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39

【何文通每日一画】七天第三十二辑

1年前发布

原创作品 / 插画 / 其他插画
作品版权由何文通设计豆 解释, 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临摹作品,同人作品原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每日一画
一周总结
大家多交流,
留言说出您对我的画看法和指点

如果你有自己的想法
如果你有独特的想法
欢迎加入我的团队
“插画改变世界联盟”
我的站酷主页头像下方的“团队”
审核通过后我们一起用插画改变世界

《古巴战士卡斯特罗》
昨天,20世纪的最后一个传奇人物,
古巴革命领袖卡斯特罗去世,
他是一位民族独立自由解放的斗士,
也是一位反帝反殖民统治的勇士,
他的一生影响并改变着无数人的命运;

他像鹰一样,
始终保持饱满旺盛的干劲,
不屈不挠的拼劲,
锲而不舍的韧劲,
他的告别演讲:“我终将离去,但理想不朽”,
将激励着更多人为之奋斗

《世纪龟壳》
昨天加了一位很久没联系的中学同学微信,
当时他学习成绩很一般,
大学没有考上以后就去外地打工了,
偶然遇到以后,
我问:“现在做什么呢”,他答:“白领”...
在余下的聊天中得知,
也只不过是在公司做ppt,
为何他有这副趾高气昂的傲慢,
不禁让我想起之前看过的一句话:
“现在在公司的格子间里面哼哧哼哧做ppt的那些人,
和当年踩着缝纫机的女工们,其实没有本质区别。”
“包括现在跪下求发红包表情包的你,
和当年天桥底下磕头的乞丐,其实没有本质区别。”
只不过换了一个环境,
没有什么可傲娇,只有更清楚的认清自己,
我们的灵魂是否正在做着亘古不变的事情,

从远古时期起,
乌龟一直背着沉重的壳,
现如今压在身上的壳世世代代又有什么区别呢?

《舍家忘我的精神》
平常很少看综艺,昨天看了个演讲节目,
一位选手痛说过去的种种:
为了事业,抛妻弃子、没有赡养老人、天灾人祸...
听的台下观众眼泪汪汪,
我心想这种人渣怎么有脸上节目,
然后...他晋级了;
下一位选手也可以认定是世纪渣男,
然后...他也晋级了;

这些人凭什么拿着家人的痛苦,获取荣耀的权利!
只因痛心疾首几句“过去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家人...”,
然后就获得了全世界的原谅了吗,
可是过去他们在拼命实现自己的时候,
妻儿在哪里?父母在哪里?
是否已经和他们渐行渐远,
他们与家人朝夕相伴的岁月,
无时无刻都在缺席,像一只无根的蒲公英随风游荡,
舍家忘我的精神没有在家人离去的时候刺痛过你的心吗;

以后再看到这样的事情:
对不起,我既不感动,更没有同情!

《水晶球里的海浪呼啸》
经常和长辈、上级、朋友讨论我们的观点和想法,
听到最多的就是:“不要想这么多,去开始做!就现在!”
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做是否正确,
你想继续反驳却收到这样的回答:“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当你随波逐流的开始做的时候,
其实你已经跳进了平庸的陷阱,
任由自己努力拼命,
也是在别人的成功模式下重复着自己,
这套玩法是否真的适合自己,
有没有独立思考过我们的出路,
还是压根我们就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

犹如我们的生命在一个水晶球里热血沸腾、排山倒海,
可能球外的世界才属于我们!
就如同约翰·列侬那句歌词:
“当我们为生活疲于奔命的时候,生活已离我们远去。”

《本来就不一样》
昨天,朋友家小两口争吵的很厉害,找我来评理,
无非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但为什么分歧这么大呢,
他俩一个是穷小子一个是富家女,
想想“门当户对”这个词真是有道理,
他们来自不同的家庭,
有不同的习惯和规则,
这就是“原生家庭”的重要性,
不同环境的家庭培养的孩子,
思维习惯、生活习惯、价值观千差万别;

你觉得受伤的时候,ta并没有故意伤害你;
你没有感觉到爱的时候,ta却觉得爱一直都在...
每个家庭都有责任创造好的文化,
言谈举止、举手投足都要为下一代做好榜样,
“本来就是这样”,你的本来和我的本来,本来就不一样;
枯萎的花永远不可能奏响鲜活的乐章。

《都是朋友嘛》
昨天,好友打电话来邀我去参加生日聚会,
以为是他的生日,祝福还没说出口,
来一句是参加他刚认的一个干妹妹的生日趴,
我问另一个朋友说:“你去吗?”,
他说:“本不想去,没办法,都是朋友嘛”,
听罢真是气不打一出来;

想起余华写过一段话:
“我不再装模作样地拥有很多朋友,
而是回到了孤单之中,
以真正的我开始了独自的生活。
有时我也会因为寂寞而难以忍受空虚的折磨,
但我宁愿以这样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自尊,
也不愿以耻辱为代价去换取那种表面的朋友。”

为了这种无意义社交,
究竟准备浪费我们多少时间,
没必要绑架自己的意愿强颜欢笑的迎合谁;
我不是老好人,
以后什么你妹你大爷的生日都不要约我。

《消沉即枯萎》
明明碌碌无为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的那些人,
是否明白生命的意义,
正如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多夫》写道:
“有些人二十岁就死了,等到八十岁才被埋葬”,
枯萎的灵魂将如何唤醒没有成灰的躯壳,
寂寥的黄昏下,
声色犬马照例接过夜幕的权杖,
浑浑噩噩的喧嚣又是谁的午夜感伤。

1536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6/12/01

相关作品 收录收藏夹 TA的主页
【何文通每日一画】七天第三十二辑
Hello PM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