呈现出一种悲伤和愤恨。他深知自己需要这张工作证,以实现他作为建筑师的抱负。




移居英国

1934年,包豪斯在柏林宣告解散后,格罗皮乌斯移居英国,对于这位曾创立包豪斯,推动现代建筑,并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广泛影响的领袖而言,过去的十年并不尽如人意。即便离开祖国来到英国后,似乎也未有所改善,仅有的一些项目或竞赛作品也依旧成为了炮灰,闲暇时间只能靠设计家具来维持生计,以及抚慰始终存于内心的设计理想。



(格罗皮乌斯,国家银行竞赛方案,1933年,模型照片)


(格罗皮乌斯,国家银行竞赛方案,1933年,透视)


(格罗皮乌斯,国家银行竞赛方案,1933年,立面图)


(格罗皮乌斯,国家银行竞赛方案,1933年,剖面图)




成为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的教授

    后于1937年2月,受到美国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GSD)瑟夫哈德纳特(Joseph Hudnut)的邀请,成为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的教授,并将包豪斯的设计哲学融入到课程中,这一现代设计的教学推广的举动迅速受到学生们的欢迎,而他在哈佛大学的这种实践,也引发了美国其他建筑学院的改革和效仿。


(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 1883-1969)与妻子(Ise Gropius, 1897-1983)在伦敦滑铁卢车站,摄于1937年3月12日)


    1937年3月12日,沃尔特·格罗皮乌斯与妻子艾斯在伦敦与朋友告别后,准备前往美国。


(格罗皮乌斯和哈佛的学生在一起,摄于1946年)


1938年,他与赫伯特·拜耳(Herbert Bayer)一起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展览《包豪斯1919–1928年》。



(1938年于马萨诸塞州林肯市设计的格罗皮乌斯住宅)


    从1938年到1941年,格罗皮乌斯与马塞尔·布勒(Marcel Breuer)保持了合作关系。


    1942年,格罗皮乌斯成为通用板材公司(General Panel Co-rporation)一家采用预制板制造房屋的公司副总裁,这使他重新找到了工业化、标准化生产建筑的兴趣。


    1944年,格罗皮乌斯正式成为了一名美国公民。




成立建筑师合作事务所

    1945年,格罗皮乌斯与几位曾经合作过的哈佛学生合作,在马萨诸塞州的剑桥成立了一家建筑公司,建筑师合作事务所(The Architect Clooaborative,简称TAC),这是他毕生对团队合作意义的体现,并以设计的多样性受到业内的尊重。该事务所专长于公共、学校建筑的设计,参与的项目包括哈佛大学研究生中心(1949-1950年)、美国在雅典的大使馆、巴格达大学(设计方案于1960年通过,现仍在建造中)等。


(格罗皮乌斯和TAC建筑师事务所(The Architects Collaborative)的七大金刚)


(剑桥大学哈佛大学研究生中心 Harvard graduate center, Cambridge university  1949-1950)




建筑使命的终章

    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格罗皮乌斯再次频繁活跃在柏林。在其他项目中,他于1957年在英博展览(Interbau exhibition)的范围内,在汉萨区建造了一座九层公寓楼。1964-1965年,格罗皮乌斯为达姆施塔特包豪斯档案馆设计了计划。


(达姆施塔特包豪斯 Darmstadt Bauhaus museum)


    1969年,经过一次大手术的格罗皮乌斯觉得自己的状态还不错,他给自己取了一个外号‘Tough Old Bird’。然而大约一周后‘Tough Old Bird’在波士顿去世,他“离开”后,从1976年到1979年间,先前这些计划都在柏林以改良的形式实现。 回想起格罗皮乌斯卸任包豪斯校长之后,他仍坚定地致力于包豪斯理念的认可和传播。直到如今,包豪斯至少和它的创始人一样对现代设计甚至未来产生着巨大的影响。






四、汉斯·迈耶(Hannes Meyer)


