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0.7.32

平静的门

294天前发布

原创作品 / 平面 / 书装/画册
作品版权由UZFeng 解释, 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临摹作品,同人作品原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我与山西青年作家赵应虽未见面,但也算得相识多年——应该庆幸我们生活在如此便捷的网络时代。去年或前年的某个时候,他微信我说新诗集《平静的门》要出版了(那时我没想到要给他设计封面),如果有时间的话,给他写篇评论,同时把(电子的)书稿发给了我。我虽然一开始就没打算要给他写,但是我还是打开文件看了一些作品。很遗憾,并没看完。这件事在他第二次(时隔一年以后?因为新的原因)让我给他写评论的时候我告诉了他。当然不是因为他写得不好,而是我的心境没到位。

后来问他诗集出版了吗?给我一个链接,我要来一本。他却说最终并未出版,至于因为什么我便没再多问。前段时间知道一位一起参加星星诗歌夏令营的诗友也与他人一起出版了一本诗歌合集,因为我们感情不错所以支持了一本。在书没到之前我却闪过了要帮他做一个封面的念头,但是书到了之后,大概翻了一下,也没读几首(还是心境问题),对封面一点想法都没有。反倒第二三天对「平静的门」来了电。

但现在这一版却并不是当初构思的样子——带猫眼的金属门或一道老旧的木门上贴着对联(大概横批书名、左右联分别是作者名字和出版社名字)、山西年画什么的,扉页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水潭(或奔腾的黄河?壶口瀑布?),封底即潭底——虽然门还是门。第二天又想用拼贴各种图案的方式 ——因为他的诗作实在没法只用一个东西代替,但用什么来拼贴并未想清楚,所以就暂时放下了。今天重新拾起来,找资料时看到了这扇木质的防火门,觉得真有意思——因为五行当中木并不是克火,而是生火。进而又想到他写过的一组散文诗——《五行,与我的朋友们》,便定下了封面的主元素——一道木质防火门。(从门外看去,关着的木门当然平静,但是门内关着的是什么呢?可是熊熊燃烧的火焰——这也是名为《平静的门》的诗集却用了特别不平静的红黄色的原因之一。)

但是文字要如何排布才好呢?有了问题就会有答案——防火门或旁边的墙上一般不都会有相应的警示吗?将文字信息放到警示牌上岂不两全其美?快哉!就这么办!

既然防火门已经有了一块半透明的玻璃那猫眼也用不着了,既保持了「逻辑」的通顺,又保证了简洁。之前想用深不见底的水潭是因为「平静」两个字,以及赵应写作的深度和包蕴的东西。那后来为什么换成了大海呢?还是因为赵应的作品特质——庞杂,「百川东到海」(他的微信公众号名字也叫「百川」),由此可见。

大海的照片是我在三亚的时候拍的,夕阳西下的时候。但是如果你只是看照片,是很难确定究竟是日升还是日落的。因为日光正在海平面附近——正如海子在一首诗中所说——「黑夜从大地上升起/遮住了光明的天空」,而我们为什么要说「黑夜降临」?不过不管日升还是日落,在赵应那里,在他的作品里都可找到对应。海里还有一个隐约可见的人,而他此时就变成了作者本人——他创造了这一片海,又「沐浴」其中,他邀请你们来观海听潮,也观他。

3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7/02/03

相关作品 收录收藏夹 TA的主页
平静的门
Hello PM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