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0.7.32


要描述他是困难的,他离开了旧的,却不属于新的,他知道什么是好的,又无法摆脱坏的,他想往前走,可总感觉停留在原地。
要概括他又很简单,异乡人,流离失所的人,无根的人。

她们一起度过了那段放声大笑又乱七八糟的日子,那时的未来看上去宽广又闪闪发亮。直到大风刮起,所有青春小鸟终于离开了共同栖息的枝头,飞去遥远城市里一个个无人知晓的角落。但她们每年都会回到老地方,聊聊那些被定格下来的细碎片段,然后再次出发,去追逐夜空里的星星
,和碗里填不满的米粒。

毕业后这十年,他搬过几次家,住过城中村,分租房,老小区,换过四五次工作,但收入变化不大,女友分分合合几次,终于还是离开了他。他觉得自己一生都是个外地人,既不属于早已陌生的故乡,在外又居无定所。他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停留在哪里,也不愿去想。"把握好当下。"他这样对自己说。

他知道自己从来没有爱过上班,每天早晨都是极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强打精神去洗漱。虽然很少跟人提起,但他总感觉胸口被什么东西堵着,常常压得他喘不过气。他想过离开,但又不清楚自己到底要去哪,只是心里总有个声音一直重复:“你不属于这里。”

这是由一套普通住宅分隔出来的六个房间,她住其中一间,卫生间共用,没有厨房。为了节省开销,她会在下班较早的时候,到离家最近的市场买些菜,然后和男友在房间里做晚饭。洗菜刷碗在这里是件尴尬的事,但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房间似乎有点像家了。

她仍相信一个更好的世界应该更敞亮而不更闭塞,更包容而不更狭隘,但现实的无力感总会将她裹挟到是非黑白的灰色地带,她只好说服自己不再去想那些遥远又美好的东西,她越来越不清楚该相信什么
也不知道该成为怎样的人。现实不是童话,永无岛是个美丽的地方,彼得潘属于那里,她不属于。

人本来就是无法长期相处的生物,因为我们心里住着魔鬼,热烈后平淡,厌倦后挑剔,争执后冷漠,最后终于来到那扇必经的大门前。有人踌躇不前,有人一拍两散,只有很少人坚定地穿行而过。他们并不特别,只是在其他人被魔鬼的歌声笼罩时,他们捂上耳朵,直视着远方辽阔的地平线走去。

他想要一份工作,酬劳很高,从不加班,地铁上永远有座位,公交车也总会等他,公司附近有很多饭馆,外卖好吃又营养,他和深爱的伴侣搬进宽敞的新房,一同迎接健康小孩的来到。理想未必需要伟大,如果目标具体又现实,能不能早日换来内心的安宁?

他很少给父母打电话,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无从说起。他只是像公益广告里那样说些宽慰父母的话,尽量表现出乐观开朗毫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他真正想说的是,我累了,厌倦了,不想再待在这里了,我想回去。我们扮演成更好的样子,把真实的自己藏进那些没说的话里。

世界上有两种花。一种是有名字的花,人们用尽华丽字眼去歌颂,象征高贵的百合,代表爱情的玫瑰,隐喻纯洁的睡莲。还有一种没有名字的花,太过普通,所以很容易被忘记,但只要有一点雨水和缝隙,它们就会认真开放。

他不愿父母来这个城市看他。第一,他觉得自己过得不够好,第二,他厌恶三个人之间永无休止的争吵。说实话,他并不怀念那个叫做“家”的地方,相反,他为能摆脱那里感到庆幸。家,如果不能让人感到安心,那么即使失去大概也并不可惜。幸福的家庭可遇不可求,但愿有天,我们能在大树下各自乘凉,不再互相煎熬。

4287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7/11/01

相关作品 收录收藏夹 TA的主页
Hello PM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