    包豪斯第二任校长,任期:1928年-1930年

    简述:汉斯·迈耶是1920年代新建筑运动最重要的建筑师之一,同时还是一名激进的功能主义和反美学分子。在担任包豪斯第二任校长的短暂任期内,他给包豪斯带来了巨大的政治压力。他的理论强调低廉的造价、最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实用主义原则,因此受到了广泛的批评和不受待见。


(汉斯·迈耶的肖像,摄于1938年)


“迈耶政治上的理想主义,缺乏敏感,并且不具备在实际工作和整治理论之间平衡局面的能力,这使得情况更加危险,他的策略过于温和,他还是个极端的小资产阶级分子,他的哲学源自所谓的“生活是氧气加糖加淀粉加蛋白质”。密斯对此就极为反感,如果把一切加在一起,就会变质。”

—— 沃尔特·格罗皮乌斯致托马斯·马尔多纳多,《剑桥》,1963年11月27日,第249页。


汉斯·迈耶于1889年出生于瑞士巴塞尔的一个建筑师家庭。在马克思主义思想氛围中成长,在他的生活和工作中都受到这种思想的强烈影响,直到1954年去世。


他于1905年开始建筑生涯,当时在巴塞尔接受过泥瓦匠和建筑制图员的培训。他还在那里的职业学校参加了建筑课程。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建筑与理论研究所)


    从1919年起,汉斯·迈耶领导了自己在巴塞尔的建筑事务所。随后与汉斯·维特沃一起在柏林附近的伯瑙建立了ADGB学校(德国工会联合会)。这些也为他们在巴塞尔的圣彼得学校和日内瓦的国际联盟大厦的竞赛设计奠定了基础。


(汉斯·迈耶设计的ADGB工会学校宿舍)


    随后迈耶与搭档汉斯·维特沃(Hans Wittwer)参加了各种比赛。其中最著名的项目之一是1926年在Petersschule的巴塞尔女子小学。这项工作因其开放空间而引人注目,在教室中寻求更大的光彩。该项目提出了一个有趣的想法,即在一个较大的平台上增加运动场的空间,从而可以在其下方创建一个有盖的公共广场。

    1927年在日内瓦举行的国际联盟竞赛项目尽管没有获胜,但却成为包豪斯的重要参考,并成为了建构主义的标志。

 

 

    1927年,汉斯·迈耶和他的商业伙伴汉斯·维特沃到达了德绍包豪斯,担任新成立的建筑系负责人。

 

    在到达包豪斯学院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格罗佩斯任命他为学校的校长,因为他的第一个候选人密斯·凡德罗最初拒绝了这个职位。因此,1928年,汉斯·迈耶成为包豪斯学院的第二任院长。 迈耶上任之后对包豪斯实施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包括拓张基础课程,在材料、字体和人体绘画课基础上增设工程、制图类课程,并聘用了一批建筑和工科出身的教师。还组建了广告系和摄影系。

 

    迈耶作为包豪斯校长的座右铭是“人民的需要,而不是奢侈的需要”。迈耶没有把建筑想象成一种艺术行为,并且把这门学科的社会性放在装饰之前。这一想法导致了与包豪斯艺术教师的紧张关系,如康定斯基、克莱或施莱默。当学生们的项目开始商业化时,情况变得更糟了,作为一个激进的工业化进程的结果,装饰被减少到最低限度。

 

    1928年至1929年间,随着项目开始商业化,待售商品的产量有所增长,同时收到了越来越多的私人订单和举办的促销活动。在接下来的一年里,生产力翻了一番,为学校和学生本身创造了非常可观的收入。

 

    1928年至1930年间,应同一城市的要求,汉斯·迈耶负责德绍的城市组织。他提出了一个正交布局的项目,在这个项目中,他强调了住房的基本需求,这些需求是负担得起的和实用的。


(Petersschule的竞赛设计,设计:Hannes Meyer,Hans Wittwer,1926年)


