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线体日记(2017)二月篇

360天前发布

原创作品 / 纯艺术 / 钢笔画
作品版权由北邦 解释, 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临摹作品,同人作品原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最近看一本书,叫《失控》,一本牛逼闪闪的书。
冬天的晨跑后用一个热水澡暖心暖肺,是件如此惬意之事。洗澡时之前看的支离破碎、又懂未懂的关于《失控》碎碎念开始莫名混乱的涌动,随着暖暖的流水自头顶激发开来,都是闪念碎思,澡后不甘其遛远儿了去,试着梳理追束,既是闲聊琐言,也当作一篇读书笔记了。
之所以把它写到这里,缘于此些所思所想与我近两年持续在摸索的“糊涂”线体大有关联。
我的“糊涂”线条经过两年多的积累,越来越清晰,一点都不糊涂了。我之所以对无意识或潜意识下的线条表达如此情有独钟,究其根本,其实是因为我对自己很好奇,有时我常怀疑自己的存在,即“我”这个东西到底是怎样运作的?
是的,我爱胡思乱想,想些低效率且无聊的东西,但我乐此不疲,深觉有趣。
《失控》开篇即所言生物与机器、人造与天生的共融主题,所涉信息量太广,语句艰涩,理据深奥繁复,读的很是艰难和痛苦。待我啃下几章后朦胧下出现一个我一直来好奇难消的话题,有关灵魂之事,即意识为何?冥冥中似乎又那么一只手,我们把它叫做进化,但其实又根本没有,是人为观念以方便理解。书中所言群蜂思维、分布式管理、到看不见的手、网络结构、机器再到生态系统、共同进化,其实都在一条线上说事,复杂与简单的层级协作问题,层级上看很复杂,可不断展开,展开的都是系统化协作,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网状结构,但从末端具体某节点来看又是如此单一简单、甚至死板的执行而已。比如从某个层面讲,地球(大自然)与一个人的身体,或者是一只蚂蚁的身体别无二致,任何一个生命体展开后的细节都是无穷尽的。
“我”之所以如此复杂而不可控,甚至无理取闹、难以捉摸,就是因为它是无数矛盾体、竞争体的区域性平衡后的波动状态。不同时间不同空间的“我”是完全不同的状态,无论从物质的还是意识的状态,都是截然不同的,因为“我”就是个虚幻的假设体,就像机器的软体程序,是依据所有硬件协作中产生的概念体,是一种整合不同软件不同平台,不同硬件之间要同时协作驱动的一种逻辑,或者说是一种执行方式。无论背后的过程是如何的复杂和不可思议,在“我”看来,就是自己做出各种判断,并指使自己的身体和器官进行思考和行动,但其实“我”就是操作系统自身产生的某种线形记忆,是一种存在错觉而已。

29
1 2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7/02/22

相关作品 收录收藏夹 TA的主页
线体日记(2017)二月篇
Hello PM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