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0.7.32

黑夜之书 《花开的暗暝》 来自希梵凯睿

4年前发布

原创作品 / 平面 / 书装/画册
作品版权由莫朴倫 解释, 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 临摹作品,同人作品原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为我写序的陈昉先生坦率地说,若你出这个书,序言就用这句吧:“如果受過傷真能擁有一雙翅膀  那地球一定是座空蕩蕩的城邦”
我所写的所有诗歌中,唯数这句,最得其赏识。

所以我便很不假思索地把这句话,作为我《花开的暗暝》诗歌集扉页上的“题记”。洋洋洒洒写了十年诗歌,若去捡从前所有的诗稿,怎么也能码成如‘切糕’大小的纸堆了,如今呈于一书,又将选出一句作为“题记”,本是纠结的问题,如今由陈昉先生作序+提议,这本书便不知不觉地完成了。

好吧,简单地说,我的诗歌集,黑夜之书《花开的暗暝》。请不要问我的诗是什么风格,我写的其实是歌词,但是,我的歌词,往往都是诗,就是这样。就是这么一本书,收录了我自进大学以前,由’白痴‘般地开始写诗歌,谈了无数场爱情,大学毕业,初踏旅程,犹遇大海,婚礼写的歌,在厦门写的歌,在青岛写的歌,在西贡写的歌,在台湾写的歌,一直直到近年所有最好的作品,收录了一下,成册独立出版。

诗歌集的外封套不必很繁琐,一个“花”自就能囊获我想告诉大家的东西。创意来自诗歌集第一章的题言:“今夜,幸福不是在黑暗中綻放,而是在月光下盛開⋯⋯”
我的诗歌,其实只是,夜晚的黑花。

外封皮采用迷迭金硫酸纸,配墨黑大字。其实选纸的时候,我不觉得除了雅金之外,还有什么能衬托一个黑色的“花”字。就好像我书里有一句话:“⋯⋯好像在告訴人們,只要在一起,他們就能阻擋住黑暗⋯⋯”

原本想如同全书的设计一样,用一个很精致的小字来装饰封皮,后来大胆推翻了:把字撑满,挺好。

剥开封皮,诗歌集封面选用全黑。虽然很多设计同行总是爱说,你也懂的,黑面,终归不容易出错,是安全方案。不过我从来不这么想,黑也有它的无数种黑,通过设计+印刷+感官几重轮番折腾考验,出来的黯羽之色是否还是我们预念的那般,这着实太难了。我爱黑的艺术。

全书钢筋精致的小字体设计很多,只有长期熟悉我作品的老兄弟们,有时能从细漏里,眸见一些久违的东西。譬如我最早开始做独立设计师的时候,’公司‘的名字后缀是“艺术共和国”之类的不成熟用语。但是老实话,年轻真的够劲,留年轻一条活路多好,成熟是好无聊。

这个头像我暗藏了很多年,如今预备出书了,最终还是回过头去,从早已破败了’老厝‘里翻出这张照片,用曾经没有的调色功力,重新修复色彩,作为封面。

封面上角,不锈钢拉丝铁片装饰。品质是出于细节的。

封面的标题栏,我不再使用最时髦,最in,最’微‘化的风格。而是另辟蹊径,回想从前老掉牙的美国杂志中的一些经典,呈如此造型。

《花开的暗暝》整体造型。

开始  我们  诗歌  之旅行

5
1 2 3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3/04/22

相关作品 收录收藏夹 TA的主页
黑夜之书 《花开的暗暝》 来自希梵凯睿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