    迈耶对包豪斯发展方向的受到的持续批评,引发了与沃尔特·格罗皮乌斯日益紧张的关系,即使辞职后他也没有失去他的影响力。此外,随着共产主义势力的增强,包豪斯的学生变得越来越政治化和激进化。由于迈耶在担任校长一职时并没有禁止这些倾向,因此格罗皮乌斯与德绍市市长,弗里茨·黑森和包豪斯老师(如瓦西里·康定斯基)一起,最终要求解雇迈耶,以保护学校免受政治影响。1930年8月1日,由于“共产主义的阴谋”,迈耶被德绍市开除了。格罗皮乌斯随后推荐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继任包豪斯校长。




移居苏联

    早在1930年,他和其他被包豪斯学校开除的学生一起去了莫斯科。同年,他在莫斯科的建筑与土木工程学院WASI任教。在随后的几年中,他还担任了俄罗斯城市与投资发展研究所Giprogor的城市发展项目顾问。从1932年起,他参加了Standardgor项目,并在1934年成立的建筑学院担任公共建筑科学委员会主任。其中,汉斯·迈耶为大学和学院设计了计划,以发展“更大莫斯科”和远东定居点。随后在欧洲巡回演讲中,他去了德国,捷克斯洛伐克,瑞典,瑞士和其他国家,并讲述了苏联的城市发展和建筑项目,还讨论了他认为对建筑师开放的伟大观点。


(ADGB工会学校,位于柏林附近的贝尔瑙,汉斯·迈耶和包豪斯建筑事务所的建筑部门,1930年)


    汉斯·迈耶积极参与了始于1929年的关于抑制建筑中的“资产阶级”概念的论述,并修改了他的一些激进的理论方法,更加符合社会主义的概念。在斯大林主义的清洗过程中,包豪斯的一些成员也因此成为了受害者,迈耶于1936年回到瑞士。1937年,在他的指导下建造了儿童合作式度假屋Mümliswil。


(劳本港大厦的德绍-特尔滕定居点的扩建,设计:汉斯·迈耶和包豪斯德绍建筑系,1929–1930年)


    1939年,汉斯·迈耶被墨西哥政府任命为墨西哥城国家理工学院新成立的城市发展与规划研究所所长。随后出于政治原因,汉斯·迈耶于1941年被解雇。

 

    1949年,他回到了欧洲希望参与重建那些饱受战争蹂躏的城市,但这一希望最终还是破灭了,随后于1949年回到瑞士,一直住在那里,直到1954年去世。

 

    汉斯·迈耶,也被称为“包豪斯不知名的校长”,他对某些人来说总是过于共产主义,对另一些人来说又过于资产阶级。只有回想起来,才知道他对包豪斯的影响可能比格罗皮乌斯所想相信的要强大。






五、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包豪斯第三任校长,任期:1930年-1933年

    简述: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加入包豪斯担任校长时,曾是德国前卫建筑的一颗璀璨的明星。


(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1934年)


“建筑体现了人类与环境之间的空间对抗;它表达了他如何在其中主张自己以及如何设法掌握它。”——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

 

密斯1886年3月27日于出生在德国伦兰德的亚琛市。亚琛是中世纪初西方文化的中心,也是德国西部美丽而古典风格的城镇。幼年时的家庭经济状况不允许他有更多受教育的机会,十五岁时就结束了正规教育。密斯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石匠,辍学后便跟随父亲做学徒,并从他那里学到了石料加工与制作方法。密斯回忆这段经历曾说:“重要的不是纸上设计的建筑,一块砖才是建筑中真正重要的一部分。”


密斯十五岁离开了职业学校后又到当地的建筑师那里当绘图员,主要是对新古典主义建筑做装饰图样设计,之后十九岁的密斯被选送到柏林的擅长木构设计的建筑师手下工作了。


后来密斯又成为布鲁诺·保罗的学徒,并从他那里接受了新艺术思潮的影响。


1907离开保罗工作室后设计了第一件作品《里尔住宅》。


(密斯的处女作《里尔住宅》)




