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0.7.32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一串响屁》 系列

107天前发布

原创作品 / 纯艺术 / 油画
作品版权由北邦 解释, 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临摹作品,同人作品原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每次遇到一些对我现在画的画表示喜爱的陌生人,我都觉得心里暖暖的,有些东西无法言喻,就是感觉,感觉的到就有,感觉不到就没有,一点余地都无。
首先必须明确一件事,画画是件很私人的事,好坏是人为的标准,根本做不得数,画的有没有感觉才是重点。
我一直认为画不是种表达,而是抒发。
表达是主观意识太强烈,抒发正正好,有画画的被动性在,对我来说这是本能上的需求,一段时间不画就像心里生病了,或者说堵住了,所以要定时要疏通疏通,整个人就清爽了,舒坦了。这也像我们隔段时间要与自己聊聊天,瑜伽和禅学都告诉我们要定期独处,清净内心。我觉得这是殊途同归的道理。

前段时间看了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的传记电影,有被感动,她说她的画只对自己才有意义,当时我忽然很莫名心头一酸,这是一个多么简单的道理吖。可咋听之下有些不可思议,但深里一想,是我们对画画这件事有误解,把它神化了,动不动扯上艺术啊观念啊主义啊…
画画就是类似如独自发呆之类的事,喃喃自语,只不过无人听懂内容,我觉得包括自己,因为那就是一闪即逝的感觉而已。
古人用打绳结来记事,一生寥寥几个结就结束了,因为结多了绳结就不具其意义了,因为分不清具体内容了嘛。人生所谓大事者也就那么几件吧,但随着人类文明的推进,人的精神生活也更丰富了,我们有各种方式可以记录我们的当下,文字、照片、视频等等,但这些东西又过于具体,只适合我们以可被复制读取的形式记录,这个层面属于生存迹象,而更多时时触发不断演变着的内心状态,且是人人全然不同的个体化的东西,却要如何记录呢?于是艺术一直以来扮演的正是这个角色,是无法明确解读统一认知的记录形式。

我想,如果我停不下手中画笔,必是有所求。
活着太寂寞,也太卑微,心总觉得空空的。有时以为是亲情,也有时觉得是爱情,还有事业、金钱等等,以为这些可以填补这种空虚感,但无论放多少东西进去都不够。
心头一个大口子,就那么大咧咧的开着,像个黑洞,填不饱吸不满,什么都吸。
这就是人的欲望来源吧。

我觉得弗里达是通过自己的画才知道自己的内心状态的,每个人都有无数个自己,在等待某一刻被“我”发现,然后被即刻激活。
那个黑糊糊的洞里翻滚着的正是无数个自己,能填满它的是你当下的自己,不断的被送进洞去,甚至来不及回味和记录。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一串响屁 1#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一串响屁 2#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一串响屁 3#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一串响屁 4#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一串响屁 5#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一串响屁 6#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一串响屁 7#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一串响屁 8#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一串响屁 9#

172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7/03/01

相关作品 收录收藏夹 TA的主页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一串响屁》 系列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