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0.7.32

个人展览《会思考的子宫》即将落幕

1年前发布

原创作品 / 纯艺术 / 装置
作品版权由吴达立 解释, 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临摹作品,同人作品原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展期:2016/06/04-06/25 10:00-18:00(逢周一闭馆) 地点:天河区员村西街2号大院广纺联创意园33/C3 广东当代艺术中心,地铁离潭村地铁站近
在广东当代艺术中心的个人展览《会思考的子宫》本月6月4日如期开幕了。当日下着大雨,仍有不少朋友跑来参加开幕式给予我支持,无论久未谋面的旧友,还是新相识——开幕那天还有个朋友是通过站酷认识的,没聊几句,就来了开幕式,也没来得及打声招呼就匆匆地走了,虽然事后她告诉我开幕对谈的头脑风暴给了她许多新想法。说起来,在这里我认识了不少无话不谈的至今已经成为无论生活还是志趣上的同行人,这是我选择这个平台展示创作作品之前没有料想到的。谢谢这里。
让我不断回味的,莫过于我失去联系很久的曾经的少年宫老师,虽然通过网络,我们互相成为了那个空有数据登记但无记忆交集的赛博“好友”之一——他站在展览空间,和我谈了许多许多他对展览的看法及感受。有如时光穿梭,猛然将我扯回那个少不更事、寡言敏感的懵懂时代,一时半会无法以形容。而时间未免溜得太快,就像层层青苔总容易无声息地把事物的原貌改头换面,并铺上它晦涩而无趣的修辞,还给自己的行为命名为“自然”或者“时间”之类、好似无可撼动的名词。
通过展览,通过分享我的感悟,心径,通过色,形,空间和光影……一些朋友靠得我更近了;而另一些朋友,好像已经走远,但原来还一直在那儿,并且从未离开过。这是我此行最大的财富。
曾经我执着地认为生命就是一个最大的错误,并且从起点开始就错了。给自己画的一张小画,在很多张从未拿出来展示的画作中挑出——一个缩脖子的小孩,瞪着鹅蛋般的大眼战兢地盯着头顶斗大的“error”一字;这张小画曾作为自己的屏保那么一小段时间。是出于担心自己犯错?还是觉得自己就是一个错误?不得而知。而这次展览其实是我试图从侧面回应自己。展览显然有肯定自身的生物学上事实,即从女性角度出发的感悟,但更多是想告诉自己,接受自身,接受生命体验,取消那个虚幻的“起点”幻影,跑起来和歌唱起来——传说有一种鸟,据说它毕生只鸣唱一次,从它离开窝巢那天起就永不停歇地找寻世上最长的荆棘,当它找到时,就会将自己的胸膛,朝着最长最尖的刺撞去——那根刺的名字应该就叫“生命”,也唯有如此,鸟的歌声才会如此动人。
现在展览还在展出期间,希望能够去广州的朋友有机会的话还是不要错过。展览将持续到明天,以下我分享一下开幕式的照片,以及展览现场的效果。之后我将以旁观者的姿态来介绍这次展览,和自己的意图,并贴出和嘉宾的会谈与展览视频。

布展中

手稿

64
1 2 3 4 5 6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6/06/24

相关作品 收录收藏夹 TA的主页
个人展览《会思考的子宫》即将落幕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