加入“彼得·贝伦斯”设计事务所


    随后在1908年开始加入彼得·贝伦斯(Peter Behrens)的设计事务所,在这里,他第一次遇到了同样是雇员的沃尔特·格罗皮乌斯和勒·柯布西耶。  


    贝伦斯是新艺术派与工艺学的倡导者,一直走在创新前列,追求现代手法设计。尽管带走明显的新古典主义特征,但也在努力寻求现代主义所需的东西”秩序与完善“。特别是设计的AEG电气公司车间设计,第一座把钢和玻璃材料应用到建筑的优秀例子,被公认为第一座现代建筑。


(AEG电气公司车间设计,彼得 · 贝伦斯 , 1908 - 1909)


    密斯没有吸取贝伦斯的新古典主义的东西,而德国建筑师卡尔·费德瑞琪·幸克尔设计中的:宽大平台柱脚上做结构布局,比例尺度的韵律感,纯形式的设计要素,使对还是画图员的密斯对新古典主义产生浓厚兴趣。


    1911年密斯设计的胡戈·佩尔斯住宅,是传统的幸克尔风格住宅区。深凹门廊,突出檐口,坡度平缓的屋顶。


(佩尔斯住宅,摄于1911)


    特别是1912年荷兰海牙的克吕勒住宅,一座幸克尔式住宅。业主决定不按贝伦斯原设计并且请密斯留在海牙设计住宅。密斯以自己的观点重新设计房子,细部仍具有新古典主义风格,然而别墅并没有建成。


(克吕勒住宅,摄于1912 )

    1913年密斯回到柏林开设自己的事务所,设计的住宅都是幸克尔式,不过保持了古典的明朗性。


(斯图加特Weissenhof-Siedlung   1925-1927年)


    1915年秋天,密斯应征入伍,并被命令在美因河畔法兰克福,柏林和东欧的各种建筑单位中服役。1919年初,他回到柏林。随着1918年11月的革命,一些艺术家聚集在柏林讨论他们的现代艺术概念,并希望通过展览来激发公众的兴趣。他们成立了所谓的十一月小组,并定期组织会议,讨论和演奏音乐。这些晚上被称为十一月团体晚会。而密斯·凡·德·罗于1921年加入该组织,直到1925年。他为一年一度的柏林艺术博物馆(GerßerBerliner Kunstausstellung)(大型柏林艺术展)组织了该小组的建筑作品。


(柏林的丝绒和丝绸咖啡馆,建筑: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和莉莉·瑞希(Lilly Reich)1927年。)


    1922年,密斯(Mies)更改了姓氏,并加上了“凡德(van der)”,再加上母亲的娘家姓,最终改为“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1923年,密斯·凡德罗用现代造型语言建造了他的第一座建筑:威斯巴登的赖德房子,一座涂有浅漆的立方体房屋,屋顶平坦——风格上已经接近建筑房屋。其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项目是1927年:密斯在柏林婚礼上实现了非洲街道上的四个多户住宅。他在这里使用现成的标准零件来降低建筑成本,并努力通过对建筑主体进行开放式分组来实现良好的住宅照明和通风。


 

(布尔诺图根德哈特别墅(Tugendhat House),建筑: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和莉莉·瑞希(Lilly Reich),1929年)




巴塞罗那世界博览会德国馆

    1928年年中,密斯·凡德罗·里兹被任命为巴塞罗那世博会德国馆的艺术负责人,还在这里设计了一些展览区,密斯·凡德罗为此建造了一座官方接待大楼:巴塞罗那馆。


    1929年世界博览会之后巴塞罗那德国馆就被拆除,直到1986年才得以重建。


(巴塞罗那椅)


(MR椅)


(巴塞罗那馆,1929年)


(巴塞罗那博览会德国馆,后建成的照片)


(巴塞罗那博览会德国馆,后建成的照片)


(巴塞罗那博览会德国馆-轴测图 建于1929年)


    巴塞罗那德国馆占地长约50米,宽约25米,由三个展示空间、两部分水域组成。主厅平面呈矩形,厅内设有玻璃和大理石隔断,纵横交错,隔而不断,有的并延伸出去成为围墙,形成既分隔又联系、半封闭半开敞的空间,使室内各部分之间、室内外之间的空间相互贯穿。建筑形体简单,不加装饰,利用钢、玻璃和大理石的本色和质感,显示着简洁高雅的气氛。是“现代主义建筑”最初的成果之一,也是代表作之一。

