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0.7.32

《渡·門》系列秋冬之季最新作品十幅

1年前发布

原创作品 / 纯艺术 / 油画
作品版权由冯渡 解释, 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临摹作品,同人作品原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季节更迭,新一年的春天已经在冬的岁末里蠢蠢欲动,随着一段绘画时期结束,新阶段的酝酿便以于悄无声息中开始了。日复一日的这般生活,已然习以为常,只是回到现实世界顿生挫败感,人言可畏,我愿缄口沉默。那些高悬天空的星辰,它们千万年的存在,像极了永恒,而人世间上空时常闪烁白光,飘起遮蔽之云,人群中此起彼伏里脱口而出的尽是言语...而遥遥不可触及的高天中,那里万籁无声、星光闪烁、纯粹不熄。

《水岸上的火》50×90cm 布面油画
偌大、空无一人,流浪、飘荡,大地将我收留,我是风景中的拾荒者...

《秋之白夜》50×90cm 布面油画
秋天在夜空上抹了一层寒霜,星光大睁着眼瑟瑟的缩小了身体,荷叶下的鱼也探着头望向天,一颗颗露珠跌入眼睛里精神的打了一个寒颤,水面随之荡起波痕...鱼儿们是否知道在更北的北方,已经刮起了冬天的风?它们从未游出过池塘,又是否听祖辈传说过江河湖海?它们偶尔会像快死了一样,吐出几个气泡。但是,在它们的印象里,水塘里的泥没有春天的时候甜了。那些不需要冬眠的动物很久没有出现了。而那个往日里常坐在岸边的垂钓者,似乎很久没有开口说话了。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蛛网上空空的,挂满了沉默。

《秋日收获》50×90cm 布面油画
黄昏中的河流从清晨开始算起,已奔流了数千里。古老的石头很冷漠,时间久了,也孵化出了旖旎。在河岸边望着,茫茫的河对岸是一去千年的叹息。任意一个转瞬即逝的时刻里,随时都可以孕育出至少两种答案。天地上下,有多少颗心正伴随着星辰盛开随即又衰哀?又会有多少生命可以顿悟,譬如光明,是恒星毁灭前的另一种存在形式。当火焰熄灭,灰烬淹没黑夜之前,念一遍所有可以形容情感的词句...不管是情感还是文字,都将回归至虚无。因为, 梦是梦的名字,岸的对岸是岸。

《冬日秋雨》50×90cm 布面油画
细雨中淋漓着清雨,河上行过空舟,每一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风景。时常会疑问,自生自灭的死后,还会不会再想起些什么?那坟墓之上浩瀚动人的星空啊,你所遗忘的斗转星移里,一定存在着人类卑微的过去,茔冢周围绵延万里的大地上,沧海桑田的变幻中,也一定寻得出大千生命曾流淌过的痕迹。

《伴随着冬天睡去》50×90cm 布面油画
大雁以南飞多时,啼鸣渐散,随之而来的是一折漫长的考验,死亡是冬眠时的歌谣,大地的摇篮开始呼唤,睡去,苍苍茫茫的睡去吧, 放下生命的困惑,如果你未能在复苏之时醒来,我一定深信不疑,那万里江山,芳草无边际的春天,是你长久睡去后,许下的梦。

《鱼相忘于江湖》50×90cm 布面油画
每个朝露凝聚伊始的时候,他都会从湖岸边经过,即使熟悉如常也要驻足观望,穿透树木枝叶的剪影望过去,水波倒影的光亮像是可以触摸些愿望似的,粼粼的闪烁里有着黑夜中所有的期待,他幻想有那么一条鱼儿,跳出水面后,奏起的涟漪,可以让星辰都显得黯淡、甚至于陨落。

《折一只桃花》50×90cm 布面油画
不远万里的辗转跋涉,化不开人心,愁断肝肠。我倚睡在你的怜爱之外,那是一片荒风吹拂不止的旷野,流水惶惶成殇,而我怀抱的一折桃花,它只在我的睡梦中才会开出芬芳。

《心上之石》80×10cm 布面油画
那些灿烂的光亮有些时候会略显浮夸、虚弱、浅薄。当你沉淀出黑色来,便可缩短接近所谓大彻大悟的距离。黑暗,深不可测。其中散发着恐惧的魅力,孵化出的都是困惑,有些时候要冒着沦陷的危险闯入其中,因为很多生命答案,绝不会出现在轻而易举的白日之下。

《死水》 50×90cm 布面油画
快乐总会让人恍恍惚惚,偶尔会蛊惑心智分不清是非...总想活的更高级,可总又想,像死水一样躺着,一动不动的不着悲喜亦不作为,甚至无所谓做个人,还是做个鬼。

《生病的石头》100×120cm布面油画
话语相劝拗不过执迷不悟,一种饱满,一种虚无。它风尘仆仆、身不由己、无药可救,只因那黑黝黝的松风中埋葬着一颗顽石。

445
1 2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6/01/30

相关作品 收录收藏夹 TA的主页
《渡·門》系列秋冬之季最新作品十幅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