 

    在这件德国用来参加1929年世界博览会的展品中,你绝对见不到任何一件附加于建筑之上的多余的东西,没有杂乱的装饰,没有无中生有的变化,没有奇形怪状的摆设品,有的只是轻灵通透的建筑本身和它里外连续流通的空间。


    1928年下半年,密斯·凡德罗开始为捷克布尔诺市的图根德哈特别墅(Tugendhat House)设计工作,该房子于1930年完工。在2001年,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是现代杰出的重要作品国际风格的建筑。尽管密斯·凡·德·罗在这里已经意识到了他的“少即是多”的理想,但实际上,这种“少即是多”,伴随着1930年原始建筑成本的高昂,正开始感受到世界经济危机的影响,而这个“小”世界遗产的最新修复耗资超过350万欧元。同年,密斯·凡·德·罗还在克雷菲尔德(Krefeld)和附近的埃斯特斯大厦(Esters House)建造了兰格住宅。


(图根哈特住宅 Tugendhat House)


(兰格住宅 1927-1930 )


(埃斯特斯住宅 Esters House 1927-1930 )


    1930年,密斯·凡德罗成为德绍包豪斯的校长后,开始了他的学术教学活动。密斯·凡·德·罗在包豪斯短暂期间,被迫对政治环境做出越来越多的让步,迫使他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来整顿学校,除了开除“迈耶思想”核心的5名学生外,还将原来的必修课程“基础课程”,修改为选修课等等。


    德绍包豪斯于1932年被新当选的市议会以“社会主义活动中心”关闭。在就解散德绍市对包豪斯及其人员的财务义务进行了复杂的谈判之后,密斯·凡·德·罗试图继续进行下去,包括继续与坎丹姆灯公司和拉施壁纸厂等的合作。领导这所学校作为一个私立学院后,迁址位于柏林-施特格利茨的一个空电话工厂。以前的设计学院现在自称为“ Freies Lehr- und Forschungsinstitut”(独立教学与研究机构)。


    然而,新一届国家社会主义政府的日益镇压最终导致包豪斯不得不屈服。在对学校进行封锁之后,包豪斯于1933年4月关闭。同年7月,以密斯·凡·德·罗为首的包豪斯大师们经过讨论,最终决定永久关停学校。包豪斯于1933年7月正式解散。


(Lange House,建筑: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和莉莉·赖希,1930年)


    包豪斯关闭的那一年,由密斯·凡德罗设计的最后一座位于柏林-霍恩斯豪森(Berlin-Hohenschönhausen)的Lemke House别墅正式完工。随后像一些包豪斯大师一样,密斯·凡·德·罗决定移居美国。



(布鲁塞尔世博会德国馆 German Pavilion at the Brussels World Fair,密斯·凡·德·罗,1934年)


美国伊利诺理工大学

    密斯·凡·德·罗于1938年永久定居美国。他于1944年成为美国公民,并在1938-1958年任芝加哥阿莫尔学院(后改名美国伊利诺理工大学IIT)建筑系主任。他还邀请了包豪斯大学的两位前同事加入他的学院:来自纽约的沃尔特·彼得汉斯(Walter Peterhans)开发了视觉培训研讨会,以及从德国移民并接管了城市发展领域的路德维希·希尔伯瑟默(Ludwig Hilberseimer)。


    加入伊利诺工学院不久后,这所学校给了他来到美国的第一次设计机会――IIT校园规划计划。


    1939年初着手工作,完成了初步规划,后来经过两次修改,于1949年定案,直到50年代中期才陆续完成。

密斯设计的校园包括八个市区街坊,这次的规划总平面和以前做过的设计很不一样,充分运用了美国建筑技术,所以至今仍是美国建筑产品中很有影响的佳作。



   主体建筑是图书馆旅行证办公综合楼,结构构件都是暴露的像哥特式教堂一样,钢柱和砖框在外部与内部都清晰可见。

校园的最后规划总图可以清楚地看出三个明显特点:


    1、建筑基本采用简单的立方体,建筑之间成直线关系布置。


    2、建筑用于教学服务,采用低层建筑,使用方便。


    3、整个校园总体布局与单体建筑设计按照模数比例关系确定。




回顾


    密斯·凡·德·罗的作品回顾展最早于1947年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从1948年开始,他在芝加哥设计了湖滨大道公寓(Lake Shore Drive Apartments)。1951年,他建造了举世闻名的凡斯沃斯住宅(Farnsworth House)。密斯·凡·德·罗受委托设计了他的第一座高层办公大楼,即1958年在纽约的西格拉姆大厦(Seagram Building),三年后。它也被认为是他的杰作之一。


    1960年代初期,密斯·凡·德·罗受西柏林参议院的邀请,设计了新的国家美术馆(柏林新国家美术馆),该美术馆是位于肯珀广场的文化论坛的一部分。新美术馆于1968年落成。


(密斯设计的IBM Plaza)


(湖滨大道公寓 Lake Shore Drive Apartments,1948-1951年)


(范斯沃斯住宅 Farnsworth House,1945-1951年)


(西格拉姆大厦 Seagram Building,1954-1958年)


(柏林新国家美术馆 ,柏林,1962-1968年)


(德绍饮酒厅,1932年)


(豪斯莱姆克博物馆 Haus Lemke,1932-1933年)


    密斯建立了一种当代大众化的建筑学标准,他的建筑理念已经扬名全世界。作为钢铁和玻璃建筑结构之父,密斯提出了著名的“少就是多” (less is more)的理念,这集中反映了他的建筑观点和艺术特色,也影响了全世界。密斯在很多领域中都起了相当的作用,他在自传中说道:“我不想很精彩,只想更好!”在芝加哥伊利诺工学院工作之际,由他设计的湖滨公寓(Lake Shore Drive Apartments)充分展示了他在科技时代的建筑天才。直到1969年去世,密斯一直孤身呆在芝加哥公寓里从事设计工作。




回顾总结


    回顾上文我们可以了解到,包豪斯注重基础课的理论与实践并举,通过一系列理性、严格的视觉训练程序,对学生进心”洗脑“,重塑他们观察世界的崭新放视;同时先后开设了家具、金工、广告、摄影、纺织、陶瓷、玻璃、壁画、舞台、建筑等多个不同专业的工作坊,培养学生”做中求学“的实际操作能力。这种教学方式再当时传统的学院派看来十分另类,但它后来却几乎成为全世界现代艺术和设计教学的通用模式。


    包豪斯100周年不仅旨在庆祝曾经的那些宏伟建筑和家具,而是致力于传播其思想文化遗产。


    所以在理想情况下,我们应尽可能的通过包豪斯的视角看世界。我们将重新思考并积极地塑造我们周围的环境,并始终关注于人类的需求和生活状态,并致力于让世界成为人们更美好的生活场所。按照包豪斯的传承思想,小到台灯,大到建筑物,设计师都必须拥有全球视野。


    包豪斯虽然仅仅活跃了14年,从魏玛的“国立包豪斯”到德绍的“设计学院”,再到柏林的“私立教育机构”。它是从工艺美术运动和艺术学校改革中演变而来的。它的思想影响远远超出了学校本身、地点和时间...


    #“教师篇和作品篇”咱们未来见#








参考文献:

《Bauhaus》《包豪斯》  /  弗兰克·惠特福特

《包豪斯道路》 /  杭间  靳埭强

《世界当代艺术史》/   王受之

《包豪斯团队:六位现代主义大师》/尼古拉斯·福克斯·韦伯

《设计概论》 /  邱景源 江滨

《艺术设计与美学》 /  刘子川

《Bauhaus 1919-1928》《包豪斯 1919-1928》/ Herbert Bayer

《Gropius》《格罗皮乌斯》/ Gilbert Lupfer and Paul Sigel






谢谢观看!希望对你有启发!







29
- 0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